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02章 热情的花华(下)

这顿饭吃得煞是愉快,陈太忠心里也很高兴,他帮人忙的时候很多,但是毫无波折就搞定的情况,还真的少见。

所以,两人分开的时候,他就毫不犹豫拨个电话给王德宝,王处长一听李厅长要自己明天请假去其办公室,也是微微一愣,“请假倒是好说,但是……请一上午,还是请一天呢?”

他这也是拐弯抹角地打听,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,陈太忠才告别了快人快语的李无锋,说话就有点受到其影响,“你照着一天请吧,老王,你要不想去也行,我也能保你没事,不过,我觉得你还是去一趟的好……你还年轻,不是吗?”

“那是,多谢太忠你提醒了,”王德宝要是连这话都听不出来,这么些年官场也就是真的白混了,“这件事忙完,一定要跟你好好地坐一坐。”

第二天一大早,青干班的学员王德宝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,陈述半天苦衷之后,他得到了一天的假期。

花华听说此事,就又在班里张罗了,说是王同学身为实权正处,平时没什么架子也挺爱帮助人,要不,咱们今天下午下了课之后,一起去看一看患病的老人家,也算是一份同学情义。

经过董瑜亮的生日一事,大家已经知道,这女娃娃其实真的单纯得可以,当然,换一种说法就是“脑子有点缺弦儿”,不过这次她的建议,也不能说有什么不对。

反正在青干班三周以来,大家都习惯了,知道晚饭之后就是自由活动时间,更有那胆大的,托同舍打掩护,都敢夜不归宿。

陈太忠一听她居然有这种建议,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偏偏地她还在很认真地张罗,于是就提醒她,“你先跟老王打个招呼,看看人家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德宝哥肯定不愿意惊动咱们,这还用问吗?”这花华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,她振振有词地回答,“咱们去,是体现同学的关怀,需要他同意吗?”

“你这……”陈太忠真的有点无语了,不过还好,现在是课间休息的时间,周围旁听的同学也很多,他眼睛一扫,看到了董瑜亮,“老董……瑜亮,你妹子又要给人突然袭击了。”

董瑜亮也是颇为地无语,他对此事是无可无不可的——反正年轻人爱折腾,倒也无可厚非,但是听到陈太忠特意跟自己打招呼,他就上心了。

想一想前两天自己生日,王德宝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,还坚持跟陈太忠坐一桌,他觉得这里面或者会有什么说法,说不得咳嗽一声,“小花,太忠说的没错,没准老人们喜欢个安静,要是病情转好,咱们太兴师动众也不太合适,你先打个电话问一下……”

“我在林业厅有两个朋友,我帮你问吧,”班长唐东民及时地跳了出来,他这个班长,最近的风头被别人抢了个七七八八,心里真的不是个滋味,“问一问厅里的人,就知道他那边怎么回事了。”

“好像就你认识的人多似的,”何振魁低声嘀咕一句,凭良心说,唐班长在班里还是很得人心的,长袖善舞嘛,不过不肯买账的人也有,尤其是陈太忠所在的这个小团伙,大家眼里就只有副班长而没有班长。

尤其是,赵华的那个小团伙,跟唐班长走得近,何振魁就有点不服气,一边说,他一边就悄悄地摸出了手机,“我们建委搞建设的,跟林业厅打交道可不少,我也打个电话问一下……”

他这么一说,罗汉也不干了,他低声耻笑某人,“你们建委跟林业厅,也算打交道?水土保持是哪几个部门协调的?防汛抗旱办公室又是怎么组建的?比我们水利厅,你差多了……太忠,你说打电话合适吗?”

“千万别……”陈太忠没命地挤眉弄眼,心说你们现在打电话过去,可就热闹了,李无锋是一厅之长,那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,李厅长办公室的那点事儿,经得起别人的打听吗?

真相,一般都是很残酷的——不管是对被打听者,还是打听者而言,都很残酷,他可不希望自己两个舍友陷入其中。

罗汉一见他这模样,就歇心了,可是何振魁不甘心,还在翻看电话号码,“没事太忠,这是我特铁的一哥们儿……咝,轻点儿,你捏我的手干什么?”

“我是省得你后悔,”陈太忠嘴皮子不动,一边四下看着,一边从嗓子里传出极低的声音,“老何,本来不关你的事儿,别把自己绕进去。”

“哦?”何振魁略略错愕之后,眼珠就是一转,他行事粗拉脑子却不笨,闻言登时就醒悟了过来,于是笑着点点头,大声地发话了,“唐班长,老王那边,是个怎么情况啊?”

王德宝在李无锋的办公室门口呆着呢!唐东民挂了电话,一时间脸上阴晴不定,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——实情他肯定不能说的,要不然惹的可就不止是王德宝了。

“就是啊,王哥的老妈,好一点了没有?”花华也忍不住了,径自走上前,“东民哥,他让不让咱们过去探望?”

花科长绝对是一班的一枝花,走到哪里都是大家关注的焦点,她这么一问,唐班长真是躲都躲不开了。

“我……我朋友手机没电了,”唐东民清一清嗓子,没命地组织着措辞,“这个……我觉得吧,老王悄悄地请假,就是不想让咱们荒废学业,没有上级组织指示的话,咱们就不要太兴师动众了吧?”

“嗯?”很多人都在暗暗地奇怪他的变化,能在这里上学的,又有几个脑瓜不够数的主儿?一时间大家就猜到,这里面约莫是出现了什么变数。

按说,大部分人在青干班里,都是打着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”的处事原则,官场中,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但是眼下,却是有点小小的不同,因为此番青干班结束后,很多人是要参加选派的。

所以,明面上的打听,是再也没有了——毕竟唐东民的下场在那里摆着,但是暗地里,这股打听的风潮不减反增,大家都在奇怪,这王德宝是遭遇了什么样的古怪,而这种古怪,会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?

王德宝可是不知道,自己不知不觉地就成了香饽饽,其实他做事已经很谨慎了,将事情推到了母亲身上,而不是自己装病——他自己装病的话,从医院往外跑,那就太扎眼了。

一大早八点十分,他就来到了厅长李无锋办公室外面的接待室,这个时候,李厅长甚至还没来呢,当然,厅长来了之后路过的时候,也只当没看见他了。

不过,王处长的态度很端正,他甚至关掉了自己的手机,影响领导工作是很不好的,更关键的是——万一瑞根打过来电话,那他是该接还是不该接?

瑞厅长会接到这个消息吗?那简直是一定的,厅长办公室人来人往,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王德宝坐在那里了。

要说这李无锋,也真的有点记恨王德宝,办了一会儿公之后,谁都见了就是不见王处长,约莫接近十点的时候,他又出去开会了,还是当没看见此人。

王处长继续忍耐,结果等到十二点,还是不见李厅长回来,结果负责管接待室的那两位都受不了啦,“王处长,您先出去吃点饭吧?”

“呵呵,影响你们吃饭了,”王德宝和蔼地笑一笑,站起了身子,“我等半个小时再过来。”

这个时候,他哪里有心情吃饭?出去找个咖啡屋坐一坐,喝两杯果汁填一填肚子补充营养,又卡着点钟去了厅长办公室——这点小小的轻慢,他是能忍受的。

终于,大概是在一点钟左右,李无锋带着点酒气回来了,这时候接待室满打满算也就王处长一个人,李厅长看他一眼,觉得这态度勉强就算可以的了,“你跟我进来。”

其实,接待室的这两位里,一个午休去了,一个受了王处长的连累,不得不在这儿硬撑着,就偷偷地给李无锋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,说是王德宝赖在这儿不走了,我是不是该撵他走呢?

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李无锋才会觉得他态度端正,本来想将人晾到下午的心思也没了,反正他在哪儿休息也是休息。

王德宝进去不到两分钟,就出来了,冲着目瞪口呆的接待员笑着点点头,就迈步走了出去。

他是个沉得住气的,走出办公楼,才摸出手机揿开电源,才说要打个电话谢谢陈太忠,不成想信号才一挂到网上,手机就“嘀嘀”地响了起来,四五条短信出现在他的手机上——大家打不通他的电话,那就只能发短信了不是?

翻看了几条信息,王处长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份目瞪口呆的表情,好半天他才叹口气,拨个号码,“妈,下午我陪您去检查一下身体吧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