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46章 借用机会(上)

陈放天昨天给陈太忠打了电话之后,又将事情经过细细地了解一遍,一时间勃然大怒,直接将电话打到了于忆的手机上,臭骂了他一顿。

于队长也不敢计较,只能苦苦地向领导求救,但是陈主任不为所动,“我跟太忠主任多年的友谊,差点被你毁于一旦,向我求救……没用,你该找谁找谁吧。”

他确实能理解陈太忠的感受了,虽然还有点不舒服,但是他不会再为此纠结了,于是他就表示,太忠你要是不检查卫生环境的话,我这儿你随时都能来检查。

最后,两人定下了时间,十点钟,省文明办准时到素波市建委抽查精神文明建设,陈放天会在单位恭候。

有人说风笑你这写得有点扯,陈放天好歹是省会城市的建委主任,又是许系人马,是有组织的,他还跟陈太忠交好,没必要这么低声下气吧?

话是没错,但是这么想的人,很明显地忽略了一个重要人物:段卫华!这可是素波政府一把手,陈主任胆敢心存侥幸的话,万一另一个陈主任把老段请出来,那可就抓瞎了。

伍海滨是不会去伸手捞许系人马的,而许纯良跟陈太忠关系又好,许系亲自出手的可能性也不大,那么,就算市建委是相当大的一个实权部门,陈放天又怎么扛得住陈太忠?

说白了,还是于忆手底下那帮人,太过嚣张了,在省会城市这么搞,就算今天躲过陈太忠,那也躲不过明天的王太忠、李太忠……

九点五十的时候,省文明办的检查车队来到了市建委,陈放天率领建委的班子迎了上去,然后就是微微一愣:带队的居然……不是陈太忠?

带队的副主任是康楼电,他的身后,跟着协调处处长高涛和副处长彭苗苗,陈主任在热情迎接之余,心里就开始盘算了:太忠这是恨我不分里外,打算……阴我一道?

不怪陈放天这么想,他都跟陈太忠说好了,只说城管的事情,结果眼下却是换了人来——别的不说,现在检查的话,光说卫生环境就绝对不合格。

康楼电副主任是副厅级的,比陈太忠还高半级,不过陈放天却不是特别在意此人,起码可以说是恭敬有余,敬畏不足。

所以,陈主任居然敢在寒暄过后,很随意地笑着问一句,“康主任,陈主任跟我说了,要陪同您一起来的,他现在这是……有事儿了?”

“哦,他是有点小事,”康楼电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主要是他也是当事人,仔细想了想,太忠还是主动回避了。”

康主任心里明白,对方是在胡说,而他更明白的是,自己也是在胡说,这次来建委检查,可是他放下身段争取来的。

敢情陈太忠说好时间之后,就给协调处的处长高涛打个电话,说自己要去建委检查精神文明建设,高处长你安排一下吧。

宋颖那个调研处的副处长,跟陈太忠跑了两次永泰,回来都扬眉吐气得不得了,现在到协调处露头了,高处长也想跟着去,不过他还是归康楼电管的,就说我先汇报一下康主任,看他今天安排了什么工作,好尽量抽调精兵强将,陪陈主任去检查。

陈主任自是要允的,这毕竟是老康分管的摊子——康楼电你不放个处长陪我,副处长也总得有一个吧?

康主任一听这汇报,却是勾起了一份好奇,他现在已经没心思跟陈太忠勾心斗角了——大家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玩儿,一团和气地把这一年度过去,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小陈既然打算去检查,那肯定是又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!康楼电琢磨半天,心说既然是陈太忠准备好的场面,又是需要协调处出面的,没准我能代他过去,谁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扬眉吐气的同时,又为自家单位做点实事博名声呢?

当然,陈主任扛得住的事情,康某人未必扛得住,他很明白这个事实——虽然直面这个事实的时候,副厅级的副主任有点挂不住。

所以他就主动找到陈太忠的办公室,细细了解一下情况之后,觉得此行并没有什么危险,于是就很诚恳地说了,“太忠主任,建委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确实落后了,我可以把高涛和彭苗苗都让你带过去,但是……我觉得吧,你出面的话,不如我出面好。”

陈太忠听了这话,看着他愣了好半天,方始笑吟吟地点头,“楼电主任你说得很对,我确实该适当地回避一下,终究还是年轻啊,在以后的工作中,我要是还有类似疏忽之处……老康你作为老同志,还得及时提醒我。”

啧,明白人儿啊,康楼电都已经准备好这样的解释了,不成想人家自己就说出来了,这点东西,有点经验的干部就明白,但是考虑对方今年只有二十二岁,他还是不得不感慨一下:现在的年轻干部,真的了不得。

所以,陈主任没来;所以,康主任来了;所以,康主任知道自己和建委的陈主任,都是在胡说八道,做一点表面文章。

不过,康楼电记得陈太忠搞这个检查的目的,所以,在陈放天接出了那八个城管队员之后,他很高调地指出:在这种情况下,于忆同志似乎已经不合适做城管大队的大队长了……

其实,康主任说得没错,陈太忠确实也有一点小事要做,在十点半的时候,陈主任跑到素波机场,接到了自己的正牌女友荆紫菱。

两人对飞很久了,陈某人才说能手眼温存一番,再找个时间嗨皮一下,以结束自己的官场之旅,不成想小紫菱一路直奔公司……易网的总公司,目前可是还在素波呢。

忙完就快到中午了,两人才说单独坐一坐,高云风却是又打来了电话,询问昨晚发生的事情——高衙内有点后知后觉了,不过这也是正常,他得知消息,还是从白杨派出所那儿知道的,早年他胡作非为的时候,认识不少警察。

高云风的电话,很是有点杀气腾腾,“太忠,我问韩忠了,那就是一帮见不得人的小混混,你说……咱哥们儿用不用弄一下陈放天?”

“有本事你跟许纯良说这话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许纯良和陈放天的关系,高公子也是清楚得很,不过听说陈放天一直不怎么鸟这个家伙,所以他能猜到一点其中的阴暗面,“最近找老陈要活儿,又被顶了?”

“你这不是扯吗?”高云风先是一笑,接着咳嗽两声,“不瞒你说……这家伙最近确实有点得瑟,不过,我主要还是为你打抱不平。”

“打抱不平啊……那你帮我把那几个小鬼收拾了吧?”陈太忠一直对那个呲牙咧嘴的黄毛不满,才说今天要安排点别的手段,可高公子既然送上门来了,他倒也不介意用一下。

反正他能确定,玩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,云风绝对差不了,于是就将黄毛威胁汤丽萍的过程说一遍,“只有千日做贼的,没有千日防贼的……这家伙对小汤,有点威胁。”

“嗐,就这点小事啊,你放心,都不用我出面,”高云风在电话那边笑一笑,“他要找小汤的家,是吧?都不用我出面,让他找到小汤家……哼,赔礼道歉去!”

“不过,这小汤跟你……算是啥关系呢,也是名器?”

“你……就是一个脱离不了低级趣味的人!”陈太忠对这个问题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,对高云风这种人,他说话也不用忌惮很多,“见她顺眼,就帮她一把,真的……我就摸了摸她的大腿,没干别的。”

“搁在明朝,她就得把自己的大腿砍下来了,”得,合着人家高公子,也是有点文学底蕴的。

“摸了摸谁的大腿啊?”荆紫菱见他挂了电话,禁不住哼一声,她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但是我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女朋友,怎么就敢当着我的面儿说这话呢?

“哦,骗他玩呢,要不他不尽心办事儿,”陈太忠脸不红心不跳地扯着谎,旋即又微微叹口气,“唉,要是身边时常有你的大腿可摸,谁稀罕摸别人的……这不是憋坏了吗?”

“你也不是一个脱离不了低级趣味的人,”荆紫菱听得笑了起来,脸上微微漾起一点红晕。

看着她娇羞的样子,陈某人心里一动,才说要站起身去反锁办公室的门,不成想手机又响了,这次来电话的,是王浩波,“太忠中午有空没有?咱俩好久不见了,还有,随遇而安也想见一见你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