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16章 喜事连连(上)

凭良心说,撇开个人喜好不提,黄汉祥觉得陈太忠干工作也是一把好手,尤其是凤凰的曲阳黄,居然在法国能打开局面,而且成为中高档酒,就连他老爹听到这个消息,也是笑了一笑。

所以,他听说陈太忠不太喜欢省文明办,就说过来看一看小家伙,他是老人精了,什么事情没听说过,没见过?心知小陈这个心态不好——你不就是舍不得凤凰那点局面吗?

黄汉祥认为,章尧东在这件事里没做错什么,我们老黄家罩着的人,你要真敢给他点委屈,后果不是你承担得起的!

而且,小陈这家伙太能折腾了,所以黄总也真的能理解章尧东的苦衷——那厮在凤凰横行霸道、势力滔天不说,还跟我黄家挂钩,姓章的是打不得也骂不得,只能将他恭送出去了。

至于说陈太忠难舍凤凰的局面,黄汉祥反倒是很不以为然,不懂取舍,你做什么的官?没错,科委搞得很大很好,可离开科委你就不活了?

当然,黄总也能理解小家伙的心情,毕竟那凤凰科委是小陈一手打造出来的,有感情了嘛,又怕别人毁了那个局面——谁没年轻过呢?

不管怎么说,你是进步了,也到了省一级单位了,这才是事实,有没有实权接不接地气,那都不要紧,正经能在磨一磨性子的同时,学习一下该怎么在省里工作。

这年头干部的提拔,不光讲基层锻炼,也要讲上层经历,上一上下一下,来回这么折腾,才是王道。

别的不说,要是没有在中央机关任职的经历,一个副省长想成为省长,那是做梦——连成为常委都难,为什么?因为你没有高层工作经验,把你放上来,你知道该怎么配合上面吗?这种级别的官场,一个小小的疏忽就可能酿成天大的问题。

基于这些认识,黄汉祥对章尧东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,不过小家伙真情流露,他也不好指责,就说我来安慰你一下吧。

黄总在来之前,就想着说,我给你打个保票,你安安生生地坐冷板凳,只要你的硕士学位到手,三年……两年半之内,我给你个实职副厅,天南没位子的话,北京也想办法给你挤一个出来——老黄家不会忘了你的。

不过,下午他去看了一趟老爹,想着没别的事儿嚼谷,就把陈太忠的事儿拿出来说了一说,大意就是说,现在的年轻人也有本位主义,这还是不够成熟,舍不得坛坛罐罐,黄老当时也没说什么,只是笑了一笑。

不成想,晚上他在吃饭的时候,接到了周秘书的电话,周秘书说了,老爷子了解了一下日程安排,明天“中午”要跟陈太忠一起吃饭。

这下,黄总连开导陈太忠的兴趣都没有了,老爷子原本是让他关照小陈的,现在亲自出手,比他好用多了,他还费什么口舌?

所以当天晚上,大家就没聊什么正经事儿,就是喝酒胡侃,黄总对那个能跟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搭上线的主儿,挺感兴趣的,不过打问几句,发现小家伙敝帚自珍,死活不肯说,一时恼怒起来,索性就不问了。

不过黄汉祥对小陈的关怀,那真不是吹的,走的时候还再三强调,说是你小子要早点休息,别折腾得太晚,说是十点半吃饭,九点半你就得到。

“我来北京,就是散散心,哪里会折腾什么?现在我就去睡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得门一响,马小雅拿钥匙打开门就进来了,愣得一愣之后,她还强自镇定,笑吟吟地打个招呼,“黄爷爷您来了……”

第二天十点半的午饭,还真的……没什么吃头,老年人不但要少食多餐,还要多吃清淡的,桌上的五寸小盘子有七八个,就是黄瓜、豆腐、拌发菜什么的,一个蘑菇汤,特殊一点的,就是一碟小银鱼和几块腌萝卜——这腌萝卜是凤凰的做法,从老家带出来的口味。

黄老的饭量很小,小到让人感觉不可思议,而他吃饭的速度还不算慢,五分钟之后,他就将碗放下来了,陈太忠见状,也赶紧放筷子,老人家却不跟他见外,“多吃点。”

陈某人倒也听话,又吃了两分钟,放下了筷子,“饱了。”

“这点饭量怎么行?”黄老不满意地白他一眼,慢吞吞地发话了,“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一顿能吃一斤半的米饭。”

“您那是菜里没油水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里颇不以为然,比饭量的话你还真不行,一斤半……十五斤我照样吃得下去,“现在的生活条件,比那会儿强多了,所以说,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。”

搁给跟别的领导在一起,他还真的未必就会唱这么高的调子,但是黄老对他不是一般的了解,他就觉得向老前辈展示一下:我不是只会惹祸,我的思想觉悟也很高的。

“哈,”黄老不置可否地哼一声,好半天才缓缓发话,“你做的那些事儿,我都清楚,不过我不方便帮你打招呼,我一个老头子无所谓,但是……对你的成长不好。”

“黄老您这凤凰口音,还真是地道,一听就是老凤凰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这个话题他觉得没法接,只能岔开了。

“人老了,小时候那点东西就带出来了,念旧,是中国人的传统,”黄老继续敞开天窗说亮话,也不说什么避嫌了,“听说你对自己去了精神文明办……不理解?”

“也不是不理解,纯粹就是……我想为家乡父老多做一点实事儿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这个文明办,务虚的时候比较多。”

黄老看了他半天,过了差不多有两分钟,才微微一笑,脸上的褶子抖动得很明显,“我怎么就不觉得务虚?两个文明一起抓,只抓一个文明……这是会失去平衡的。”

“那么……”陈太忠又纠结了,想到自己会被冷藏,会无所事事的时候,他心里很不满,但是现在听老人的意思,是要让自己把精神文明建设抓起来,他可也有点不知所以——哥们儿的硕士学位,哥们儿还要跟小萱萱和小紫菱卿卿我我……

还好,他终是心性坚毅之辈,偶尔的小资情怀,也不过是这一世才培养出来的,短暂得很,基础也不甚牢固,于是沉吟一下就发问了,“那么下一步,我抓精神文明建设……也应该加大力气?”

“没错,”黄老缓缓地点点头,他人虽然老了,说话也慢,但是思维并不慢,甚至他紧接着就强调了一句,“我老头子是你的坚强后盾,你不要有顾虑……放手去干。”

哈,陈太忠美得差一点跳起来,其实他考虑过的,精神文明建设……有太多的东西可抓了,只不过眼下的大气候,是强调物质文明建设,他就算想有所作为,也只能落个“大局感不够”的评价,徒惹人耻笑罢了。

但是有黄老做背书,那就大大的不同了,他非常清楚这个承诺的份量,于是,他强压着心中的喜悦,微微点头表态,“我尽量做到有理有据有节,多注意沟通,能不打扰您平静的生活……那就尽量不打扰。”

“你也不要将我的军,有事我就会管的,”黄老哪里看不出他这点小心思?不过,小家伙能控制住情绪,没有因为自己的承诺而忘乎所以得意忘形,在年轻人里也算是不多见的。

做人做到他这一步,官场里很多较为隐晦的措辞,那是一听就明白的,而且同时,他不需要考虑太多的说话方式,“只要不是你不讲道理,那就好说!”

黄老的霸气,那也是不用怀疑的,蒙艺都能被他从家门口撵走,他还用得着顾忌谁?

收获确实不小!陈太忠缓缓地从黄老的小院儿走了出去,面沉似水稳重无比,心里却是按捺不住的得意——嗯嗯,要脚踏实地,要踏踏实实做事吖~

不过,在临上飞机前,还是出了一点小问题,唐亦萱改变主意了,要在北京呆一阵,因为今天上午荆紫菱从素波飞过来了,小紫菱说可以陪她在北京玩两天。

可是陈太忠却是不得不回了,若是搁在跟黄老谈话之前,没准他还能再改签一下机票,反正他是自由散漫惯了的,心情不好就多玩耍两天,但是既然可以在新的岗位上做点什么了,他自然就要注意一下影响,以免在新单位给大家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。

当然,些许的郁闷,那也是难免的,“小紫菱这家伙,就是总跟我对着飞……”

他才下飞机,许纯良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太忠,那个宋敏也是青干班的,他跟你关系怎么样?”

“还行吧,这两天他给我打了两次电话,我都没接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你在不在素波……行,那咱们万豪酒店见。”

许纯良知道要有科技厅的副处来挂职,也有点头大了,他天不怕地不怕,可是对厅里的尊重,那是必须有的,原因很简单——科技厅可是要对凤凰科委拨款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