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04章 有功而放肆(下)

蒋世方离开天南宾馆之后不久,就接到了接待小组的汇报,说是普林斯公司的老总和秘书,在刚才出门,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之后离开了。

“先远远地跟着吧,”穆海波请示了领导之后,做出了回答,“这是咱天南的贵客,嗯,尽快查明那辆车是哪儿的。”

不多时,下面人又将电话打了过来,说是查出来了,是今天才上的牌子,车主是京华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丁小宁。

“是陈太忠啊,”穆海波不知道别人,还能不知道丁小宁?美女孤儿企业家已经是很显眼了,更何况这女孩儿最近拿下了素纺这个大包袱——也可以说是大肥肉。

“要是陈太忠,就不要跟了,”蒋世方不动声色地做出了指示,小陈跟这外国女人的关系,他不是很清楚,也不想知道,反正她们跟陈太忠在一起,是绝对吃不了亏的,而且那家伙脾气太坏,弄出什么误会,反倒是不美了。

“啧,这家伙公然跟这些外国人搅在一起,不知道注意点影响,”穆海波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味道,嫉妒羡慕什么的,都有一点点——其实,凯瑟琳的美艳,也让他看得有点不克自持。

“由他去吧,这是咱天南注重人才嘛,”蒋世方黑着脸,淡淡地说一句。

“帮了蒋世方这么个忙,就能大大方方陪你们了,”陈太忠带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,施施然地走在大街上。

三人本来是想找个酒吧坐一坐的,但是在北京泡吧泡多了,来素波感觉这里真的要差一点,所以他就决定了,带着两个美女去逛夜市。

每到盛夏的时候,素波就有几个夜市,尤其是东城区的夜市规模更是首屈一指,这里本就是商业区,人气比较旺盛,这大夏天的,晚上摆开一溜又一溜的地摊,大家一边消暑一边闲逛,倒也别有一番风趣。

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没见过这种阵仗,卖衣服、眼镜、小饰品、小吃以及各种百货的小地摊混杂在一起,尤其又有那卖烧烤、露天火锅或者烤红薯的摊子,搞得整个夜空灰蒙蒙的,感觉是说不出的喧嚣。

“真热闹啊,”两女相互对视一眼,兴致勃勃地逛着,这地方一看档次就不是很高,可是她们没见过不是?反正年轻人都有爱趁热闹的毛病。

夜市的光线并不是很好,尤其是很多摆卖小饰品的摊位,那些仿真首饰、小挂坠之类什么的,看起来亮晶晶璀璨夺目,远比平日白天里卖相好。

见两名外国美女逛自己的摊子,各摊主都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推销自己的产品,有的会做买卖的,直接跟陈太忠打招呼了,“兄弟,你帮我把价钱抬上去,咱俩对半分。”

“那我要把你的价钱压下去呢?”凯瑟琳笑吟吟地接口了,虽然不能说是字正腔圆的汉语,但是话里的北京味儿很浓。

看到摊主尴尬的样子,三个人笑得前仰后合,到后来,凯瑟琳直接就用汉语发问了,不过,虽然这些摊位上的主儿已经在没命抬高价钱了,可那东西一听,还是有点不上档次。

逛了约莫半个小时,两人一共也就买了一个高倍望远镜,摊主信誓旦旦地说,这是走私的俄罗斯军工产品,不过,就算他敢说,别人也得信不是?

可是伊丽莎白还就喜欢上这东西了,于是开价一百八的望远镜,被陈太忠还到八十之后买下了,至于说这东西是不是只值十八块,他没兴趣去琢磨,价格砍了一半还多,就可以满足了,人家大半夜的摆摊,也不容易不是?

然而,在下一个卖这种产品的摊点,摊主见到伊丽莎白拎着这么一个望远镜,直接就问他们是多少钱买的,听说这三位花了八十,登时长叹一声,“你们上当了,就这东西,四十一个,你要多少我有多少。”

三人听得也就是哈哈一笑,大家的兴致在逛街,而不是真的计较这点钱,不过伊丽莎白多少还是有点悻悻。

逛到九点的时候,闻到路边烧烤的香味,两个女孩有点嘴馋了,可是看一看那卫生环境,终于还是忍住了,“什么东西都是黑乎乎的,这怎么吃啊?”

“明天吧,咱们去专门吃烧烤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对了凯瑟琳,明天范如霜要过来看你,晚上这一桌算我定了,不许答应别人哦。”

就在这时候,前面猛地哄闹了起来,人群先是一聚,然后轰然散开,两个小孩飞快地冲着他们跑了过来,后面有个女声在大喊,“抓小偷,他们抢了我的包。”

“嗯?”两个外国美女齐齐就是一愣,这种闹市里,小偷虽然是不可避免的,但是公然抢劫还是比较少见的——倒是大家纷纷避让,她俩没觉得异常,国外更是这样。

小孩正没命地跑呢,路边走过一个年轻人,似乎是没发现这里的异样,结果一个孩子不小心就直接撞了上去,连着踉跄两步。

年轻人的身子也被撞得一歪,然后眉头一皱,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,脑后风声响起,一柄雪亮的砍刀正正地砍中他的顶门。

持刀行凶者也是个年轻人,高鼻深目,面部毛发浓密,一看就是少数民族,一刀砍下去之后,轮起刀来还要再砍,陈太忠却是忍不住了,“伊莎,给我揍他!”

“揍他?”伊丽莎白见到那雪亮的刀子,也有点胆颤,不过,听他这么一喊,那年轻人抬头就怒视了过来,却是停止了砍人。

这下,伊丽莎白就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,年轻人看到是一个外国女人,抡起砍刀的手禁不住放了下来,横着身子就撞了过去——别看此人下手狠毒状似冒失,什么人能砍,什么不能砍,他心里清楚得很。

比格斗的话,伊丽莎白是不怕的,她冲过去飞起一脚,就同那人扭打了起来,不过还没打了两下,四周又冲出四五个年轻人来,有人拎着铁棍,向她狠狠地砸去,一看那长相,就知道这些人是一伙的。

这时候,陈太忠动了,他冲去就攥住了持刀年轻人的右臂,“刷刷刷”一阵刀声响起,那年轻人手上的刀不由自主地砍向自己的同伴,眨眼间就是鲜血四溅,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各种斗殴器械掉了一地。

四五个人很快就丧失了战斗力,有的人捂着肚子,有的人捂着脑袋,最惨的是持刀者,在放倒自己所有的同伴之后,他的右手狠狠地向自己的左臂一砍,整个左臂登时掉落在地。

“滚蛋!”陈太忠将此人向远处一推,那位失了一条膀子,正在痛着呢,吃他这么一推,掌握不住平衡,登时就滚倒在地。

他也不管这些人,走上前拽着伊丽莎白,快步向凯瑟琳走过去,“走了走了,真扫兴。”

凯瑟琳也看到了,地上有人肚裂肠破,有人被砍断大腿,心知此事搞得不小,二话不说转身跟着他疾走,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阵阵的尖叫声,“打架了!杀人了……”

有几个胆大的,就想跟在陈太忠背后,看一看这是何方神圣,被他冷冷一眼瞪来,登时就吓得止住了脚步。

不是逛街的话,三人走得还是很快的,约莫花了七八分钟,就走出了夜市,找到停在不远处的奥迪车,大家上车之后,凯瑟琳才轻声发问,“太忠,你为什么会先让伊莎上呢?”

陈太忠嘴角抽动两下,闷头打火起步,直到将车缓缓地驶上马路之后,才叹一口气,“他们……是少数民族,享受民族政策。”

“但你是官员啊,”凯瑟琳还是有点不解,“不是说‘一等洋人二等官,三等少民四等汉’吗?你为什么要怕他们?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要不是那什么民族政策的话,这些人至于嚣张成这样吗?官员……官员就怎么了?影响了稳定和团结,也是要被人找毛病的。

想到这个顺口溜连凯瑟琳都知道了,他真的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,良久才叹一口气,“伊莎,你记住,要是有人问你,你就说是你看不惯,才出手的……而我,唉,我是为了保护你俩不受伤害,听明白了吗?”

“……”这二位听得也有点无语,好半天凯瑟琳才又出声,“其实你可以暗暗地跟上他们,不用在大庭广众下弄得这么血淋淋的,我们美国的种族主义者,也不会留下明显的把柄给别人。”

“问题是他们欺人太甚,”陈太忠沉默一阵,又笑一笑,“当街砍人,不把我们主体民族当人看,不狠狠地震慑一下,他们还以为自己真的是生而优越呢。”

“那个人,确实有点欺负人,”伊丽莎白及时出声发话,事实上,她刚打了一架,气血尚未完全平复,精神也有点亢奋,“撞住的路人他都敢砍,却不敢对我动刀……说实话,当时我也吓得要命。”

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,明天我要是来不了,你记得向蒋世方问我的下落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一打方向,天南宾馆出现在了前方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