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27章 初次检查(下)

按照在县界商量好的,进了县城之后,车队就放慢了速度,陈太忠一边开车,一边扫视着街道两侧,“环境卫生还行,永泰是旅游大县,一个干净整洁的县城,就是最好的宣传。”

“陈主任指示得很对,”楼宏卿坐在副驾驶座位上,笑着点头,陈太忠亲自开车,他哪里敢坐到后面的首长位去?“县里刚出资购买了两辆洒水车,为的就是保证卫生工作,好的环境,才能带给游客好的心情。”

我看到了,地面还是湿的呢,陈主任自然明白,人家这是暗示自己,虽然是临时检查,但是我们的迎接工作准备得还算充分,态度也算端正。

路过一个小巷口的时候,他一不留神,发现巷子拐弯处还有扫帚在挥动,他略略错愕了半秒钟,扭头继续开车。

楼宏卿却是被他这个动作吸引,也侧头望去,一时间禁不住心里大怒,我操,这是谁给我掉链子呢?

楼书记和焦县长在动身之前,就要所有机关干部全体动员,在最短的时间将县城清扫一遍,环境卫生可是考量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指标。

今天的检查是仓促了一点,不过凭良心说,永泰作为旅游大县,一直也很注重环境卫生,尤其是前一段被批了精神文明建设不够之后,就越发地重视了。

不过,只有千日做贼,哪里有千日防贼的?卫生保持就是很难做到实时的,一些卫生死角啥的,也是存在的,那么今天为了迎接省文明办的检查,动员全县干部打扫卫生,也正常了。

楼书记生气的不是这个,他是生气这打扫的人没眼色,就算你没打扫完,藏进巷子也就完了嘛,麻痹的这么多车路过,你居然埋头干活?

生气归生气,可陈主任视而不见的反应,让楼宏卿心里微微安定了一点,看来姓陈的这趟前来,也没有太过为难永泰的意思,起码没在突击打扫上坐文章。

陈太忠考察的第一站,是新落成的农贸市场,这个市场不但供应着永泰县城的蔬菜,还兼顾着素波市区的部分蔬菜肉蛋供应。

趁着陈主任在农贸市场里转悠的时候,楼书记低声吩咐一下自己的秘书,要他查出来那个巷口的事情,到底是怎么回事——咱县里不需要这种脑袋瓜缺弦儿的干部。

“是信访办的李枫,他在转业前是炮兵,”很快地,秘书就将消息打探了出来,“您指示过,听力不好的人去信访办。”

“哦,那算了,”楼书记不耐烦地挥一挥手……

看过农贸市场之后,陈太忠又去了永泰最大的网吧看一看,果然设备新环境好,一点烟味都闻不到,网吧里的人不算太多,一看基本上都是三四十岁的主儿,二十出头的都少见。

再然后就是去县电视台了,别看是小县城,电视台的主持里,还有真有那么两个漂亮的,不过陈太忠连前中视的女主播都品尝过了,倒也不会动心。

反倒是其中的一位女主持,听说他是省里的干部,连楼书记和焦县长都在一边赔小心,又见他高大威猛兼且年轻,言谈之中,少不得有点眉目传情的意思。

陈太忠不为所动,转悠了一圈就出来了,然后楼书记就邀请他去永泰第一中学看一看。

这永泰县的一中,可是不比凤凰那里县区的一中,凤凰那里县区的一中,个顶个是好学校,尤其是曲阳一中名声在外,有素波的学生专门花钱去借读。

永泰一中就要差一点,它挨着素波呢,好学生被素波的中学搜刮得差不多了,生源跟不上去,说啥也白搭。

可是偏偏地在今年,永泰一中出成绩了,也不是啥文科理科状元的,就是两个单项状元,全省的语文状元和政治状元,全是永泰一中的。

这就是成绩啊,两个单项的全省状元,永泰一中建校以来,也就出过一个理科全省状元,今年这成绩,真的是傲人了。

但是这次,陈太忠不想听他们安排了,来了县城就将近十点了,现在都十一点了,于是他侧头看一眼旁边的众多领导,“楼书记,焦县长,县城里也就这些东西,文明办最近在做一个大稿子,关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课题,想看一看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。”

“农村吗?”楼书记的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一皱,开什么玩笑,你匆匆而来,把我的县城折腾得鸡飞狗跳,我勉勉强强能给你一点交待,现在要去农村……那怎么得了?

“陈主任,这时间不早了,吃过饭以后,下午再说吧,”焦天地见楼书记沉吟,赶紧说话补充,“永泰宾馆已经开始准备饭了,咱不能浪费嘛。”

“没事,就近走一走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说话,但是听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,“饭什么的,不用准备,咱走到哪儿就在哪儿用餐好了,正好近距离体会一下新农村建设的成果。”

“我们县的农村建设还不够好,唉,”焦县长惭愧地叹口气,他的胆子要大一点,事实上,农村建设得不好,跟政府关系很大,他也不指望楼书记能帮自己说话。

所以他就只能自辩了,“县里最近在主抓工业和旅游业,资金非常紧张,不过就近的话,可以去口子乡看一看,那里的农校搞得还是有点特色的。”

他这边说话,一边早就有人暗暗地攥着手机,随时准备通知口子乡的乡长和书记,口子乡是永泰县农村工作搞得最好的乡,乡里的农技农机站,一度是素波市的样板。

“就是随便走一走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很有点领导的派头,这三十多号人里,就数他年轻,却偏偏是话事者,人又长得高大阳光,看得县电视台几个女主播暗暗仰慕不已。

一边说,他按开了奥迪车的车门,县宣教部庄部长见状,赶紧上前开门,焦县长和楼书记交换个眼神,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无奈。

“老赵,这儿你熟悉,带着走一走吧,”陈太忠上车之前,不忘吩咐一句赵明博,这时候大家也知道了这位老赵,是个派出所所长,最近在抓派出所的精神文明建设——当然,大家都猜不透,这家伙来永泰县能借鉴到些什么……

先不说黑煤窑,黑砖窑大都是开在离乡镇不远的地方,砖窑要是真的开在深山里,光运费就会让人有点吐血,陈主任是知道了这个消息,才有把握在中午前就搞出点名堂的。

不过他这一吩咐,让楼书记和焦县长心里又是一揪——这话是什么意思?这是人家说了,要自己走一走,不听你们的安排,再往深里想一想,没准……没准人家来之前就定好目标了!

要是这样,那就太可怕了,两位领导心里都有些凉意。

不过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,要是文明办下来的是刘爱兰这样的正处级副主任,楼宏卿和焦天地倒还敢再试图劝一下,可是来的是陈太忠,他们宁愿去劝马勉,也不想劝陈主任——以前就有过恩怨的,再劝没准就要生大麻烦。

倒是县电视台的台长有眼色,悄悄地走到庄部长身边,“要不要派个主持人跟着?这大太阳晒得人容易上火。”

宣教部长犹豫一下,微微颔首,于是一个主持人也跟着上了中巴车——县里的中巴车,而不是省文明办的中巴。

庄部长见状,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索性也不上自己的车了,跑到了金杯车上,省文明办副主任离他有点遥远,倒是这个调研处的副处长宋颖,他可以多沟通一下。

一边聊,车队一边就开动了,庄部长很想知道,省文明办此来到底是想去什么地方转一转,但是宋处长本来就不知道来的目的,只能淡淡地表示,这就是个随便的检查,没啥。

事实上,她虽然是女人,但是在省里做官,自然要有一点观察力,她已经觉出,陈主任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,所以说话时就越发地谨慎了。

“啧,要下雨了啊,”车行几分钟之后,远方有乌云滚滚而来,不远处开始飞沙走石,楼书记一见,就试图再劝一劝,“这大雨天行车,不太安全,先回县里吧?”

他的话没说完,焦县长也打过来了电话,是同样的意思,刚才大家一直没注意,而眼下车队的方向,跟乌云来得正好相反,双方急速地对进着。

“单位里任务重,”陈太忠笑一笑,继续开车,他既然来一趟,总是要把事情办好的,“时间很紧的,要不让不相干的同志先回?楼书记要有事儿,你也可以先忙去。”

“陈主任,这我就要批评你了,”楼书记脸一沉,直视着他,“你太不爱惜自己了,这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任……这种天气视察农村,身体垮了怎么办?”

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回答,继续开车,约莫十来分钟之后,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,既急且密,前方的道路登时就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“这鬼天气,”他禁不住骂一声,心里也有点焦躁了,按赵明博的说法,离黑砖窑集中的地方,大概还有十来公里,这乡镇公路本来就不好走,现在更是别提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却是宋颖把电话打了过来,“陈主任,据永泰县的同志反应,前面的路年久失修,很可能有塌方的危险,我建议……”

“啧,”陈太忠这就实在没办法了,人家把话说成这样了,他不能不考虑后面女同志们的感受,尤其是宋处长,那人挺娇气的,于是给赵明博打个电话,车队向来的方向掉头,滚滚而去。

县委宾馆准备的饭菜,终于是没有浪费,大家喝得也很开心,不过不久之后,陈主任的一句话,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,“这个检查不能半途而废,明天我再来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