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88章 冲动的惩罚(下)

支教?许统社听得登时就是身子一僵,他知道最近教委在搞这个活动,抽调教师去老少边穷地区任课——要命的是,这支教不是市里搞的,是省里搞的,主要是支教大西北!

也就是说运气奇好的话,他或者会留在省里,却也不知道是哪个山沟了,要是说去外省的,还真指不定去了那种一个县就一万平方公里的地方去了。

条件艰苦就很折磨人了,尤其要命的是,去容易回来难啊,回来之后能找回自己原来的位置,那就更难了,许老师还年轻,却也不想就这么发配走了。

而且,这次支教的,是小学教师——让中学老师去带小学,这也太侮辱人了,然而,这人手的调派,还就是教委说了算。

许老师的父母双亲都在凤凰,冯宝宝……也在凤凰,他不甘心。

“刘主任,小许还年轻,”果不出许统社的预料,郭校长出声帮腔了,这么好一个苗子,放走了真的不忍心,“他还小,不懂事……再给他一次机会吧?”

“你确定要给他一次机会?”刘小宝用一种很怪异的眼光看着他,那模样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了,“那你就是不给自己机会了。”

刘主任虽然是村俗,但是这种难听话还是很少说的,人家郭校长也是正科,平级之间这样说话,真的是太得罪人了,可他还就是这么说了。

郭校长嘿然不语,他知道姓刘的是小人,说话也难听,但是如非必要也就是恶心人一下,害人的时候并不多,这么不知分寸说话,无非是提醒他:你忘记我告诉你的缘故了?

“刘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许统社不干了,对他来说,教委的主任跟他离得很远,倒是郭校长离自己要近得多,他自是要帮着维护一下,其实这也是他在下注了,“有话不能好好说吗?”

“你好好说话了吗?”刘小宝不屑地看他一眼,这话自然有所指,而且他不怕说出来——这就是他性子的可恶之处了,“好好说话会被人找上门吗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又看一眼郭校长,“你们郭老板有没有机会,我说了不算,老郭你说是不是啊?”

郭跃进沉默一阵,重重地叹口气,其实他已经从刘主任口中得知钱主任的愤怒了,甚至原话都反应了过来——问他想不想干了。

“这样吧,让他下面的县里支教两年,可以吧?”郭校长还是舍不得这个人才,而且,小许平日里对他也很殷勤,“比如说去童山一中……大张旗鼓地调走,让大家都看到。”

“童山一中?”刘小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那就童山二中,或者阴平二中……行吧?”郭跃进继续叹气,凤凰市有个怪现象,那些县区的第一中学都不差,尤其像曲阳一中,风头直逼全省重点中学。

不过郭校长先说童山一中,还是维护许统社的意思,刘小宝肯定不会答应将其放入任何县区的一中里,他就可以借此又表示出让步。

“嗯……老郭,你真的让我挺头疼的,”刘主任皱起了眉头,沉吟一阵,转身向外面走去,“好吧,我如实汇报,老板是啥反应,那我就管不了啦。”

“喂喂,刘主任你等我一下,”郭跃进哪里就敢这么放他走了?忙不迭追了出去,约莫五六分钟之后才回来,他铁青着脸看着许统社,“知道错了没有?你知道我又答应了刘小宝什么吗?”

“我……”许老师还真是直脾气,闻言就想顶撞,可是想到校长为了自己,居然追出去许刘主任好处,心里一时也内疚得很,于是悻悻地叹口气,“让校长你为难了。”

“我只是爱惜你的才华,你还年轻,”郭跃进见这厮还是一副刺儿头的模样,也懒得再说了,“站好最后一班岗,你要表现好的话,两年内我把你调回来。”

“两年?”许统社听得目瞪口呆,对一般人来说,两年不算什么,但是他还年轻啊,等回来就二十八岁了,而且去了县区,想见冯宝宝可就难了,一时间,他甚至都想辞职了。

“两年已经对你够客气的了,”郭校长狠狠瞪他一眼,转身向外走去,“一个大老爷们儿,你乱嚼什么舌头……回头对李老师客气点。”

“对她客气点……我不干了行不行?”许统社着急了,站起了身子,对她客气,那铁定跟冯宝宝完蛋了,“我也不让校长你为难,明天我就递辞职报告。”

“嗯?”郭校长回头,眼睛一眯,呆了半天才咬牙切齿地发话了,“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,你就不想一想自己做错了什么?你就不想一想,你出了系统,再撞到陈太忠手上会是什么下场?好……你不怕,你家人怕不怕?”

许统社的眼泪登时就流了下来,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先做得过了?只是为了心爱的女人,他不想去考虑这个错误。

第二天就是周一了,十点钟的时候,传来了一个消息,教委里某个跟袁珏不对付的家伙,去骑自行车的时候,发现车胎被人扎破,车把上挂着一只血淋淋的羊头,一边还有一张小纸条——下次就不是羊头了。

这家伙也是说小话的人之一,尤其是他还拿袁珏在巴黎的作风说事,昨天被人找上门了,结果晚上跟人喝酒的时候,大骂袁珏——于是就出现了这只羊头。

这威胁似乎力度稍有不够,但是想一想人家能从众多的自行车中,分清楚哪辆是他的,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了……

周三的时候,素纺的图纸终于定了下来,就是八个的了,丁小宁表示出了适度的不满,不过负责协调的副秘书长说了,这几栋楼你盖得好的话,以后不太重要的建筑可以考虑按常规来建设——毕竟你和素纺初次合作,大家对你的施工能力有所怀疑,这是很正常的。

甚至,连段卫华都打电话过来,为秘书长的承诺背书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要是整个素纺按这种保险要求建下来,丁小宁起码要多花出两千多万,至于多,那就没底儿了。

虽然有这个承诺,但是丁总还是无法开心,她给陈太忠打电话抱怨,“说得倒是好听,想降到正常值……这又是一根绳子,人家不开心了就拽一拽,我就又得四处跑。”

“慢慢来吧,”陈太忠也实在没有办法说什么,这件事里谁都没什么责任,他想翻脸都不知道该跟谁翻,而且——凭良心说,他认为房子盖得结实一点,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
哥们儿的女人,不能搞那种豆腐渣工程,“也没多少钱,回头我补给你好了……反正下一步常驻素波了,他们太过分的话我帮你出面。”

“我的钱本来就是你的,”丁小宁得了他的允诺,开开心心地去给新买的别墅配家具去了,这个别墅的位置,位于运河公园之畔,盘子是某个来自京城的房地产公司开发的。

这个地段实在太好了,旁边高楼林立,全部是有钱单位的宿舍,有工商的、银行的、海关的,还有电信局的,这一片别墅区虽然不大,却是寸土寸金。

不过遗憾的是,别墅有点小——太大了就真没什么人买得起了,三层七百多平米带二十平米小院和两个地下车库,加上精装修,就是四百万。

当然,这个价钱在十年后看,也不过是某些地方一套一百多平米房子的价格,但是在现在,已经算得上是天价了。

丁小宁想将这里好好地安置一下,不过陈太忠对此兴趣不大,他觉得这套房子有点小,而且这周围住的,虽然都是各有钱单位的主儿,保安良好,但是低调一点总不是什么坏处。

丁总在忙碌,其他人也没闲着,大家有空就过来布置房间,等到周末的时候,才堪堪地将家里布置好了,于是就要陈太忠在这里住两天。

陈太忠盘算一下,心说我才在周三去找了小萱萱,而任老师和蒙校长最近又在忙考试,那么,这次不回去,也就是需要跟小白打个招呼了。

“学会不回家了啊,”吴市长在电话那边相当不满意,她才在陈太忠的房间找到一点女主人的感觉,听说他这周不回来,心里还真是空荡荡的。

“这两天有点忙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解释,“德国人快来了,蒋世方拧着我搞前期准备工作,没办法,人家是省长,比你这市长大啊。”

好话不灵坏话灵,他这电话才一挂,就接到了凤凰驻京办张主任的电话,“陈主任,德国人周日上午到,您看是不是……来一趟北京?”

自打张主任陪霍夫曼走进省政府,秘书长肖劲松的秘书就吩咐他,说你帮盯着一点德国人,陈太忠马上要进青干班学习了,万一招呼不到,你得多费心。

于是,张主任就联系上了凯瑟琳,像蒙艺或者蒋世方之类的人不合适联系她,但是老张都五张的主儿了,才是个正处,也没啥念想了。

“啧,真是麻烦,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你没跟肖劲松说吗?”

“说了,我下午联系你,你没开机啊,”张主任在那边解释,“肖秘书长也希望你去,我估计一会儿他就给你打电话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