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08章 原来是这种壮丁(下)

范如霜很清楚凯瑟琳和陈太忠的关系,这次省内引进德国人才,她能确定小陈在其中出力了,倒是没有多奇怪,但是那三位副处就不同了。

听说引进国外人才,居然是自家的副班长居中牵线的,连一向比较稳重的罗汉都吃惊得将酒杯碰洒了,“太忠你是受了蒋省长亲自委托?”

“还是蒋君蓉送的票呢,你又不是不在场,”杨向阳笑着回答,他这么说,其实正经是他那天不在场。

不过,陈副班长那天的表现过于惊艳,又涉及了跟素波第一美女的恩怨情仇,而在场的人又有二十一人之多,这事儿回去一下就传开了,杨处长自然也就知晓了,“后来飞北京,想必就是接凯瑟琳女士他们一行人去了吧?”

“嘿,我想起来了,”何振魁也插话了,那俩都说了,他这个大嘴巴必然要跟从,“太忠你开学迟到了,你说是被抓壮丁了,说的是不是就是这回事?”

“嗯,蒋老板强烈要求我去一趟德国,”这时候再遮遮掩掩,也没什么意思了,陈太忠苦笑着点点头,“开学前两天才通知的我,你说我能不迟到吗?那是德国招人才,不是去德州买扒鸡……”

“啊,青干班你还迟到了?”这一点,却是范如霜不清楚的了,她闻言也很是惊讶,不过不旋踵,深明内幕的她就反应了过来,于是点点头,“曼内斯曼那儿,确实是拖不起,下手慢一点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“还会有的,”凯瑟琳微微一笑,简单地说一句就不肯再说了。

一顿饭吃完,陈太忠和同学们就要告辞了,范如霜倒是留他们去酒吧或者台球室坐一坐,不过这就是表面文章,他略略一推辞,范董那边就不挽留了。

倒是凯瑟琳,范如霜是真的想挽留,凯老板也想借机告辞,范董坚决地不答应,“我还要跟你谈论一下国际形势呢,谁都能走,你不能走,大不了我付你谈话费。”

听到这话,那三位配角副处相互交换个眼神:能让范如霜着紧成这样,那洋妞真的是牛逼啊,太忠居然能结识这么一号人,果然是……能者无所不能。

出来之后,四个人也不想马上回党校,于是找个足疗城泡脚,别人点的茶水,陈太忠点的却是啤酒,杨向阳见状,一时豪兴大发,“太忠今天帮我老大忙了,虽然酒量不行,我也得舍命陪君子,我也喝啤酒。”

“你是高兴得要发泄吧?”何大嘴这么说,而罗汉却是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八卦之心,“太忠,你怎么认识凯瑟琳的,给大家讲一讲?”

“是啊,你得传授一下经验,”“没错,太忠你不能敝帚自珍,”那两位登时就高声附和了起来,这种有钱有势的美女,是个人就喜欢——更别说还是波斯猫。

“其实……就是三里屯酒吧捡的啊,我跟着朋友打了一辆车,然后蹭地她也钻进来了,”陈太忠讲述这种事,有若孔子著《春秋》,隐恶而扬善,“纯粹是运气,去北京次数多了点,就碰巧遇上这事儿了……”

“你……不带这么玩儿人的,”罗汉被他说得哭笑不得,何振魁也相当不满意,“细节,我们要听细节,比如说她跟你的感情经历啥的……她跟你的关系,一看就不简单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却是不肯再说了,不过被他们这么一撺掇,他倒是想起刚才离开时,凯瑟琳的轻声叮嘱了,“……不管多晚,我也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你今天必须得来我的房间,要不然明天我就红杏出墙!”

晚上又要赶场了啊,想到这里,他的嘴角微微地抽动一下……

由于当天晚上和次日凌晨,陈某人释放了太多精华出去,第二天的课,他就上得有些萎靡不振,他要养精蓄锐,今天可是周五了,晚上他要带着素波军团,去刷凤凰的副本……嗯,还有两个外援的说。

然而,就在中午要下课时,他很惊讶地得到了一个消息:下午不上课,有组织活动,迎接七一党的生日。

2000年的六月三十真的是周五,不信的可以去查万年历,陈太忠一着急,就落实了一下下午的活动内容,以他现在在班里的地位,很快就了解到,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活动。

没错,今年是党诞生七十九年,是个畸零数字,要是明年那就不同了,八十就是整寿,不过,等到了下午,他才知道,不单有座谈会,还有即兴的节目演出。

座谈会是在党校的小礼堂开的,能容纳两百多人的小礼堂里,三个干部培训班的九十多人济济一堂,而主持这个座谈会的,则是省委党校的常务副校长郭建国。

由于一般情况下,正校长邓健东很少来省委党校,所以郭校长就算党校里实质上的一把手,由他来主持这次活动,倒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说是座谈,其实就是领导讲话、学生代表讲话之类的,这样的文章做完,也就是一个多小时,然后就开始了节目演出。

陈太忠非常惊讶地发现,自己居然对这演出根本就不知道,尤其是第一出节目,就是花华和毕冉配合的双人舞蹈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。

两人的舞蹈跳得一般,花华要强一点,毕竟毕冉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妇女了,不过,在非专业选手中,两人的水平也就算拿得出来了。

年轻的副班长有点汗颜,看这两位的配合,怎么也是彩排了几天的,可是他作为班级领导,却是从不知情,不由得暗自检讨:哥们儿溜出去的时候太多了,居然没注意到各班组织节目了,有点……脱离群众吖~

他想的一点没错,接下来,各班都有精彩节目上演——好吧,是相对精彩,有舞蹈、唱歌和单口相声,三班居然发动了十二个人,搞了一个《黄河大合唱》的三重唱。

不过,这十二个人唱这大合唱真的有点勉强,尤其还是三重唱,唱得有点荒腔走板,倒是能听出来,这些人是认真练过的,唱得也努力。

等他们唱完,大家还是报之以热烈的掌声,何振魁坐在陈太忠旁边,一边鼓掌一边小声嘀咕,“这三重唱弄得不好,自发组织的,搞这个岂不是自找难堪?”

这话是实情,三班这十二个人算是相当大的一个松散团伙了,但是就算是三班的班长,也不可能凑齐所有的人来唱——在青干班搞这一套,那不现实。

所以大嘴何认为,就不应该搞这个合唱,陈太忠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嘴里却是轻声嘀咕一句,“老何你管住点自己的嘴。”

“他们怎么听得到呢?”何振魁笑着回答,“等没掌声的时候,我就不说了。”

节目都是相对精彩的,但是准备好出演节目的人,却是不多,几轮下来节目单就完了,郭校长抬手看一看时间,还不到五点,心说这个时候吃饭有点早啊,“再来点即兴演出吧?”

这一下,众多学员就面面相觑了,不过,党校实质上的一把手都发话了,还是有人愿意站出来,给领导留下点印象的,最先站起来的,是二班的一个男学员,走上去唱了一首苏联歌曲《喀秋莎》,声音浑厚字正腔圆,一看就是在KTV下过功夫的。

受他启发,别人也纷纷地上台献歌,听着听着,郭校长发现了一个问题,“咱们这学员里面……就没有多才多艺的?都只是会唱歌?”

校长的疑惑马上就被公布了出来,这个时候,王玉婷扭头看一看陈太忠,心说太忠会武术,该不该建议他表演一下呢?

她是三班的人,这么一回头,好几个人跟着她的眼光望了过去,然后一班的学员也觉得有点奇怪,大家纷纷扭头……这是发生什么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