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34章 任重道远(上)

陈太忠是卖自家老市长的面子,但是同时,他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。

第一个诉求,就是希望素波市能借着这次黑砖窑事件,掀起一个建设“社会主义精神文明”的高潮,当然,省文明办就算不是发起方,也必然要浓墨重彩地参与。

“太忠你觉得这么搞……合适吗?”段卫华听得眉头一皱,缓缓说道,“我不排斥这个活动,而且,也认为狠抓精神文明建设很有必要,但是这件事情本身……是个丑闻。”

这是毫无疑问的,楼宏卿焦天地等县领导,也是宁可捂盖子,实在拗不过陈主任,才发起了拯救行动,试图将坏事变成好事。

变成好事了吗?目前看起来是如此,但若是真有人想在此事上做文章的话,那还是坏事,为什么?因为这是永泰土生土长的事情,而不是流窜作案所致——你们县委县政府现在知道拯救了,早干什么去了?

所以,段市长不欲在此事上大做文章,见小陈只笑不说话,他又叹口气,“要不,等这一阵风头过了,我再搞个活动……我说,伍海滨的爱人,也不能同意你这么搞吧?”

“她还真同意了,真的……起码没反对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建议不是我提出来的,是别人提出来的。”

他这是实话,昨天晚上在酒桌上,洪涛提出了这样的建议,大家纷纷去看商翠兰的表情,马勉还专门问了她一句,结果商巡视员回答说,“大家觉得有必要,就去办好了,两个文明一起抓,两手都要硬……这个活动符合政策。”

洪主任肯定跟商翠兰不对付!这是当时陈太忠的第一感觉,想到这小小的文明办里还有这么多勾心斗角,他也有点头大。

在凤凰科委和驻欧办呆过之后,他已经习惯了本单位的人拧成一股绳,同心协力开展工作了,招商办或者特殊一点,但是那里更多时候,似乎是展示个人魅力的舞台。

“不是你提的建议?”段卫华看他一眼,又笑了起来,“那人家就没压力,你信不信,要是你提的建议,伍海滨的爱人肯定不会答应?”

“我的名声……不至于那么坏吧?”陈太忠哈地一声笑出了声,其实说者和听者都知道,这跟陈某人的名声无关,关键的是,伍书记对某人的破坏力,知之甚祥!

哪怕是神经再大条的领导,前后两任搭子都栽在同一个人手里,而且第三个搭子还是此人的熟人,这领导还敢忽视那个人吗?

“这件事情,你让我考虑一下,”段卫华真不想就这么答应下来,凭良心讲,他一向认为自己是很贴近民众的,但是这件事……关碍甚大,素波市再也乱不起了啊。

然而,在看到那些获救的农民兄弟的惨样,尤其是其中有一个被狗咬伤腿部,一个被烫伤半边身子的农民工时,段市长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。

“楼宏卿,焦天地……组织上把永泰县交给你们,你们就治理成这个样子?你们的父母官,就是这么当的?”

段市长在凤凰市的时候,就是出名的好脾气,来了素波也一样,眼见他气成这个样子,别说楼书记和焦县长了,就连陈太忠都有点傻眼,卫华市长你……入戏太深了吧?

他们想的还真是错了,段卫华可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——包括纵容他弟弟段卫民好色什么的,但是他一向注意基层群众的感受,在部队里干政工的时候,也是号称“爱兵如子”,转业后这习惯就带到了地方上。

别的不说,只说前一段时间丁小宁跟他谈收购素纺的事情,他都要着紧素纺工人的遭遇,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工人们的艰辛,只冲着这一点,就可见一斑。

当然,这对陈太忠来说是好事,有了这番触动,想来再在素波搞精神文明建设,就比较好做工作了,不过,老段都说了,这种事怎么也要跟大家沟通一下,他不易催得太狠。

将一干农民工看到最后,陈太忠猛地发现,有一个瘦骨嶙峋的可怜人,居然戴着手铐,段卫华也大为惊讶,结果一问才知道,合着这位,就是将范云海打晕的主儿。

段市长听明白里面的因果之后,真的是哭笑不得,于是侧头看一眼旁边的楼宏卿,“照这么说,这个人该怎么处理?”

“按打架斗殴处理吧,”楼书记小心地看着市长大人,“行政拘留……交罚金他是交不起了,您看这么处理,合适吗?”

“这点小事就不用问我了,”段卫华摇摇头叹口气,他更关心别的,“那些丧尽天良的黑心老板和帮凶都抓到没有?还有他们身后的保护伞……都挖出来没有?”

“目前涉案的人员,已经抓获了三十余名,在逃的有十余名,”楼宏卿规规矩矩地汇报,“保护伞这些……目前基本确定的,有八名基层干部……关键是县里现在,还在拉网调查其他可能非法用工的企业。”

“我身为素波市长,愧对这些农民工兄弟啊,”段卫华长叹一声,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不走了,就在永泰等着,看你们永泰县委县政府,能给我交出个什么样的答案来。”

“卫华市长,”陈太忠后脚就追了过去,“您爱民如子,很值得我敬佩,但是我在素波还有事儿啊,小陈我能不能……先走一步?”

“你在素波……还有事儿?”段卫华本来正一腔怒火呢,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吓一跳,“有些什么事儿,能不能跟老市长说一说?”

“文明办打算搞一些活动,支持北京申奥,我要回去做个方案,”陈太忠的谎话,那是张嘴就来,事实上他只是不想再在永泰浪费时间了。

老段这人是不错,但还是有点教条主义了——现在这事儿都捅到媒体上了,今天连素波日报和天南日报的人都来了,你在这儿呆着不呆着,真的无关大局了。

其实,这是一个做事的态度问题,陈某人明白这个,哪怕单纯从宣传的角度上考虑,老段也很有必要留下,但是……哥们儿就不用作陪了吧?

“文明办不是对这起事件很重视吗?”段卫华眉头一皱,叹口气摇摇头,“太忠,我心情不好,陪我在这儿待一会儿吧。”

素波市的大市长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,就是很抬爱陈某人了,当然,这是段市长见到农民工兄弟受苦,一时真情流露,别人也不能说什么,不过在场的楼书记和焦县长看在眼里,也是感慨不已:这陈主任确实厉害,连段市长都要拉着他聊天,真真是天之骄子左右逢源啊。

待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实在觉得有点无所事事,就想起来他要说的第二点了,“卫华市长,我们文明办没有个执行部门,办起事来也有点费劲。”

“本来就是宣教部的,你要什么执行部门,舆论阵地是紧跟党的政策走的,执行力还差吗?”段卫华的心情平复了一些,就有心情指摘他的措辞了,“难道你还想弄个暴力机关?”

“暴力机关我是不敢想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心说我还真的是想搞个暴力部门,不过这显然不现实,“不过,一想到那么有多部门,为物质文明建设保驾护航,唉……就觉得我们这精神文明建设,是后娘养的。”

“精神……是偷不走的,”段卫华笑眯眯地指一指自己的脑袋,意思是说那是脑子里的东西,“而物质,是可以被偷走、被破坏的,两个文明一样重要,但是两个文明的性质不同……老话都说了‘千军可夺帅,匹夫之志不可夺’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但是物质文明容易建设,那是可以看得见、摸得着的东西,用GDP用台班费就能考校的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可真的有点不服气,“精神文明建设可不一样……道德缺失、政府公信力丧失之后,想要挽回,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吗?”

“你这话有严重的偏失之处,不过我不跟你叫真,”段卫华一听小陈如是说,嘴角抽动一下,算是一个冷笑,旋即他语重心长地说道,“只要是我们的党认定的方向,是党想做的事情……没有办不到的。”

“但是……我要搞的精神文明建设,现在就没有执行机构来保障,”陈太忠还他一个冷笑,“老市长你给我举个例子,哪个机关和单位能保障?”

“精神文明建设,根本就不是一个部门、一个单位的事情,”段卫华气得声音也大了起来,往日的雍容终于不见了,“太忠你清醒一点,这是各部委联合执法才能达到的效果,文明办……一个文明办就能担当起一个文明的建设了?”

“但是除了我们文明办,我就不知道还有哪个部门是负责精神文明的建设,”陈太忠不服气地反驳,“老市长你见多识广,给我举个例子吧?”

“我……”段卫华还想驳斥他,但是话到嘴边,死活是无法开口,没错,相比物质文明建设,精神文明建设真的就是后娘养的,这是时下不争的事实。

不过,下一刻他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多年的政工干部,那真不是白当的,他微微一笑,“太忠,这黑心老板都会用的招数,你别告诉我,你做不到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