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00章 缠人(下)

这就是所谓的县官不如现管了,李无锋是一厅之长大权在握,动谁不动谁就是一句话,所以王德宝想继续干这个资源管理处处长的话,必须做通李厅长的工作。

但是只想让王处长安生的话,就未必要找李无锋说话了,陈省长发句话,李厅长也就是个顺水人情——一般人认为,用一下副省长很难,用厅长就相对容易,其实这想法有偏颇之处。

当然,这两者的区别,就在于李无锋的工作好做不好做,不过李厅长和瑞厅长的关系,那都无须赘述了,所以凭良心说,陈洁那儿的工作,其实更好做一点。

那就先找陈洁打个招呼吧,陈太忠犹豫一下之后,就又拨通了陈洁的电话,说是想找陈省长汇报一下自己的学习心得,不知道领导什么时候方便?

“新闻播报都开始了,你想起来给我汇报心得?”陈洁一听,就是一声哼。

她太明白这家伙的性子了,总算是听筒那边没什么嘈杂声,她能断定他不在酒桌上,那么,这个电话应该不是临时起意打来的,“你这是又给我找事了吧?电话里说吧。”

“也没啥大事儿,就是班里有个林业厅的处长,跟我处得还可以,”陈太忠干笑着回答,“现在我才知道,那家伙是瑞根提拔起来的。”

“哦,”陈洁沉吟了一下,以她的见识和智商,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这里面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儿,“学习完之后,他的位子会被调整?”

她是却不过李无锋的面子,才跟沙鹏程顶上了,自然听说过瑞根这号人物——说句实话,瑞厅长那“土生油”项目,在天南省官场里,也算一个不小的笑话了。

“只是调整也就算了,那家伙认倒霉了,我也不敢打扰您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接着又叹口气,“关键是有人想出狠手,他吓坏了,就要我帮着说一声。”

“那就是他自找的了,”陈洁一听,还涉及到狠手不狠手的问题,就不想再管了——阵营错了,就是很要命的事儿了,又被人抓住了把柄,这种人不倒霉,真是天理不容,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他是自取灭亡,逃得过一时,逃不过一世。”

陈太忠当然听得出她的推脱之意,心里就有点悔意,早知道这样,我还不如坚持见面之后说了,看来这电话沟通,果然容易出问题,不是特别惯熟的人,不合适这么做。

不过,现在也不是后悔的时候,他还是要努力帮着说一下,“据我了解,这人口碑还算可以,做事也谨慎,没什么大问题,他都愿意被调整了——主要是有人想小题大做。”

那活该,谁让他站错队伍的?陈洁听明白了,不过她还是不想管,只是由此生出了点好奇之心,你凭什么就敢认为自己了解的就是真相呢?“你跟谁了解的?”

“嗯……祖宝玉,”陈太忠斟酌一下,觉得实话实说就不错,“祖市长对这人的评价并不高……您也知道他对林业厅有气呢,但是也找不出这人的明显缺点。”

祖宝玉吗?陈洁沉吟一下,她是分管科教文卫的副省长,祖宝玉是素波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市长,两人之间有接触,她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“他就是你从林业厅捞出来的,你现在又从林业厅捞人,”陈省长的话,就有点直白了,“我说小陈,你跟林业厅有缘啊。”

“我也不想多事,但是,同学找到我头上了,”陈太忠只能苦笑了,“我觉得把他调走就行了,没必要做得太……太那啥了。”

这个话,陈洁还真的认可,虽然她的气量并不是很大,但是同时,她也是个相对讲理的主儿,将手插进沙鹏程的地盘,多少已经有点那啥了,李无锋再秋后算账赶尽杀绝的话……嗯,容易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来。

“那你跟李无锋直接说好了,”不过,下意识地,她还是不想掺乎到此事里,因为她确实不清楚此事的因果,哪怕是有祖宝玉的点评,“你俩不认识吗?”

“见倒是见过,没打过招呼,”陈太忠自然记得李无锋,那是在瑞根搞土生油的时候的事情了,“但是这事儿,总得先在您这儿备个案,才是正确的态度。”

“去去去,我才不会管你,”陈洁听得笑了起来,“事情我也不清楚,你直接跟李无锋谈吧……嗯,对了,你说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?”

陈洁肯问名字,那就是要先打个招呼了!陈太忠放下电话,心说这事儿就算成了一半了,等他再抬头,发现雷蕾的捷达车正在向运河公园驶去,“咦,你这是要开到哪儿?”

“回家啊,小汤又不是外人,”雷蕾满不在乎地回答,在她看来,确实是这么回事,陈某人的诸多女友,汤丽萍见过也不是一个两个了,而且小丫头也不具备兴风作浪的能力,“这个点钟在外面吃饭,有点晚了。”

陈太忠一看手机上的时间,七点二十五了,犹豫一下,又拨个电话给王启斌,要他过来认识一下自己的新家,顺便喝两杯,“……最好叫上小王。”

“湖滨生态别墅?你饶了我成不成……那儿得五千一平米吧,”王处长听得就是一阵苦笑,“就算去,我也肯定是一个人去,小王住的是单元房,整天看这个别墅那个别墅的,她难保心里不平衡。”

“这都是小事儿了,你关键得给她找个干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其实他对小王很不感冒——这个圈子就是这样,对攀附上来的异性,圈里人多是视而不见。

但是长久的拍档,那就又不一样了,小王之于老王,正如湘香之于那帕里、刘望男等之于陈太忠,像高云风身边走马灯一般变幻的女人,就绝对不会引起旁人的任何关注。

“让她去丁小宁那里干吧,”得,老王还真是答应得痛快,看来小王也带给了他一点压力,“工资随便给,关键是让她卖房子弄点提成。”

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王启斌这么搞,也是对小王售楼有信心——综合干部处的处长,想帮人推销几套房子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?甚至不排除别的干部再授意有些商人或者机关进行团购。

这就是权力和财势结合的结果,就算有人想查,也就只能查到丁小宁的头上,查小王可就难了,这钱赚得是要多稳当有多稳当,要是有人想从丁总这儿打开口子,那就又得考虑陈太忠、段卫华甚至杜毅的反应。

说穿了,就是王处长想合理合法地给小王弄点钱,只是,除了陈某人这种知根知底的损友,他也不合适跟别人张嘴——撇开可能的政治影响不提,临老入花丛,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。

陈太忠当然会答应下来,“没问题,她不去上班都行,不就是一份儿工资吗?不过有一点我得说清楚,她得无条件地听小宁的。”

“那是肯定了,”王启斌听得就笑,心里却是不无感叹,自己跟小陈现在是想撕扯都撕扯不开了,不过,权势的魅力,也在于此了,“那我明天带着小王去庆祝你乔迁新居……算了,还是不要叫她了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抬手就想给李天锋打电话,想一想又压下了这份心思,陈洁的招呼未必打过去了,此时联系李厅长,也有点不妥。

这么一来,今天晚上就又是陈某人的女人的私宴了,汤丽萍这个灯泡……就有点太亮了,想到刚才自己借她摆脱了王德宝,陈太忠还不好直接撵人,“小汤,我这是要去别墅吃饭,里面全是……你的姐姐们。”

汤丽萍一听,也有点头皮发麻,她自是知道“姐姐们”是什么意思,于是沉吟一下方始发问,“张馨姐在吧?”

“她这两天家里有事,”陈太忠面不改色地胡说,雷蕾听他这么说,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,知道是他不想让小女孩去别墅。

其实,雷记者也不希望她去,这女孩儿一看就是跟太忠还没啥关系的那种,太忠的女人已经实在太多了,这么个青涩的小丫头,能放过去就放过去好了。

只是她一直不太确定陈太忠是什么意思,她可是不想留给他一个吃醋的印象——她就算想吃醋,又吃得过来吗?

听他这么说,她才确定了下来,于是出声发话,“小汤,今天有点晚了,你还要回家,蕾姐帮你买点菜,你带回家吃吧?”

汤丽萍肯定是有点不情愿,不过,想一想自己要面对陈太忠那么多的女人,也是有点头疼,而领过她人情的张馨又不在,于是也就只能接受这个建议了……

看着她拎着几大塑料袋的吃食,施施然走进素纺宿舍,雷蕾扭头看一眼陈太忠,笑着发话了,“这小丫头的腿型不错……你不眼馋?”

“算了,有你们已经足够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女孩儿还小呢,何必祸害人家?”

“那你就祸害我们这些老女人,是吧?”雷蕾佯怒着瞪了他一眼。

“啧,明天还得跟林业厅的李厅长打交道,”陈太忠都懒得回答她,揉一揉脑袋,“我发现,我这人实在太好说话了……”

事实证明,李无锋也很好说话,第二天中午下课之后,陈太忠打个电话给他,说是想拿一点林业方面的资料,供凤凰驻欧办参考,李厅长的回答很不见外。

“嗯,我知道了,陈省长对你的工作也很支持,下午下了班,我在林业大厦等你,严厅长前两天还说,好久没见你了。”

“我可不想碰见瑞根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他的话虽然是说瑞根,其实是指严某人,“换个地方成不?我一个人过去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