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38章 谁的机会

楼宏卿得知是谁泄露的消息之后,不尽怒火滚滚而来。

凭良心说,楼书记也同情受害者一家人,但是他无法容忍有人在背地里这样使坏——这他妈的亏得是伍书记遇见了陈太忠,强行接过了这件事情,要是让姓陈的再折腾下去,老子这个县委书记就该到点儿了。

其实,伍海滨接过此事,对楼书记也不是什么好事,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,伍书记支持的是焦天地,而不是他这个县委书记。

就算中午老焦和他都被伍老板骂了一顿,但是板子大部分还是打在他楼某人身上了——精神文明建设搞得不好,党委要承担首要责任,这是因为你不够重视!

一想到这个,楼书记就恨得牙疼……麻痹的姓郭的,你好歹也是在体制里混过的,咋就能干出这种没屁眼的事儿来呢?

当然,现在的风头太紧,楼宏卿再生气,也不合适去找郭建阳的麻烦,所以他就将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和文化局局长找来,痛骂了一顿,并且告诉他们——限期自查,任何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东西,都要先下马,再说其他的。

他这个火发得有点莫名其妙,不过现在永泰县人心惶惶,被训的二人也不敢做声,等楼书记消了气之后,才恭敬地请示——自查没有问题,但是……具体该向什么方向查呢?

“这么说,你们管辖的范围内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?”楼宏卿才不告诉他们该查什么,就是雷霆震怒了,“你们想不出来该查什么,就去请示焦县长!”

在官场里,大乱不是好事,但是很多时候,大乱往往也意味着机会,正是所谓的棋从断处生——楼宏卿对焦天地的性格,还是相当了解的,老焦比较敢冒险,若是有夺权的机会,那家伙绝对不会吝于出手。

焦天地还真是这样的一个性格,他所仰仗的伍海滨不但来了,还在半路上从陈太忠手里抢走了拦路喊冤的主儿,不但抢走了这个案子的处置权,在训斥中也主要是针对楼宏卿而去。

所以,我这边就算没啥事儿了,焦县长是这么认为的,听说副县长和文化局局长受了楼书记指示,前来请示该怎么自查,心里禁不住有点微微的自得:楼宏卿啊楼宏卿,你也有借我避难的这一天?

楼书记本来是有靠儿的,他老爸就是正林系的老人,资格比蔡莉还要老,不过十三年前就从青旺行署专员的位子上退下来了。

可是楼书记的老爸,跟蔡主席的关系不是特别亲近,反倒是跟吴敬华的关系更好一点,这两年吴敬华和蔡莉慢慢地从台前走向了幕后,楼宏卿的行情,也就慢慢地不如以往了。

事实上,楼宏卿的升任县委书记,也是相当有戏剧性的,当时他是才上任不久的县长,县委书记比他还年轻,短期内还真没有人看好他。

但是天底下的事儿,还就是这么寸,年轻有为的县委书记在一次飞机失事中死了,一百六十多个乘客,只死了八个,其中就有这位。

这种全国关注的大事儿,天南也不好太上下其手了,又是事发仓促,于是楼县长顺理成章地递补为县委书记,不少人感叹其运气不错。

焦县长任县长的时日比较短,虽然得了伍海滨的青睐,但是前两任市长太过强势,压得市委书记都有点难受,在县里的势力不如楼书记,似乎也是必然了。

所以现在论背景的话,焦天地要强于楼宏卿,但是素波这个地方不但是省会,还是黄家的大本营,真的龙蛇混杂,伍海滨虽然贵为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,行事却也不能太肆无忌惮,那么焦县长也只能跟着亦步亦趋了。

然而这次则不一样了,永泰凭空生出这么多事情来,县委县政府疲于奔命,但是最终,焦县长的老板伍海滨站出来了,而楼书记则显得有点无所适从,那么,县里谁是更值得追随的领导,似乎也没什么争议了。

焦天地是这么认为的,所以他觉得楼宏卿是想借自己的大旗,躲过这一番劫难,可是非常遗憾的是,县里很多人还认不清楚这个现实。

眼下楼书记对这两位的指示,就是再明显不过的示弱,当然,严格说起来,那副县长分管的是科教文卫,不该只有文化局局长跟着,但是……有些事情是要辩证地看。

科教文卫里,科委是陈太忠那个系统的,多少要留点面子,教委去年很争气,永泰一中弄了俩单项状元回来,卫生局的局长是焦县长的人,那么眼下能做文章的,也就是文化局这个口子了,焦天地是这么想的。

反正,想着自己有伍海滨罩着,他心里的忐忑就放下不少,心说这个关键时刻,你楼宏卿怕犯错误,缩了,这很正常,那我肯定就要借机顶上了——你不敢说话的时候,我做主!

这是“敌退我进”的思想,谁都不能说焦县长就想得错了,他错就错在,没有弄清楚楼宏卿撤退的本意——楼书记确实扛不住陈太忠,然而,这让出的本意,只是挖了一个坑,等着别人来跳就是了。

严格来说,科教文卫的口儿上,搞精神文明建设还是比较轻松的,也是比较容易出成绩的,于是焦天地就随便指示一下,说是要深挖不文明现象,大力宣传文明建设。

这都是套话,关键是焦县长还想把步子迈得更大一点,“个别行局里,有些领导干部人浮于事,这是要不得的,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整顿一下。”

这就是私货了,干部管理一向是党委的事儿,可这次焦天地打算在这个地盘里插上一脚,楼宏卿你想借我的东风,那不能一点代价也不付不是?

他这个想法不能说过分,毕竟他这个县长还兼着党委副书记,平时也能在干部任免上表态,这次也不过是想将手里的权力扩大一点,而且他不认为楼书记会对这点事情表示不满。

这个副县长跟楼宏卿是一体的,一听焦县长居然说出这么离谱的话,心说我得汇报一下,于是前脚才出了办公室,后脚就将电话打出去了。

楼宏卿一听这话,好悬没把后槽牙笑掉,心说我还琢磨着怎么钩你呢,不成想老焦你就按捺不住跳出来了,那这件事儿跟我关系就更小了。

当然,暗喜归暗喜,他的语气还是很沉稳的,“焦县长的指示很及时,干部调整,这个建议很好啊,这一点是我疏忽了,不必要的冗员可以考虑裁撤……”

“还有狠抓领导干部亲属经商这些,都是可以很好体现精神文明建设的,你多费一费心,多跟焦县长沟通一下……事情要办,但是也要低调,搞得人心惶惶也不好,永泰乱不起了。”

焦天地你着急找死,我倒不介意多送你一根绳子,再帮你扶一下凳子!楼书记笑眯眯地挂了电话——他刚才这番话,真的有点诱导性,生恐焦县长找不见目标。

郭建阳这人很讨厌,楼宏卿真是吃了他的心都有,但是偏偏地,他很明白,这时候绝对不能动姓郭的,要不然姓郭的找上陈太忠的话,以陈主任那操蛋脾气,肯定又要惹出天大的祸事了——姓陈的最是爱护短,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。

要说郭建阳认识不认识陈太忠,能不能找上门去,楼书记根本就不会考虑这种弱智问题,姓郭的好歹曾经混过体制,连马路上拦车的主意都提得出来,人家还不知道县里现在最怕谁?知道了文明办陈主任,还怕人家找不上门去?

但是焦县长想借这股风儿整顿干部,那就不是他楼某人的责任了,到时候张飞斗岳飞,斗得满天飞,我楼宏卿只管看戏。

事实上,自打蒙艺走后,赵喜才行情不再,焦县长仗着伍海滨,就屡屡地对他的地盘做侵袭,这次又是伍书记前来坐镇,楼书记觉得,自己也不能再这么窝囊下去了——这次是陈太忠加上段卫华,估计伍书记,也得皱皱眉头。

说句实话,就算陈太忠真的忌惮伍海滨,不管郭建阳的死活,那对他楼某人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,陈主任反倒是会暗暗记焦天地一笔账。

当然,要是郭建阳没被清算了,楼宏卿还是暂时不打算出头,回头慢慢收拾呗,不信找不出个借口来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上杆子给人送把柄,那就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。

不过,既然都要把焦县长往沟里带了,楼书记就要珍惜一下自己阵营的人,所以才授意那边动静要小,动静太大的话,让姓郭的觉得整人是你的主意,那也是对自己人的不负责任。

他觉得自己考虑得很周全,怎么都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局面,分寸也把握得刚刚好,可是副县长挂了电话,就觉得有点莫名其妙:楼书记这是怎么了?

不过,想一想县里现在的形势,他也多少能理解一点,所以就要不无遗憾地感慨一下——楼书记这也是迫不得已啊,县委书记当成这个样子,真有点憋屈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