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28章 二次检查(上)

焦天地和楼宏卿的关系,跟一般的县长和书记的关系一样,相互配合相互钳制,表面上勉强说得过去,私底下你争我夺,暗战不止。

但是这天下午,两人是难得地坐在一起,细细地分析,陈太忠到底是为什么来的,没办法,不商量不行,永泰县没准要出大事儿了,谁敢掉以轻心。

可是两人商量来商量去,也没琢磨出县里最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楼书记甚至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都说了——比如说车队路过时,信访办的李枫正在埋头打扫。

按说,不怎么和睦的书记和县长,是不可能说这种八卦的,但是面对可能到来的威胁,党政班子的一把手必须抛弃成见同心协力,争取度过这次难关。

“明天还来……明显就是有意刁难嘛,”焦县长还是有点沉不住气了,有威胁不怕,但是这威胁是未知的,这才是最可怕的,“让他这么搞下去,咱县里啥也不用干了,就配合文明办检查吧。”

“老焦你就不要抱怨了,人家没检查完不是?”楼书记苦笑一声,“陈太忠还不情愿呢,他当时就不想回头,你应该感激,今天下了一场雨,这是及时雨啊。”

没有这场雨,咱俩都没机会坐在一起商量对策!焦县长知道是这么个理儿,但是他还是不太能克制自己的焦虑,“老楼,这是你们党委的事儿,你上午就该多问一问陈太忠,这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咱需要多注意点啥。”

“你怎么不问?你也是党委副书记,”楼宏卿不满意地白他一眼,陈太忠明显是找麻烦来了,你当我脑子进水了,冲上去给你堵枪眼?“不是我说,没有我再三劝阻,今天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……好了,还是想一想明天怎么接待吧。”

“十一个常委全去算了,”焦县长真的是有点“焦”了,连这话都说出来了,不过,他也有他的道理,“姓陈的指出哪点不妥,咱们现场就改……这算是够配合了吧?”

“那不是胡闹吗?”楼书记一言堂习惯了,听到这么离谱的话,自然是要呵斥的,“你这么搞,是算态度端正,还是算变相发牢骚?”

焦天地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别人我不说,你注意到陈太忠带的警车了吧?我认为明天政法委的林忠东……必须到场。”

政法委书记林忠东,是楼宏卿阵营的人,楼书记听到这话,似笑非笑地看焦县长一眼,“他肯定得到场……我说,你有什么话直接说行不行?那么大的警车,我看不见?”

“反正啊,多往这方面想一想吧,”焦天地居然难得地笑了一笑,端起茶杯来喝水。

果不其然,就在他将茶杯端起的时候,楼宏卿也若有所思地将手伸向了面前的茶杯……这种级别的干部,真的没几个脑瓜不够数的,有些东西,说出来就没意思了……

同一时刻,宋颖在陈太忠的奥迪车里发问了,“陈主任,咱们这么频繁的下来检查,会不会……会不会有点扰民呢?”

永泰这次招待省文明办,规格很高,其中一个菌汤,用的是永泰特有的一种云丝菌,只生长在某几片特定的山林里,这些林子的总面积,加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平方公里。

云丝菌的营养价值极高,还有点怪味儿,有点像过期的花生米,大部分人是享受不了,但是也有人喜爱异常,干菌的话,永泰每年能产出七八十公斤,上交上面五十公斤——收成不好的时候,永泰这边就只能选在阴雨天交货了。

近些年,也有人琢磨出了云丝菌的养殖方法,但是家养的,就是不如野生的,倒是长得快,但是营养价值不如野生的,味道嘛……也淡得很。

这些话就扯远了,但是毫无疑问,就这一道汤就是有价无市,永泰县的接待规格真的不低,所以宾主尽欢,酒席结束就是一点出头了。

这时候外面还下着雨,大家自然要午休一下,再起来等雨停就是三点了,那啥也干不了啦,只能走人了。

“扰民?不会,”陈太忠无所谓地摇一摇头,宋处长借口晕车,钻进了他的奥迪车里,当然,这可能是实情,但是这并不重要,“宋处长你要是身体不能坚持,明天你可以休息一下。”

“……”宋颖沉默一阵,方始微微一笑,“只要陈主任你允许,我能来,不管怎么说,这是咱文明办的事儿,做调研的,最怕半途而废了。”

相较宋处长的乐观,赵明博就有一点挠头了,到了素波,在车队临解散的时候,他走下警车,来到奥迪车前,“怎么就遇上这种天气了呢?陈主任,明天我再跟着去,该用个什么说辞,你得指示我一下。”

人在官场,人情归人情事情归事情,赵所长跟陈主任的关系,那是没得说了,但是他该说请示的时候,不能仗着关系好就乱用措辞,而且别看赵所长升职了,是三级警督的副科,可是两人现在地位的差距,不但没有拉近,反倒是有越来越大的趋势。

“还找什么说辞,跟着去就完了,”陈太忠挺恼火今天的遭遇,不过这是天气原因,他想发火都找不到地儿,只能隔着车窗悻悻地回答,“不过这次,去一辆车就行了。”

“这样的话,会不会……让他们生出什么不好的感觉?”赵明博瞥一眼车上的宋颖,谨慎地提出了疑问。

“省文明办办事,需要考虑他们县区的感受吗?”陈太忠哼一声,又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宋颖,“宋处长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?”

宋处长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越发地清楚,永泰那边肯定是要有事了,不过凭良心说,她也不是怕事之辈,只要陈主任能早去早回,她不介意多去几趟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在雨停之后,继续赶赴现场都是可以的,不过,考虑到接下来处理事件时,时间就未必充裕了,而且……暴雨刚过,路况也确实是个问题。

回到文明办之后,也不过才五点,大家知道陈主任下去检查遭遇暴雨,多少有点遗憾,但是又听宋颖和副主任科员梁建琴说,明天陈主任还要再去,那就不止是遗憾,而是震惊了,于是禁不住纷纷乱猜,陈主任他……工作不能这么负责吧?

华安将宋处长叫过来,了解一下情况之后,也是深为不解,不过很显然,他也品出了一些味道,说不得又找马主任汇报去了。

“带了两辆私人借关系的警车……而且明天还要去?”马勉一听,沉吟一阵之后,终于微微一笑,“嘿,咱这文明办,终于要热闹了……小华你就当不知道这事儿,不要去干涉小陈。”

第二天一大早,三辆车继续前往永泰,永泰那边却是没有在县界相迎了,只是在距离城关镇不远的一个三岔路口等着,不过这次,倒还是四个常委,党群书记没来,换成了政法委书记林忠东,林书记甚至特意走到赵所长面前,笑着叮嘱他,要他好好干。

这次,林忠东没有问赵明博来此何干,别人也没有问,好像大家都觉得这警车来得很正常,不过赵所长心里清楚,这不过是表面文章。

昨天赵明博的手机好悬没被打得炸了,无数同事和领导打电话过来询问——关系有远有近,甚至还有他认识人家,人家不认识他的主儿,问他去永泰做什么。

这个时候,赵所长才惊讶地发现,陈主任的牌子是多么地响亮,他的标准答案是——“这是陈太忠安排我去的,我也不知道要干啥,反正不敢不听。”

自然有人要对这个标准答案不满意,赵明博的脾气也不是很好,面对领导的置疑,直接就回答一句,“我胆子就是这么小,这么着……你要是觉得自己胆子大,我把你电话告诉陈主任,让他给你打过去,你问他总可以吧?”

反正永泰这边是卯足了劲儿,四下打探事情缘由,终是不得要领……

范云海是海角省人,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,刚出生的时候彩霞漫天,有个被下放到村里劳动改造的老和尚,说这孩子长大了不得了,于是送了一个叫云海的名字。

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范云海没表现出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,连高中都没考上,而他却死活不认为自己愚钝,只是认为时机未到,于是农闲时候就去绕云找临工干,不过日复一日下来,除了多了点零用钱,日子也没有多起色。

今年春节过后,他又来找工作,被招工的人告知素波那里人傻钱多,于是就被一个小中巴车拉了过来,不成想这车直接就将他们送到了永泰,身份证也被没收了。

接下来,就是惨不忍睹的生活,他们每天至少要干十四个小时的活儿,吃的却是粗面窝头,菜就是水煮白菜,再没第二样的——别嫌这饭不好,你不肯吃,旁边有的是人等着呢,每天的窝头只有五个,满打满算也就是一斤。

吃得这么少,干得又那么重,短短的三个月内,一百四十斤的汉子就瘦到了一百斤不到,你要是干活的时候想偷懒,监工们有的是法子收拾你。

至于说工钱,那就不用指望了,不是没有人想过偷跑,但是饭都吃不饱,谁有力气跑啊?抓回来就是打个半死,更有那惨的,直接被几条狗咬残废了——失踪的人也有,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。

也有那灵巧之辈,原本是干活的,由于有眼色,有敢于举报其他苦力的异动,由此就跃升为管理人员,这些人对上那些原来的难友,反倒更是下手狠辣花样百出,似乎不如此,就表现不出他们鱼跃龙门的优越感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