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42章 蛮横会传染(上)

陈太忠伸出手臂一挡,啪地一声,两个酒瓶在手臂上炸开,还好,在他有意的控制下,玻璃的碎片并没有溅向汤丽萍。

他叹口气,终于站起身,抬手啪啪两记耳光,直接将两个男孩儿抽出三四米远,其中一个家伙撞到另一桌上,撞翻了酸菜锅,烫得他尖叫一声,“啊~”

随着这一声尖叫,两颗牙齿从他嘴里血淋淋地掉了出来……

一切都是在兔起鹘落间发生的,丢盘子的小太妹还冲着汤丽萍冲过来呢,结果冲到一半,登时就傻眼了,然后尖叫一声,转身就向外面跑去。

她这架势,一看就是常打架的主儿,而且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,“操你妈的,孙子有种你别跑,看老娘找人弄死你!”

“还嘴贱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脚一抬,一个凳子被他踢得飞了出去,重重地撞在女孩的腿上,小太妹踉跄两下,啪嗒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,登时皮破血流。

眨眼之间,三男二女就躺下两双,只剩下一个女孩呆呆地站在那里,她看起来胆子比较小,一直没有上前的欲望,后来居然向后退了几步。

陈太忠也懒得理她,侧头看一看自己的桌子,发现汤丽萍虽然没事,可是碎玻璃渣子也溅得满桌都是,更有一些就掉进了锅里,说不得撇一撇嘴,“服务员……买单了。”

这一架打得干净利索,但饶是如此,二楼大厅的客人和服务员也已经全部站起来观望,被打翻酸菜锅的那一桌,除了那少年被烫伤,其他人由于要看热闹,早早就站起来,居然没人受到什么伤害,只是桌上盏碟狼藉,已然是不能看了。

听说这特别能打的男人要买单,一时间竟然没有服务员敢过来,等了一阵儿,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女人走过来,看起来是领班或者大堂,勉强也算得上是风姿绰约。

她冲陈太忠勉力一笑,“先生,您除了支付消费费用,可能还得有点别的费用,很多客人的正常用餐秩序被打扰了,小店也有一些损耗。”

“我本来就打算赔给你的,不过你这么说,我倒是有点不情愿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她,不过没人敢把这笑容当作和善,这家伙刚才打人的时候,可也是笑眯眯的呢。

陈太忠不管别人怎么想的,他有点恼火这店家的态度,于是就冷笑一声,“再说了,我在你这儿吃饭,连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……你也好意思跟我要钱?”

“这是你们客人之间的冲突啊,”黑衣领班苦笑着一摊手,她年约二十七八,笑起来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世故和沧桑,而且语言水平也不低,“按店里规矩,您不出这个费用,是要从相关的服务员身上扣的,都是些小孩子们,出来挣点钱不容易……”

这话说得确实有水平,陈太忠当然可以不管不顾地走人,可是如此一来,无辜的服务员就要跟着倒霉了。

当然,他可以对这种奖惩制度提出异议,但是他也只有异议的权力,人家这是企业内部的规章制度,别说是他说话,就是段卫华来了说话,人家真要不买账的话,也就不买账了。

“你们不容易,我还不容易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对他来说,谁出这点钱无所谓,关键是他要在情理上占据上风,哪怕之后再由他出钱,那也是豪气而不是冤大头,“就不说精神损失费了,我饭还没吃呢,就得买单了!”

他俩交涉的时候,唯一完好的女孩儿,已经上前去扶那摔倒在地的女孩儿了,另外三个男孩儿也相互救助,被烫伤的男孩儿在自救,另一个却是在爬起来之后,去推搡那个被碟子打晕的黄头发。

黄毛悠悠醒转,正好听到他的对白,于是冷笑一声,“那简单呐,这桌不好了,再点一桌嘛,你要没钱,哥请客了……有胆子你就坐着吃完!”

“给我当哥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,黄毛见势不妙,才待要向后退去,但是很遗憾,晚了……陈某人的哥哪里是那么好当的?

只听得“啪啪”两声脆响,那厮的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,而打人者身子一晃,不见如何作势就退了回去。

退回去之后,陈太忠也懒得再继续跟一帮小屁孩叫真了,摸出十来张百元大钞,向狼藉不堪的桌上一丢,冲汤丽萍努一努嘴巴,“走吧。”

“有种你不要走,”黄毛还在叫嚣着,不过却是不敢再说什么脏话了,见对方不为所动,他又补充一句,“那个女的,你家是在素纺附近住,我见过你!”

“这人要是找死,谁都拦不住啊,”陈太忠听得一时大怒,心说你小子居然敢拿小汤威胁我,他停下脚步,扭头看一眼身后的黑衣领班,“我改主意了,来,再给我上一道酸菜鱼,黄毛,我等着你叫人!”

“先生,这里是我们营业的地方,”黑衣女人自然不能答应这个要求,她感觉面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出手狠辣,却还是很有分寸的,“您也是个讲理的人……”

“老女人你给我滚一边去,”黄毛这厮真的是口齿太无德了,“你敢让他走,回头我就砸了你家的店!”

“呦喝,谁这么牛逼,要砸我的店?”从围观的人群中走进来两人,一个四十岁左右,个头有一米七五左右,很粗壮,另一个身材跟他相仿,不过年纪看起来要年轻个七八岁。

四十岁的这位打量一下双方,又看一看现场,扭头不动声色地问那黑衣女人,“店子砸成这样,赔钱了没有?”

待他知道,陈太忠已经支付了一千三,正要打算走人,却被人叫住之后,侧头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行,老弟你算个懂事儿的,你走吧。”

“你敢!”黄毛吼一声,同时,那掉了大牙的年轻人也发话了,“我不管你是谁,敢放人走,等二姜哥来了收拾你!”

“二姜?”店老板闻言皱一皱眉,二姜就算这一片儿的大拿了,不过他开得起店子,也不是很怕这种人,“不管怎么说,你在我饭店里炸刺就不对,要打麻烦你们出去打。”

“你店子不想开了?”小孩就是小孩,听不出对方话里有话,那位见自己报出二姜的名号都不好使,于是冷哼一声,变本加厉地威胁,“你不把二姜哥放在眼里,是吧?”

“琴子,跟韩老大招呼一声,”店老板看不都不看那小屁孩,而是将目光落到了黑衣女人身上,淡淡地说一句,“愿意不愿意帮老哥这个忙?”

“我试一试吧,跟他很久没见了,”女人点点头,倒也是痛快异常,不成想她才一转身,身后一个声音响起,“这个韩老大……是港湾的韩忠吗?”

琴子对这个声音很熟悉,因为她才听此人说了不少话,听到这个问题,讶然回头点头,“没错,您认识他?”

你是老韩精彩生命中的过客之一吧?陈太忠看出来了,女人有点没自信请得动韩忠,心说老韩对女人是用过了就丢,这有点不负责任……不太文明哈。

不管怎么说,这女人处事较为得当,又赞他是讲理的人,那他就要指点一二,“老韩早就收手了,你未必叫得动,你告诉他,陈太忠在这儿,他和老五随便来一个就行了。”

“老五?”那四十岁的店主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他既然知道韩老大,自然知道天南的老大韩天韩老五,这时,他看向陈太忠的表情,就有点怪异了,“老弟你认识老五?”

“反正他得认识我,”陈太忠笑一笑,既然要在省会城市工作一段时间,他自然要注意跟某些人保持距离,所以他不说自己认识不认识韩天。

但是这话听在店主耳中,那就太牛逼了,韩老五都只有认识这人的份儿,人家都不希的认识韩老五,这样的傲慢……能够用语言来形容吗?

“行了,给老哥个面子,今天大家散了吧,”这位也觉得大家都是相识的,就不欲多事,“这几位的医药费,我出了。”

他说归说,那被唤作琴子的女人嘴里念叨两遍“陈太忠”,还是转身打电话去了,可是那二姜的小弟却是不干了,他冷哼一声,“老板你这店……真不想开了?”

“连我们说的人,你都听不明白,小子,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炸刺儿?”店主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,他不屑地看对方一眼,“走得远点儿啊,小心伤着自个儿。”

掉牙的这位隐隐也感觉到了,好像拼黑道的话,拼不过对方,不过,他只是黄毛的跟班,那么,黄毛自然有大家拥戴的地方,“老板,别说我没告诉你,凡哥的姐夫是城管大队的队长于忆,别说我没告诉你啊。”

“给我摆一张桌子到外面,”陈太忠不理这些小屁孩,冲着那店主人发话了,“再上一盆子酸菜鱼,要两斤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