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15章 权力和生活(下)

陈太忠跟赵晨其实就见了那么几面,不过别人怕这只疯狗,可是这疯狗却是怕他,所以他就觉得,用此人很顺手,尽管两人还存在小矛盾。

遇文王讲礼仪,逢桀纣动刀戈,陈某人做事一向如此,赵晨你能跟别人不讲理,那我就能跟你不讲理——你要不照我说的去做,哥们儿我收拾你!

不过,南宫毛毛却是没答应,他自然也知道赵晨,他担心赵疯子一旦插手此事,容易让事情变得不可控制,既然小于说她能行,那还是看看她如何行事吧。

不管怎么说,今天的遭遇,还是大大地减轻了陈太忠离开官场的欲望,于总的靠山不过是换了一个口子,就能被人羞辱一下,官场和生活真的是密不可分。

所以他就在南宫这儿坐等马小雅醒来了,顺便聊一点这样那样的事情,反正小萱萱知道他出来捞人了,倒也不怕她惦记。

马小雅这一觉,直睡到中午十二点半,这还是陈太忠要和阴京华吃饭了,死说活说才把她拽起来的,她迷迷糊糊坐在那儿半天,才想起来一个问题,“怎么太忠你来北京,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?”

“我马上要进省文明办了,心里腻歪,”这事在北京是不怕说的,陈太忠在天南被闲置了,但是在北京的能量一点都没受到影响,所以他也不觉得丢人,“就来散散心。”

“精神文明办?那可真不是什么好位子,倒是清闲,”阴京华也不怕直说,他最关心的是另一点,“往上走了一步没有?”

“倒是正处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端起酒杯喝一口,接着又微微一笑,“安生在省里呆两年吧,顺便再考个硕士文凭。”

“文明办也不是什么都不能搞,”阴京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你要闲不住,还是能找到点工作的,对了,你跟黄总联系没有?”

“没呢,这点小破事儿,还跟黄二伯念叨?”陈太忠也摇摇头,章尧东让他腻歪,也就腻歪在这儿了,不管怎么样,人家是把他提成正处了,别说文明办,就是去了党史办,也不能否认,他是实实在在提了半格。

“哦,”阴京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……

下午三点左右,警察局传来了最新消息,肖天遵的死,他的私人助理艾书简有很大的嫌疑,此人目前已经失踪,警方正在四下寻找。

“艾书简啊,那家伙是个兔儿爷,”南宫毛毛不屑地哼一声,“姓肖的为啥拍这同性恋的片子?就是被他忽悠的,你说这演艺圈儿咋就这么乱呢?”

“啊,是情杀?”陈太忠听得也糁得慌,他的性取向一直很正常的,这消息对他来说,真的恶心了一点,“既然没事,那我就走了。”

“着急什么?”马小雅看他一眼,她刚接了一个活儿,马上要出去,“我跟招生办的人坐一坐就回来了,不会跟他们吃饭的,反正人家只认钱。”

“我出来是散心来了,不用管我,”陈太忠坚持,因为唐亦萱还在别墅等他呢,“你们忙自己的,不要因为我来就打乱生活节奏。”

“小雅是舍不得你走,”苏文馨笑着答他一句,又看一眼马小雅,“几个学生,能挣几个钱?小雅你这有点捞过界了。”

“小雅这是拓展业务呢,”南宫毛毛听得就笑,虽然他也认可苏总的话,但是当着陈太忠这么说,那就有点不妥,“你忘了前一阵,还是小雅带你去找科技部那个……那个处长的?”

“科技部现在,还真是红火啊,”苏文馨感叹一声,又微笑着瞥一眼陈太忠。

这一眼,却是坚定了陈某人离开的信心,没办法,苏家姐妹做事,可是很荡漾的,上次甯瑞远来一趟北京,回去之后还念念不忘地感慨这一对姐妹花——甯总喜欢成熟女人,而这姐妹俩也确实有独到的技巧。

想借我认识金相实或者安国超吗?省一省吧,我跟那俩都不惯呢,他走出宾馆之后,暗自苦笑,同时也为这帮人的无孔不入而咋舌。

跟马小雅打交道的科技部处长,十有八九是张煜峰,想着连里面相对单纯的小马,都能借着自己的引见,打开科技部的局面,他真是感慨万分。

好像我也该跟张煜峰吃顿饭了?不过,下一刻他就将这份心思抛到了九霄云外,哥们儿都未必回得去科委了,还跟人家吃什么饭?

小雅没有跟我提起过张煜峰的事情,那就是说,张处长并没有做出什么我必须到场感激的事情来,陈太忠对自己的推理能力还是满意的:所以老张那边没有多大人情,回头心情好了再去看他吧。

他来到别墅的时候,唐亦萱正在屋里布置房间,见他进来,犹豫一下发话了,“太忠,你有没有觉得……这里少点什么?”

“少点什么?”陈太忠看一看空荡荡的房间,由于长期不住人,这里基本上就没什么东西,他皱着眉头摇摇头,“要说的话……少的东西还真不少。”

“这是一个家,”唐亦萱提示他一下,见到他还是懵懵懂懂的,就悻悻地撇一撇嘴,“你不觉得,这里少一幅……一幅婚纱照吗?”

婚纱照?陈太忠心里大惊,脸上却是没表现出来,微微呆了一下之后,就笑容满面地点头,“没错,少一幅婚纱照,要把你最美的瞬间,留在这里。”

“你有胆子陪我拍?”唐亦萱笑吟吟地看着他,凤眼也微微地眯了起来,不过那份发自内心的喜悦,真的是挡也挡不住。

“这有什么?”陈太忠坦坦荡荡地回答,他能理解她的心情,所以在最初的惊愕过后,他觉得她的要求是很正常的,然而,有一个问题他要强调一下,“不过明天咱们就回了,今天……来得及拍吗?”

“我也没说要今天拍,”唐亦萱见他答应了,喜得在房间里来回地走动,两条汉白玉一般晶莹的长腿,直晃得人眼晕,“好的摄影师都要预约的,而且还要做头发……等回头你在文明办上班了,咱们去香港拍吧?”

“嗯,没问题,”听她影射文明办清闲,陈太忠心里又有点不自在,不过见到她美不滋滋的样子,就觉得在文明办上班,也不完全都是坏事——她渴望这婚纱照,很久了吧?

两人一直腻到下午五点半,唐亦萱建议出去吃饭,然后再去逛商店,“最好再去三里屯的酒吧玩一玩……反正你常去的。”

自打知道我要上挂,小萱萱这性格转变了不少啊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才要说话,不成想手机响起,阴京华气急败坏地发问,“太忠你怎么不开机,也不在五棵松那儿的房子里?”

跟小萱萱亲热的时候,哥们儿从不开机的,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来就是散一散心,刚才手机没电了,也懒得换电池。”

“你可气死我了,黄总知道你来,本来要叫你吃饭呢,死活联系不上你,现在是又安排别的饭局了,”阴京华在电话那边苦笑,“晚上在房间等着吧,黄总找你喝酒。”

“他整天这么喝……身体受得了吗?”陈太忠一听说自己不能陪着小萱萱玩了,就有点遗憾,说不得试图蒙混一下,“阴总,你得空了,得说一说他。”

“我没那胆子,我劝你也别试,”阴京华的声音微微地放低了一点,“黄总听说你去文明办了,要安慰一下你……我说,黄总对你,那真是好得没话了。”

“嘿,那是阴总你帮我敲边鼓了,我知道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这种场面话,他现在是张嘴就来。

“啧,咱们弟兄们谁跟谁呢?再这么见外,我可就生气了,”阴京华佯怒地哼一声,“好了,没事我就挂了啊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冲唐亦萱无奈地摊一摊手,“得,来北京也清闲不了。”

小萱萱盯着他一言不发,眼神有点怪怪的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是……黄汉祥?”

“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头点得有点悻悻然,黄家逼得蒙艺远走碧空,而小萱萱在凤凰也因此行情不再,这到底是恩是怨,实在也说不清楚。

不过,他还是不想让她太过计较此事,于是就试图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,“反正总不可能是黄老见我,你说是不是?”

然而,天底下的事儿,还就是这么寸,陈太忠陪着唐亦萱吃完晚饭,回到自己的别墅的时候,大概七点半左右,黄总带着阴京华几人登门了,一开口就是,“我说,你明天几点的飞机?”

“下午四点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早知道北京这么热,我就买早晨的机票了,下回就知道了。”

“好像你第一次来似的,”黄汉祥看他一眼,走进房间上楼,自顾自地坐下,“四点的就行,省得你去改签,明天上午十点半,陪我家老爷子共进午餐。”

“十点半……共进午餐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。

“老年人嘛,少食多餐,”阴京华正好拎着两提啤酒上楼,闻言笑着插话,“太忠……我说,你这酒不新鲜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