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98章 撕了什么(下)

蒋君蓉也被这句话说得有点尴尬,不过,她是天之骄女,倒也习惯了无视别人的反应,所以脸微微一红之后,就恢复了那份冷傲,只是低声问了男人一句,“你就这么走了,不怕你的外国朋友笑话你吗?”

这个嘛,陈太忠听到这话,登时就呆在了那里,蒋君蓉的话,正正地戳住了他的软肋。

大家都知道,陈某人是个很要面子的主儿,尤其是还有一点小小的种族主义倾向,最是不愿意在外国人面前丢脸,更何况,他的小集体主义情结也很浓郁。

不能让别人看了咱的笑话不是?于是,他终于强行按下了心头的不爽,扭头看一眼小年轻之后,手冲着张主任一指,“小子,看在蒋主任面子上,给张主任道歉,不是每个阿猫阿狗,都有冲领导呲牙的资本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小年轻的脸,登时就涨得通红了,他可是为自己的领导出头的,想到这个,他扭头去看齐主任——老板,你得给我做主啊。

齐主任面沉似水,心里也是恼怒到了极点,心说麻痹的我要是早知道,你丫是这副操行,豁出去被蒋省长训一通,这机场我也不会来。

你说小刘不知道尊重领导,是阿猫阿狗,你就尊重领导了,就不是阿猫阿狗了?在我这正厅眼里,你这处级干部,也不过就是蝼蚁一般的角色。

但是,恼怒归恼怒,事情的轻重,齐主任还是拎得清的,他哼一声,转身向一边走了几步,以示自己的态度。

事实上,这次他对小刘都有点恼火了,你这家伙也真是的,早不招惹晚不招惹,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候,招惹这么个跋扈的家伙,还死撑着面子,害得我都跟着你丢人,看来小刘的大局感,还有待继续培养啊。

陈太忠跋扈吗?那是一定的,不过就像某人算计的一样,齐主任对这个家伙的嚣张,还真的是力不从心、无可奈何。

他在北京干了有几年了,自打知道省里要引进德国技术人才,并且是陈太忠牵线的,他就打听了一下此人,结果愕然发现,这家伙在京城的势力,比自己一点不差,尤其是跟一些红二代、红三代还保持着良好的私人交情。

所以他能压得住陈太忠的,也只有官场里的级别了,毕竟,体制是森严的,而且厅级和处级的差距,远大于处级和科级。

然而,当陈某人不买账的时候,齐主任也就只有傻眼的份儿了,没办法,两人不相统属,他缺乏制约此人的有效手段——遇上这种无法无天的小家伙,哪个领导都得头疼。

章尧东若是在场,能听到他的心声的话,定会将老齐引为知己——就算不是知己,起码一个同病相怜是跑不了的。

小刘一见领导离开了,也傻眼了,知道领导镇不住这家伙了,他正琢磨自己该不该也转身就走,却见冷艳的开发区副主任娥眉轻蹙,不满地看着自己,“你还等什么?”

这个处级干部,却是小刘不敢招惹的,齐主任再大,总是大不过蒋省长,眼见蒋主任都发话了,他皱一皱眉,只能上前冲张主任尴尬地笑一笑,“张主任,我这人就是嘴不好,您……”

“嗐,你说啥呢?”张主任笑一笑,他也是老奸巨猾之辈,见小伙子道歉了,就想不为己甚,陈主任不可能一直呆在北京,而他还要在这里继续工作,“大家都是为了工作……”

一边说,他就一边伸手去拍小刘的肩头,不成想,旁边传来一声冷哼,扭头一看,却是陈太忠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张主任只觉得头皮微微一麻,他太明白这一声哼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了,那是陈主任说了:姓张的,我为你得罪人,你倒是想充烂好人卖人情?

“不过呢,你这个脾气要改一改,不是每个领导,都像我和陈主任这么好说话的,”在瞬间,他就将语气微微转变了一下,务求做到谁也不得罪。

他悬停在空中的手,还是拍了下去,不过在同时,他就将头转向了陈太忠,微微一笑,“陈主任,小刘还年轻,给他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嘛。”

“我比他还年轻呢,哼,”陈太忠见老张确实不想得罪人,也就懒得再呆了,转身向凯瑟琳走去,嘴里兀自唠叨着,“老大不小了,才是个科长,也不知道牛逼个啥,偏偏感觉还不错。”

小刘只觉得耳边轰地一声巨响,热血上涌,脸登时涨得通红无比,对他而言——对绝大多数干部而言,天下没有比这种话更恶毒的咒骂了。

“行了,小刘,你知足吧,”张主任见他尴尬异常,禁不住叹口气,“要不是我帮你说话,哼……在北京多呆一呆,你就知道说话做事的分寸了。”

陈太忠往那边一走,蒋君蓉就跟着过去了,那个美国女人只认陈某人,这让大家都有点有心无力,只能跟着他的脚步走。

陈太忠也没有计较,因为他知道,这年头就是这个风气,想计较都计较不过来,来的都是洋大人,傲慢如蒋君蓉,也不得不考虑某些影响,她跟来是必然的,“凯瑟琳,多了十八个人……嗯,我想我没有数错吧?”

“多出的,不是给你们天南的,”难得地,凯瑟琳很严肃地做出了回答,用的还是英语,“合金、提纯和自动化方面的人,我已经答应了别人。”

“提纯……我们也需要这方面的人才,”蒋君蓉登时就不干了,不过她知道,自己跟凯瑟琳说没用,于是将目光转向陈太忠,“陈主任,这个咱们必须争。”

她的话斩钉截铁,听起来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,陈太忠才待说什么,旁边的凯瑟琳已经笑吟吟地接话了,“这都是跟我签了合作意向的,你跟陈说这些,没用。”

“那么,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才能得到这些人呢?”蒋君蓉微笑着发问了,她不是不知道尊重外国人,不过,面对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,她心里总是有点说不出的味道,于是就直言了,“钱不是问题。”

“对我来说,钱也不是问题,”凯瑟琳冲她微微一笑,“我个人认为,这些人在天南,并不能起到足够大的作用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“哦,那么,在哪里他们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呢?”蒋主任这次,是真的不服气了,她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心说你除了个子高点胸脯大一点,难道比我还清楚天南?

“很多地方,比如说有色金属公司,”凯瑟琳答她一句之后,居然没兴趣再说了,转身扬长而去,“这是我的事情,跟你们无关。”

“是你授意她这么做的?”看到那曼妙的身材走上了小甲壳虫车,蒋主任真是有点恼火了,转头冲着陈太忠悻悻地发问了。

“要是换了你是她,我授意得动你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对这女人的态度,相当地不满,所以回答得很直接,“你会听我的吗?”

“我……为什么听你的?”蒋君蓉怪怪地看着他。

“对啊,你凭什么听我的?”陈太忠也转身,不管不顾地走开,“你老爹是省长嘛,可是……人家的伯父是总统!”

“总统?”蒋君蓉在他身后轻声嘀咕一句,接着就没了声音,她还真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来头,对以身份自矜的她来说,这显然是个比较无语的现实……

陈太忠本来就不想离开机场了,打算在附近找个地方随便歇一歇,就登上返程的航班,因为那航班是下午四点半的,京城车多路难走,没必要把时间全花在路上。

但是凤凰驻京办的张主任盛情邀请他去单位吃饭,老张有感于陈主任刚才的直言,信誓旦旦地说一定在三点之前将他送到机场,不误了他的登机。

凯瑟琳见他不上车,也有一点奇怪,将她的小绿甲壳虫停在两人身边,听了一阵之后,才讶然地发问了,“你今天要回去?”

我今天就不想来的,不过,这话实在不合适当着她说,于是陈太忠笑一笑,“再有两周,我可能就能轻松一点了,到时候咱们电话联系。”

“上车吧,”凯瑟琳很干脆地吩咐他,这死人这么久不来,一来就要走,她决定多跟他呆一阵,于是又看一眼张主任,“我也去你那儿吃。”

“可是……他们?”张主任跟她也相对惯熟了,说不得苦着脸一指蒋君蓉等人的方向,“你不招呼他们啊?”

“他们有人接待,我晚上再接待他们,”凯瑟琳飞快地回答,“对了,你先安排你的人做饭吧,这都十一点半了。”

你在中国,这是越来越游刃有余了啊,陈太忠看着她利索地发话,又想起她根本就没通知自己和蒋君蓉,就多邀了一些人匀给别的单位,他心里的感慨越发地深了。

凯瑟琳却是没考虑这些,等他坐进车之后,她一边缓缓启动,一边轻笑着问一句,“听说……那个女人撕过你的裤子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