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26章 初次检查(上)

“陈太忠要去检查精神文明建设?”马勉看着自己面前的华安,沉吟了一阵方始发话,“他有没有说要安排多少人去?”

“没说,不过他说想带几个媒体记者,”华安也有点挠头,心说陈主任初来乍到下基层,这是能理解的,算沉得下心搞工作,但是还想着宣传,那就有点不合适了——作为一个新人,你得先把尾巴夹起来不是?

“他不让你提前联系永泰,还要带记者,”马主任又沉吟一下,果断地做出了决定,“你让调研处的宋颖跟着去,派一辆中巴……反正小陈自己有车。”

宋颖是调研处的副处长,四十岁出头,黑瘦矮小眼睛却很大,她比较恋家,虽然在调研处上班,但是素波之外的地方很少去——她对大家的解释是:我晕车晕得很厉害。

不过,她的公公有点影响力,大家不太好叫真,尤其是调研处还有一个副处长柳青云,就喜欢四处乱跑,素波附近玩遍了,就全省跑全国跑,离家越远越好。

这俩副处长,倒也是绝配了,相互取长补短,所以,像去永泰这样的地方,安排宋颖是正合适,反正检查一个县城的精神文明建设,也用不了多长时间。

“那记者……我安排《天南青年报》?”华主任谨慎地请示领导,《天南青年报》是团省委牵头办的,影响力有一点,却主要是在体制内,很好控制,真的是进可攻退可守——而且,青年嘛,更该多强调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,很符合主旋律。

“嗯,”马勉点点头,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,猛地一抬头,笑着发话,“你跟小陈说,他也可以自己邀请熟悉的记者,这家伙在媒体里也有点关系呢。”

“这样啊,那我知道了,”华安点点头,不过下一刻,他的眉头又一皱,“不过,他要是请到《天南商报》这种刺儿头,会不会有点不合适呢?”

刘晓莉几番出生入死,为《天南商报》打了好大的名头出来——当然,那也是老总经营有方,反正不管怎么说,这是上了宣教部关注榜的报纸。

“这个……”马勉略略犹豫一下,心说我是该求稳一点,还是该相信陈太忠的折腾劲儿呢,不过下一刻,他就想到了一个由头,于是之后就是重重地一哼,“这个小华啊,你让我怎么说你……啧,宋颖跟了是干什么去的?”

“那是,主任您都讲得很明白了,”华安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笑着恭维自家的老板,“就是我太愚昧了,以后您还得常批评我。”

“唉,”马勉没好气地叹一声……

按说,陈太忠作为省文明办的副主任,想下去检查县区精神文明建设,那是随时都可以的,但是想搞得正式一点,一般都是要办公室来安排,所以他才会跟华安打招呼。

像这种程序走下来,就应该是地市出个副市长作陪,加上县区的最少常委级别的相关负责人,很多时候都是党委或者政府一把手,所谓的省级机关,也就这点好处,在省里连一辆配车都未必混得上,但是到了下面地市,那就是鼻孔朝天了。

但是去永泰,就不需要惊动分管的市长,省会城市有省会城市的优势,随随便便一个视察,总是惊动素波副市长也不合适。

总之,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,陈主任跟办公室打了招呼,说我要去检查一下永泰县的精神文明建设,如果程序上没问题,希望你在当天直接联系永泰县委县政府。

临时通知的话,素波的分管市长未必有空,华安清楚这一点,但是直接面对县区级的领导,那就简单了,于是,在请示马主任之后,此事遂成。

宋颖是在当天晚些之后接到通知,说是明天文明办有个调研工作,你做好陪同领导视察的准备,华主任说得滴水不漏,宋处长倒也没怎么在意,反正谁也知道她“晕车晕得厉害”。

不过第二天来了之后,她才知道自己是陪新来的副主任去永泰,而且华主任还神秘兮兮地叮嘱她,多关心一下随行记者的报导稿,强调这些稿件必须得文明办同意才能发——其实这是常识,但是,陈主任不是新来的吗?

陈太忠的奥迪车打头,文明办的金杯车跟在后面,车上除了《天南青年报》的记者冯红霞,还有宋颖和刘晓莉,再加上调研室的副主任科员梁建琴,一色的娘子军。

宋处长知道自己身边这位就是《天南商报》的刘晓莉之后,隐隐就猜到了华主任临走时说的话的意思,她不是一个聪慧绝顶的主儿,但是这点关联想像还是有的。

还好,只是《天南商报》,宋颖暗暗地给自己打气,商报影响力不算太小,刘记者更是声名在外,但是麻烦搞搞清楚——省文明办是省宣教部的组成部门!

她胡思乱想着,车就驶出了素波市区,突然间她发现车前多了点东西出来,凝目一看,却是陈主任的奥迪车前,多了两辆警车,闪着警灯,却是没有拉起警报。

这……这就有点夸张了吧?宋主任心里暗暗嘀咕,省文明办下去办事,也享受过警车开道的待遇,但那最少是副厅的副主任以上,而且去的也是边远地市,而不是素波。

一时间,一个词涌上她的脑海——“逾制”,陈主任这么搞,有点过分了,你只是一个处级干部,不是厅级,在省会城市警车开道,真的没那个资格。

然而,没过多久,她心里的资格论就被彻底打翻在地,前方出现了欢迎的车队,在县界迎接上级领导视察的车队。

这种现象很普遍,领导来视察,当地的党政机关相关领导不能在家里呆着,要出来迎一迎,表示对上级部门的尊重,跟省级领导去机场迎接中央领导是一个道理,永泰是没有飞机场的,那就只能在县界上迎接了。

令宋颖惊讶的是,永泰县的一号车和二号车都在场,她见识未必有多广,但是由于出差只在近处,素波这一亩三分地儿的事儿,她太熟了——县长焦天地和县委书记楼宏卿都来了?

焦县长其实不想来的,区区的一个省文明办副主任检查,楼书记接待就足够了,但是一听来人的名字,他就改变了主意,“什么,来的是陈太忠?好吧,我跟老楼一起去……不用说了,我知道他是正处,但是这个正处,跟别的正处不一样。”

不止党政一把手都来了,连党群书记和宣教部长也来了,届迎的就是四个县委常委——大家来的理由都一样,前不久,陈某人才在永泰山祸害了一顿。

那次事件之后,市里主要领导严厉地批评了永泰县,还有传言说,蒋省长认为永泰的精神文明建设抓得不够,要下大力气整改。

这风头刚刚过去不久,省精神文明办就下来人检查,一把手楼宏卿是必须出面的,但是大家听说来的是陈太忠……咱不管结果如何,先把态度摆端正吧。

除了陈太忠自带的两辆警车,县里也派出了两辆警车,还有两辆警用摩托,大家下车寒暄两句之后,楼书记主动坐进了陈主任的车里,庞大的车队开始启动。

最前面是警用摩托开道,跟着就是两辆警车,然后是七八辆小车,又有两辆中巴车,最后又是两辆警车,搞得公路上过往的人群纷纷侧目。

“这怎么也得是个副省长吧?”有人如此猜测,旁边就有人笑话其眼力价不行,“未必,素波军分区来个政委也能是这排场。”

“你放屁,这些车哪一辆挂军牌了?那个奥迪车是5打头的,根本就是私家车,肯定是副省长不想招摇,凭你也配跟我谈体制?”这位不服气地反驳。

其实,宋颖认为陈太忠招摇,还真是错了,陈某人从素波搞的这两辆警车,全是赵明博帮着张罗的,一是带了熟悉本地的人来认路,二就是发现黑煤窑或者黑砖窑的时候,大家帮忙做个见证。

是的,跟陈主任在一起,不用太担心邪不胜正,陈主任很能打的,正经是作为人民警察,出场作人证比较有力道。

不仅是宋处长误会了,连永泰县的人也误会了,心说陈太忠牛逼啊,区区一个处级干部,下来居然带了两辆警车——不过,光是牛逼也无所谓,无非是一点虚荣心,怕就怕人家这警车……还有别的用途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