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94章 谁挤兑谁(下)

蒋主任原本是想就此告辞的,可是想到陈太忠要当天返回,她又有点不愤懑,说不得又补一句,“闫叔,陈太忠当天往返,说是不想耽误青干班的课,啧……”

“这个啊,”闫昱坤为难了,因为董瑜亮也在一班,董处长对某个开学就不在的副班长有点好奇,问过他两句,所以他知道,陈太忠已经迟到过了。

而且,党校的事务,他也不好随便插手,要是小陈没请过假,他现在就可以拍一下板,但是一个月的培训班就请两次假——真当省委党校是饭店了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?

“这个还是你俩协商吧,”闫部长稍稍一错愕,很快就做出了决定,你固然是蒋世方的女儿,但是陈太忠那厮也不是个善碴,我才不会为你火中取栗。

于是他和蔼地笑一笑,也不看陈太忠,而是对面前的冷艳女人强调一下,“你们都是年轻干部里的佼佼者,相信会很容易沟通的。”

这就是变相地夸陈某人了,不过,闫昱坤做得稳重,不看那厮,所以表面上来看,他并没有太多的倾向性。

陈太忠却是听得有点火大——他火的不是闫部长而是蒋主任,你又不是我的领导,凭什么帮我请假,是想向大家表示,我是听你调遣的吗?

所以,等闫昱坤说完话,他咳嗽一声,“蒋主任,你来都来了,还不顺手敬我们寿星公一杯?还有这么多同学……大家将来很可能会一起共事,闫部长都敬过大家酒的。”

蒋君蓉冷冷地看他一眼,腮帮子微微一鼓——她不咬牙不行啊,心说你小子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?

然而,让她郁闷的是,她若是不听他的,那么完蛋,不光是得罪了这两桌青干班学员,更是有目无闫昱坤的嫌疑——闫部长都敬酒了,你比老闫还牛逼?

蒋主任心里,是看不起这两桌人的,闫昱坤也不在她眼里,但是在不在眼里是一回事儿,该不该表现出来,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。

你有种,咱们回头再算账!她眼睛微微一眯,收回了目光,顺手从茶几上拎起一盒未开封的果汁,一边用吸管捅开锡箔纸,一边看一眼闫昱坤身边的董瑜亮,冷冷地发话了,“你就是今天的寿星公了吧?”

这女人真是聪明!听到这个问题的人,真的是不服不行,猜到董瑜亮是寿星公不难,难的是敢当着这么多年轻干部,果断地问出来。

她这么说话,没有强大的信心是不行的,万一猜错,虽然不至于丢面子,但多少会带给别人一些负面印象,比如说判断力差,抑或是行事不够稳重。

“嗯,经贸委的董瑜亮,跟你一样都是正处,”闫昱坤看出来蒋君蓉不爽了,却还是要微笑着介绍,这是他罩着的人,“这就算认识了,你们年轻人,能谈到一块儿。”

“瑜亮……好名字,”蒋君蓉微微点头,举起手里的果汁,面无表情地同他碰一下酒杯,“作为不速之客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碰完之后,她也没着急喝果汁,而是端着果汁转身面向大家,微微一笑,将手里的果汁抬高,“因为工作上的事情,来的有些冒昧,请大家理解,大家一起敬一下寿星公吧?”

“凭啥你就喝果汁呢?”何振魁用极低的声音嘀咕一句,结果被紧挨着他的罗汉听到了,笑着瞥他一眼,悄声说一句,“有种你大声说。”

你小子除了给人添堵,就不会干别的,何处长狠狠地瞪他一眼,却是站起身端起了酒杯……

蒋君蓉轻啜几口果汁之后,将果汁盒放在茶几上,冲两桌人笑着点两下头,微抬着下巴,还是保持着来之前的冷傲,离开了包间。

她这干脆利落的做派,让太多人生不出愤懑的心思,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,这就是蒋省长的爱女了,但是人家蒋主任不但出身好,做事也到位……那么,作为一个美艳女人,傲气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接下来,大部分的目光就转移到了陈太忠的身上,心说咱们的副班长还真牛逼,都敢当众挤兑蒋世方的女儿——两人之间那点火药味儿,大部分人感受到了。

可是大家目光一集中,某人有点尴尬了,他手里还端着酒杯呢。

见蒋君蓉敬大家,他也走回桌边,打算陪一下酒,不成想他为了表示稳重,走得不算快,结果等他端酒的时候,蒋主任往外走了,目送她离开,他才打算喝酒,却不成想别人已经纷纷坐下,望了过来。

“咕咚”一声,他旁若无人地干掉了杯中酒,缓缓就坐,正琢磨着我是不是还该敬闫部长一下,那边闫昱坤已经站起了身子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我先走了,大家吃好玩好。”

众人又纷纷起立,欢送闫部长。

闫昱坤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被陈太忠搭上,不过显然,今天这小家伙露的一手,证明传言非虚,于是,他在路过副桌的时候,还是冲陈太忠点了一下头,然后快步离开。

闫部长一离开,包间里就炸锅了,没错,干部们都要讲个稳重,但是陈太忠和蒋君蓉那一出,是当着大家表演的,所以,有人问就很正常了。

当然,既然有人问,那肯定就有大嘴巴何振魁了,他嘎嘎一笑,“副班长,我越来越佩服你了,你还真沉得住气啊,你俩怎么认识的?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发一下呆之后笑一下,向四下一扫,发现远处的董瑜亮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,于是他冲着对方举一举酒杯,就那么坐着一饮而尽。

董处长也是这样,就坐在那里,笑着举一下酒杯一饮而尽,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了。

其实,董瑜亮有理由抱怨他的,毕竟他这么搞,可能让董某人结怨于蒋君蓉,但是话说回来,素波官场第一美女在其生日宴会上祝酒了,这也是一份荣誉。

这么遥对着碰一下酒,董处长心里会是偏重哪种,那是一眼就知道了,见对方也这么痛快,陈太忠心里不禁暗暗感慨:董处这人,似乎是还能交。

他就不想一想,董瑜亮就算心里有怨怼,对上他这个连蒋君蓉都敢挤兑的主儿,也不能轻易表示出来不是?

“你说话啊,”何振魁又发话了,这家伙确实让人有点腻歪,但是同时,他端着陈太忠面前的小酒壶,给酒杯里注酒,却也做得殷勤,“副班长你让同学们学两招嘛。”

“老何,大家都有自己的秘密,”这次,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高处长发话了。

他跟陈太忠这一帮人也惯熟,不过,由于他跟各省直机关打交道挺多,刚才被人硬拦着坐在了第一桌,他扭头边笑边说,“太忠的绝招,被别人学会就不好了。”

“你们就挤兑我吧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这种场合他是想低调都不行了,“就是工作上的关系,我还负责招商引资的嘛……我说,今天是老董的生日,大家不要喧宾夺主啊。”

“没事,我不在乎,”董瑜亮也笑了起来,往昔的严谨和稳重不复存在,“你是副班长,我忍了还不行吗?”

原本大家都以为,陈主任是心机深沉之辈,所以不怎么愿意去招惹,结果看到他一脸吃瘪的样子,就是比较稳重的人,也纷纷开起了玩笑,要他介绍经验。

不过这么一来,反倒是让这个宴会显得越发地热闹了,也真的有了几分同学聚会的味道,不得不说,有些人的运道,真的是太逆天了,能以一己之力改变气氛。

然而,有人开心就有人失落,不多时,唐东民也到副桌来敬酒,虽然他笑意盈盈掩饰得很好,但是气机中那强烈到无法遮蔽的嫉妒情绪,还是被陈太忠明显地感觉到了。

不过,陈太忠才不会在意,你以为我稀罕抢你的风头?他更在意的是,蒋君蓉刚才跟他说的话。

敢情,蒋世方很重视德国人一事,才要自己的女儿出马——技术人才和开发区,本来就是对得上号的,更何况蒋主任不但英语拿手,法语也不错。

然而,令陈太忠愤懑的是,蒋主任说了,要将三十一个德国人“一个不少地带回天南”——这不是摆明了不放心我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