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09章 节目(上)

王玉婷真的没想到,自己扭一下头,就带来这么大的响动。

她只是在伯明翰见过陈太忠动手打人,后来也听小紫菱说太忠哥身手相当了得,眼见这会场的气氛挺轻松的,就回头看一下。

但是她并没有意识到,三个干部培训班,在礼堂里也是竖着坐分了三拨的,而她个子低坐在前面,而陈太忠个子本就高又不欲引人注意,坐得就相当地靠后。

一个姿色尚可的女人,跨班级扭头斜望,太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了。

何振魁听了郭校长的提议,嘴巴动一动,才待轻声点评一点什么东西,猛地发现大家纷纷将目光看过来,骇然之下,也侧头一看,却不防陈太忠正看着他,在微笑着点头。

陈太忠见到王玉婷看自己,心里就知道有点不妙了,心说你早不看我晚不看我,这会儿看我,怕是要有点小麻烦。

由于有了这个警惕心理,他的反应就要快一点,眼见大家纷纷扭头,他也将头扭向一边微微颔首,务求做到将祸水东引。

何振魁嘴巴虽然大,反应却是不慢,一见副班长冲自己微笑,就知道要糟糕,尤其要命的是,他还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——仔细算一算,也就是有一手吐烟圈的本事,应该比在座所有的人都强,但是这个……合适上去表演吗?

所以他很干脆地一伸手,笑眯眯地示意了——陈主任你请,那女孩儿看你,肯定是有原因的,麻烦你就不要拉我垫背了成不成?

他俩这一折腾,连坐在前排的校领导都发现了奇怪之处,于是纷纷地回头望去,却是见到两个学员正在你推我让,于是就有人琢磨了:能让这么多人关注,大概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吧?

“副班长,求你了,我真的啥也不会,”何振魁见到扭头的人越来越多,真的是坐卧不安了,于是低声恳求,“你看,连郭校长都看过来了。”

“你搞个诗朗诵啥的,应该没问题吧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,一点也不为所动,这不仅仅是暗讽老何长了一张大嘴,更重要的是,他不想上台表演节目。

当然,他并不知道王玉婷打的主意是让他表演武术,要不然绝对会推得更利索,而不是像眼下这般半开玩笑半当真——上台表演武术,哥们儿这算是表演还是算耍猴?

真要遇到这要求,他宁可唱一首歌,也不会去打拳,虽然他的歌喉,是相当地惨不忍睹,但是这是原则问题。

两人正在僵持,一班的前方已经传来了呼声,“陈太忠,来一个,”紧接着,这声音在瞬间大了不少,却是因为不少人在下一刻加入了呼声中,“陈太忠,来一个……陈太忠,来一个……”

好个老董,我算你狠啊,陈太忠听出来了,带头起哄的就是董瑜亮,接下来跟随的,是唐东民一帮人,再然后,就是全班都有了……

在这种群众的呼声中,他真的不能再推了,犹豫一下,狠狠瞪一眼长着大嘴跟着起哄的何振魁,送出一个“你死定了”的眼神之后,他站了起来。

哥们儿表演个什么节目好呢?练武术那是想都不用想的,他心里压根儿就没这个意识,唱歌的话,他拿不出手,跳舞的话……那跟练武也差不多了。

不过,陈某人还是有很多东西能拿得出手,下一刻他就做出了决定,于是冲大家点头笑一笑,大步走上了主席台,“这样吧……我给各位领导和同学们,表演个小魔术。”

紧接着,应他的请求,一边的工作人员将一张小木桌抬上了主席台——现在这里是舞台,再找一张红绸桌布盖上去,那就是齐活了。

反正这里时常充当各种会场,这些常见的东西,张罗起来太顺手了。

陈太忠身着短袖衬衣,下身是牛仔裤,脚上一双皮凉鞋,让人怎么看,都看不出来有什么魔术师的装备,他手上那颗绿油油的玉石戒指,是唯一比较碍眼的东西,但是在大家的眼里,那显然不会是魔术道具。

在会场里一百多双眼睛的注视下,陈太忠将两只手伸进桌布下,假巴意思地摆弄片刻,然后双手握拳,猛地向后一缩手,两只手掌再张开时,每只手上各握着一个……鸡蛋!

没办法,陈某人的须弥戒里东西虽然多,但是合适做道具的却不多,变珠宝出来不合适,变阳伞出来又太大个,烧烤用的碳炉倒是不大不小,但是……合适吗?

在手电筒、香烟、听装啤酒中,他选择了鸡蛋,不算太好,但是恰好双手能握住,这可以混淆大家的视线。

“是俩鸡蛋?”有人惊呼。

有这种反应不足为奇,事实上,别看刚才大家叫得热闹,但是也没谁会指望陈太忠能变出多么惊天动地的魔术来,前面那么多精心准备的节目,也不过是业余里面的中等,差强人意罢了,这临时的抓壮丁,能强到哪里去?

说实在的,大家只是希望陈某人使用一个看起来比较勉强的道具,变出一朵花啊,或者扑克之类的,众人就可以伪作不知地叫好了,毕竟,谁也不是专业的不是?

可是,空手变出来俩鸡蛋,这个……这个怎么说呢?必须承认的是,大家一开始都没注意到,这家伙身上,有什么地方能放俩鸡蛋。

“太忠,我有个问题,”还是董瑜亮,他居然在举手之后,站起来了,一脸严肃地发问了,“你这俩蛋……是真的吗?”

“哗,”满礼堂的人哄然大笑,这种双关语,是个男人就听得明白,而眼下大家在庆祝党的生日,气氛也较为和谐和热烈,董处长这样的问题也是调剂气氛,不算太过分。

有些女学员,一开始没听出这问题的含义,不过,见到大家笑得前仰后合的,于是就纷纷醒悟了过来,面红耳赤地跟着发笑。

“你……”陈太忠被这句话呛到了,他无奈地指一指董瑜亮,心说老董啊老董,我跟你……你给我等着!

“肯定是真的,”接下来,陈主任做个手势,一边的工作人员拿个茶杯过来,他将鸡蛋在杯口一磕,两个蛋黄带着蛋清,啪啪地掉进了茶杯里。

他挥一挥手示意,工作人员向旁边走两步,他又将一只手伸进红布下面鼓捣了起来。

这次,大家就都睁大眼睛看了,这魔术有模有样的,谁也愿意细看一下,紧接着,大家就看到,陈太忠从红布下拿出了右手,手中却又多了一个鸡蛋。

这一下,大家就能断定,这个叫做陈太忠的家伙,还真的有一手,确实,没人看出来,这家伙手上的鸡蛋是从哪里来的。

“变出来不算本事,再变走,那才是水平,”陈某人清一清嗓子,在台上解说一句,他真是没做过魔术师,不知道变魔术的时候,一般的魔术师都是不说话的,像现在他这做派,就有点耍把势卖大力丸的味道。

不过,为了出这口气,他不管那么多了,下一刻,他的右手又放入红绸下面,身子微微一僵,紧接着,他嘴里干脆地蹦出一个字,“走”!同时左手将红绸一把拽开,大家运足目力一看,果然,他的右手上已经空空如也。

“好,”郭校长率先鼓掌,大家跟着也响应了起来,陈太忠站在台上,笑眯眯地点头,等掌声渐次地稀疏之后,他才笑眯眯再一次发问了,“大家知道,那个鸡蛋去了哪儿了吗?”

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众人的眼光就盯在了董瑜亮的身上,董处长心里有点纳闷,我没跟你串通这个啊,怎么就把鸡蛋变到我身上了呢?

他正琢磨呢,猛地觉得左胸口衬衫口袋处,有一种涨涨的、凉凉的感觉,一时禁不住有点愕然,你真把鸡蛋变到我的口袋里了?

想是这么想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脑袋一迷糊,右手冲着自己的上衣口袋就是狠狠地一拍,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之后,就有粘稠的液体,从他上衣的口袋布处,缓缓地渗透了出来。

不是吧?董瑜亮低头一看,登时就傻眼了,我这轻轻一拍……就把一只鸡蛋拍烂了?

“瑜亮,不是这样吧?”陈太忠愕然地望着他,心里却是狂笑不已,“你总共就一个蛋,居然忍心……拍烂它?”

“哗~”会场又是一阵爆笑,这次的笑声,比刚才的还大很多,大家纷纷点评,说这个节目真的太棒了,不但有魔术功底,这情节策划和语言组织,那都是一等一的厉害……简直可以上春晚了,没想到一班还有这样的压轴戏。

“多谢董同学的配合,”陈太忠笑着冲台下点点头,拒绝了大家“再来一个”的要求,“关键是,道具就只有三个鸡蛋,其他的我也不会变了。”

“可以让食堂给你送来一筐嘛,”郭校长也笑得合不拢嘴,觉得这一届学生里,总算有几个有意思的,“小陈你还能变吗?”

“鸡蛋,会破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两只手快速地向空中一伸,猛地一划拉,又是两个鸡蛋出现在手上,也不管自己说只准备了三个鸡蛋了,他笑眯眯地看着大家,“这次,我想找个领导配合我一下……最好是深孚众望的,这样的领导,不会帮着我捉弄人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