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99章 缠人(上)

陈太忠走出素波机场的时候,就接近晚上七点了,天还没有黑,他走出来四下打量,寻找雷蕾的捷达车——雷记者说要来接他的。

他正在东张西望,猛地听到身后有一个声音响起,“太忠,找车呢?”

他回头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昨天才在一起散步的王德宝,王处长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刚送了一个朋友上飞机,想到你下午回来,索性就等你一阵。”

扯淡吧你就,陈太忠心里很明白,老王这十有八九是故意等在这里的,但是人家怕自己反感,就要强调一下偶然性。

被人搞突然袭击,他确实有点反感,不过,想一想王德宝昨天的惶惑劲儿,他也不好再计较什么,好歹人家都是奔四张的主儿了,巴巴地跑到机场等自己,还得假装成是偶遇,这其实……也挺不容易的。

“我还没来得及问,一直在天上飞,要不就是来回跑,”陈太忠坦坦荡荡地回答,心里有点纳闷儿,事态紧急到这个地步了吗?“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。”

“那就麻烦你费心了,”看来真是紧张了,王德宝居然点一点头,“这样吧,要是没人接你的话,坐我的车?”

你跟个电线杆子似的杵在这儿,就算雷蕾看见我,也不可能过来啊,陈太忠才待发话,猛听得侧后方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,“陈主任,你也在啊?”

“嗯?”他讶异地转身,才发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儿款款走了过来,她穿一条小小的牛仔热裤,赤裸的双腿细瘦笔直,仿佛圆规一般,“咦,小汤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送我们杨总上飞机,”来的正是汤丽萍,她冲陈太忠微微一笑,又侧头看一眼他身边的王德宝,犹豫一下微微点下头,算是个招呼,“他去上海开会。”

“他一个……搞房地产的,开什么会啊?”陈太忠其实不想说这么细,但是这个小汤同学出现得太突兀了,容易引起王德宝不必要的联想,所以他就要声明一下。

“有培训吧,还有美国讲师什么的,”汤丽萍却是不在意,因为她在的这个正泰房地产公司真的不大,还真没资格去上海去开什么房地产商大会。

王德宝站在一边,看着他俩琢磨一阵,终于是开口了,他感觉这两人不会有太深的交情,这纯粹是直觉,“要不一起上车吧?”

“我有车,”汤丽萍回头指一下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站在不远处,“那是我们老板的司机,开着车来的。”

“哦?”王德宝愣了一愣之后,冲陈太忠点点头,他有点搞不懂现在这阵势了,于是笑着告辞,“有车的话,那我就先走一步了,太忠……那事儿就麻烦你了啊。”

然而,汤丽萍很快就悲剧了,因为司机走过来之后,听说要捎陈太忠走,就是一声苦笑,合着杨总走的时候交待了,要把车留在机场的停车场,他回来方便使用,“杨总拿着主钥匙呢,他要咱们打车回去。”

就在这时,雷蕾的车驶了过来,汤丽萍见状就犹豫一下,她跟雷记者见过几面,甚至还在电信酒家一同保护过张馨,不过显然,该不该上车,要看陈太忠的意思。

“上车吧,”陈太忠倒是无所谓,走到首长座就坐了下去,那二位犹豫一下,司机坐到了前面,汤丽萍顺势就坐到了后面。

上车之后,雷蕾并不作声,陈太忠也不好提醒什么,只得跟小汤随意地聊两句,问问正泰最近又搞了什么项目没有。

“没有,最近公司的资金有点紧张,”汤丽萍倒是有什么说什么,“我们在纯阳街拿了一块地,跟你们科委房地产在公交公司的地紧挨着,那里拆迁不顺利,公司拖得有点受不了。”

“嗯,你们公司盘子还是小了点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对拆迁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,因为这里面的因果,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楚的,更多的时候,还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。

聊了一阵之后,车就驶入了市区,在路过一个公交站点的时候,杨总的司机下车了,汤丽萍有点小犹豫,“蕾姐,你们去哪儿?”

雷蕾看一眼后视镜,陈太忠笑一笑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先送小汤回家吧,她的家在素纺宿舍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摸出了手机,翻看起了通讯录,他知道汤丽萍有心倚仗自己,但是他现在的女人真的很多了,而且每一个都有各自的精彩。

如非必要,他真的不想再招惹什么人了,虽然陈某人能确定,那骨感、紧绷的双腿,紧紧缠着自己腰肢的话,感觉……应该不会很差吧?

“可是,我还没吃饭呢,家里没饭了,”汤丽萍嘟起了小嘴,“陈哥你加我一双筷子好了,吃完我自己打车走,行不行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下一刻,他就将手机放到了自己的耳边,“宝玉市长,我是小陈……你好你好,晚上吃饭了吗?”

祖宝玉正在吃饭——废话,这都七点多了,不过,当他听陈太忠问起王德宝的时候,还是顿了一顿,换了一个僻静地方,“资源管理处的王德宝吗?你怎么会认识他?”

这不怪祖市长不了解情况,他是林业厅出来的,但是他早就不去关心那个伤心之地了,自然不可能知道王德宝进了青干班。

待他听说,小陈和小王成了干部培训班的同学,禁不住笑一声,“嘿,看这事儿巧的,看来这家伙也是命不该绝,算他走运吧。”

祖宝玉在林业厅的最后几年里,呆得绝对不算愉快,而正是因为他被边缘化了,所以对厅里大部分的干部,都有比较直观的印象。

所以陈太忠认为,找他打听王德宝的事儿,应该能得到相对客观的答复——当然,他很清楚,祖宝玉对林业厅的干部,就没几个有好印象的,但是,“不太坏”和“很坏”,这也是差别不是?

果不其然,祖市长对王处长的评价也不是很高,可听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反感,“那家伙的能力很一般,也没什么魄力,也就是有个林场的老爹,保了厅里的一个老领导,后来成了林场场长。”

敢情,王德宝的老爹1956年就进了林场工作了,为人也算和善,某厅长在文革时下放至此,受到了老王的照顾,落实政策之后提拔了他一下,瑞根当时在林业厅的根基不深,就拉拢他,结果王德宝刚当上这个处长,老爹和那老厅长就在一个月内相继挂掉了。

人在人情在,人不在,人情自然也就不在了,不过不管怎么说,祖宝玉对王德宝的评价尚可——你不能指望一个在单位里受尽排挤的家伙,说原单位的好处,丫要是认为某人很好,反倒是很可能带了私人情绪。

“这么说,他不可能有大问题?”陈太忠听得有一点心动,如果可以的话,他还是愿意拉自己的同学一把的。

“有没有问题我不敢说,大问题肯定不会有,”祖宝玉听得就在那边笑,他说话一向很讲究的,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胡乱开口,“资源管理处的权力不小,不过王德宝这人,做事比一般人要谨慎一些……你真的要帮他?”

“唉,同学一场嘛,你也知道我这人心软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“要是宝玉市长你能确定他没问题,我也不能让他下场太惨……他好歹找过我不是?”

“我可不敢确定他没问题,”祖宝玉接着笑,指望他在这种措辞方面犯错,那简直是天方夜谭,不管怎么说,想到自己当年的那种惶惑,他也不好多说什么,“不过,我也觉得调整一下就行了,认真下去,对谁都不好。”

“咦?宝玉市长你这话,有什么说法吧?”陈太忠一听他这欲言又止的,好奇心登时又起来了,“方便跟我说一下吗?”

“这就是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,”祖宝玉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,“哪个系统还没点这种事,98年的洪水,还历历在目呢,李无锋那人吃软不吃硬,你好好跟他说,他一定买你面子,到了他这位置,活的可不就是个面子?”

“哎呀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了,“我觉得吧……我跟陈洁更惯一点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祖宝玉也沉默了,好半天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“想保住他的位置,你必须得找李无锋,要是只图个下半辈子安生,陈洁说句话,老李不敢不听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