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13章 调整情绪(下)

周四的时候,陈太忠去省委党校,拿上了自己的大专毕业证,周五却是惊闻一个消息,青干班二班的省科技厅计划发展处副处长宋敏,拟去凤凰科委挂职。

宋处长可是跟陈主任在党校操场上共同跑过步的,此时的陈太忠也懒得理会那么多,他买了去北京的机票,直接飞走了。

七月初的北京,燥热难当,下午四点下了飞机之后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阳光也耀得人眼花,陈某人的心情本就不是很好,又受了这股燥热,心情就愈发地沉闷了。

总算还好,他身边还跟了一个能让他心情清凉一点的主儿——唐亦萱,小萱萱北京的别墅早就装好了,这次她过来,一是跟太忠散心,也是顺便打理一下这栋房子。

她身着乳白色暗花长袖衬衫,下身是浅豆色绣花薄麻纱长裤,足蹬白色旅游鞋,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,不过饶是如此,那高挑曼妙的身材,却是怎么也遮不住的。

“好热,”她吁一口气,从包里摸出一顶凉帽,戴在了头上,又摸出一副墨镜戴上,这下可就更严实了。

因为这趟航班是素波来的,陈太忠也不敢怎么招呼她,走出机场打个出租车,出租司机要起步了,他才吩咐一声,“等一下,捎上那个女人。”

“你认识不认识人家啊?”司机登时就笑了,这北京的的哥还真是什么都敢说,不过也说明,小萱萱捂得再严实,别人也能看出来这是美女,气质就在那儿摆着呢。

陈太忠心情不好,也懒得跟他打嘴皮子官司,约莫十来秒钟之后,唐亦萱款款走过来上车,关上车门才摘下墨镜,“真要命,以后不能这个季节来北京了。”

“下一场雨就凉快了,”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一看这美女,发现人家没有接自己话的欲望,于是讪讪地一笑,“去哪儿?”

约莫一个半小时之后,车到了小区,这时候,唐亦萱就不怕了,两人手牵手走进别墅,房子里也是闷热,她就指挥了起来,“太忠,把房子弄得凉快点。”

“明明有空调的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将室温降一降之后,两人才在各个房间转悠了起来,细细地欣赏这里的装修风格和质量。

两人都有大把的时间,这细细一欣赏,就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这个时候,空调的威力逐渐地显示了出来,说不清是谁主动,两人就抱在了一起……

等到异响停止,就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,好半天之后,娇媚的女声慵懒地发话,“真是受不了你,要是晓艳跟着来就好了。”

“那咱们在这儿呆一个星期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有些东西一旦适应了,就再回不到从前了,小萱萱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“那时候学校就放假了,她可以来北京玩的嘛。”

“你怎么可能呆这么长时间?”唐亦萱的凤眼缓缓张开,伸手去推他赤裸的胸膛,“好了,出去,我要去洗一洗。”

“我也去,”陈太忠偏不听话,伸手环住她纤细赤裸的腰肢,微微一用力,抱着她向卫生间走去,两具白生生的人影消失在门背后,“你早答应我了,要陪我洗澡……我靠,这水里怎么这么多锈?”

洗澡的时候,又是一场大战,两人再出来,就是接近晚上七点了,唐亦萱换上了一条短短的牛仔热裤,上身是一件短短的吊带紧身小背心,甚至还未遮住肚脐,整个人显得青春靓丽、活力四射。

“哈,挺不错,你就应该穿成这样,”陈太忠看着她的打扮就笑,“估计凤凰人想破头也想不到,一身运动服的唐姐,也有这样穿衣服的时候……”

说着说着,他的情绪又有一点低落,那是因为“唐姐”二字,又让他想起了凤凰官场。

唐亦萱也知道,太忠这次来北京,主要就是散心来了,她到素波,本来是听说蒙勤勤可能要走,专门去看看她的,却是被这家伙拽着直接飞到北京了。

见他情绪低落,她有意舒缓他的心情,“这房子没人住,真就是麻烦,放水都得放半天,你说,找个什么样的人来看房子比较好?”

“嗯,我安排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找谁都不是很方便,最后才做出决定,“委托一个家政公司,定时打扫好了。”

“嗯,”唐亦萱点点头,她的目的就是转移他的注意力,见他放松了,就走到窗前,推开窗户,“外面不是很热了,出去走一走吧?”

走出门去,陈太忠才发现其实温度并没有降下来多少,不过那耀眼的阳光不见了,凉爽自然也就可期了。

两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倒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,唐亦萱一身时尚女孩的装束,白生生的肌肤看上去有若玉雕一般,身边的男人却是短袖长裤,面相虽然年轻,气质可是老气横秋得紧。

在喧嚣的都市中,静静地感受着这份难得的寂静,两人谁都不想开口,不知道这么走了多久,唐亦萱一指不远处一个巷子口,“吊炉花生,买点吃吧?”

巷子口,临街的房子开了一个好大的窗户,能看得到确实有小罐在空中吊着,陈太忠看得就笑,“这还真是吊着的。”

买了一小纸袋的花生,唐亦萱一边走,一边剥着吃,还惬意地叹着气,“穿成这样,在马路上吃东西……这是我的梦想啊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有心说你还真容易满足,可是心里又蓦地有点酸楚,就在这个时候,身边走过两个年轻男人,其中一个习惯性转头扫一眼唐亦萱,明显地愣了一下神,又多扫了两眼才回头。

另一个却是没在意,还自顾自地叨叨着,“你说这孙子也忒不是玩意儿了,不就是个副处的位子吗,值得这么折腾我?”

听到他这话,陈太忠和唐亦萱对视一眼,同时苦笑了起来,心里是同一个念头——怎么走在大街上,都躲不开官场呢?

“起风了,”下一刻,一股旋风很奇异地出现在前方不远处,卷起了地上的沙土,周围的树叶也沙沙作响,唐亦萱眼睛一眯,小鼻子痛苦地一皱,一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,“真扫兴啊,难得出来一次……咱们回吧?”

“呵呵,以后有的是时间,”陈太忠搂着她,万里闲庭发动,在瞬间就回到了别墅里,甚至,他的话都没有被打断,“省文明办,那是闲得不能再闲的地方。”

调整了半天心情,他终于肯直面自己的遭遇了,有所失必然就有所得,这世界是公平的。

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,外面就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还有小异物打在玻璃上,发出叮咚的响声,“北京就是这天气,看来是要下雨了……”

听着窗外的雨声,陈太忠搂着小萱萱,两人难得地在一起睡了一晚,第二天两人又是同时醒来。

窗外早就是雨歇风住,空气异常地清新,吃过早饭后,面对明媚的阳光,唐亦萱遗憾地咂一咂嘴巴,“还说今天能凉快一点呢,看来又是个大热天,咱们去哪儿玩?”

“去看拍电影吧,”陈太忠琢磨来琢磨去,觉得就是这个玩意儿还比较新鲜,小萱萱应该没见过,“电视剧也行……有室内戏的话,摄影棚应该是比较凉快的吧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摸出了手机,给马小雅拨一个电话,可是发射键按出去,他才反应过来,糟糕,她应该还没睡醒吧?

不成想,电话才一拨通,那边就接了起来,一个跟马小雅声音很像的女声发话了,“你好,找我妹妹什么事儿?”

“哦,没什么,带了个朋友,想去看看拍电影,”陈太忠大大方方地回答,“她是不是正睡着,麻烦你叫一下她行吗?”

“拍电影?”马小雅的姐姐冷笑一声,“还拍呢,都被请进警察局了,死人了,小雅被叫进去配合调查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瞥一眼唐亦萱之后,毅然做出了决定,“她被关进哪个警察局了?我过去看看她,没受委屈吧?”

半个小时后,陈太忠带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出现在了警察局,有时候这外国人还是比较好使的,而且马小雅跟他的关系有点那啥,他就先来看一看,落实一下情况,再决定找不找人帮忙。

马小雅的姐姐叫马小凤,跟她妹妹长得一点都不像,难看得要命,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死的那位陈太忠也见过两次,天涯的肖天遵,尖嘴猴腮大龅牙的那位制片。

肖制片是死在自己住的房间内的,昨天下午才被人发现,尸体已经有点味儿了,身上被人扎了四十一刀,现在警方正在调查,于总和马小雅也被请了过来。

“调查了一整晚上吗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警察们总不至于一大早去马小雅的别墅,从被子里将人拎出来吧?

“肖天遵住的房间,楼下有个离休的老干部,”马小凤叹口气,无奈地撇一撇嘴,这个动作让她显得越发地难看了,“老头儿通过人指示了,必须尽快破案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,心说哥们儿就是这命,走到哪儿,哪儿就遇到事儿,出来散散心都不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