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29章 二次检查(下)

范云海觉得自己也会巴结人,但是他不屑为之,不过久而久之,他开始怀疑,那老和尚是胡说八道了,我这就没有不得了的前途,出来这么久,跟家里一点联系都没有,倒是让家人担心得不得了。

但是今天……好像有点不同,昨天下大雨之前,范云海还在被鞭子木棒监督着干活,但是雨一下下来,活儿也不能干了,于是就被锁进了大房间,睡到了草堆上。

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,是昨天晚上,他们被从大房间撵出来,关进了地下室,由于这场雨比较凶猛,地下室也进水了,约莫半尺深的水,大家就泡在水里,一直到今天都没被放出来。

这不但是有临时检查,而且是很重要的检查,范云海从来不认为自己笨,他知道自己和难友们受到的是怎样的盘剥,但是同时他也清楚,老子们的命是不值钱,可这些球囊的也不会随随便便把人往死里整——人要是都死了……谁给你们干活?

地下室的水都没排开,就着着急急关人进来,而且一关就是这么久,这是约莫着……要出大事了?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,阻挡不住人的思索。

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,只听得“哐当”一声大响,地下室厚厚的大铁门被推开,一缕光明从外面射了进来,光线不是很强,但还是让地下室这二十多条汉子齐齐一眯眼。

等适应了这份光线,那就是十来秒钟之后的事情了,大家看到,门口站着两个大檐帽——身着警察制服,没错,就是人民警察!

这时候,警察们也适应了光线,隐约地看到里面攒动的人头,不过,俩警察也显得很吃惊,于是两双眼睛和几十双眼睛对视着,好半天谁都没有开口。

到最后,一个粗壮点的警察发话了,语气威严而不失疑惑,“你们……都是干什么的?”

没有人会回答这个问题,这可能是黑心老板设的套子,贸然回答的结果,就是被人毒打一顿,同时再饿一顿饭——这种手段,大家都见多了。

一片死寂中,范云海就往起站,旁边一个工友没命地拽他,这个中年人叫史几何,为人不错,跟他关系好得很——甚至在他跑肚拉稀差点拉死的那天,悄悄地攒下小半个窝头给他。

但是,范云海决意搏一搏了,他直觉地认为,这次不是圈套,于是他很坚定地站起身走到了门口,遗憾的是,他还没来得及开口,只听得身后风声大起,紧接着后脑一震,就软绵绵地躺倒在地上。

在满脑袋金星乱转,即将昏迷过去的时候,范云海还有点不甘心,没有道理的啊,在我出生的时候,明明是彩霞漫天的……

陈太忠这次来永泰县,就没有多说什么了,楼宏卿原本还想推荐他去县委搞个座谈,见人家执意要去视察新农村建设,那就只能跟着走了。

还是昨天那条路,走到昨天掉头处再向前走,还真不是特别好走,路窄不说,路况也不是很好,公路中间还好一点,两边确实是坑坑洼洼的,车速起不来。

楼书记还是很不见外地坐在陈太忠车里,搞得宋颖不得不上了焦县长的沙漠王——宋处长是很支持陈主任的,但是她也没胆子坐到两个正处级领导的后座上去。

约莫到了十点半的时候,路边出现了一排排的砖窑,虽然距离公路相当远,但是数量比较多,旁边还垛着大量稍好的红砖。

前面的警车有意无意地放慢了速度,陈太忠知道就是这儿了,于是伪作不知地侧头看一眼楼宏卿,笑嘻嘻地发问了,“宏卿书记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“看起来……像是砖窑?”楼书记沉吟一下,方始回答,听到这个问题,他已经明白陈主任此来的目的了——这个可能性他是想过的,但是总觉得这个猜测真的不太靠谱。

县里存在一些黑砖窑,楼书记是知道的,当然,没有人敢从正当渠道向县委书记反应这个问题,但是话说回来,他好歹是县委书记,身边从来不缺凑趣儿和嚼舌根的主儿。

楼宏卿不认为自己是个麻木不仁的人,但是没有人从正当渠道反应,而且那些黑砖窑不但跟一些人的利益挂钩,也跟县里的财政也挂钩。

别的不说,只说当地的工商所和税务所能不知道有这种丑恶存在吗?那不可能不知道,县里都知道了,乡里村里怎么能不知道?

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但是所有人都装作不知道,而且永泰这边的砖多得自己都用不了,要往素波拉,素波人肯定也有知道的。

但是,还是那句话——别人不说,我为什么说?

昨天楼书记和焦县长碰过头之后,就有了相关的猜测,不过类似的猜测实在太多了,哪些地区还能没有点阴暗面呢?实在是数不胜数。

但是现在,猜测被确实了,楼书记也只能无奈地翻一翻眼皮,他觉得自己有点冤枉,真的,他并不知道这里就是黑砖窑的所在地,他知道的那些,只是传言。

而且,他也不可能确定那些地方——他真的不可能去落实那些地点,因为他毕竟是永泰县的党委书记,传言只是传言,他要去落实而不处理,那就是贻人口实了。

陈太忠可不管那些,下了车之后,嘴巴微微一努,跟着赵明博的小警察就顺着炉渣路走了过去,这种地方就没有什么像样的路了,炉渣垫过的路,聊胜于无吧。

炉渣路的尽头,是一个大一点的土垫出的操场,到了这个时候,楼宏卿还存有一点侥幸的心理,他就试图阻止,“陈主任,这是农村的小作坊,县里一直忽略了类似方面的整顿,要不,等我们下个整顿的文件以后,您再来……”

这真的就很委曲求全了,但是陈太忠不为所动,他笑一笑,“我就是想看一看真的新农村建设,农村建设搞得好,我让省里面给你们发勋章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冲赵明博看一眼,“老赵,随便派个人,走一走,感受一下永泰的新农村建设。”

这就是派人出来指路了,于是,在深明内里的主儿的指点下,大家毫不费力地直奔最大的一个黑砖窑而去。

要说这个黑砖窑,还真有一点背景,窑主就是县建委副主任的小舅子,乡里上下也打点到位了,不在县里,不知道建委副主任的厉害,那可是乡长乡支书都要巴结的主儿。

不过,正是因为有背景,人家这砖厂也不怕别人来检查,这边早早就得了消息,知道这两天县里不太平,于是就将厂里的“员工”统统地塞进了地下室。

陈太忠昨天既然敢走,就不怕这样牵扯,别说这些人只是原地藏了起来,就算被转移到上谷市,他照样能揪出来,连这点担当都没有,还搞的什么精神文明建设?

走进砖厂内,大家四处走一走,觉得这砖厂搞得不错,也很有点现代化的气息,只不过嘛……这人手有点过于少了。

陈太忠作为省文明办的副主任,自然是有东走西走的权力,他四下走动一下,随便再开一下天眼,就在厨房面前停下了脚步,“这个厨房……卫生环境不是特别好啊。”

厨房的卫生环境是假的,关键是灶旁边不远处,草堆底下就有一块平平的铁板,不多时,参观的众人就发现了这里的蹊跷——赵所长在陈主任的暗示下,很不小心地将汽车钥匙掉在了草堆里。

于是,这块铁板终于得已跟大家见面了,接下来,就是要研究,这铁板下面到底藏了点什么内容了。

铁板很薄,不用钥匙都打得开,但是到了这个地步,一旁的人也不可能坐视,于是,在十分钟之内,有人找来钥匙,打开了铁板。

铁板下面就是向下的楼梯,赵明博做惯警察的,带了一个兵自告奋勇地往下走,地上的众人面面相觑——啧,看这样子,事情要大条?

大家还没个决断呢,下面的铁门轰然打开,下一刻有人惊呼,“我操,这里这么多人啊?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得“嗵”的一声闷响,又有杂七杂八的声音传来,“我靠,打死人了。”

“弄住这家伙,就是他打的,没错,就是他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