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37章 路遇伍海滨(下)

伍海滨看着自己的秘书在那里腻歪,心里就知道又有事情了,待见到莫骄回头看过来,就是冷冷一哼,“把门给我打开!”

司机下车开了门,伍书记昂然走下车,他这么一动不要紧,其他车的车门也纷纷打开,各色人就跟下饺子一样,噼里啪啦地跳下车,眨眼间马路上就是黑乎乎的一片了。

伍海滨也不管那么多,径自穿越马路走了过去,他先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文明办小陈,是吧?永泰你处理得不错……小莫,这又是怎么了?”

莫骄在一边解释两句,伍书记其实早知道经过了,现在听说喊冤的人信不过市里,看一眼自己的秘书,心说你的警惕性倒是不低——小莫琢磨的是什么,他很清楚。

“好了,你们不要担心,认住这张脸,有事儿就找他,”伍海滨拍一拍莫骄的肩膀,说来也怪,同样的话,莫骄说出来就要遭人质疑,而伍书记说出来,这边就没人敢再吱声——其实,不说别的,只说伍书记下车时候引起的这份响动,大家就都知道,这是了不得的领导。

可是,这些人多少还是有点疑虑,所以也没人表态,只是不敢反驳罢了,伍海滨随便扫一眼就知道了,于是干脆利落地发话,“不是有个小孩还在看守所吗?你们现在跟他走,去了县城就把孩子叫出来,当面锣对面鼓地谈……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
这当然可以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把孩子弄出来再说,众人纷纷点头,表示愿意接受这种调解手段。

“伍书记做事,真的很干脆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这不是拍马屁,而是确实这么认为,他所接触的省部级领导不少,但是很多时候做事都比较含蓄,像陈洁、高胜利、范晓军乃至于信产部的井部长,做事都给人一种层次异常清晰的分寸感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很无奈地想到,或者,这并不是伍书记行事果决,只不过今天的事情,涉及到的人和事层面太低了,再懦弱的凡人遇到蝼蚁,也可以做到杀伐果断的。

有了这个认识,他就觉得刚才自己的话有点谄媚的味道了,于是打个招呼之后,转身上车而去。

他走得是如此安静,甚至连开道的摩托车都没发现,伍书记的车队行事也利索得很,两三分钟的模样,拦路喊冤者就被劝上了车,庞大的车队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。

人头涌动的公路,登时就变得空荡荡的了,只剩下两辆摩托车,孤零零地停在那里,口齿轻薄的小年轻颇有一点不服气,“这么多领导,怎么就看不见非法拘禁?”

“你太阳晒得还少吧?操!”警察气得骂他一句,这工作作风确实有点粗鲁,但是他的恼怒真的可以理解,他居然把自己要护送的目标搞丢了……

车上,陈主任递给宋处长一瓶矿泉水,天气真的有点热,连矿泉水都变得有些烫手了,“真是莫名其妙,开个车都不安生,永泰这儿乱七八糟的事儿还真多。”

“事儿是很乱,不过陈主任……”宋颖接过矿泉水,缓缓地拧开瓶盖,眼中确实若有所思的模样,“你就没想一想,这些人为什么能及时跳出来,把咱们拦住吗?”

“是有人走漏了消息,”陈太忠笑一笑,对于这一点他看得很明白,当然,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,对于自己的行踪倒也不算看重。

可是宋颖就不这么看了,她四十出头才是个正科,脑子里等级观念比较强,就认为自己应该维护领导的尊严,“要查出这个人来,就算不说咱们省级机关的行踪该保密,这个人也未必存了什么好心,说不准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……”

事实上,她对刚才的马路惊魂还有一丝丝的后怕,更别说她有晕车的毛病,“刚才要不是主任你反应快,没准是要出大事故的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生受了这个马屁,不过他对她的话,倒有一些不以为然,虽然宋处长抱怨得也很有道理,“说来还是做母亲的太关心自己的儿子了,就算他们是被人撺掇来的,但是这种危险行为,那也不是别人想撺掇就做得到的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宋颖点点头,作为一个女性,她就算再不满意那些人当街拦车的行为,但是天下间的母爱总是没错的。

“而且,”陈太忠神秘地笑一下,“宋处长你就没有觉得,永泰都乱成这样了,再乱一点,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吗?”

“哦,”宋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心说敢情小陈还惦记着通过此事,再管一管其他方面的事情?“咱们能借此扩大一下文明办的影响力。”

“没错!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拍方向盘,“这种机会,可不是说有就能有的……”

伍海滨既然关注了这个案子,永泰县登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,等到下午的时候,男孩儿交保释放,更是有人将事发当天调查事故的警员集中起来——省委常委高度关注的案子,你们看着办吧。

这样的雷霆一击,谁也受不了,尤其是当永泰县委县政府知道,喊冤的人先是拦了陈太忠的车,才被伍书记车队撞见的时候,更是鸡飞狗跳。

涉案的警员们直接被带到了县武装部,除了楼宏卿的秘书在场,还有武装部长和县委秘书长两个县委常委在场。

事情真相,在下午晚些时候就浮出了水面,首先可以肯定的是,女孩确实是自杀的,因为她跳的窗台比较高,一般人想要无意中将人推下去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当然,要是被人抬起来扔下去,那就另当别论了,但是谁会跟一个小女娃娃有这么大的仇?

接下来,还真就有内幕爆出来了,合着那天有一个喝醉的协警、两个本地混混还有一个外地朋友在宾馆,见到女孩儿长得漂亮,就往KTV包间里拽。

女孩儿不从,撕扯半天之后跑掉了,后面有人骂骂咧咧地就追,说是她不给面子,抓到她之后一定要轮了大米啥的,女孩一着急,冲着窗户外面就蹦了下去。

再然后,由于女孩儿的男朋友和家人不够冷静,永华的老板也火了,本来想给两万来的,就只给了五千,并且对楼层服务员下了封口令——麻痹的,有本事他们找那几个人去,她自己跳的楼,关老子鸟事!

几乎在了解到事情真相的同时,待命的警察就迅速出动,抓捕那个协警和混混,直到这个时候,受害者家属才肯相信,这次县里是动真格的了。

事实证明,他们所坚持的尸检结果异常,根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,最重要的是,他们连情况都没搞明白——这也是信息不对称导致的结果。

这次,见到连人名都有了,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了,甚至警察局还传唤永华宾馆的老板,打算定他一个包庇罪。

所以这两家人认为,警察局里坏人太多,县委还是有好人的,尤其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小谷,态度真的是很和蔼,早知道一开始就该找谷秘书的。

小谷也认可这种说法,“大娘你这么想就对了,楼书记可是心里装着人民呢,本来孩子无辜被关进去,就很不公平了,你在大马路上拦车,万一有个什么事儿,那就更麻烦了,您知道不,那可是一级路,来往的车开得特快,真的站不住了……到时候孩子倒是出来了,妈没了,怎么办?”

女人一时就觉得,这话说得太对了,对谷秘书的印象就更好了,然后听谷秘书抱怨,这纯粹是害人的点子,一不小心就走嘴了,“建阳也是为我家好,他没有害我的意思。”

建阳……谷秘书保持着笑容,又跟大娘攀谈两句,转身出去上厕所,顺手就摸出了手机,“泄密者是个叫建阳的人,可能姓简……也可能是名字叫建阳……”

这两家的底细,早就被查得一清二楚,县里所差的,不过是无法从诸多嫌疑人中确定到底是谁泄的密,有这俩字,很快地,这个泄露领导机密、并且出馊点子的家伙就被查了出来。

建阳姓郭,今年三十一岁,原是县文化局的副局长,后来体委同文化局合并,赏识他的某个副县长也退了,就挂个闲职,一般连班都不怎么上,跟他爱人一起,在县一中对面开个文化用品商店,日子过得倒不算艰辛。

郭建阳跟受害者是一个村子的,他在县里又认识几个不太要紧的头头脑脑,对县里的重要事情也比较关注,所以才能提出这么一个建议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