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44章 半点不吃亏(上)

警察刘哥听到了这个称呼,那执法大队的黑脸队长毛哥,也听到了“陈主任”三个字——虽然他耳鸣得很厉害。

“陈主任?”他眉头微微一皱,侧头看一眼那高大的年轻人,心说这家伙也是体制内的?不过这年纪轻轻的,能当个什么主任?

倒是那流里流气的二姜,没注意到这个称呼,他早就被突然出现的韩忠吓傻了,愣了半天才走上前,点头哈腰地称呼着,“韩大哥也来吃饭啊?”

“我来看我妹子,不行吗?”韩忠瞪他一眼,接着又哼一声,“我不是让你走了吗,怎么还不走?小子,我是在救你,快滚!”

韩老板说完这句话,转头又跟黑衣的琴子聊了起来,他是明白人,知道太忠不打电话来,其实也是不想在公开场合张扬两人的交情——这一点他很能理解,就说眼下,洗净泥腿上岸的他,还不是不想多跟二姜这种小混混多说话?

“六子,”二姜听到这口气,也不敢再多说话了,于是冲着那掉了牙的少年招一招手,“跟我走,麻痹你看看,都交的什么人……又招惹了什么人,这闯祸能力比我强多了。”

“我牙都掉了,”少年委屈得都快掉下泪来了。

“牙掉了,总好过掉其他零件吧?”二姜一时间大怒,面皮一沉,“你小子走不走?”

“你们可以走,他不能走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挥一挥手,今天这五个少年,他起码要留下四个来,那个没动手的女孩,倒是能放一马——敢拿小汤威胁我?操的,哥们儿非要让你们知道一下,什么叫祸从口出!

二姜见状,毫不犹豫地拔腿走人,连句场面话都没敢留,他其实是想拉那个小六子一把,但是人家根本不给自己机会,想一想韩老大说的“我是在救你”——得,哥们儿别救不出来人,把自个儿也搭进去,这些都是人王啊。

他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,跟着他的一个混混有点不明白,于是在走出一段距离后,出声发问,“小六那孩子挺有眼色的嘛,二姜哥……那姓韩的什么来头,很猛?”

“他不算猛,他家老五可就太猛了,”另一个混混接话了,韩忠当年在道上玩的名气不大,但是成功转行做商人之后,他跟韩天的关系,就被很多人知道了,这位不认识韩老大,却是知道这档子关联,“姓韩的,排行老五……听明白了吗?”

“咝,韩老五?”发问的这位听得就是倒吸一口凉气,素波这儿别说混混了,随便一个普通的不良少年,也没有不知道韩老五大名的,“原来这个就是韩老五的大哥啊,咱真是躲过一劫……他是叫韩忠吧?”

“闭嘴吧你,”二姜瞪他一眼,眉头紧紧地皱着,埋头走了很久之后,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那小家伙是谁呢?你们听清楚没有,是……是不是姓彭?”

走的这帮人怎么议论不说,那刘警官愣了半天才走上前,支支吾吾地发话了,“您是凤凰来的陈主任?”

“哦,我调到省里了,”陈太忠爱理不理地点点头,不过怎么说呢,今天的警察表现得挺称职,又都是昔日田立平手下的兵,他不好太叫真,“这里的黑恶势力很猖獗啊……你的管区,真的不是很平安。”

与此同时,那黑脸的毛队长打完电话,一边安慰着不知所措的黄毛,一边警惕地看着这边——两边的仇结大了,再上来说什么,也没意思了。

“把这些人全带回去吧,”陈太忠冲那刘警官笑一笑,“你既然知道我,我也不为难你,先弄到派出所里关着,那些城管队员……也全给我抓走,不许去医院。”

“城……城管也抓走……不许去医院?”刘警官真的傻眼了,这两条要求都太离谱了,城管虽然良莠不齐,好歹也是体制里的啊,而且,犯人受伤,都有去治疗的权利,这些人……怎么就不能治伤?“这好像……不太符合规定。”

“要符合什么规定呢?”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,说的话却是冰冷无情,“我明显是在公报私仇,老刘你没听明白吗?”

“公……公报私仇?”刘警官惊讶地重复一遍,不过他在素波干了这么久,纨绔子弟的行径,听说和见识够的都不少,犹豫一下之后,他期期艾艾地发话了。

“陈主任你想快意恩仇,这个我能理解,可是,支援的人马上到了,您跟我领导招呼一声,那就最好了,都是端公家饭碗的,这……理解万岁了。”

说话间,又是警笛长鸣,两拨警察前脚挨后脚地来了,一拨是来支援的,一拨却是赵明博赶来了——赵所长是主动来的,他跟陈主任的关系,在系统里也不是秘密了,陈太忠在这边大打出手,有好事者将消息告知赵所长,于是他就匆匆赶来了。

这一下,这一口鲜酸菜鱼村的门口,就前所未有的热闹了,赵明博是脑门上刻字的陈系人马了,带了三辆警车十五个人过来——就算他是所长,一个派出所才能有多少人?这还是大晚上呢。

事实上,他都安排人,挨家挨户地打电话叫人了,前两天永泰协作的事情,他又捞了点名声回来,永泰分局都把他的名字报上去了——这跟着陈主任干,不但痛快,也有前途啊。

赵所长来势汹汹,耳听得接警的同事对陈主任的要求有微词,禁不住哼一声,“你们觉得不好干,来……把案子移交给我,行不行?”

“赵所你这话就没意思了,”回答的人,是接警的白杨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,“不就是把人都弄回去吗?成,我全弄回去调查可以吧?”

“小罗,你现在也长进了啊,”赵明博笑一下,“好,你把人带走,我和我的干警过去,学习一下你们的办事程序,这没问题吧?”

这一下,真不知道多少人被带到了白杨派出所,除了陈太忠两人,小屁孩五人,城管八人,一口鲜的证人五人。

这五人都是自告奋勇去的,店老板说了,愿意去作证的人免单——韩忠在剑拔弩张之际大驾光临他的小店,回护之意一览无遗,他还用再怕谁?

要说这城管,平日里的口碑真的不是很好,再加上这免单的诱惑,大家作证的积极性真的很高,搞得店老板自己都坐不上车。

“还是好人多啊,”他感慨一声,伪作无意地踱两步,走到韩忠和琴子面前,“只能自己开车去了,韩总你要过去吗?”

“我?看情况吧,”韩忠眼里哪里有这种饭店小老板,不过,这好歹是安置了自己马子的主儿,他也不好太过冷淡,“无非敲个边鼓的事情,太忠真的需要我出面才搞得定事情的话……那也就不是太忠了……”

饭店这儿如何收尾不提,白杨派出所那儿已经乱做一团了,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挤了这么多人,幸亏是派出所两年前扩建了一下,盖了四层楼,要不还真得乱成菜市场。

警察们已经开始一一问询经过了,重点就是那四个受伤的少年,城管的那八个人,直接就关屋里去了——警察在场还敢动手打人,没有必要跟这些人说太多。

跟来的证人,也暂时不需要接受调查,当事人的陈述,重要性要超过旁观者,这个次序是不可能弄乱的。

陈太忠则是坐在派出所的小会议室里,跟赵明博聊着天,什么叫特权?这就是了,一边还坐着汤丽萍和两个警察。

“这些城管有点太霸道了,”赵所长听他说起事情经过,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当着警察的面儿就敢动手,这次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“关键是那几个小毛孩子,才高一就这么横了,将来这么下去,还不得了呢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,“居然还敢威胁我,说要找小汤的麻烦……我得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。”

“嗯,确实是麻烦,”旁边一位高桥派出所的警员插话了,他叹口气,“这些毛孩子最无法无天,收拾他吧,人家没干出多离谱的事儿,可是就这么轻轻惩罚一下,他记恨在心,保不定回头就能弄出天大的事儿来。”

“就这几个怂人?”赵明博冷笑一声,警员的话不是没道理,往年也出过类似的打击报复,不过这年头的孩子,真没几个有血性的了,“反正我这是经验主义,就是这么一说。”

“老赵你跟这儿的人说一声,不要把这些毛孩子放走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明天我请他们吃大餐……唉,还没吃饭呢,出去吃口饭。”

打人凶手不但坐在会议室喝茶聊天,还能自己出去找饭辙,要不说这身份地位,都是世人追求的终极目标呢?

有高桥的警察表示可以帮着带饭,陈主任笑着婉拒了,几人站起身向外走去,不成想走到大厅门口,有几个人冲着他指指点点。

“你这么指着我,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见这帮人一脸不服气的样子,施施然地走了过去,手一指冲自己伸手的那位,“你解释一下。”

指人的也是年轻人,听他这么问,才待开口说话,不成想旁边一个粗壮男人拉他一把,接着径自走上前来,沉声发问,“你是陈主任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