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31章 拯救农民工兄弟(下)

陈太忠并不知道,段卫华是如何知道这里的消息的,很久之后他才了解到,楼书记和焦县长为了应付他可能的刁难,早早地就联系好了相应的关系,一旦出现大漏子,马上向段市长关说——陈主任未必是段市长的人,但是老市长的面子,丫还能不买吗?

由此可见,陈某人不讲理地一次又一次精神文明检查,真的带给了永泰县委县政府太大的压力,而事实证明,这些人并不是杞人忧天。

不过,这些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件事儿可以收手了,陈太忠在公路上四下转悠,不多时,就见楼书记一脸沉痛地从厂子方向走了过来,“陈主任,这件事,咱们要给广大人民群众一个说法,要不然,恐怕人心不稳啊……当然,我承认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沉默半天才缓缓开口,“除了这些黑砖窑,据我了解,永泰县还存在大量的黑煤窑,估计楼书记也不了解吧?”

“……”楼宏卿沉默不语,好半天才低声发话,“不了解,不代表永远不了解,对这些吸血鬼,永泰县委县政府只有一个字:查!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不姑息任何的责任人……我非常感谢陈主任能向我们提供这些宝贵的线索。”

“砖窑还好一点,煤窑……那是要死人的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相较查砖窑,查煤窑要难很多,所以他有必要强调一下此事的重要性。

“省文明办的指示,很重要也很及时,没有让我们在错误的路上滑得更远,”楼宏卿点点头,一脸的肃穆,“我们会坚定不移地执行省里的指示。”

“希望……能是这样吧,”陈太忠长叹一口气,楼书记的态度如此鲜明,又有段卫华的关说,他也没办法再坚持下去,“记住,回头我会过来检查成果的。”

“我们也会及时向省里汇报,”楼宏卿回答得爽快,心里却是酸涩得要命,我们永泰县招你惹你了,你是一次又一次地折腾人?

楼书记承认,这几起事件,永泰人都是犯了错误的,但是让他心里不忿的是,天底下犯错误的人和地方海了去啦,你一个劲儿地揪住我们永泰不放,这太让人闹心了。

然而,腹诽归腹诽,他却不敢得罪陈太忠,人家现在态度已经好转了不少,所以他还要继续摆正态度,“那么接下来,这个……宣传的口径,该怎么统一一下呢?”

“怎么宣传……”陈太忠本来不想谈这种话题,可是想一想自己现在也算是在宣传口上,犹豫一下方始回答,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遮着掩着也没意思,你们县里主动一点吧。”

楼宏卿的脸登时就再次皱了起来,毫无疑问,大家都是想捂盖子的,而眼下陈主任不同意捂盖子,县委和县政府可就太被动了。

不过还好,这不是最糟糕的结果,姓陈的同意县里主动一点,那也就是说事情还可以向另一个方向发展,将坏事变成好事,“县里会强调省文明办的现场指示的,这次行动,可以是县里自己组织的吗?”

听到这话,陈太忠侧头过来看他,一言不发,楼书记也直接迎着对方的眼睛,半步不肯退让,他已经退无可退了,这一点不能坚持的话,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。

两人就这么对视着,僵持了差不多有一分钟之久,楼宏卿轻叹一口气,沉声发话,“陈主任,我楼某人说话,从来一个唾沫一个坑,一定会大力宣传省文明办的指示的……您还有什么指示,请直说。”

“记得你自己说的,要大力宣传,”陈太忠就在这儿等着他呢,一定要敲定这个人情才肯罢手,而且凭良心说,这次解救行动不由永泰县发起的话,也有点不伦不类。

文明办是干什么的?是宣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单位,一个宣传单位去搞什么解救,那真是无稽之谈,楼书记也正是看明白这一点了,才敢这么发问。

事情至此,陈主任就可以满足了,当然,他必然要再强调一下,“过一些时候,市里可能也要有主要领导来了解情况,你知道吧?”

“明白,”楼宏卿点点头,他隐约猜出来了,省文明办的马勉能容忍陈太忠这种接连检查的行为,怕是也有人家的想法,反正他是领了陈主任好大的人情,帮忙高调宣传一下省文明办,那也是正常的了……

解救行动还在继续,从上午十一点开始,陆陆续续地从附近的砖窑中找出两批人来,领导们都顾不得吃饭,就在现场部署“拯救农民工兄弟”的行动。

经过临时的民主选举,楼书记成为该行动小组的总指挥,副总指挥则是由焦县长和林书记担当,楼总指挥现场就做出了强调。

我们要遵照省文明办的指示,在全县范围内发起解救行动,一定要像泰山压顶一般,以拉网的方式调查,体现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决心来。

发现一处,就要查处一处,绝不姑息和纵容,行业范围也不仅仅限于砖窑,煤窑、石场都要查,甚至连饭店也要查——查非法用工和童工也要查!

“谁不配合,谁消极行动,一旦被发现,那就只有两个字……让位!你既然尸位素餐,那么,就有责任心的同志上吧!”

他这番话是站在摄像机的镜头前讲的,铿锵有力激昂无比,一时间永泰县大为震动,不过跟着的记者刘晓莉和冯红霞就有点疑惑了:这稿子该怎么写啊?

县委宣教部的庄部长,现在已经得了机宜,就找到这二位笔杆子,一人塞一张卡过去,不过这二位虽然收过类似的东西,现在却是不敢伸手——这事儿太大了,能参与报导就是大功一件,又何必犯可能的错误呢?

那么,庄部长就只能实话实说了:经我们跟省文明办协商,统一了认识,这次行动呢,是县里组织的,正好省文明办的相关领导来检查,碰上了这种事情。

陈主任认为这跟公德心缺失很有关系,所以,他就做出了重要指示——在新的历史时期,加大精神文明建设是势在必行的,是刻不容缓的!

县里在下午晚些时候,会召开临时的常委扩大会议,认真地学习省文明办的指示精神,同时做出更全面的部署。

“这样啊,”两位记者一听就明白了,冯红霞还好一点,《天南青年报》的性质就决定了她的报导不能写得太偏激,可是刘晓莉就有点不满意。

刘记者现在眼光也高了,她是抱着爆料的心思来的,现在结果搞成了宣传稿,她不是特别高兴,然而,她也知道,有些事情和原则,不是她一个小记者能坚持的。

所以她就挑毛病,冲着赵明博等人努一努嘴,“我们会坚决服从大局的,不过人家赵所长盯这条线盯得很久了,你们这么一搞,他的心血……就被白拿走了。”

这线索真要找,永泰县的警察还不比市区的警察好使?庄部长听得心里暗暗苦笑,我们缺的,不过是一个如陈太忠一般能撑腰的领导就是了——你还真当这是姓赵的功劳了?

当然,他心里可以这么腹诽,嘴上不能这么说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小刘你的建议很好,我们会强调赵所长的成绩的,这也是两地警方合作行动的典范。”

在不长的时间内,事情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,饶是宋颖工作了二十年之久,也禁不住为之咋舌,说不得一转身就向陈太忠走去,轻声发问了,“陈主任,这事儿……要不要向主任汇报一下?”

“汇报吧,不过你汇报给你们处长就行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接着又不放心地叮嘱一句,“有些事情不要说得太明白,能表达出意思就行了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宋处长笑着点点头,心说你早就憋着劲儿折腾永泰呢,这事儿大家都知道,但是谁又会直接说出来呢?

反正不管怎么说,这次行动其实是省文明办发起,逼得永泰县左支右绌狼狈不堪,最终不得不重点强调文明办的领导作用,并高调表示,在接下来的时期要注重精神文明建设。

宋颖在这个清闲衙门呆得太久了,出去调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别人表面重视实则心里不以为然的神态,她见得太多了,现在亲眼见到自家的单位如此扬眉吐气,心里也舒坦得很——敷衍式的尊重,和发自内心的敬畏,那是大不相同的。

所以,在向调研处处长汇报经过的时候,她的声音居然有一点微微的颤抖,那代表了她激动的心情。

她真的有点明白,凤凰科委为什么能脱颖而出了,放下电话之后,她情不自禁地低声嘀咕,“怪不得他能把凤凰科委搞起来呢……文明办这也是要,新生了?”

“哈,这家伙,我就知道他能行的!”马勉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,也是微微一笑,接着又沉吟一阵,方始发话,“等陈主任回来了,让他来一趟我的办公室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