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40章 被叫成傻X(上)

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陈太忠听到汤丽萍的喊声,回头看一眼,同时将眉头微微一皱,他觉得今天她做的事情有点过分,自然要恼怒。

“这……我真不知道里面的事儿,”汤丽萍见他这副表情,登时就慌了,走上前伸出手攥住他的胳膊,“太忠哥,你要相信我啊,杨总要见你,我怎么知道……”

“好了,上车说,”陈太忠见她这副模样,不耐烦地说一句,头一低就钻进了车里。

这里是酒店门口,正是上客的时候,人来人往的,而汤丽萍不但面容姣好,身材苗条,而且今天她下身是穿了一条短短的牛仔热裤,将那两条笔直修长的双腿展露无疑。

路过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,就算没人看她的脸,总是要将目光在那白生生的长腿上打个转——这腿长得……绝了!

关注的人这么多,拉拉扯扯的实在不合适,陈太忠知道这一点,汤丽萍也知道这一点,说不得两步跑到副驾驶的车门旁,钻了进来。

其实,往车里一坐,陈太忠就想到了,自己怕是冤枉了小汤,老杨解释原因,都只敢说是“偶尔碰见”张麟,丫又怎么可能将事情原委告诉她呢?正经是瞒都瞒不过来。

见他沉吟不语,汤丽萍越发地着急了,将他的手拿起来,放在自己赤裸的大腿上,“太忠哥,我错了……我赔偿你还不行吗?”

你能赔偿我什么呢?陈太忠心里苦笑,当然,他知道她在暗示什么,虽然他比较排斥这种交换,可是右手还是禁不住轻轻揉捏两把……嗯,手感不错哈。

下一刻,他就将手缩了回来,轻咳一声,“你太忠哥是恼火那个家伙,跟你没关系,我知道你不会骗我,也不用你赔偿。”

汤丽萍见他在瞬间就态度大变,欣喜之下,只觉得无限委屈涌上心头,眼泪刷地一下就出来了,抽抽搭搭地回答,“我本来就不会骗你……”

“不许哭!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,禁不住就呵斥一声,他生性暴躁,最是见不得人哭,这个习惯在这一世都没改掉,“好了,你用不用回去?”

“不用,”汤丽萍见他翻脸翻得这么快,惊恐之下,硬生生地将无限委屈压回了心底,她一边从手包里摸纸巾,一边哽咽着回答,“他俩……他俩应该有话要说。”

“好了,不哭了,哥冤枉你了还不行吗?”陈太忠咬牙切齿地关怀她,下一刻甚至又将手放在了她腿上,“嗯,手感很好,唉……该找你要赔偿的,我觉得这人呐,确实不能随便装逼,现在后悔也晚了……”

汤丽萍听得登时啼笑皆非,哭泣这种行为,想强行止住很难,但是一个打岔,她的注意力登时转移,一时间只觉得腿上那只大手……很热,真的很热!

她犹豫再三,才嘀咕一句,却还是借着拿纸巾擦泪的动作,捂住了大半个脸,声音低至不可闻,“不晚,你后悔还来得及……”

“咳~”陈太忠抻一抻脖子,心说你还真当我是吃素的了?他的手才要向大腿上方滑去,不成想就这一踌躇之际,手机响了。

来电话的是荆紫菱,她明天要回天南来,考虑到太忠哥天天抱怨两人是“对飞”,她这次回来就特意通知他一声。

这个电话接完之后,陈某人心中的些许旖旎就不见了去向,这是正牌女友要回来了,虽然有些人并不认这个正牌女友的账——比如说白市长就不予理睬,但是相对大多数人来说,陈太忠的女友,确实就是荆紫菱。

“我其实不是什么好人,”他终于决定,放弃祸害这个小女孩——起码是暂时放弃,所以他对她微微一笑,“我不止一个女人,也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背叛,我是个很自私的人……你还年轻,或许会碰到你的白马王子。”

汤丽萍闻言侧过头来,用略带红肿的眼睛凝视着他,却是一言不发。

陈太忠自顾自地开着车,慢慢地在马路上晃着,隔了好久才轻笑一声,“仔细想一想,今天好像有点不给老杨面子……”

“是他不给你面子,也骗了我,”说到这种因果,汤丽萍的反应真的很快,“虽然他是我老板,但是我还是认为,他是自取其辱。”

他当然是自取其辱啦,陈太忠认可这个逻辑,但是这人嘛……本来就是一种社会动物,带有一定的虚伪性,小汤这么乖巧识做,他反倒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再加上,今天小汤的表现,也着实惹人怜惜,一时间他就说不出太操蛋的话来,“我这么甩手走了,有点不给老杨面子……他操蛋是他的事儿,我这人一向以理服人。”

汤丽萍张一张嘴,似乎又要说一点什么,但是他知道她心里其实也惶惑得紧,就懒得再听她的虚词,手一抬制止了她,“今天老杨没办成事情,会不会对你有点……不满意啊?”

张麟觉得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但是陈太忠不知道对方的底线,心说小汤本来要邀着自己跟对方坐一坐的,哥们儿没给这面子,她作为一个打工的,难免要坐蜡。

“他为什么不满意?”这时候,汤丽萍就不能再沉默了,“一开始,他都没跟我说要引见的是这么个人,太忠哥,我真的不知道这里面的……”

“行了,你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听到她旧话重提,心里就越发地不忍了一点,再想一想刚才细腻的手感,心说小汤你也不容易嘛,“得,我帮你个忙,还老杨个人情,回头你……来小宁这儿干吧,哪儿还少了你一口饭吃?”

“可是……杨总待我确实不薄,”别说,这汤丽萍虽然条件不是很好,却也是个死脑筋,当然,或者她对丁总也有点提防,毕竟丁小宁跟陈主任的关系实在太铁了,“太忠哥你容我考虑一下行吗?我知道您这是想照顾我。”

可是,她越是善解人意,陈太忠心里反倒越是想帮忙的——也许是刚才手感太好了,他想多摸两下吧,于是他就摇摇头,“那随便你吧,对了……老杨那块地,不是有几个钉子户吗?要是他占理,我倒是能帮着想一想办法。”

“啊?那我回头了解一下情况吧,”汤丽萍听得眉毛就是一扬,“这钉子户真的太讨厌了,把公司的资金拖了个死又死,杨总苦恼到不得了,隔天往区里跑,区里却让他自己想办法。”

“你对那正泰,倒是挺有归属感的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微微一笑,他不愿意祸害她,主要也是因为这一点,小汤确实是试图做好她接触的每一件事情,现在的年轻人里,这种人真的不多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“你对这个豪斯公司熟不熟?就是前两年挺红火的那个豪斯房地产。”

这个豪斯公司,在陈主任心里也是一块小小的疙瘩,尤其是因为这件事,他还专门将协调处的处长高涛拎过来问了——当然,过问并不代表一定要处理此事,但是能将大部分过问的事情处理好了,那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。

“豪斯那可是大公司,”汤丽萍所在的正泰房地产,真的小了点,听说到这个公司名,她脸上就难掩那副艳羡,“前两年听说他们发展太快,资金一直跟不上,现在步子放下来了,现金倒是上去了,最近听说要集中力量开发广场旁边二郎庙的那块地,目前也正在拆迁。”

这二郎庙现在只是一个地理称呼了,庙早就没了,涵盖范围大约有一条街左右,不过,既然位于素波市中心的广场旁边,开发起来的利润,那是可想而知。

“要不高价买上几套房子,也当钉子户?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广场附近算是素波的脸面,拖上它一阵,市里估计就要对豪斯施加压力了——此事的可操作性极强。

不过下一刻,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,我现在已经是省级机关的副主任了,做事最好用官场规则来,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,能少用就尽量少用吧。

想到这里,他摸出手机找何振魁的电话号码,嘴里却是很随意地吩咐,“害得你没吃成饭,去哪儿吃饭,你建议个地方吧?”

“去吃酸菜鱼吧?”汤丽萍还真不客气,“我知道有个地方,酸菜鱼有包间的,而且……汤也很好喝。”

地方离得并不远,陈太忠索性放下心里的事儿,一门心思开车,到了地方找个包间坐下,才拨通了何振魁的手机。

何处长已经下到了寿喜市,不过他的选派也出了一点问题,没去建委做副主任,反倒是给了一个副区长,只是分管的内容是农林水,跟城市建设不搭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