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32章 池浅龙幼(上)

陈太忠从永泰回来,就是五点半了,不过今天的事情委实有点大条,而且同行的还有调研处两个干部,他还没回来,整个文明办就传得到处都是了。

他一回来,还没来得及回自己的办公室,就被马主任叫了过去,大家见状,只能上前扯住宋处长和副主任科员梁建琴发问,人云亦云的传言,总是赶不上当事人亲口阐述的可信。

没人知道马主任跟陈主任说了些什么,十分钟后,华主任接到了马勉的电话,“通知一下其他领导,来我办公室开个短会,主要是探讨一下,在新的历史时期,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必要性和紧迫性,以及在建设过程中,理论联系实际的重要性。”

这是好大的一个题目,居然用一个短会来探讨,不过接到通知的领导们,一听就明白,人家马老板是想肯定陈太忠的行为,甚至不排除……有推广的打算。

这个短会,却是吸引了所有的文明办领导来参会,连基本上不参加类似会议的商翠兰都来了——没办法,伍海滨的素波市委直接领导着永泰县委,她总得将情况打听清楚了不是?

不出大家的所料,在短会上,马主任将今天永泰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他甚至强调了一下,正是因为陈主任前一天遭遇暴雨,却没有就此放弃检查工作,所以今天才会适逢其会地赶上这一次永泰县的大行动。

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,天上不可能掉下来馅饼,”马主任声情并茂地说着,“常听到某些同志抱怨,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,这些抱怨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,然而同志们自己扪心问一问……当机会来临的时候,你们做好迎接机会的准备了吗?”

要不说这宣教部的领导,那理论水平真的不简单,众人眼中原本是陈太忠的有意刁难,活生生地被说成了工作认真负责——反正,谅那永泰县也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
在表彰陈主任工作认真负责的同时,马主任又不无暗示,要大家有样学样,若是连这点势都不会借的话,他也枉为宣教部副部长了。

但是这话还真的没人敢接茬,开什么玩笑啊,陈太忠做得到的事情,别人未必做得到,倒是刘爱兰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陈主任,永泰县也承认,这不是简单的刑事案件……你是怎么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的?”

这个问题,并没有听起来的那么简单,刘主任表面上问的是思想工作问题,实则更深层次的意思是在问——陈主任你是怎么样让他们承认,这是精神文明建设不够造成的?

何雨朦在永泰山被人征用电瓶车,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,虽然永泰那边有干部因此做了调整,但是这也是官场中常见的事情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谁还吃撑着了去了解每一件异动的来龙去脉?

所以刘主任有点不能理解,陈主任一手推动此事是很正常的,但是想让人家往“精神文明建设”的主旨上靠,那难度就要大很多了。

别看你抓了人家现行,但是你的要求也有点过分——两个文明一起抓,两手都要硬,这是当前的主旋律。

尽管大家都知道,精神文明建设跟物质文明建设相比,那是扯淡到不能再扯淡了,但是让永泰县隐晦地承认在精神文明建设这方面掉了链子,真是大不易,这可是违反了主旋律的!

“这个思想工作……其实我们的干部,绝大部分还是能顾大体、识大局的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回答,“关键是咱们做宣传工作的,一定要自己先把精神文明建设工作重视起来,才能更好地感染和说服别的同志,打铁先要自身硬嘛。”

你小子的私生活,据说就糜烂到一塌糊涂!马主任看他一眼,笑着点点头,伸出双手轻轻鼓掌,“好,小陈说得不错,非常好,是对我刚才话的一个很好补充……首先我们要自己重视这个工作,喜爱自己的工作,才能做出成绩,承担起组织交给我们的重任。”

其他几位领导相互看看,也微笑着鼓起掌来,这么一来,大家就算统一了认识,紧接着,马主任又出声了,“小陈今天的工作卓有成效,不过,这也离不开大家的支持,这就饭点儿了……请客吧?”

“应该是主任你请的吧?”陈太忠笑着嘀咕一句,心里却是微微一凛,他从某些人眼中,并没有看到真正的欣赏,反倒是隐隐地感受到了那种警惕、甚至是排斥的味道。

木秀于林风必摧之~这一刻,他居然想到了这样的话,当然,陈某人皮糙肉厚,是不怕风的,但是他好不容易进入这个角色了,却也不想让自己要着手操持的大事毁于一旦。

说穿了,他还是太要强了,有些事情不干则已,一干就有刹不住闸的趋势,是的,既然决定好好抓一抓精神文明建设了,他就不能容忍失败。

于是,他保持着脸上的笑容,谨慎地措辞着,“今天我只是适逢其会,跟主任的信任、同志们的支持分不开,不过……我很愿意珍惜这段经历,那么就我请好了。”

珍惜这段经历——麻烦心怀妒意的同志们醒一醒,我终归……是要离去的,吃这些有的没的飞醋,有意思吗?

这话多少是起到了一点效果,这毋庸置疑,于是大家就纷纷表示,找个地方随便吃点就行,关键是借这个机会集思广益,讨论一下省文明办下一步的工作方向和重点——今天发生在永泰的事情,确实给大家开拓了思路。

众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,以陈太忠的操作方式,确实具备一定的可行性,文明办只有宣传和监督的职能,没有什么比较得力的制约手段,那么,单位里接到什么举报之后,到现场抓现行,多少能让相关部门重视一下。

当然,就算这种操作方式,也不是人人都能采用的,毕竟,在大部分眼里,文明办这样的单位,基本上就是个摆设,谁要真的跑去抓现行,姑且不说危险性什么的,就说这针对性,也未免太强了一点——犯类似错误的,也不止我一家,你宣教部门的人,狗拿耗子地跑过来抓现行,你什么意思啊你?

不得不说,现在大部分的干部,思维方式还真是这样,在这种大气候下,不是每个人都能搞得定这一套的,陈主任的成功若是真的那么容易复制——那么,还轮得到这厮露脸吗?

不管怎么说,今天陈太忠的表现,确实是大快人心,晚上的饭局也是简单而热烈,在酒桌上,文明办的领导们畅所欲言,纷纷地出谋划策。

席间,陈太忠接到一个电话,转身出去了,不多时他微皱着眉头走了回来,马主任很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,沉吟一下,果断地开口发问,“小陈,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“哦,没什么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回答,“巴黎的事情,因为那边配合北京申奥的力度比较大,所以有点压力,让我向领导们反应一下……”

满桌登时寂静无声,这个时候,大家才反应过来,这个过来挂职的副主任,搞的可并不仅仅是精神文明建设,人家搞物质文明建设也很有一套呢,这不……人都到了文明办了,还被巴黎的电话追了过来?

而且你看看人家操的都是什么心啊……北京申奥!这一桌子都是文明办的领导,平日里大家也都觉得自己不含糊,但是大家最引以为傲的,也不过是省级机关的名头,谁还能像陈主任一般,积极地参与北京申奥呢?

“主任,我有个建议,”一个声音,突然地打破了这份寂静,却是副主任康楼电发言了,“陈主任的话提醒了我,咱们可以搞个活动,积极配合北京的申奥,这也是咱们地方对中央决策的支持,比如说……像全民健身运动?”

“好建议!”副主任洪涛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,顺便瞟主任一眼,果不其然,马主任也在微微点头,其他人见状也纷纷附和——没错,这活动应该属于精神文明建设范畴的。

这可是文明办本土势力的建议,证明大家心里也都是心系祖国的,不能让陈太忠这外来势力专美于前,否则文明办里的老人们该如何自处?

“嗯,这个建议可以考虑,”马勉笑眯眯地点点头,却是又情不自禁地瞥了陈太忠一眼,心说此事的可操作性极强,也不虞其他人使坏,但是……最好还是能跟小陈先交换一下意见,以保证政治上的绝对正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