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45章 半点不吃亏(下)

“你是谁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反问,真正的不怒而威。

“我是城管执法大队的于忆,”粗壮男人不动声色地回答,城管大队现在还只是副处待遇的单位,不像后来成立的城管局什么的。

很明显,于队长知道自己这次撞了什么样的大板,所以他的态度冷静,说话也客观,“这次是我的人不对,我可以让他们做出深刻的检讨和……适当的补偿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你觉得,以你的身份,有资格这么跟我说话吗?”

“哈,”他身边几个人登时就笑了起来,尤其一个小警察,笑得前仰后合的,那样子煞是夸张——这是有意在羞辱人,警察们在场你们城管队员还打人,实在太不把警察看在眼里了,虽然那是白杨派出所的警察,但是天下警察是一家啊。

这几位直被笑得脸红脖子粗,尤其那于忆,自己的队员还在屋子里关着不让走,心情正郁闷着呢,又受到如此的羞辱,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跳了几跳,这才深吸一口气,“陈主任,我是抱着很诚恳的态度,来向您请示……解决问题的途径。”

“你不够资格,”陈太忠摇摇头,转身大大咧咧向外面走去,“明天我会跟陈放天联系的,当着警察的面,还不听劝阻殴打别人,城管队执法……的决心真的很大嘛。”

“但是最后,是我们的队员受伤了,还有一个骨折的,想必您也听说了!”于忆见此人傲慢如斯,也不再追上来,而是在身后大声地发话,“您的前程远大,这种事情传出去也不好听,何必……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停下脚步,笑眯眯地转头过来,“你这话,我可以理解为威胁吗?”

“哈,就凭你,也想让陈主任的前途不远大了?”赵明博听得冷笑一声,“你小舅子威胁陈主任的朋友,你来威胁陈主任,这倒是一家人,作风很像嘛。”

“威胁陈主任的朋友?”于忆还真不知道这回事,他听说的,都是自家人反应的情况,那小凡威胁汤丽萍的话,别人不会专门告诉他——就算说也是一句带过。

陈太忠才不理会这些人,走出派出所,就在不远处就近找一个小酒店,大家一拥而入,点几个家常菜,喝起酒来。

喝着喝着,陈放天的电话打了进来,建委的陈主任跟文明办的陈主任,那关系是相当地铁,“太忠,听说你跟城管搞起来了?”

“放天老哥,咱自己人不说那些扯淡话,这城管大队做事,实在太嚣张了,”陈太忠边喝酒,边笑嘻嘻地解释,“我这么搞,也是为你好……要不将来指不定给你捅出什么大麻烦了呢。”

“城管那儿,麻烦就从来少不了,”陈放天心说你这家伙,得了便宜还卖乖,于是他将声音放低一点,“太忠,不管怎么说,你是把小于的小舅子打了嘛……这么着,给我个面子,这事儿算了吧。”

“陈主任,这事儿你了解前因后果吗?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里也有点腻歪,他一直没联系陈放天,也就是怕对方说情——不管怎么说,城管是归建委管的。

“那小屁孩儿,威胁要祸害人家小姑娘呢,还有那什么什么老毛的,警察拦都拦不住,非要上来打我,老陈,我怕你觉得对不起朋友,脸上挂不住,都一直不好意思联系你。”

“啧,”陈放天听得啧一啧嘴巴,他还真不知道,自己的人把陈太忠得罪到这么狠——下面人跟领导汇报,谁敢多提自己的不是?

而且他听对方的口气,是明显地不肯善罢甘休了,也只能苦笑一声,“太忠,这些人就是拿来背黑锅的,做事冲动一点,那也是……也是工作需要,他们要真是唯唯诺诺的,这工作还真不好开展。”

“哦,你一定说这个情?”陈太忠笑一笑,只不过话说得就不太客气了,“呵呵,也就是说,我的面子不值钱,可以随便由你们建委扫的,是不是这么个意思?”

“啧,太忠你这是怎么说的?”陈放天一听这话不是个事儿,忙不迭解释,“有什么要求,你尽管提,老哥我绝对满足你,就是有个小要求……动静小一点,给我留点面子,要不然别人说起来,只当咱们朋友生分了呢。”

“我刚给段老板打了电话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半真半假地回答——两人关系是不错,但是遇到这种纠纷,他也不会太过迂腐,“段市长指示了,要狠抓精神文明建设,而且最好抓几个典型……永泰那边的事儿,你听说了吧?”

“喂,我说太忠,你要抓精神文明建设,我配合你就可以啊,何必惊动段老板呢?”陈放天一听这家伙在这儿等着自己,真是有点头大。

市城管执法大队,其实是接受建委和市政府双重领导的,陈放天不会为整顿付出太多的代价,但是这多少是个丑闻,能不发生还是不发生的好,“明天你带队来检查吧,我跟着你去派出所领人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“那个于忆……让他停职反省吧,”陈太忠其实也不愿意频繁地用到段卫华,而且陈放天的建议,符合他的某些规划,不过有些底线他是要坚持的,“城管大队成为害群之马,他负有领导责任……你知道我跟城管打架,现场多少人在拍手叫好吗?”

现场的,那不过是些小老百姓,再多人叫好,对你来说有意义吗?陈放天心里暗哼,嘴上却是苦笑一声,“停职倒是好说,不过……他跟覃华兵好像有点牵扯。”

“你就说是我坚持的,这总可以吧?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,这些干部啊,遇到好处就拼命前冲,遇到要担责任的时候,就没命往后缩,他倒是跟陈放天关系不错,可是在这种情况下,人家依旧不想担那个责任。

当然,他想让老陈负担起这个责任,确实也有点强人所难,毕竟这是抽建委的脸呢,这一点,他也清楚。

放下电话之后,大家又开始喝酒,倒是赵明博不见外地问一句,“陈主任,这陈放天……听起来有点不满意?”

“我还不满意呢,”陈太忠笑一笑,才待端起酒杯,不成想门外又进来一个警察,却是白杨派出所的罗副所长,“陈主任,您这……快吃完了吧?”

“还得一阵儿,”年轻的副主任瞥他一眼,“怎么,罗所长有什么建议?”

“哦,那等您吃完了,回所里配合着……”说到这里,罗所长发现对方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儿,可是他责任在身,犹豫一下,还是咬牙说了下去,“配合着,帮助我们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。”

“屁的情况,老罗你少跟我来这一套,”赵明博一拍桌子,狠狠地瞪着他,“陈主任好歹也是省里的干部,你这不是瞎胡闹吗?”

“但是他确实打人……确实自卫了,”罗所长不为所动,坚持自己的主见。

“好,好,我记住你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眼中冷芒一闪,“连吃顿饭,你都嫌我吃得慢……行,今天你大,咱们来日方长!”

“陈主任你这是什么话呢?”罗所长的汗登时就下来了,“这是个正常的调查程序,要不这样……我让警员来饭店跟你了解情况,这总可以吧?”

“还要什么别人了解情况呢?老罗你自己来不就行了?”赵明博冷笑一声接话了,“门口小卖部买叠稿纸买支笔,不就完了?”

赵所长这话,一来是拉同事一把,二来也是挤兑对方,你说对陈主任没成见,可不能光嘴上说一说,用实际行动来表示吧。

身为领导干部,能享受的便利之处真的太多了,一边吃饭喝酒,一边就配合着调查了,而且,挨打的人在派出所关着,而打人的却是吃喝完之后回家了。

陈太忠是在送了汤丽萍之后,才回的湖滨生态小区,几个女人见状,纷纷上前了解情况,事实上,她们并不担心他吃亏,只是觉得他回来得有点晚了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来了文明办,先找上了刘爱兰主任,将自己昨天遭遇到的小屁孩的反应说一遍,“这个例子,能不能成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的反面典型?”

“这个……怕是有点难,虽然我很愿意配合你,”刘主任苦笑一声,“他们行为不端,三观有问题,这都是可以肯定的,但是,他们没有大恶。”

“现在不拯救,他们迟早会对社会造成巨大的破坏,”陈太忠叹口气,站起了身子,“这是亏得遇到我了,普通群众遇到的话,结果还真难预料……”

其实,他并没有一定要通过刘主任处理此事的计划,他只是来问一问,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处理方式,现在遭了拒绝,也没有什么情绪。

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之后,他拨通了陈放天的电话,“放天主任,我们什么时候能过去检查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