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14章 权力和生活(上)

陈太忠到了没多久,马小雅和于总就出来了,两人都是面色苍白,一脸的疲惫,猛地看到他在外面站着,马主播的眼登时就是一亮,“太忠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昨天到的,听说你被叫进来了,就过来看看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现在是怎么个状况,需要帮忙不?”

“暂时不需要吧,需要了我联系你,”马小雅也勉力冲他一笑,“就是个调查呗,还能怎么样?不过,还是要谢谢你。”

“呵呵,自己人还客气个什么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见她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,他一时心生不忍,“我送你回去吧,想吃点什么?我给你买去。”

“就想喝一碗皮蛋瘦肉粥,”马小雅倒也不见外,“不用你买,去南宫那儿吧,让他的大师傅给做,哈~困死了。”

“呵呵,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,”于总虽然也是萎靡不振的样子,却是还有心开个玩笑,“更重要的是,他在你最需要的时候,就脚踏五彩云朵,身披金色战衣出现在你面前了,这才是真正的缘分……”

说笑间,几人就走出了警察局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公司里有会,先走一步了,马小凤晃一晃手里的车钥匙,“于总没开车来吧,我把车开来了,一起走?”

“嗯……不用了,”于总沉吟一下,眼光定格在某个方向,接着向那个方向走去,嘴里还吩咐着,“小马你们先回,回头咱们电话联系。”

陈太忠顺着她走的方向望去,发现那里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,于总走到后门,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。

这是谁呀?他看得有些好奇,才待打开天眼看一看,却不防马小雅在身边推他一把,“太忠,走了,那是老板的靠儿,你别看了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有心说一句,你的靠儿来了,你老板的靠儿也来了,看来你俩人缘不错嘛,不过念及马小凤在一边,终于还是忍住了。

马小雅的本田车也在不远处,陈太忠自告奋勇地当了司机,马小雅也没推辞,径自坐到了副驾驶上,倒是马小凤这个做姐姐的,不声不响地坐到了后面。

才一上车,马主播就拨通了南宫宾馆的电话,要那边给她准备“一大钵”皮蛋瘦肉粥,听得出来,她跟南宫毛毛的人都很惯熟。

她才一放下电话,又有电话打了进来,她接起来嗯嗯了两声,挂断之后,脸色就是一沉,“是耀辉公司在推波助澜啊,我说怎么折腾了一晚上。”

“耀辉公司……那是什么人搞的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,他也有点奇怪,马小雅这帮人在北京混得也算可以了,谋杀案虽然大,但是一个配合调查,就被问了一晚上,实在有点不合情理,“为什么要难为你?”

“不是难为我,是难为于总呢,”马小雅摇摇头,随口又解释两句,陈太忠这才知道合着耀辉公司跟于总不对眼,两家搞的项目都差不多,正是同行是冤家的意思。

不过,耀辉的背后也有大人物撑腰,两家要是不想鱼死网破的话,那是谁也奈何不了谁,这次肖天遵之死,那边也没想怎么样了于总,不过就是恶心一下人的意思。

对很多人来说,这面子不面子的无所谓,实惠才是最要紧的,单纯地为了恶心人而得罪人,实在有点划不来,但是南宫毛毛这帮人不同,他们讨生活的资本,就是面子和信誉!

如此一来,辉耀就算占了一次上风,很孩子气的上风,但也是很让于总跌份儿的上风,而马小雅,不过是被捎带了一下。

你才出来,就能得到这样的消息?陈太忠有点疑惑,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“刚才的电话,是于总打过来的?”

“嗯,”马小雅点点头,“她说了,这件事没完,不过,暂时不需要我管,还要我代她跟你道个歉,说是让你看笑话了……以前,唉,她可不会这么计较我的感受。”

这话说得,有一丝感慨和几许唏嘘,马主播以前就是跟着于总,拎包的角色,自打认识陈太忠并且有了肌肤之亲之后,行情是一天一天跟着看涨,现在连于老板都要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道歉,她心里,怎么能没有一点感触?

“你跟我,需要那么客气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却是看也不看后座的马小凤,因为他感觉出来了,这姐妹俩是以做妹妹的为主,做姐姐的……存在感真的很差。

说话间,车就到了宾馆,进了宾馆之后,马小雅还真是把那一大钵皮蛋瘦肉粥喝完了,又喝了一瓶啤酒,然后就躺倒呼呼大睡。

南宫毛毛今天也起得早,九点半就起来了,这时候,陈太忠已经打听清楚了,昨天警察来请马小雅他们,南宫等人也跟着去了。

不过,熬到后半夜,大家就有点困了,想着这皇城根儿一亩三分地儿,也不可能出现太多的古怪,于是就纷纷地回去睡了——有本事你们把小于和小马扣到天亮!

南宫毛毛真没想到,两个女人还真的被折腾到天亮了,一时间真有点恼怒,“麻痹的小小的耀辉,也敢这么蹬鼻子上脸,不给大家面子……搞它!”

于是陈太忠才知道,这耀辉是跟杨家一伙的——就是那个肥猪杨老三所在的杨家,同为军中势力,南宫所倚仗的孙姐家,跟杨家本来就不对盘,只不过前一阵东南动荡,孙家势力缩水不小,杨家虽然也缩水了,但是上层站队及时且准确,损失的多是下层人马。

“嗯,怎么搞,你说一声?”陈太忠对这个兴趣不大,这不但是因为马小雅是被捎带的,更是因为他觉得,这种孩子式的斗气没有什么意思,要整人就直接整趴下好了。

不过,既然南宫有这个兴趣,他倒也不介意配合一下,“我还能在北京呆一天,然后就回素波了。”

“你有正经事呢,就忙你的,”南宫毛毛笑一笑,事实上这次于总只是被人恶心了一下,算不上多大的冲突。

说穿了,谁让那肖天遵死了呢?遇到这种死人的大事,别人做一做文章也是正常的,于是他拿起手机,“得跟小于联系一下,看她是什么意思。”

于总居然没睡,不过这不奇怪,她年纪比马小雅大,觉就少一点,尤其是这次耀辉是冲她去的,这心里有事,就又不太睡得着。

不过,她的回答,却是很有意思,说是要自己先处理,“实在扛不住了,南宫你再帮忙也不迟,给妹子点时间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的手机也响了,来电话的是阴京华,“太忠,来北京也不知道打个招呼,这是打算跟我见外呢?”

阴总的作息时间,跟这帮人不一样,他是贴身服务黄家人的,而且他是众所周知的黄家外围,不像别人要遮遮掩掩,所以不合适贸然去警察局探望。

不过,他在京城的人脉不是吹的,于总这边出来不久,他在那边就得了消息,于是打个电话过去关心一声,才知道陈太忠来北京了。

见他挂了电话,南宫毛毛才笑着发话,“老阴这人,你别看不吭不哈的,他对真正的朋友绝对热心,现在像他这么讲究的人,真的不多了……他说要怎么办了没有?”

“黄二伯指示了,说都是部队里的,屁大一点事儿,搞什么搞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心说老阴居然还就把事情捅到老黄那儿了,看不出来,这阴森森的家伙,居然还有几分血气。

“小于的老板换口子了,要不然也轮不到他们折腾,”南宫毛毛听他这么说,无奈地笑一笑,“所以说这人生在世,真的不可一日无权啊……太忠,好好发展,老哥我在皇城根儿这儿候着你。”

“一日不可无权?”陈太忠听得很有一点无语,想要辩驳却是又无从辩起,只得微微一笑,心中也是感慨万分。

他来北京是散心来了,而且真的是有点心灰意冷了,是的,昨天跟唐亦萱的闲适生活,更勾起了他的退隐之心——这才是我想要的。

“那肯定啦,”南宫毛毛也有点感触,于是就很自然地抒情一下,“醒掌杀人权,醉卧美人膝……这才是爷们儿的追求!”

什么,你说我不是爷们儿?陈太忠听得一时大怒,可人家明显不是冲着自己来的,也就只能讪讪地一笑,点点头,“话是没错,不过南宫,官场里这偶然因素,真的太多了。”

“那是无能者的借口,”南宫毛毛傲然一笑,心说老哥我要不是图了这份清闲,也早就混官场去了,别的不说,一个正厅是稳稳的。

“你说得轻巧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心说你再怎么在外面混,终是不了解在里面混的那份压力,不过……哥们儿也是爷们儿吖~

一边说着,他就又想起个人来,“赵晨你知道吧,让他教训这……这个耀辉公司,合适不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