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22章 同学情谊(上)

周五下午五点多,陈太忠就打算拔脚走人了,他已经连续两周没有回凤凰了,吴言虽然能理解,但还是禁不住打电话过来抱怨一番。

不成想就在这时候,陈洁的秘书小谢打过来电话,说是要找他说点事儿,陈太忠一时听得有点奇怪,“是陈省长的事儿,还是你的事儿?”

“你……就当是我的事儿吧,”谢秘书在电话那边笑一下,显然这“就当”二字很有点说法,“不过我不方便过去,你能过来找我一下吗?”

陈太忠这个面子是要买的,小谢对他一直态度不错,眼下这要求看似有点过分,不过想来是有点说法的,于是他干脆地回答,“好的,陈省长那里,是吧?我马上就到。”

他刚站起身来,就有人敲门,来的是办公室副主任李云彤,一个三十五岁左右、不怎么有心机的女人,身材高挑姿色也说得过去。

李主任是给陈主任送票来了,周六晚上,素波市组织了一场庆祝会,祝贺素波环城高速一期工程竣工,邀请了一些当红明星来演唱,“这贵宾票外面卖三百八呢,普票都是五十八……陈主任你要几张?”

“周末我要回凤凰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这女人说话明明白白,他是比较待见的,“留给更需要的同志吧,我过了追星的年纪了。”

“你明明还年轻嘛,”李云彤微微一笑,接着压低声音,轻轻嘀咕一句,“医科大那件事,陈主任你很有魄力,我支持你。”

这这……这里的传言也不慢啊,陈太忠笑一笑,向外走去,“出了那样的丑闻,直接取消称号还不是应该的……我去趟省政府,可能就不回来了,六点以前单位还有什么事儿,你给我打电话好了。”

他这吩咐本是很随意的,在文明办里,陈某人既没有分管的处室,也没有贴心的人,那就是遇到谁,就吩咐谁提醒自己一下。

可是李云彤听了,心里就暖洋洋的,女同胞们一般都见不得男人们始乱终弃——跟这个相比,花心都是比较靠后的恶行了,当然,往前数还有威逼胁迫之类的恶劣行径。

医科大那老师,其实算不上始乱终弃,但是在众多女同胞眼中,显然是他没有遵守诺言,那么,陈太忠略嫌霸道的决定,就让一些女性生出了一些好感——这样禽兽不如的老师,就应该这么惩治。

人家女孩儿豁出去名声都不要了,就要争这一口气,孰是孰非,那还用得着问吗?

所以,李主任觉得,新来的副主任不但年轻,也很有担当很有男人味儿,现在又听到他叮嘱自己代为关注单位的消息,并且允许自己转告,一时间心情真的不错,直到陈主任都拐过了楼角,才微微一笑,低声嘀咕一句,“小屁孩儿,倒过了追星年龄了?”

陈太忠赶到省政府见到小谢,也没再往里面走,严格来讲,陈洁的办公室一共四个环节,一个对外接待的,这一般用不着谢秘书出头,第二关才是小谢接待甄选,第三关就是进里间接待室,进了里间接待室,那就是等省长接见了。

遇到相对重要客人的话,小谢这边直接联系一下省长,从第二关就直接带到第四关了,所谓等级森严,这玩意儿一点含糊都没有。

但是这样层层把关下,谢秘书离开一阵儿,倒也无所谓,陈太忠一来,小谢就离岗了,将他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房间。

“谢处,我是及时赶来了,”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,也不多说什么,哥们儿的态度在这儿摆着呢,剩下就是你的事儿了。

“天南医科大李校长说了,他们会尽快平息事态,给那女学生一个交待……进天大一院也行,”谢秘书也不跟他见外,直接就说了,“我问了一下,才知道是你提的建议。”

陈太忠来的时候就琢磨了,小谢找自己,十有八九就是这件事,为什么?因为陈洁分管的就是科教文卫,往常文明办不敢随意取消称号,症结也就在这里了,省级的文明称号,时不时会涉及省级的领导,而文明办只是个副厅单位。

“谢处,见外的话,咱就不说了,”他对此有所准备,所以回答得也相当痛快,“我就问你一句,李校长早些时候……干什么去了,一定要事态发展到不可控制的才出来?而你作为一个女性,对这种侮辱女性的事情,真的就能容忍吗?”

“你这是问了我两句话,”谢秘书笑吟吟地白他一眼,陈某人一直以为,小谢除了身材好一点,长相是比较拿不出手的,甚至比陈省长还略略差一点,不成想这么一眼下来,居然也有些风韵在里面。

又白他一眼之后,她接着就苦笑一声,“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嘛……天南医科大那边,已经拿出补偿的方案了。”

“已经晚了,他们应该在我们知道前,就拿出补偿方案的,”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,接着好奇地望向她,“你也是个女性,不觉得这样的人渣该处理一下吗?”

我的性别……用得着你来强调吗?小谢很不忿地看他一眼,其实从内心讲,她也是支持陈太忠的决定的,但是人走上某些位置之后,不能太任由自己性子来事。

更何况,她只是一个为领导服务的苦命人儿?所以她只能压制住内心的想法,微微一笑发话了,“有小道消息说,那个老师胡虎,只跟这个叫简稻花的女学生,有过不多的几次……交往,也没有承诺过要把她调进省级医院,打胎什么的,那更是无稽之谈。”

“你是说,她是敲诈未遂?”陈太忠听出里面的意思了。

“我只能说,有这个可能,”小谢点点头,她自然不肯把事情说死,一边说,她就一边递了一张照片过来,“中间这个,就是简稻花。”

“咝,”陈太忠拿过照片来一看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他一直都在修心养性,但是目光所及,在恶心之余,实在是按捺不住心底深处的尖酸,“她……不太像个女生,更像是混进女生队伍里的男人。”

“所以说,这件事,也许没那么简单,”小谢笑一笑,看到他的反应,她觉得自己的劝说应该起到了一定的效果,“所以,你可以慎重考虑一下。”

“不用考虑了,其实,我不想分清楚他俩谁对谁错,那是协调……有关部门的事儿,”陈太忠也笑着摇摇头,将照片递还回去,他本来想说协调部门,再一想这可不就是协调处接到的文件,于是就将责任推到了另一个大名鼎鼎的部门身上。

“胡虎有怨气的话,可以提起诉讼,那些跟我们无关,我只是知道,这件事的影响真的很恶劣,文明办这个决定都不做的话,那么存在感只会越来越差,谢处,请你理解一下。”

“这个……倒也是,”小谢沉吟一下,点点头,她自然明白这种不问过程只问结果的方式——这种事陈省长也做过不少,既然是这样的思维,那她这边强调的对错,就无关大局了。

“那我把你的意见,如实反应一下,”谢处长冲陈主任微微一笑,私下关说被驳,这多少让她感觉有点没面子,总算是对方解释得非常到位,而且从个人角度上讲,她也并不希望轻易地放过那个禽兽教师。

所以她要关心一下陈太忠的工作,借此表示自己不会心存芥蒂,“怎么样,在新的岗位上,工作压力大不大?”

“没啥压力,比较清闲,”陈太忠笑一笑,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,“要不怎么会这么果断地处理天南医科大呢?就是找点存在感而已。”

“行了,你知足吧,”谢处长又笑着白他一眼,“刚来就让你单独处理这样的事情,马部长对你的期望值可是很高的……要不要去看一看陈省长?”

“我怕挨骂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过几天我再过来吧,反正调到省里了,今天周末,我着急回凤凰呢。”

有了这点耽搁,他回到凤凰的时候,就是晚上七点出头了,不过,这时天已经很长了,就是他将林肯车驶进横山区宿舍大院儿的时候,天色依然大亮着。

张爱国早早地接了电话,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,他一个人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,搁给外人还真想不到,大名鼎鼎的疾风车厂的生产厂长,居然也会这么体贴地伺候人。

张厂长已经不是陈主任的通讯员了,但是他还紧守着通讯员的本分,将科委大大小小的事情,事无巨细地汇报了一遍,说到最后,才说了两句关于宋敏的事情。

前文说过,科委大厦十七层,其他七个副职的办公室在十四层和十五层,许纯良和陈太忠在十六层,大家都称陈主任为“常务副主任”,跟大主任在一层很正常。

宋敏来了之后,科委直接分给他一个十二层的办公室,也是带了休息室的,并不算太小,可是比副主任办公室还是要差一些,其实十五层还有一个类似的副主任办公室,却是不肯给他,理由就是这里现在是个小库房,腾起来太麻烦。

这个情况就表明了许纯良的态度,再加上别人都知道这厮现在顶的是陈主任的缺,一时间,宋主任走在科委,都没人跟他打招呼。

也就是办公室主任唐堂因为工作关系,时不时地找一下他,此外就再没什么行情了,尤其让大家幸灾乐祸的是,宋主任来了,接的是陈主任的分管内容。

陈太忠在科委分管什么?他什么都不管,在许纯良来之前,他只管抓好其他的副主任,许主任来了之后,他就是大撒把,更是什么都不管了——似此情况,宋敏还能做什么?

更有传言说,唐主任跟宋主任说了,陈主任以科委副主任的身份,在招商办还兼着副主任,体现凤凰市招商引资之余,不忘强调科技兴国的重要意义……要不,你把侧重点放在招商引资这一块?

建议是不错的,但是非常不现实,招商办的主任是挂职干部周勇,周老大好不容易才等到陈太忠被选派走,哪里还肯答应再放个类似的人来掣肘?

宋敏也不是傻瓜,略略打听一下就知道事情真相了,虽然他跟周勇处境类似,也颇为同情对方的感受,但是他很确定,自己要去争那个招商办副主任位子的话,周主任怕是反应会更强烈一点——麻痹的,同是天涯沦落人,你居然不知道体谅我的感受?

所以,现在宋主任的日子,很不好过,不过呢,也有些事情,让张爱国有点不爽,“唐堂居然问我,我开的桑塔纳两千,是不是该交回去了,宋主任顶的是陈主任的位置,可是你这辆车,是陈主任的配车。”

唐堂是许纯良来之后,才提起来的办公室主任,亲兄弟明算账,许主任跟陈主任关系是好,但是来了之后,肯定要把大管家的位置攥在自己手里——反正李健离任后,接任的办公室主任,也不是陈某人的心腹,这哥俩无须为此争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