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93章 谁挤兑谁(上)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素波市官场第一美女蒋君蓉。

在座的多是省直机关的干部,平日里都在素波官场,尤其大家还都是青年干部,岂能对素波市的第一美女没点耳闻?

闫昱坤正要说,没人敬酒我就走了,反正我专程来一趟,这对小董你的支持就算很到位了,不成想门口猛地响起这么一声,也是禁不住侧头看一眼。

有人看蒋主任一眼之后,就扭头去看陈太忠,想要知道他的反应,却愕然发现,陈同学也是很明显地怔了一怔。

陈太忠知道有人要给自己送机票来,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,跑腿的居然是蒋君蓉,所以,这个发愣就很正常了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发现,蒋主任这次出现得是太及时了,为什么?因为他也正在纠结,该不该去给闫昱坤敬酒。

陈某人本来就不是那种为了巴结领导而不顾面子的主儿——虽然他也承认,能这么做的人,才是合格的官场中人。

所以他就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,心说我不知道老闫是怎么看我呢,这杯酒我不能着急敬,以免自讨没趣,陈某人可是很要面子的,万一人家不跟我喝,那不就是打脸了吗?

没错,刚才闫昱坤刚才对他点评了,但是“很年轻嘛”四个字是再中性不过的,丫又是一脸的平静,那么这话就可能有太多的解释了。

既然不愿意显得太蝇营狗苟,有了这个理由,陈太忠就想伪作不知,然而一道一道的目光接连扫向了他,或眨眼示意、或凝视思索、或眼角余光斜睥……似此种种不一而足。

这下,副班长就有点毛了,因为他觉得起码有两三道目光带了点怜悯的意思——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博一下?真是……见过情商不够的,没见过差这么多的!

此刻蒋主任的出现,无疑是太及时了!

陈太忠敢用他的心魔发誓,他从来都没有想到,蒋君蓉会有带给他正面帮助的一天,但是显然,眼下便是了,于是他微微一愣之后,就站起身笑吟吟地走了过去,并没有计较她的大呼小叫,“哦,谢谢你。”

“明天我跟你……”蒋君蓉见自己一嗓子,真的把人叫出来了,于是就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,不成想她才将话说到一半,有人沉声发话,“小蒋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说话的是闫昱坤,他干了十年的常务副了,经历了蒋世方离开又回归的全部过程,而蒋君蓉在年轻干部中名气又是如此地大,他哪里会不认识?

事实上,蒋君蓉从副处到正处,都是他过的手,素波开发区现在是副厅局级的,干部任免原则上是市里说了算,但是省里要把关、能干涉。

“咦?是闫部长?”蒋君蓉虽然眼高,也不可能忘掉这么个人物,眼见对方都从沙发边站起来了,于是缓缓前行两步,笑着点点头,“这么多人,我真没看见您在,请坐吧,您冲我这小辈儿站起来,我可不敢当。”

她嘴上说得客气,但是表现出来的,也就是那么回事,你闫昱坤再牛也不过就是个正厅,你跟我老爹的差距,比我跟你的差距还要大。

闫部长心里也很清楚这差距,所以他才客客气气站起来了,耳听得小蒋要他坐下,他却是不肯再坐,只是笑着回答,“我都说要走了呢,今天一个小朋友过生日,我正好过来看一看……小董你过来,介绍一下啊,这是素波开发区的蒋君蓉主任……”

董瑜亮哪里会没听说过这个人物?他自认是混得不错的了,年轻干部里的佼佼者,但是跟蒋主任相比,那完全不是对手——他是三十二岁的正处,人家是二十七岁的正处,至于家世什么的,那就更没得比了。

陈太忠见他们寒暄,也不作声就在一边看着,蒋君蓉却是有点疑惑,再问两句董瑜亮,才知道今天这两桌人,居然都是青干班的学生。

蒋主任来之前,是问过穆海波的,陈太忠为什么这么忙,穆秘书也就顺口答一句,说人家同学做寿呢,她心里就有点恼火,屁大的年纪你做什么寿?

于是她就没再问,只觉得姓陈你太牛逼了,为这点小事就敢不来,而穆海波也就忘了强调一句,陈某人现在在青干班学习,做寿的没准就是班里的学员。

所以她一推门,见到满屋子的人头,也就懒得再细细地找,直接嚷嚷了一声,却是没想到,合着满屋子全是副处以上的干部。

陈太忠原本是想拉她出去说话的,可是还真没想到她跟闫昱坤挺惯熟,这心里原本就不多的感激之意,一时又散去了大半。

可蒋君蓉还恼火呢,她瞪他一眼,“青干班聚会,你也不知道跟我说清楚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,有点那啥,于是就把手里的机票递了过去,“晚上早点休息。”

她这话说得很随意,可是紧接着就是哐当一声大响,却是何振魁直接把盘子打翻了在地——其实别人也都是一般的心思,这个素波官场第一美女,跟我们的陈副班长似乎有点……私人恩怨?

我偏就要鏖战通宵了!陈太忠心里这个别扭啊,真是没办法说,于是,他原本想私下沟通的事儿,就直接问出来了。

是的,他不打算给蒋主任多少面子了,就不动声色地回一句,“穆处给我打的电话,也没说你要过来,那我也没必要说跟谁聚会,是吧?”

“我刚才都说了,我要跟你一起去北……”蒋君蓉也有点恼火,心说你长一张狗脸,也别在我面前得瑟啊,可是话说到一半,她硬生生地将那个“京”字咽了回去,没办法,这话歧义太大了。

她的眼里,没这帮青干班的学员,这些人加起来,她都不会在乎,然而,不在乎不代表就能完全无视,防民之口甚于防川,这些还不是民,是青年干部,错非必要,她多少愿意注意一点,这很正常。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,他刚才没听清楚她的话,现在却是听清了,一时间真的有点愣了,凭什么你跟我去啊?

他才待张嘴发问,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,四处看一下,结果发现一屋子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这里,他暗暗一咬牙,冲一个角落努一努嘴,接着就径自走了过去。

蒋君蓉见状,禁不住也暗暗地咬一咬牙,你以为你是谁啊,歪一歪嘴我就要跟过去?不过这时候,她也没有别的选择了——她总不能指望陈太忠拽着她的衣服或者……搂着她的肩头过去吧?

看着两人站在屋角轻声嘀咕,有些不认识她的干部,就悄声发问了,比如说罗汉就不认这女人,但是他从大家的眼神中,就能分析出这女人不简单——其实,连闫部长都站起来了,这女人的来头,小得了吗?

于是他将嘴巴凑到何振魁旁边,低声问一句,“老何,你眼界这么宽,一定认识这女孩儿,是吧?”

“我就是听说过,”何处长苦笑一声,他认识的人确实不少,建委里粗人多,也有那嚼舌头的,但是他真没见过蒋君蓉,不过,冲着此女的相貌和做派,还有闫部长的那一声“小蒋”,他就有八成把握了,于是皱着眉头回忆这个名字,“可能是……蒋、蒋什么蓉?”

“蒋君蓉,”一旁有人接话,这位是团省委的,对省里、尤其是素波的年轻干部还是很有研究的,“素波开发区的副主任。”

“那……这么年轻的处级啊,”罗汉知道开发区升副地级了,不过,他不敢想像,这看上去二十四五的女娃娃,真的是正处,于是就含糊地感慨一下。

然而,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,“她……姓蒋?”

“嗯,姓蒋,”何振魁笑眯眯地点点头,接着有意又放低一点声音,却是左右两边都听得到的音量,“天南第一美女,这不是吹的。”

“少奋斗二十年,”罗汉用极低的声音嘀咕一句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他终于想起某个传说了,“比我想像的还漂亮……呃,她给太忠送什么机票?”

“这个我不知道……”何振魁见大家的眼光都转向了自己,于是忙不迭地摇头,“老罗,太忠跟你关系更近一点,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?”

“藏着掖着,你这不是对待同学的态度,”罗汉轻戳两下桌面,大义凛然地指责他,“我看出来了,你是知道而不说!”

何振魁被这个玩笑挤兑得热血上头,可是这种场合,他又发作不得……类似场景,在这个不大的包间内处处可见。

陈太忠和蒋君蓉并没有说了多少时间,约莫三四分钟,两人就走了回来,不过看得出来,陈主任面沉似水,蒋主任冷面含霜,显然沟通得不是特别愉快。

这陈太忠还真大能了啊,居然敢惹得蒋君蓉不开心,在座的人看得目瞪口呆,有些人甚至都不是斜睥,而是呆滞地正面凝视了——副班长你不要这么能干好不好?太容易让别的同学心理失衡了。

事实上,刚才蒋君蓉站在门口怒喝的时候,见到一个冰山美女如此说话,已经有人脑中想到了“始乱终弃”什么的,而眼下这场景,却是勾起了更多人、更多不负责任的想象。

蒋君蓉跟陈太忠谈得,确实不太愉快——这二位在一起就没有愉快过,不过,蒋主任虽然傲气,场面上的事情还是招呼得到的,于是她走到闫昱坤面前,微微点一下头,“闫部长,打扰你们了,我要走了……”

“怎么才来就走呢?”闫昱坤笑着回答,眉眼间带着一点淡淡的不满,“你这会儿来,肯定没吃饭吧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冲身边的小年轻努一努嘴,“安排个小包……”旋即他又转头看向蒋君蓉,“跟你闫叔一块儿吃点吧?”

“闫叔,不用了,”蒋君蓉终于抛弃官职,称对方为叔了,她微微一笑,“明天一大早还要赶飞机,得早点休息了。”

“你和……小陈吗?”闫昱坤早就听明白了,于是借着这个时候发问了,一边问,还一边稍稍侧头,看了陈太忠一眼。

其实,闫部长对陈太忠的了解,还远在其他人之上,他最早注意到这个耀眼的年轻人,还是在蒙艺在的时候。

不过遗憾的是,他和蒙艺虽然同是黄系阵营,但是出处不同,而且一个是跟黄系有私谊,一个则是色彩较重的黄系——若不是这一层色彩,他也不可能干了两届多的常务副。

他从上面知道,小陈是得了黄家看顾的,可是,早先是蒙艺看好他,蒙书记走后,现在又是邓健东要招呼他,这两位领导跟闫昱坤都不是很对盘的。

所以,闫部长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家伙,反正谁要想让他出手折腾陈太忠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除非是来自黄家人的授意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在见到小陈的时候,只能很中性地说这么一句话,既表示出了重视,可中立的味道也很浓——错非不得已,他不想公然跟这个家伙扯得太深。

至于说赵喜才走后,素波市长是被段卫华拿上了,闫昱坤对这一点也不是很看重,要是一个市委书记的位置,他或者会遗憾一下,但是市长嘛,那就无所谓了,哪怕是省会城市的市长,他这个多年的老组工、常务副,很明白二把手和一把手的区别。

但是见到蒋君蓉居然跑到门上来送票,他心里这个惊讶,真的就再也无法抑制了,他很清楚,蒋世方在天南,扮演的就是蒙艺以前的角色,偏黄系但又不是铁杆——这个陈太忠,什么时候又勾搭上蒋家了?

不怪他如此惊讶,小陈同学真是天南官场中一朵奇葩,不但同时交好黄家和蒙艺,甚至在章尧东一手掌控的凤凰也折腾得风生水起。

此人有没有能力?那是绝对有的!闫昱坤毫不怀疑这一点,能力差一点的,根本不可能这么自如地在刀尖上翩翩起舞,还是左右逢源的这种。

但正是因为如此,这种人太难掌控,闫部长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不想公然跟此人扯得太近,所以他对蒋世方的选择,也有些微的疑惑——蒋省长你接触这家伙的时候,不考虑一下此人的复杂背景?

他哪里知道,蒋世方也不想太抬举陈太忠,但是时势弄人,一步一步,不由自主地就发展到了眼下的程度,没有人能精确地控制事态的发展,省长不能,省委书记也不能。

他俩说着话,陈太忠就走了过来,不过走得不是很快,而且在距离蒋君蓉三米远处就停下了脚步,静静地站在她的侧后方,一声不吭。

“去北京办事,我俩分工不同,”蒋君蓉回答一句,刚才的微笑有若风中的烛头,眨眼即逝,又恢复了往日的那份冷傲,不过,仅仅是那一瞬的笑容,已经让不少同学眼睛一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