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43章 蛮横会传染(下)

七月的素波,真是湿热难当,虽然已经七点四十了,外面还是热得厉害,从冷气十足的饭店里出来,汤丽萍情不自禁地打个哆嗦,“还这么热?”

“嘀”地一声,陈太忠抬手打开了奥迪车的遥控开关,顺便将车钥匙丢给汤丽萍,“会开空调吧,去车里待一会儿。”

“不会,”汤丽萍老老实实地摇头,旋即脸微微一红,“算了,我就在这儿跟你一起坐一坐吧,我没那么娇气。”

“把车凉一凉也好,”陈太忠径自走过去,不忘冲她招一招手,“来,我教你怎么开空调,其实很简单的……你不会是刚才没吃饱,还想接着吃吧?”

汤丽萍却是没在意他的话,因为她现在多少也学会了一点听话的能力,知道太忠哥话虽然说得不太中听,其实却是为自己好——一会儿没准还要动手,怕殃及了她。

“我的饭量可是大得很,”她微微一笑,这固然是实情,但也是一种表态,她不怕跟他在一起,事实上,她心里甚至隐隐希望,自己能受到一点小伤,小小的一点伤,那么,她就有机会跟这个男人真正地在一起了。

两人向奥迪车走去,身后除了小屁孩之外,还有店老板等人看着,没人怀疑他俩是要走,因为这俩的态度实在太沉稳了。

倒是那受伤最轻的男孩儿看到奥迪车之后,倒吸一口凉气,“呀,这孙子开的居然是奥迪两百,我操!”

那个时侯,开奥迪的人都比较低调,能知道奥迪两百真正意义的主儿,就算明白人了,这小孩十七八就能懂这些,确实有点张狂的资本。

可是他这话说得就让黄毛有点不满意,“扯淡”,掉了牙的那位也哼一声,“一辆破车,砸了孙子的,看他再得瑟。”

陈太忠的用意,其实还是想将事情揽到自己头上,找个小姑娘多费劲啊?我的车牌号都露给你们,有胆子找我来嘛。

这些事说来时间挺长,其实也就是那么分分钟,陈太忠坐到门外的桌子边,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喝口水,一辆警车先拉着警报过来了,这是有热心群众报警了。

“听说有打架斗殴事件?”车上先跳下一个小个子,他一眼就看到了被打得挺惨的那几位,不过紧接着,他就发现,大家的目光都扫向了一个人。

那人年轻高大,稳稳地坐在那里,甚至端着茶杯在喝水,听到人问话,连眼皮子都不带抬一下,这种做派只能用俩字来形容:牛逼!

一旁的小屁孩就像见了亲人一样,刷地就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地告状,无非就是说他们坐在那里好好地吃饭,这个年轻人冲过来就打人,掉了牙的那位捡回了自己的两颗牙,摆在自己的手中,“SIR,他这是重伤害。”

“好好说话,中国人说的什么外国话?”警车上又下来一男一女,男人嘴里还带着点酒气,“《古惑仔》看多了吧?管住自己的嘴巴。”

见他们颠倒黑白,那叫琴子的黑衣女人有心上去解释,店老板冲她使个眼色,轻声嘀咕一句,“那小伙子不简单,你先等一等看……咱这店还得开呢。”

警察们也不相信小孩儿们的话,问了几句之后,走上前问陈太忠,“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打人?”

这是要我自辩呢,陈太忠明白这手续,不过他觉得辩解这个,实在有点多余,于是懒洋洋地抬起头来,“他们说无缘无故,那就算无缘无故好了。”

“问你话呢,你站起来回答,”最先下车的小个子不满意了,麻痹的老子们还站着呢,你打人了,反倒是稳稳地坐在那里?

“让我站起来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端起茶杯喝一口,又拿起一边的茶壶倒水,做完这些之后,才哼一声,“让孙正平来跟我说这个话吧,其他人……不够资格。”

三个警察一听,明白了,人家眼里只有市局老大,就知道这位不含糊得厉害,倒是嘴里带了酒气的那位沉吟一下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打人……是违法的。”

“自卫的话,最多过当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眼睛向旁边扫一眼,那意思很明白了:在场这么多人呢,你们不会自己打听去?

两个男警察交换一下眼神:这人不是一般地牛逼啊,犹豫一下,两人走向了人群,“谁是老板?老板出来说话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两辆白色面包车疾驰而来,吱地一声停在了路边,两辆车上都喷着“城管监察”的蓝色字样,车才停稳,就稀里哗啦下来七八个人,“一口鲜酸菜鱼村,就是这儿了。”

警察们还待问话呢,见这么些人冲了过来,禁不住眉头一皱,“干什么?这气势汹汹地,还拎着棍子?”

“小凡,谁把你打成这样?”就在这个时候,那边蓦地大吼一声,却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黑脸汉子,看到了黄毛的惨样,一时间大怒,“哪个孙子打的?”

“孙子你骂谁呢?”陈太忠听得不干了,你说这一家人都是什么玩意儿嘛,开口就是喷粪,今天哥们儿不整治得你哭爹喊娘,我就枉为“宰相肚量”了。

“毛哥,就是他,”那唤作小凡的黄毛少年,手一指陈太忠,“你得给我做主。”

毛哥?有些人听得就是一愣,刚才这小鬼不是说他姐夫是城管大队的队长于忆吗,怎么现在多出来一个毛哥?

这毛哥其实是个中队队长,跟于队长关系铁得要命,又离这里近,就自告奋勇地带人过来了,眼见黄毛吃亏,自然要震怒。

他顺着声音一看,发现一个年轻人正坐在那里,用不屑的眼光看着自己,手上还好整以暇地端着一个茶杯,登时觉得有点不对劲——这家伙看起来有点来头?

不过,这疑惑也是一瞬间的事儿,他来就是帮人打架的,哪里肯灭了自家的威风?于是手一挥,“弟兄们给我上!”

“我看谁敢!”有人厉喝一声,却是那带一点酒气的警察发话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他好歹是接了警来的,要是再闹起来,真是没办法交待了,“警察!”

尤为重要的是,那个年轻人看起来有点办法,自己都已经在场了,若是坐视别人动手打人,回头万一年轻人秋后算账,他就难逃失职的责任。

“兄弟,给个面子哈,”那毛哥也不能忽视警察,但是让他住手,那是想都不要想,他拍一拍自己的胸膛,“执法大队二队的老毛,以后有事,你尽管找我……弟兄们,给我上。”

“我找你……”警察的话还没说完,见那帮子城管队员就拎着棍子冲了上去,一时间也没招了——双方打架已经很过了,警察要是再掺乎,那麻烦可更大。

当然,主要是来的这帮人,也都是有出处有组织的,要不是公家人,三个警察别看人少,也敢动手,但是现在,他只能退到一边旁观了——可话说回来,不是公家人的话,谁又有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,当着警察打架?

“呼叫支援,”他倒退两步,那女警已经跑到警车跟前拿对讲机去了。

就在这个当口,只听得嗵嗵两声大响,两个城管队员已经打着横飞了出去,陈太忠两脚踹出去之后,在空中打个转,稳稳地落到地上,抬手一拳,将离自己最近的那家伙打飞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两个城管在他身后齐齐地一扑,就死死地抱住了他——不得不说,这些人也接受过一些适度的训练,执法过程中,有时候难免遇到些刺头,还有些队员就被那些血气方刚的家伙刺伤甚至刺死的。

再能打的人,也怕近身被人缠住,这基本上是大家的共识,得手的这两位中,一位才出声,却觉得双臂被人崩开,一只胳膊甚至传来“喀啦”的一声,在踉跄后退的时候,他的话才说出口,“压制住……”

那打手机的警察还没拨通电话,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,众目睽睽之下,陈太忠走到黑脸汉子面前,抬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,“孙子,你刚才骂谁?”

黑脸汉子还真的被吓住了,甚至连必要的反应都没有做出,他何曾见识过这么能打的人,这一记耳光,直打得他一个栽外,好悬没摔倒在地,只觉得耳朵内嗡嗡长鸣。

“哈,刘哥来了?”这时候,一个声音传来,大家一看,却是四、五个流里流气的家伙从不远处走来,为首的人冲那警察点点头,算打个招呼,接着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兄弟,看着眼生得很嘛。”

“凭你也配做陈主任的兄弟?”他的话音才落,路边的一辆奥迪车里,走下个黑矮子来,却正是韩忠,他不屑地哼一声,看都不看那几位一眼,“二姜,我数三声,在我面前消失……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走到陈太忠面前,笑着点点头,“太忠,你这伸手不减当年……啧,你明明还年轻呢,琴子呢……怎么不见人?”

“韩哥,我在这儿呢,”黑衣女人在不远处招一招手,笑靥如花,她对自己说:天色有点暗了,韩大哥没看见我也正常。

“陈主任……太忠?”那警察好不容易拨通了电话,听到这称呼,却是愣在了当场,愕然地张大了嘴巴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