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36章 路遇伍海滨(上)

伍海滨今天的心情,实在不能说好,永泰的事情,已经引起了很大的轰动,而他的夫人商翠兰向他证实:陈太忠打算在精神文明建设上,做一篇大大的文章。

这家伙是走到哪儿,事情惹到哪儿,伍书记对这个年轻人也有点头疼,不过好的一点是:他的爱人就在文明办工作,他就能及时得到一些消息,而段卫华又是那家伙的老市长,素波应该不会出现太为难的事情。

像永泰发生的事情,便是如此,伍海滨非常清楚,若不是段卫华出面协调,事情早就糟糕到不可收拾了——永泰县长焦天地,是伍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,他想知道点内幕真的太简单了。

今天一大早,段卫华就过来了,伍书记上午有些活动,忙完之后才往永泰赶——他已经跟永泰县吩咐了,不用迎接,你们招呼好段市长。

这走到半路,猛地发现公路上有情况,伍海滨哼一声,心说这永泰县怎么到处都是古里古怪的,于是微微一努嘴,“停一下,看怎么回事?”

这也是永泰最近风雨飘摇得很,他才会如此吩咐,要是搁在往常,他通常是不会停车的,更多是要车队里分离出人,前去了解——至于说原因,正是那位警察劝陈太忠的话,这年头有些人做事,不择手段得很,身为省委常委,他要对党的形象负责。

他的车一减速,前后的车就都减速了,伍书记的秘书莫骄跳下车,跟着两个办事员和两个警察走了过去,“怎么回事?”

陈太忠是何等的眼力?在车队距离尚远的时候,就发现了这是伍海滨来了,他没近距离接触过伍海滨,但是电视上也不是见过一次两次了。

要说他以前对伍海滨没任何喜恶感受的话,现在他对老伍就有点不满了,素波好歹也是堂堂一省会呢,看看被你姓伍的治理成什么样子了?比凤凰市还不如呢。

在凤凰市,只要被欺负的人报出我的名号,再不讲理的主儿,也得琢磨着要以德服人,至不济也得先打听清楚——要不然就轮到哥们儿以德服人了。

等到五六个人走到面前,打着官腔一问,陈太忠觉得有点可笑,“你问怎么回事儿……我要是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儿,就是你来处理?”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……”一个穿了制服的警察眉头一皱,声色俱厉地发话了,这年头就是这样,越是小人物越爱摆排场,似乎不如此就体现不出身后领导的威严来。

不过,没等他继续说,莫秘书的眉头就是微微一皱,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好像见过你,你是……你是陈太忠吧?”

“是我啊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冲着地上跪着的人一努嘴,“这些人是拦路喊冤的,把我认成什么大领导了,呵呵,他们也不想一想,我就这孤零零一辆车,怎么可能是大领导呢,我这还真冤得慌……这位领导,你是哪个部门的?”

“拦路喊冤?”莫骄的瞳孔就是微微一缩,做为伍书记的秘书,他非常清楚这种事儿的性质,一时还真有点头大,但是他还真不敢就这么不管不顾地走了。

秘书是为领导服务的,是传声筒也是耳目,领导要知道某件事的详情,那他就必须得了解清楚,更何况他也知道,目前在永泰搞风搞雨的,就是面前这个文明办副主任。

这么想着,他的语气就客气了很多,“我是素波市委的,到底是些什么事儿啊,陈主任你能不能跟我讲一下?”

讲一下那很简单,陈太忠的语言能力还是很强的,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,“……我正头疼呢,我们文明办不负责这事儿啊,正好你是市委的,也省得我帮你们背雷,这几个人想拦的没准是伍书记呢。”

我就是伍书记的秘书!莫骄没好气地瞪他一样,他才不相信,这家伙看不出伍书记的车队来,不过看一看跪了一地的人,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表明身份的好,于是接下来,他冲那个被铐在摩托车上的家伙努一努嘴,“那个……跟你有关没有?”

伍海滨等了好一阵,甚至他都认出来那个高大的年轻人是陈太忠了——省委常委身边明眼人无数,这时莫骄方始回转。

“是拦路喊冤的偶然事件……他认为是政府公信力丧失的结果吗?”伍书记沉吟半天,终于微微一笑,“你联系一下焦天地,让他把这件事情落实到实处。”

莫秘书也是玲珑剔透的人儿,他知道自家老板对陈太忠的忌惮,甚至他都猜出来了,老板想将此事落实,不过是不想让陈太忠在此事上大做文章罢了。

没错,这事儿听起来似乎有点丢人,但实情确实如此,姓陈的收拾人的手段实在太多了,眼下看起来只是一个拦路喊冤,但是谁又能保证,此事真的是偶然事件呢?

伍海滨有点发憷,真的发憷,伍书记或者不愿意承认,但是这掩盖不了一个事实,陈太忠亲手拉下马的厅级干部,都快到了两位数了,就算随便告诉一个人,眼下的事情不过是巧合,但是问题是……谁会傻到毫无保留地相信呢?

所以他就要授意焦天地接手,莫秘书听得心里透亮,说不得又走了回去,“陈主任,既然你为难,这件事我帮你处理吧。”

“你是市委的……能留个名字下来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这件事确实超出了他的责权范围,要说他能做的,也不过是回头了解一下此事最后处理成什么样了——涉及政府形象和政府公信力的事件,文明办过问一下还是可以的。

“我是市委办公室的莫骄,”莫秘书还他一个微笑,接着又看一眼拦路的这帮人,“你放心,我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的。”

“是莫主任?”宋颖常年在省里,尤其是单位里还有个商翠兰,一听就知道这位是谁了,说不得又向对面的车队看一眼,“那这是……海滨书记去永泰的车?”

副省级干部的行踪,是你该打探的吗?莫秘书还真是有点无奈了,不过这女人明显是省文明办的人,是跟陈太忠在一起不说,也是商翠兰的同事,他就算想计较,也得细细掂量一番——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不是?

于是他扭头看一下伍书记的车,却发现自家的领导放下了车窗,冲这里微微点头示意一下,又将窗户升了起来。

伍海滨这么做,算是跟陈太忠照个面,两人身份相差巨大,而且就从来没打过交道,他能这么点点头,那也是很给面子了——姓陈的你不要太不知足。

陈太忠冲伍海滨的方向微微笑一下,伍书记不肯纡尊降贵地下车来攀谈,他自然也没兴趣上杆子去巴结,旋即扭头过来看那几个人,“好了,这是市委的同志,决定帮你们把事情落实了,我就不管了。”

“市委……”那几位面面相觑,犹豫一下,还是女孩儿的父亲发话了,“他们是市里的领导,陈主任你是省里的领导,我们……信不过市里的人。”

“那是素波市委书记伍海滨,”陈太忠觉得这些人实在有点不可理喻,但是他又实在不能发火,撇开这边可能有冤情不说,他身为文明办的领导,做工作也注意方式方法。

更别说身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,于是他不得不细细解释,“伍书记也是省领导,而且官很大,就这个莫主任……级别应该也是跟我一样的。”

“我知道他官大,”男人就算啥都不懂,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,那边好几辆车,你这边就一辆车加个小摩托,“但是,我就是觉得你更可信。”

这个可不行,莫骄听到这里,也有点着急了,为什么?因为他猜到了伍书记不想让陈太忠插手此事——这家伙的破坏力,真的有点惊人。

所以他不得不再次出声,“这位大哥,你们记住了,我叫莫骄,你们一旦遭遇到什么不公正的待遇,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。”

“拉倒吧,上次市里信访办的人,也是这么说的,我们再找去,人家都不认了,”男人对这话嗤之以鼻,接着又将头扭向陈太忠,“陈主任你是好人,但是把我们交给他们,你一走,人家又把我们送回县里了。”

我莫某人的承诺,能跟信访办的人比吗?这一刻,莫骄真的有点想暴走了,不过紧接着,他脑子里灵光一闪:这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?

此事真的有点蹊跷,伍书记来永泰了解情况,这路上就好死不死地出现这么一桩事儿,而且被拦的车还是陈太忠的……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儿吗?

不能怪莫秘书以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,官场里最强调的,就是对异常现象的警惕性了。

当然,换个其他的处级干部,甚至厅级干部,莫骄也不会想得太过离谱,但是陈太忠不比旁人,此人不但杀伤力巨大,很多时候做事也相当不择手段。

真是要靠正常手段的话,凤凰科委能不能崛起还是一回事儿呢,就别说那么多领导莫名其妙地栽在此人手上了——一次接着一次扳倒跨着级别的领导,靠正常手段能奏效吗?

这警惕的心思一生,莫秘书就不敢再随便说话了,说不得回头看伍海滨一眼,这是很明显的一个暗示:领导,这儿有情况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