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89章 定居素波(上)

陈太忠等来的电话,不是肖劲松的,而是蒋世方的,蒋省长在电话里爽朗地笑着,“一下来了三十一个,小陈你很能干啊。”

“三十一……有这么多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咋舌,这一次来人,他确实没怎么关注,不过他倒是记得猎头公司的评价,这一拨人的整体素质,是赶不上上一次的。

你连数量都不知道?蒋世方听得也有点惊讶,他当然知道,小陈在青干班培训学习,但是这培训又不是全封闭的,而且,这是我堂堂的一省之长交待给你办的事儿!

要是换个别人,蒋省长或者会认为,此人在专心学习,不敢分心他顾,但是这厮绝对不在此列,说不得只能明明白白地告知,“你去一趟吧,我让人帮你买了周日七点钟的航班,你要想当天往返,也来得及。”

可是我在学习啊,陈太忠才待张嘴解释,但是蒋世方的后半句话,硬生生地将这个借口顶了回去,于是他只能干笑一声,“蒋省长,省里还有人跟我一起去的吧?”

“那是肯定的,”蒋省长又笑了起来,这连续的笑声,跟他以往“黑面”的名头不太相符,可想而知,这次众多的德国人,让省长大人的心情不错。

“只能呆一天半了,”陈太忠有点小郁闷,揣起手机就站起了身,现在已经是五点了,他打算走人——这是党校的第三周,大家已经知道了,周五的晚饭不需要在学校吃。

就在这时候,宿舍的门被推开,何振魁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,却是班里的美女排挡组合,花华和毕冉——事实上,毕冉虽然肌肤白皙体态丰满,可相貌却只能勉强用端正来形容。

“太忠,两个美女要请你喝酒呢,”何处长笑嘻嘻地发话了,这家伙从来就没个正型儿,可是他的话里,经常都带一点这样那样的味道,“你要不去的话……我的酒量可不行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有点听不明白,于是微微一笑,疑惑地看着他,以开玩笑的口气发话了,“俩美女请我,你非要参与……啧,老何不是我说你,你太煞风景了,真的。”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”何振魁笑着摇摇头,他果然是有后话的,“明儿个是董瑜亮的三十二岁生日,花华要给他庆祝一下,约咱们来捧场。”

“嗯……嗯?”陈太忠先点点头,又是猛地一愣,讶异地看着面前的长腿美女,“你和……董瑜亮……啊?”

“我俩就是认识,你不要想歪了,”花华脸红红地解释,“反正他是咱们班的几个正处之一,又比咱们大,我恰好知道他的生日。”

“是吗?花华你有没有……恰好知道我的生日呢?”何振魁笑眯眯地发问了,正是不良大叔对小女娃娃垂涎三尺的那种表情。

再加上他的相貌原本就可以归到歹徒那一类的,倒是让他看起来越发有点用心不良了——其实久在官场的都知道,这就是撩拨一下的意思,就像当着女干部在酒桌上讲荤段子一样,为的就是看她们脸红一下,大家哈哈一乐。

“你给我两天时间?”花华不服输地看着他,脸虽然有点红,却是不肯认输,“我肯定就知道你生日了,要不要打个赌?”

“你是组织部的,当然知道了……我才不跟你赌,”何振魁脸一沉,看起来很不满意的样子,“我就是不服气,为什么老董的生日你就记得,我的生日你就要过两天才知道呢?”

“董瑜亮跟我们闫部长关系好得很,闫昱坤,”花华这女孩儿还真单纯,直接就说出来了,事实上她也算得上谨慎了,刚才她就没跟何振魁说,现在多了陈太忠,才肯说出来,好显得此事并不怕人知道。

“你跟他……真是普通关系?”陈太忠实在憋不住了,他觉得这事儿真的有点滑稽,没搞错吧,很普通的男女关系……错了,是很普通的关系,你帮他张罗过生日?

“是啊,我还认识董处……董瑜亮的爱人呢,”花华点一点头,略带点不满地看着他,“你们男同志想问题怎么都这么复杂?我就觉得是同学,董瑜亮又正好过生日,大家张罗一下,凝结班级的凝聚力,难道不是好事儿?”

陈太忠和何振魁交换个眼神,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两人想的都一样——天底下还有这么单纯的人吗,还是在省委组织部?

“行了,我答应你去,肯定要去的嘛,”还是何振魁最先打开僵局,他笑吟吟地看着花华,“但是我强调一下,我这人不能喝酒……喝多了要闹事。”

“我也强调一下,我这人特能喝酒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论起喝酒他怕得谁来?花华和毕冉这美女二人组在班里也很有影响力,他有必要重视。

陈某人已经跟班长唐东民不对付了,又跟同舍的葛天生形同陌路,自然不愿意再多出一些对手来——培训一场,整个青干班搞得全是仇人,有意思吗?

不过,有个问题他要问一下,因为他听段卫华说过,当初跟老段争素波市长的有两人,一为臧华,另一个就是闫昱坤。

按说老闫作为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,外放怎么也得是个市委书记,老闫两届的常务副,门生遍天下,人脉太广了,做哪个市的市委书记,注定都是强势书记。

但是素波市的市长的话,也不是不能接受,所以陈太忠不知道闫昱坤怎么看待这个问题,撞见的话难保会不会有什么尴尬,“闫部长也来吗?”

“闫部长不来的话,你就不来吗?”花华还真是年轻气盛,什么话都敢说,居然很不屑地反问了一句。

你这是什么话?陈太忠登时就恼了,他眼里何时有过闫昱坤这么个人物了?一时就觉得这花科长说话有点太呛人了。

不过班里都是同学,既然有缘在一个班,很多小节方面的东西,也就没必要叫真——那样除了显得自己小气,不会有太多的收获。

何振魁的笑脸,听得都是微微一僵,心说小花你也太不知道好歹了,说话这么呛人,不过话说回来,太忠你这个问题也问得有点冒失了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愣得一愣之后,反倒是笑了,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个问题有点不合适了,只不过人家还回来的话更狠,哥们儿这是咎由自取啊。

“那我看情况吧,你也知道我是凤凰的,”他一边笑一边回答,“周末按理来说要回去,就看明天赶不赶得回来了。”

“争取来吧,”花华见他如此说,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意义了,人家是地市的,又不是省直机关的,她也不能强求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其实我就是想张罗大家在一起坐一坐,再有一个来星期就毕业了,要各奔东西了。”

“小花你的组织能力很厉害嘛,组织部出来的,就是不一样,”何振魁笑着接口,“两天之内打听到我的生日啊,必须的!”

花华见状,知道人家是婉转送客了,她也正好要去找别的同学,于是转身向外走去,“打听你生日可以,明天你买单。”

“我买单没问题,但是……寿星公不满意怎么办?”何振魁冲她的背影嚷嚷一句,才转头冲着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这女娃娃还真单纯。”

“年轻嘛,”陈太忠也笑着点点头,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她的冒犯,其实确实没什么好介意的,花华这种状态才是年轻人该有的,“我觉得照她这活泼劲儿,她当班长更合适。”

“你比她年轻多了,可是说话做事稳重得跟七老八十一样,”何处长白他一眼,接着又微微地叹口气,“啧,身上有了担子,就是不能像她这样无拘无束了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本来要站起身走人了,听他这么一句,心中也是无限的感慨,别人二十五岁在肆意地张扬青春,而哥们儿混了官场,二十二岁做事就像个小老头。

“没办法,这就是成长的代价,”他笑一下,跟何振魁相处日久,他知道这家伙看起来嘻嘻哈哈,心里还是有本账的,所以他就不怕说得明白一点。

“作为领导干部,做事必须要注意一个‘稳’字,一个人不稳重不要紧,但是一个领导不稳了,带来的后果,不是他一个人能承受的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不由得微微一顿,不是他的语言水平不过关,实在是他发现……一直以来,自己做事也不是特别稳健,而眼下说的这些话,又有些过于装逼了,于是紧接着就是微微一笑,“年轻……真好啊。”

“不是别人太单纯,是咱们自己把自己搞复杂了,”难得地,何振魁居然也有好好说话的时候,看起来还是感触颇深的那种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恢复了常态,不见外地发问了,“太忠你这……去不去?”

“去也行啊,花华说得没错,组织活动,不参加是自绝于人民,”陈太忠冲他诡异地一笑,“不过,老何你先帮着打个前站吧,看看都有些谁去。”

“凭啥就是我打前站呢?”何振魁不满意地瞪他一眼,虽然玩笑之意,可是配上他的黑脸,却也显得有几分狰狞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