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20章 文明办里初出手(上)

一眨眼,陈太忠就来到文明办三天了,传言非虚,这文明办还真的是清闲,基本上就没个啥干的,而他这冷眼旁观的副主任,就更没啥干的了。

其他人也是若有若无地跟这新来的副主任保持着距离,只有一个身材瘦高,长得挺清秀的男人,天天在陈太忠来的时候,进房间帮着打扫卫生。

一开始,陈主任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自己都是文明办的领导了,华主任安排个人打扫一下卫生,还不是应该的。

第一天,他就没理此人,第二天,他知道这个二十七、八的男人叫孔繁盛,直到第三天他才知道,此人居然是秘书处的副主任科员,一时间就有点恼火了:这种事不是该办公室的人来干吗?

于是,在周四下午的时候,他晃悠进华安的办公室,见屋里有人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华主任在忙啊,那我等等再来。”

陈某人这两天在文明办,都是稳重得紧,一般不怎么出门,跟人在一起的时候,也很少有什么喜怒的反应——这里年轻的面孔不少,但是他的面庞格外地年轻了一点,所以他认为有必要注意自己的言行,以免被人看轻了去。

但是眼下华主任办公室里人很多,他也不想让大家感觉自己在摆架子,所以才难得地笑了一笑,转身而去。

那就等一等再来吧,华主任正跟几个人说到紧要关头,站起身歉意地点一下头,然后坐下接着聊,都是些火烧眉毛要处理的事儿——小到马主任家的空调不制冷了,大到针对三个代表精神的大稿子该怎么写。

文明办清闲惯了,大家都习惯了精益求精,办事效率并不是很高,这些事儿处理完,差不多就一个小时过去了,华主任面前终于清净了下来。

他又坐了一阵,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,翻开记事本看一看,似乎也没什么安排,一时间就踌躇了起来,到底是什么事儿没办呢?

他思来想去琢磨了半天,猛地想了起来,合着是刚才陈主任说,要等一等再过来,现在这眼瞅着就六点了,他怎么就不过来呢?

下一刻,他就反应过来了,陈主任刚才那话的意思,不是说要等一等再过来,而是说——我找你有事,你这儿人多,等你忙完了过去找我!

其实打心眼里说,华主任作为马部长的心腹,心里是不怎么看得起其他副职的,哪怕是商翠兰也就是那么回事,该有的尊重是必须的,但是文明办里的老大,那就是马勉。

文明办这个机关,其实不是主流机关,很多人都是兼了其他职务的,哪怕像调研处的副处长姚平,都能兼了省精神文明建设研究会的副秘书长,领导层和中层干部里,拿这个单位当回事儿的,也不算太多。

可是华安不一样,他是文明办的大管家,做事他算一等一认真的,而其他人不免有这样那样的心思,就是新来的这个陈主任,身上也兼了不止一项职务。

正是因为这种感觉,他就没太把陈主任当回事,陈主任过来转一圈走了,他也没太放在心上,他认的是大老板马勉。

不过马主任也跟他耳提面命过,说是你得把陈主任招呼好了,这人能力很强,没准能让咱们文明办旧貌换新颜,你要尽力配合——不得不说,马勉这提示算是很到位了。

但华安听是听了,脑子里却是没太当回事,待见到陈太忠看到其年龄相貌之后,心里就越发地有些轻慢的意思,没错,他知道陈太忠后台很硬,但是……这里大概只是此人熬资历的一个环节吧?

不过现在,马上六点了,说是要再来的陈主任还没来,这就由不得华主任琢磨一下了,姓陈的是不是想让我主动找过去呢?

换个其他的副主任,既然说了要再来,他还就真的坐等了——没办法,就算洪涛这种副厅的副主任,他也等了,不如此行事,不能表现出华某人对马主任的绝对认同来。

但是陈太忠不同,这是马主任强调了,一定不能轻慢的主儿,于是,华安琢磨一下,那我去陈主任办公室问一下吧。

他真的不愿意相信,陈太忠嘴里说的“等等再来”,是让他这个大管家“等等去找上门”的意思,不过还是那句话,马主任强调的事情,当真一点的好。

然而,当他推开陈主任办公室房门的时候,比较悲惨的事情就发生了——当然,陈主任不是不在,那么搞就太残酷了。

陈太忠正在埋头翻资料,听到门响,只是从桌上的资料堆中抬起头来,不经意地点点头,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,“华主任来了啊,坐……嗯,找我有什么事儿?”

找你有什么事儿?只听这一句,华安就知道自己来对了,人家这都等得着急上火了,所以就伪作不记得前面的事儿了。

“您不是刚才去找我了吗?”华主任笑眯眯地发问,就势又很不见外地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,“那边一直在忙着呢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刚才那么说,确实不无试探的意思,心说姓华的你要真的在那儿等我再去,那哥们儿我还就不去了——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要坐在位子上专心地看资料,伪作忘了此事一般。

老华能主动来,而且嘴里的“你”变成“您”了,这就是一个知错能改的好同志,当然,华主任若是真的不来,他也没打算怎么收拾此人,只不过心里会记一笔,而且在接下来的时间,他也会知道该如何对待此人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从华安的反应,他能想得到,马勉肯定是做出过一些交待的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也没别的事儿,就是想问一下,给我打扫卫生的,怎么是……秘书处的同志?”

“哦,是这个啊,”华安见他私下都对自己笑了,就笑着点点头,“前一阵,省委下了文件,说是处级以下干部,原则上不允许配秘书,具体到咱们文明办呢,也只有马主任有秘书。”

“这个我听说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蒋世方在点评田山那个处级的“中央领导”的时候,就说过书记办公会上,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

“但是,领导们的工作都很繁重,”华安在文明办说“工作繁重”的时候,居然能眉头微皱,这表情也算是生动了,“所以一般来说,找个对应服务的笔杆子,还是有必要的。”

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下他是真明白了,这是针对不配秘书的变通手段,凤凰科委各个副主任还配通讯员呢,“其他副主任,都是这样吗?”

“都是这样,”华安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有点惴惴不安,小孔这是……做什么事儿了?

原来孔繁盛是你的人!陈太忠脑瓜又不笨,微微一转就想到了其中关窍,以他大大咧咧的性子,既然华主任都是知错就改的好同志了,他并不介意接受这个推荐人选。

但是问题的关键是,华安事先不做请示或者解释,就安排了这个人做他的秘书候选人,这让陈某人有点无法容忍,这是原则问题——小子,你不要试图引导领导做什么事儿!

或许这个孔繁盛真的不错,但是哥们儿我宁可错过了,陈太忠微微摇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了,“这文件是才出来的,其他领导那应该都是惯例了,我就从自己做起,不要对我服务的笔杆子……办公室安排保洁人员来做打扫吧。”

华安登时就是一愣,他要再听不出陈主任的拒绝之意,那就是天大的傻瓜了,心说这位是对我安排的候补人选不满意了——或者是孔繁盛犯了什么错误,也可能是姓陈的对我随便安排人而不事先,有抵触情绪。

当然,安排小孔来做清洁服务,华主任是有自己的算盘的,这个毋庸置疑,可是哪怕这事儿做得冒失了,你也不用因为这个缘故,直接拒绝这种结构,得罪其他的副主任吧?

“要不,您指定一个人?”华安想到这家伙刚才说去自己办公室,结果却没去,心说这没准又是什么试探,于是谄笑着发问了,“秘书处里,笔杆子很多的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接着微微摇头,“说不要就不要了,哪怕不说这个文件,我是来挂职的,连关系都没有,不能等同于其他领导。”

这个理由就很强大了,他在坚持原则的时候,还用不着得罪人,其他的领导都是正式在编的,而我连领工资都要回凤凰领呢。

当然,他这么说,对华安也有了交待——老华,你安排自己人可以,但是我就是来镀金的,一旦走了,小孔可就没着落了。

“这个也是,”华主任点点头,大家既然都是亲马主任的,他倒也不怕比较直白地表态,“那陈主任您先试一试,要是有需要了,再指示我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