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01章 热情的花华(上)

其实,李无锋是在周日晚上就接到了陈洁的电话,听说陈太忠跟王德宝在省委党校里成了同班同学,他心里登时就是“咯噔”一声,这姓王的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吧?

对王德宝,李厅长确实是没啥太好的印象,不过大抵还是由于阵营的缘故,至于说个人恩怨……有没有?有!但是不多也不严重。

姓王的紧跟瑞根,跟他有利益上的碰撞,是非常正常的。

但是听到陈洁说起陈太忠,李无锋就知道,这次不能折腾王德宝太惨了,他虽然只见过陈太忠一面,但是他太明白这家伙的能量了。

且不说他的扶正就是陈太忠帮着关说的——此事他领的是陈省长的情,只说曾任天南第一秘的副厅长严自励,说起陈太忠的时候,表情都是怪怪的。

事实上,李无锋也不想将王德宝折腾得太惨,满打满算他还能再干两年,何必在临下之前做得太过呢?

但是下面有人想弄王德宝,而且瑞根那也不是个善碴,不下狠手将来没准还要生出什么事端,所以李厅长就默许了某些事情——姓王的这几年也没少捞了钱,判个死缓也正常。

不过陈太忠横空插一杠子进来,这事儿就不能再这么弄了,李厅长是老派人,所以他饮水思源只领陈省长的人情,但是既然是老派人,他也承认,陈某人对他李无锋是有恩的。

反正,陈洁打过来电话,李无锋就必须有所表示,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出,陈省长您有什么指示,尽管吩咐。

我哪儿有什么指示?陈洁不想沾染此事——她并不能肯定那姓王的到底是不是规矩人,于是就告诉他,你跟小陈协商处理吧,嗯……他的要求好像不高。

一听说要求不高,李无锋登时就放下了所有的担心,他可是知道,陈某人一向是不怎么讲理的,有陈省长居中调停,他倒是不怕小陈逼自己交出肇事者,而眼下这么说,想必就是王德宝能动,但是不要搞得太惨吧?

没错,他对陈太忠的能量,认识得太深刻了,又知道那厮是个反脸无情的主儿,若是没有陈洁居中,他还真有点担心这事儿。

反正,陈省长和李厅长那真不是外人,这么晚,陈洁都能打电话给他,就足以说明问题了,只不过她确实不想介入此事,于是就将态度表现得明明白白。

等接到陈太忠的电话,李无锋自然要客客气气的,顺便,他还不忘记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小陈跟严自励的交情——李某人还有两年退休,这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李厅长很明白,自己不会在卸任的那一天才走下坡路,这不现实,在他退休之前,下面的人就会渐次地跟他拉开距离。

有的人,是投靠了未来厅长的热门人选,借此同他划清界限,同时也有人担心,新厅长会大力扫除老厅长的存在痕迹。

真到了那时候,为了安全起见,除了少数死党,大多数人不得不跟现任领导保持一个微妙的距离——以免自己被误划入某个阵营中。

李无锋是见惯了起起落落的,自然知道自己的行情会在这两年内的某一天,开始下滑的,他对此有足够的心理准备,但是同时,他希望这一天越晚到来越好,尝过一把手的滋味之后,谁又肯轻易放弃呢?

所以,从个人角度上讲,李无锋并不希望看到陈太忠和严自励走得太近,没错,蒙艺是走了,但是严自励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副厅长,做事又稳重,这样的人不值得大家追随吗?

就算炒短线风险比较大,不合适重仓介入,但是投资长线或者持币观望,保持长期的关注,那是绝对没错的。

然而,你严自励的行情一旦上涨,我李某人说话,有时候就未必好用了,行情下降就很可能早些时候到来——此之谓拐点,对于这一点,李无锋也看得明明白白。

是的,他不希望陈太忠和严自励搞到一起,小严自打来了林业厅,倒是规规矩矩的,但是这个小陈的折腾劲儿一直就没消停过,哪怕是蒙艺离开了天南。

所以,当他听到陈太忠暗示,不愿意见到严自励的时候,真是有一种意外的惊喜:你俩不是蒙艺的左膀右臂吗,怎么就能搞不到一块呢?

于是,他甚至不惜出声相问,以确定自己不是听错了,“那我也一个人过去好了,咱俩还没单独坐一坐呢。”

答案当然是肯定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两人坐在一起,其实还真没什么可说的,陈太忠这边一说,王德宝可以下,但是别那么惨,李无锋就马上表态,也就是个轮岗,厅里有些人对此有点误会,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。

小王干资源管理处处长两年多了,丰富一下任职经历,有利于将来的发展——我要是真对他有那么大意见,至于送他去青干班培训吗?

老王阵营站错了,那是他活该!陈太忠才不会被这种低级的话影响认知,“我就怕你误会,本来我想直接找无锋厅长你的,不过想一想,还是让陈省长了解一下情况的好。”

这些都是扯淡的话,无非是他想表示出对李无锋的尊重罢了,李厅长倒也领情,犹豫一下发问了,“这次轮岗,想让他去天南天然林保护办公室,小王……他一直搞资源管理的嘛。”

关于轮岗,陈太忠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,岗位轮换嘛,无非就是组织内部丰富任职经历的又一种手段,像林业厅这种大系统,基本上就是系统内的平级调动。

不过,这个天然林保护办公室,听起来似乎也有点权力的,一时间他就有点疑惑了,老李啊,我这人其实没那么不知足,你不用这么给我面子的,“有个差不多的岗位就行了,李厅长,老王是跟瑞根的,何必那么照顾他呢?”

“呵呵,”李无锋听得就笑,心里也舒坦了不少,笑了好一阵才发话,“这个办公室……它是事业编制,太忠你懂了吧?”

事业编制啊~陈太忠听明白了,于是重重地点点头,“同学一场,我尽力帮到他了,李厅长你也给我面子了,这个我知道。”

听他说得明白,李无锋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也跟着点点头,“这家伙这次运气好,跟你在一个班,换个别人,我弄出他的尿来!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哑然失笑,心说厅级干部我见得多了,说话像你这么不讲究的,还真是少见,“无锋厅长真是性情中人,这份心意我就领了……对了,我该怎么跟王处长说一声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李无锋沉吟一下,心里对小陈的好感就越发地多了一点,他性情上来了,说话是不讲究,但是偏偏地,他见不得年轻人跟自己说话不讲究。

这大抵是一种倚老卖老的心意使然,他自觉这辈子吃过那么多的苦,走过那么多的弯路,到了这把年纪,就有资格跟年轻人这么说话了。

但是年轻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的话,他心里就要不舒服——年纪轻轻的,怎么就不知道夹着尾巴做人呢?

别以为领导是直脾气,就希望下属也是直脾气,这种情况确实很多,但是例外的也很多,李厅长喜欢稳重一点的年轻人,而现在的年轻人,稳重的还真不多。

当然,陈太忠远远算不上稳重,但是以这家伙的强势,又先通过陈洁打了招呼,现在居然还知道问自己该怎么跟王德宝转述,这让李厅长心里异常欢喜——这才是懂规矩的!

“这样,你让他明天请个假,”李无锋欢喜了,说话就更直接了,“来我办公室门口等着,这不是我要让他难堪……关键是,我也得要个台阶不是?”

“这倒是,已经是很便宜他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明白,王德宝这么做了的话,不但老李得了台阶,瑞根也会脸上挂不住,实在是一举数得的事情。

当然,李厅长这么要求,确实也是有点羞辱之意,但是老王肯定得认,要不是哥们儿帮你关说,你连在门口死等都等不到结果,现在你该知足了。

李无锋一开始并没有讲这样的条件,直到现在才说出来,证明老李此刻才彻底地释去心结,陈太忠很高兴看到这一点,同学的忙他不得不帮,但是他并不想因此而领李厅长什么人情,所以听到这个要求,他只有高兴的份儿。

“小陈你果然是恩怨分明,”李无锋见他附和自己,越发地高兴了,“对了,你跟严自励,最近怎么不走动了?”

“我从来也没跟他走动过,”既然老李这么仗义,陈太忠也就有一说一了,他笑着摇摇头,“所谓‘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’,我跟他打交道时间不短,但是还真没什么私交,倒是无锋厅长,这才见第二面,就觉得您快人快语如沐春风,很享受这种感觉。”

“哈,你这嘴巴还真是厉害,”李无锋放声大笑了起来,他遭人拍马屁的时候多了去啦,但是陈太忠不比旁人,这是个出名强势和嚣张的家伙,是天南省官场上耀眼的政治新星,“好了,以后林业厅有什么事儿,直接找我就行,不要那么见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