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18章 初到文明办(上)

晚饭吃得很愉快,罗玉树堂堂的省旅游局一把手,在这两位面前,实在摆不出什么架子。

饭后大家也没有恋酒,七点半的时候准时散场,一切的分寸都是刚刚好——坐的时间过长,有交浅言深的嫌疑,短的话又会有点心意不诚的感觉。

陈太忠倒是从高云风的行事里,品到一点异样的味道,他隐约觉得,云风今天的行为,也未必就是单纯的引见,毕竟他、纯良和云风,各自代表了不同的势力,而且恩怨交缠,并不是独立存在的。

那么今天请出这个罗局长,可能就还有别的意思,云风好像……也学会了一些处事技巧?还是老罗有心左右逢源呢?

这种事儿,当局者不说,别人很难轻易判断清楚,于是陈太忠摇摇头,懒得再去琢磨,驱车驶向省机床厂宿舍,马部长的家安在那里。

马勉的爱人在省机床厂任工会主席,职务是虚的级别却是在那里,又由于有个宣教部副部长的老公,厂长楼是铁铁地跑不了她一套房子。

这厂长楼倒是不难找,陈太忠只问了一道,就将奥迪车开到了楼下,停好车之后,在单元对讲门铃上找到位置,按了一下。

楼上的响应很快,一个沉稳的女声传来,那是马勉的爱人,听说是来找自己老公的,她的声音就变得有点警觉了,却又不失礼貌,“请问你是谁?”

“我叫陈太忠,马上就是文明办的人了,”陈太忠的回答,声音也不是很大,“马部长说,我要是有什么好的建议,可以来找他。”

“哦,那你等一下,”过了一阵之后,单元门开启,他走上五楼的时候,房门已经打开了,马勉的爱人站在门里,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他,“你是凤凰科委的陈太忠?”

“啊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弯腰去门口换拖鞋,马夫人很不见外地伸手阻拦,话说得煞是痛快,“行了,你是来提建议的,不用换了,以后日子长着呢。”

她长得瘦瘦高高的,相貌也平常,但是说话做事还是带着一股利索劲儿,将对方请进客厅后,推了一盒软云烟过来,“抽烟,老马有点事儿,可能要晚点儿回来。”

“我不抽烟,”陈太忠笑着摆一摆手,两人说话的时候,沙发上坐着的眼镜女孩儿站起身走了,这是马勉的女儿。

总之,马部长的家,给人一种很平常的印象,除了进门的时候女主人警惕一点,也就是个普通家庭的样子,房子大了点,但并不是很整齐,可见马夫人平日里也不是个利索的主儿。

陈太忠坐下聊一阵,才知道女主人叫张璘,电视里放映的是不知道播了多少遍的《我爱我家》,不过,女工会主席对陈某人倒是很感兴趣,她上下打量着他,“你来文明办,定了没有?老马还说你不一定来呢。”

“组织决定,我哪儿能不来,”陈太忠笑一笑,觉得这女人还真是快言快语,“知道马部长很关心我的成长,所以我就贸然登门了。”

“老马一直觉得,你把凤凰科委搞得不错,”张璘点点头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我很少见他这么夸奖人的。”

凭良心说,张璘能做了一个副厅企业的工会主席,语言的水平还是有的,说话也中规中矩,不过她终究是个女人,性子又直爽,几句听似不偏不倚的话,就泄露出太多的信息了。

当然,马勉欣赏陈太忠这是事实,早晚会让陈某人知道,他甚至要求小陈主动找自己交流,这并不算多严重的泄密,但是——她说马部长说小陈不一定来,这个错误就很严重了。

只这一句话,就将章尧东卖得彻彻底底的,当然,她认为自己这是为老公说话,老马爱才啊,可陈太忠就确定了,合着是老马赞许了一下自己,然后老章就顺水推舟地将自己选派到文明办的。

应该是没有太多猫腻,世界上有些看似复杂的事情,其实也是很简单的,他一下就反应过来了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笑好还是该哭好,老马你可以先跟我沟通一下嘛,“那么,马部长也是想把精神文明建设好好地抓一抓了?”

“嗯,”张璘点点头,她本来还想聊一阵别的,但是听说这年轻男子连爱人的目的都不是很了解,一时就不想再说什么了,于是很自然地站起来,走到一边去拿客厅角落的座机,“我给老马打个电话,告他一声你来了。”

陈太忠很注意观察小节,从她这个动作,他就越发地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平民气息,要是张璘随手拿起手机拨打,那就是习惯了现在的节奏,而眼下她的行为,说明此人行事比较稳重和老派,这让他对她生出一些好感来。

不成想,她的电话还没拨通,门口传来一声轻响,马部长和一个年轻男人推门进来了,马勉看一眼客厅,愣了一愣才点点头,“小陈来了?小璘怎么不给倒水?”

他这话问得很自然,也一点不见外,似乎陈太忠出现在他的客厅,并不是多奇怪的事儿,自己也没有摆副部长的架子。

他这种气质,有点像老书记张新华,见到什么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,可是偏偏还给人一种很和善的感觉,一点没有厅级干部该有的威严——当然,很久之后,陈某人才知道,马部长不止这么一张面孔。

坐下之后,马部长一介绍,陈太忠才知道,跟在老马身边的,是马部长的司机小袁,是送领导上楼来的。

袁司机是乖巧识做的,看见领导有长谈的意思,略略问询一下,就站起身告辞,只剩下陈太忠和文明办的一把手面面相觑。

马勉看着他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定下来了?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?下午王启斌给你打电话了呢,陈太忠含笑点头,“定下来了。”

“嗯,那就好,”马勉点点头,抬手又从桌上的云烟里抽出一根来,慢条斯理地点燃,轻轻地吸了一口之后,才发问,“对将来的工作,有什么打算吗?”

“我还不知道我分管哪一片儿呢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总之,我是坚决服从组织的决定。”

“是吗?”马部长听这厮标榜服从组织决定,登时就笑了起来,又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“让你分管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,也行吗?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心里一揪,马部长说那几个字的时候很快,他听清楚了,但是他宁可自己没听清楚,他脑子里最先蹦出的三个字就是“少年犯”,这让他感觉颇为无语,你这是让我去当孩子王吗?“您说是哪个处?”

“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,”马勉哈哈地笑了起来,歇了一阵才摇头,“不过,这样可就大材小用了,我还指望着你把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搞成全国标兵呢。”

“这个担子,太重了吧?”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,是那种不加掩饰的苦笑,接着又是一振奋,“但是,在您的正确领导下,我会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,努力向目标冲刺的。”

“不重吧,凤凰科委不就是被你搞起来的?”马勉笑吟吟地回答,见这厮嘴巴微动,估计是又要说套话了,他的手微微一抬,很果决地发话了。

“你也不用谦虚,我跟章尧东要你,要得不知道有多费劲呢,章书记死活舍不得他的爱将,没想到最后他居然还真给面子,把你放出来了。”

这是在捧我,陈太忠在瞬间就琢磨出来这个味儿了,以他的分析,自然知道章尧东是多么渴望将自己推出凤凰去,而马部长居然说是争取来的,那就是说老马想将“看重”一词放大很多倍——小陈,我是很欣赏你的。

老马为什么这么给面子?那当然是希望我做出点成绩了,他很快就想明白了,这省文明办听起来就占了一个文明之多,但是跟另一个文明比起来,基本上也就是仙凡之间的差距那么大了。

而他在凤凰科委赤手打出一片天空,虽然也隐隐地合了大气候和国家政策,然而前期的大量工作,却是他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来的,这是任何人不能否认的,否则的话,凤凰科委又怎么会被科技部树为典型?

很多领导,都想把自己部门的性质标榜得重要一点,越是清水衙门的,这种心思就越浓,陈太忠非常能理解对方的心态,凤凰体改委的周国栋主任是这样的,省成套局的罗局长也是这样的,省文明办——有这样的心态错了吗?

“那么……下一步的工作安排,您能先指示一下吗?”陈太忠郑重地点点头,看起来有点要蓄势冲锋的架势,而且他将这种冲动表现得恰到好处——陈某人情商或许要差一点,但是演戏的话,那绝对没有问题。

“……”马勉笑眯眯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好半天才嘿然一声,“哈,你是来找我汇报想法来了,你先说吧。”

低调,一定要低调,陈太忠暗暗地叮嘱自己,于是就不将自己一些想法说出来,而是迟疑一下,先问一句,“文明办的具体职能我还不是很清楚,刚才听您说一个‘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’……为什么要强调未成年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