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23章 同学情谊(下)

一年前,张爱国提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,唐堂就是主任了,但是他现在是疾风厂的生产副厂长了,理论上是正科,自然不会把唐主任放在眼里。

所以他笑着说,“我肯定不尿他那一壶,就告诉他说,车是陈主任给我的,让我交车……好说,你给陈主任打个电话,陈主任让交我肯定交,我不是笑话他唐堂,他有这个胆子打电话吗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就觉得张爱国做事很对自己的脾气,当然,他知道唐主任未必是真的想收回车,但是这车是科委领导的标配,人家替宋敏要一下车也很正常。

反正张厂长的回答,是在维护他陈某人的尊严,虽然是有点过分,但是……这才是哥们儿的人应该做的,于是他点点头,“厂里生产,你再盯紧一点……不要把眼光放在这一城一地上,要心存高远。”

“您都提醒我八次了,”张爱国笑了起来,也有点没皮没脸的样子,秘书和老板,可不就该是这样?“哪怕把所有人都得罪完,我也帮您看好这个门儿。”

“什么看门儿?真难听,”陈太忠被他这话逗得一乐,“你还真有点你叔叔的性格,以后说话注意一点,你见过几个处级干部是你这样说话的?”

见到张爱国美不滋滋地离开,陈某人心里也有点自得,科委的事情都很顺利,爱国也给自己长脸,最关键的是,他现在居然能就别人的言行做指点了。

怀着这种舒爽的心情,他拨通了吴言的电话,得知那边都将饭菜做好了,就等着他开席呢,于是转身走向卧室,推开两个衣柜,正要走过去,猛地听到对讲门铃响起。

白市长也在这边卧室等着,听到这一声门铃,两人齐齐地就是一愣,呆了一呆之后,小白才一指他的房间,“好像是你家在响。”

“哦,那我过去看一看,”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,转身走回去,不成想吴市长后脚就跟了过去,“我倒要看看,又是谁来了,纪梵希的金色年华吗?”

“你……”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,心里却是有点忐忑,心说可千万别是张梅来了,她拿走阳光小区的钥匙之后,一直没去过,也不知道是在抵触什么,还是有什么不方便。

怀着这么个心情,他走到门边拿起听筒,“谁啊?”

“是我,太忠,”门铃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,“听不出来了吗?宋敏。”

啧,陈太忠叹口气,心情颇有一点复杂,他不想见此人,但是人家找上门了,也不能不见,毕竟在党校的时候,两人处得很不错——谁知道后来会出现这种事儿?

嗯,我要让吴言看一看,来的不是金色年华!他勉强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,伸手按开了单元门的开关,“上来吧。”

宋敏走进来的时候,不是空手,左手拎着一坛曲阳黄,右手拎着一摞子方便饭盒,见他开门,笑吟吟地举起双手,“一个人在凤凰也没意思,听说你回来了,找你喝酒。”

“喝酒,你喝的不是酒吧?”陈太忠顺手带上了房门,老宋喝了酒之后想干啥,他再清楚不过了,但是……小白和小钟可还在那边等着,没吃饭呢,所以他开心地笑了起来,“哈哈,我总觉得,你喝的是寂寞。”

“哈,”宋敏听到这话,心里的别扭也去了大半,对方略带一点调侃的说话风格,让他感觉又回到了党校一般,“太忠你还是没变啊。”

“我其实挺生气的,但是你都找上门了,再气也是同学不是?”陈太忠伸手请他坐下,又从冰箱里拿两瓶矿泉水出来,“喝点水,凉快一下。”

“别说你,我还迷糊呢,本来我的挂职目标,是素波科委,”宋敏叹口气,拿起水来咕咚咕咚灌一气儿,“你不信的话,回素波你自己问。”

“呵呵,现在再说这个,也没啥意思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也相信宋敏的话,要不然两人初次在操场碰到的时候,宋处长不会那么自然地跟着跑步。

遗憾的是,事态就是这么发展了,后来宋敏给他打过俩电话,他也没接,再然后,两人就没联系了——作为一个堂堂的副处,宋主任也有自己的尊严不是?

好在,宋处长还是在一周之内上门了,这就是有心把事情说明白,其实这段时间的等待,也是很有学问的,早的话有点不稳重,太失这处级干部的身份,晚的话——陈某人绝对不会再放他进来了。

“来了凤凰科委,才能真切地感觉到你的影响力,”宋敏苦笑一声,接着又叹口气,“早知道是这么回事,他妈的这个青干班我都懒得去上……喝酒吧?”

“酒不喝了,”陈太忠按住他伸向坛子的手,笑着摇摇头,“你还要开车回去呢,酒后驾车……不好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拎起一边的林肯车钥匙丢了过去,“那辆桑塔纳,爱国要开,你开我的林肯车吧,后备箱有点东西……送你了。”

宋敏看着他,一言不发,好半天才笑着点点头,“还是同学好啊,太忠你这心意,我领了……在素波你有车没有?”

“有朋友的车开呢,”陈太忠笑一笑,顺手又一拍他的肩头,“今天你这状态,我不合适跟你喝酒,反正你最少在凤凰要呆一年,咱哥俩喝酒的时候多了。”

“行,那我正好出去熟一熟车,”宋敏笑着点点头,站起了身子,今天两人喝酒确实不合适,他拎着酒菜上门,是求谅解来了,陈太忠不想在同学喝酒的时候,说一些麻烦事儿,很影响心情的。

宋处长才一出门,吴言就推开卧室门走了出来,“好了,快过来吃饭吧,都要凉了……你这房间真热。”

陈某人的房间肯定是热的,虽然这房间里有空调,但是他常年不在家,回家之后临时开了客厅的空调,卧室里的温度,一时半会儿降不下来,更别说吴市长躲在里面,还关着门呢。

白市长的房间就凉快多了,钟韵秋甚至在穿着厚厚的牛仔短裙的同时,腿上还套着黑色丝袜,她正在张罗饭桌,陈太忠走过去坐下,笑吟吟地伸手轻抚她的大腿,惬意地叹口气,“好久没摸到了,真的有点想念啊……”

三人好久不见,酒桌上的气氛真的很旖旎,不过小白同学一向是工作不离口,两杯酒下肚之后,笑吟吟地发话了,“太忠你把林肯车借给宋敏,这一招玩得很好啊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陈太忠笑着看她一眼,心知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小白猜到了,“你这人心思太复杂,我借车出去,那纯粹是看在同学的情分上……宋敏他能不仁,我不能不义啊。”

“扯吧你,宋敏都猜得到你的用意,以为我猜不到?”吴言白他一眼,“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宰相肚量了?”

吴言还真没想错,宋敏在接到林肯车钥匙的时候,确实理解了陈太忠的意思。

按时价来说,这辆灰色林肯价值七八十万,而张爱国开的桑塔纳时代超人,连二十万都不到,陈某人不还回去桑塔纳,却是借出去了林肯,这就代表了一个意思。

那时代超人是科委副主任的标配,老宋,咱俩是同学不假,但是我的凤凰科委不认你这个副主任,没错,你只是下来挂职的!

不过咱俩既然是同学,我可以把自己用的车借给你开,而且这辆车比桑塔纳贵很多,你开上它也不跌份儿。

如此一来,陈某人既坚持了原则,又显示了同学情分,更重要的是,宋敏开了林肯去科委上班的时候,别人也能看到,宋主任开了陈主任的车来。

这么一来,单位里对宋敏的抵触情绪就要小很多,也便于宋主任融入这个团体,这就算对同学的情分非常重视了。

然而就在同时,陈太忠没提办公室房间什么的,而是连酒都不喝,着急地撵人了——这固然是有小白在卧室里等着的缘故,但是更重要的是,他不想提,也不想给宋敏提此事的机会。

为什么不给宋主任机会?因为他绝对不会答应别的帮助,至于帮忙跟许纯良关说,那更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——你今天上门来找我,态度很端正,那我把车借给你,要你在科委不要太受气,能打开一点局面,仅此而已,接下来何去何从,就要看你的表现了。

宋敏觉得自己是无辜的,但是这个谁也没办法,官场里身不由己的事儿多了,也不差多他这一件,说姓宋的无辜的那些人,麻烦你们想一想,姓陈的也无辜呢。

这些因果,宋处长都想到了——除了卧室里那个美女的存在,甚至他连陈主任更深远的用意都看得很清楚:陈太忠和许纯良为什么如此地排斥他?因为他的到来,是抄了自己同学的后路,极大地削弱了陈某人的存在感。

那么,他现在开上林肯车,不但对他自己有益,对陈太忠也有益,因为别人一看到:呀,这新来的副主任,还是得靠着陈主任玩啊。

将宋敏选派到凤凰科委的主儿,或者是严格按照组织程序来的,或者是有意削弱陈太忠在科委的影响力,这个真不好说,反正程序都正确,制度就是制度。

但若是有人真想看陈太忠笑话的话,陈某人这辆车往外一借,那就是回敬了一记:想削弱我的存在感?麻烦你们醒一醒!

宋敏这些都想到了,但是他不可能不收这钥匙,除了有开展工作的需求之外,凭良心说,人家陈太忠能做到这一步,对自己的同学也算仁至义尽了。

是的,宋主任别无选择,而且此事对他来说,也并不是什么坏事,接下来的工作能展开,交好陈太忠,甚至划到陈太忠的阵营中,这都是好事儿——更重要的是,他若是拒绝,就将陈太忠得罪得死死的了。

吴言在隔壁听得也很明白,所以她不忘点评一下,“还好,尧东书记不会介意他靠向你,反正科委还是许纯良的天下,倒是现在太忠你做事,手段越来越老练了啊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