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24章 开始上手(上)

陈太忠借林肯车的消息,在周日晚上就传到了许纯良的耳朵里,许主任疑惑之下,竟然打了电话过来发问,“太忠,你把车借给宋敏开了?”

“嗯,他上门找我了,想要拿回去爱国的桑塔纳,我就把林肯借给他了,”陈太忠的回答不完全是实情,但是却能最准确地表达出意思,“好歹也是同学一场嘛。”

“嘿,你这家伙,”许纯良听得哼一声,他就算再懒得动脑筋,也听得出话里的意思,禁不住抱怨一句,“我帮你得罪人,你做人情,真是懒得理你……”

第二天上午,陈太忠来到了文明办,又开始坐办公室,这无所事事的日子,让他感觉分外地无聊,总算还好,在下午的例会中,马勉确认了他的分管范围。

其实,这范围确认不确认都无所谓,马主任宣布,所有处室遇到有争议的问题,都可以直接向陈主任请示,“小陈是来挂职锻炼的,多了解一点情况,有利于年轻干部的成长!”

陈太忠对这样的分管范围颇有一点无语,合着哥们儿在下面干脏活,来了文明办还是干脏活儿?什么叫“有争议的问题”,是别人做不了主的问题,就要推出我做挡箭牌吧?

不过还好,下一步马勉将他自己分管的处室让出一个来——以后秘书处的相关事宜,要多向陈主任汇报。

秘书处是笔杆子扎堆的地方,很容易出问题,但是偶尔……也会出点成绩,反正老话说死了,“跟着宣教部,总是犯错误”,犯错误不怕,万一有成绩呢?

所以这个处室,马勉是要抓在自己手里的,当然,名义上说,是华安协助马主任分管秘书处,但是大家都知道,华主任不过是个幌子,拿来顶雷用的——舆论阵地再小心都不为过,万一出现大问题,那就是灭顶之灾。

马勉让陈太忠多参与秘书处的事务,这就是赤裸裸地宣布了他对新来的副主任的支持,不过此时,马主任对陈主任的支持,在文明办已经是众所周知了,所有人在羡慕嫉妒的同时,也接受了这个事实——左右不过是一个挂职干部,你最终还是要走的。

陈太忠对这个决定,还是有点不太满意,他对文案工作真的没太大兴趣,于是,在会议结束之后,他跟着马勉就走了。

华安原本想跟上去的,一见这位领先了,也不得不退让,他是马主任天字第一号的心腹,都主动住脚了,别人谁还会跟着?

“主任,我更想做一点实质性的工作,”进了马主任办公室之后,陈太忠将门一关,就径直开口了,“秘书处这块,我怕辜负领导的信任……我是理科生。”

“慢慢来,我早就说了,让你多注意把握政策层面的内容,”马勉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心说还是年轻啊,有点沉不住气,“不吃透政策,你觉得自己能走多远?”

这话虽然是好意,说得却是有点不客气,按说陈某人这毛驴脾气,没准就要心里恼怒了,可是他知道老马是真的赏识自己,也就不好再计较。

再加上他一早就打定主意,要尽量低调,于是在听了这话之后,先是微微一愣,接着就恍然大悟地点头笑一笑,“主任指示得很对,是我疏忽了……不过这个秘书处,我真的是担心自己水平不够,辜负了您的……”

“行了,我有分寸,”马主任笑着一抬手,打断了他的话,“秘书处这边是层层把关的,你放心好了,别说还有我,我上面还有潘部长呢……就是让你借这个机会,多提高一下自己。”

周一就这么平平淡淡过去了,周二的时候,陈太忠可就有事干了——马主任都发话了,有什么疑难问题,可以找陈主任的。

这疑难问题,未必有多难,不过,个顶个都是腻歪人的事儿,陈某人接到的第一个案例就是:省经贸委人事教育处的副处长张麟,事母不孝!

张处长继承了亡父的房子之后,自己和妻子也有房子,自住一套,出租一套,还有一套闲置,却是让他的母亲,跟他舅舅一家挤在一起——原因很简单,他的父母离异了。

老太太心里不平衡啊,儿子宁可有房子闲着,都不让自己住进去,可怜她也七十多岁的人了,天天跟弟弟一家挤在一起,弟媳妇和外甥女儿,意见很大。

可是张麟也有他的道理,想当初父母离异,我跟我爸,妹妹跟我妈,你现在需要赡养了,去找张凤啊,找我做什么呢?

然而,张凤一家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公公还在床上瘫着呢,实在供养不起老妈——不幸的家庭,各有各的不幸,很正常。

张麟的老妈真的有点恼火了,说我要是把你跟你妹妹区别对待了,你不管我那可以,但是一直以来,我少给过你钱还是少关心过你?

这种事儿法院不管,也只能反应到各个协调机构了,可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儿,谁还能把这个事情拍了板不成?

文明办也接到了老太太的投诉,大家一样的无奈,不过令人崩溃的是,老太太每周都要给宣教部写信和打电话,要曝光儿子的不孝——部里指示文明办帮忙调解。

不过这个问题,对陈太忠来说,不难解决,他打个电话给雷蕾,确定了张麟的不孝,在省经贸委都有点名气了,只是清官难断家务事,大家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于是他又打个电话给董瑜亮,“老董,认识张麟吧?你跟他说一声,把他妈接回去,闲得没事,净给我的文明办找事儿干。”

“哎呀,我跟他很熟呢,”董瑜亮在那边就笑,“不过我听他说过……他妈年轻的时候,作风不是很好,所以才离的婚,他那人啊,要面子。”

“要面子……不管自己的妹妹,不接回自己的老妈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不管那么多,没有他妈能有他吗?你跟他说一声,再安置不好自己的老妈,别怪我把他一撸到底啊。”

陈某人想撸人下去,真的有太多的手段了,所以这话说得就理直气壮,可是董处长在那边一听,就有点为难,“太忠你也真是吃多了撑的,人家的家务事儿,这东西吃力不讨好的。”

“精神文明……我这儿是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,”陈太忠郁闷地拍一下桌子,又叹口气,“他要不是干部,我也不管,干部都不孝顺了,广大人民群众有样学样,能行吗?”

“那我帮你传个话,”董瑜亮也是有点无奈,陈太忠你说你去哪个部门不好,到文明办挂职?你那是省级的机关,不是居委会啊,“他会是什么反应,我就不敢保证了……你不会真的想撸下去他吧?”

“算了,我自己说吧,你把张麟的电话给我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感觉出董处长的无奈了,“反正谁让我不舒服了,大家就都不要舒服。”

“得,还是我自己跟他说吧,”董瑜亮一听这口气,吓了一大跳,挂了电话之后,都禁不住摇头苦笑,心说这老张还真是摊上麻烦事儿了——撇开关于陈某人的传言不提,只说副班长在青干班的表现,他就能确定,张麟根本吃不住人家叫真。

这种小问题,陈太忠一个电话过去就够了,但是有些大问题,也禁不住让他瞠目结舌,素波有群众反应,一九九四年就被拆迁了房子,时至今日,回迁遥遥无期。

这是归信访口管的吧?陈主任拿着文件看了半天,一个电话将协调处的高涛叫了过来,“回迁这种事儿,怎么也到了咱们文明办?”

“这还是扯得上关系的,”高处长听到这个问题,也是苦笑一声,“群众投诉开发商不诚信经营,勉强跟咱也挂得上边儿,当然,事情最关键的是……他们没别的招儿了,能管事的地方,都被他们骚扰了……”

合着这也是个城中村改造项目,地方就在现在的西城区,九四年的时候,人民群众还相对单纯一点,钉子户不是没有,但是真的不多——拆迁的标准就在西城区政府里贴着呢,你不服气?没用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

至于在后来动迁中,甲乙双方甚至第三、第四方的矛盾为何愈演愈烈,暂时不去探讨这个问题,但是只从西城这个项目里,也能看到一些眉目。

回迁楼盖了没有?盖了,但是两百三十户居民,只盖了两栋七层的回迁楼,一栋楼五个单元每单元每层三户,一共一百零五户,两栋是两百一十户,当然,既然是回迁楼,就算是七层,也不要指望电梯什么的。

按说,这就只有二十多户迁不回去的,而房地产公司有书面证明显示,二百三十余户居民里,有将近三十户是收了现金补偿,不要房子的——在九四年的时候,这种选择很正常。

照这么解释,就应该没有回不去的居民了,可是事实上,还有六十多户居民死活是回不去,没办法,房子都满了!

于是这些没分上房子的主儿,就要上访告状了,最狠的都跑到北京去了,然后又被天南人接回来,现在就是在省里乱打官司瞎告状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