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87章 冲动的惩罚(上)

这才叫牛逼啊~刘小宝看着这二位扬长而去,心里太佩服许纯良的做派了,人家根本不屑跟自己说话,而且既没说什么,但是态度却明明白白地表明了。

当钱自坚又接到刘主任的电话时候,轻轻叹一口气,沉吟好久方始发话,“小宝……你觉得该怎么安慰一下小李?”

“给她个……先进工作者?”刘小宝挺挠头的,这事儿说大不大,可干系不小,真的是挺考验平衡能力的,“总不能给她副校长吧?”

“倒也是,”钱自坚叹口气,副校长这位子虽然不算啥,可盯着的人也挺多,蒙晓艳能直接飞上校长的位子,那是因为人家的叔叔是蒙艺,没谁敢说不合适,“不过,有些散布不负责任言论的同志,也应当批评教育一下。”

“我会盯紧这事的,老板你放心,”刘小宝一听这吩咐,马上表示没问题,事实上他最喜欢做的就是这种事,蹂躏别人——尤其是蹂躏本系统内的人:让你们再看不起我,让你们再说我不学无术。

这个时候,陈太忠已经和许纯良坐着喝上酒了,而且还是在阳光小区,其实许主任对这里挺排斥的,上次他来过一趟,实在有点不习惯这里众多的女人。

不过,他今天跟着来,也是有他的原因,才一下车还没进屋,他就笑着发问了,“你这是借题发挥吧,因为要走了?”

你这也太八卦了吧?陈太忠刚想叮嘱他不要乱说,可是想一想刘望男这些人都知道了,也就懒得再计较了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那你今天是帮我撑场面来了?果然够兄弟。”

袁珏虽然早就失势了,可住的也是教委中干楼——级别就是级别,再失势的老虎也是老虎,不是猫能比得上的。

陈太忠和许纯良虽然来去匆匆,但是那灰色林肯是大名鼎鼎了,而许纯良的帕萨特挂了政府的牌子,又跟林肯挨在一起,只要肯琢磨的主儿,绝对探听得出车主是谁。

两辆车在教委大院儿一停,别人想不注意到都难,所以陈主任认为,纯良此举,捧场的味道很浓。

“那是当然,”许纯良笑着点点头,生受了这个称赞,不过下一刻他就眉头一皱,微微地叹口气之后,低声发话,“可惜,你还是要走了……要不我让我父亲跟章尧东说一声?”

“多大的人了,还这么冲动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瞪他一眼,心里却是暖洋洋的,别人要这么说,难免会有做作的嫌疑,但是纯良不是那种人。

他相信,在这一刻,纯良是真的后悔了,但是这世界上从来都是没有后悔药卖的,他微微一笑,“已经开始,就停不下来了……你再这么冲动,我还真得担心科委的发展前途了……”

青干班开课两周了,再有两周就该结业了,虽然有些东西还没有公开,可是想挽回的话,许绍辉或者能做到,但也绝对不会轻松——何况他还得考虑章尧东的感受?

“我……也是能力有限,”许纯良拍一拍他的肩膀,重重地叹口气之后,又笑了起来,“好了,无所谓,回头我还是要回省里的,咱们在素波再携手干一番事业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推开了房门,“你去素波的时候,没准我已经进了中央了,其实,我就算现在想进,也容易得很。”

“要去你去,我才不去呢,”许纯良偶尔也有伶牙俐齿的时候,像眼下便是了,“没有基层工作经验,进部委做什么……混吃等死?”

屋里刘望男和李凯琳都在,丁小宁则是去京华酒店处理她的业务去了,她俩一见这俩人进来,忙不迭地起身招呼,又打电话给丁小宁,要她的酒店多送点外卖过来。

许纯良这次喝酒可是痛快,因为今天的事情提醒了他,陈太忠即将离开,而太忠走得有点不明不白,这些他心里都有数。

“把瑞远叫过来吧?”喝了两杯之后,他猛地突发奇想,“自打来凤凰之后,咱哥仨在一块喝酒的时候,真的不多。”

“没必要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觉得纯良今天有点娘娘气,于是就试图冲淡这种感觉,“你是常回素波的,老甯也有素波办事处,还怕没时间?”

就这么喝着聊着,大约七点半的时候,蒙晓艳和任娇也到了,蒙校长一进门就嚷嚷了起来,“太忠,今天你去教委宿舍了?”

她跟陈太忠的关系,很多人都知道——撇开私情不说,只说陈主任跟蒙艺的关系也是很好的,所以有人见到林肯车停在宿舍,就跟蒙校长通报一声。

“你们聊,我喝好了,”许纯良见她来了,就站起身子,他做事从来都是稳稳当当理性得很,这不是说他会控制情绪,而是说他根本就不会情绪外露,这是性格使然。

今天他能说那么多掏心窝子的话,已经是殊为不易了,又爽快地喝了不少,不过要是指望他酩酊大醉之后胡言乱语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所以,见了蒙晓艳,他就要拔脚走人了,反正兄弟俩也不是生离死别,喝好就行了,在素波见面的机会多着呢,何必再坐下去?

而且,那蒙校长也是校园网工作组里的,万一叽歪……让太忠头疼去吧,我就不管啦。

看着陈太忠送他离开之后回来,蒙校长好奇地走上前,“太忠,你去教委宿舍干什么?听说许纯良跟你一起去了?”

她不知道关于李冬梅的传言,这很正常,她原本就是袁珏的朋友,袁珏去驻欧办还是她推荐的,谁吃撑着了,在她面前说李冬梅的坏话?

不过,从她的反应也可以看出来,科委这两年实在太红火了,而且陈太忠和许纯良也是一等一有名的主儿,两辆随便去一辆,都会引起人关注,就更别说是二人齐至了。

“你这人迷糊得还真可以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心说袁珏还是你介绍给我的呢,“你不知道最近关于李冬梅的风言风语?”

“哦,那不是还没破案吗?”蒙晓艳愕然地看着他,“俩月前我就知道啊,你问我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这政治敏感性,还真的差一点,”陈太忠叹口气……

什么意思?此刻的许统社最明白是什么意思了,他今天受了人恐吓之后,心里真有点不服气,又觉得这是卖人情的好机会,就打个电话跟冯宝宝说一声,大意是我因为说了李冬梅两句,被人上门恐吓了。

没错,我在老师宿舍就被人恐吓,而且指使他们的,是陈太忠,是陈太忠哎!

因为付出了这样的代价,所以他就很荣幸地得到了同冯宝宝共进晚餐的机会,而且,在饭桌上她非常关心地指出:以后不要再这么锋芒毕露了,陈某人势大,我不希望你受到什么伤害,你还年轻。

甚至,在饭后他还有幸能送她回家,在回学校的出租车上,许老师心中满是温馨,他甚至时不时地将右手放在自己的鼻翼下:今天,我跟她握手了,手上……有她淡淡的体香。

接下来,我该怎么跟陈太忠这种黑恶势力抗争呢?他一边思索,一边走向自己的宿舍,猛然间,他发现什么地方有点不对,眉头一皱仔细望去,果然,自己的门口站了两人。

你们还没完了?许老师登时大怒,左右看一眼,顺手将不远处一支墩布抄了起来,大声地咳嗽一声,“是谁?”

就这么一嗓子,走廊上的声控灯亮起,然后许统社就很尴尬地发现,在自己面前的,居然……居然有一个是郭跃进郭校长,另一个则是长得很猥琐的小个子——他确定,自己见过此人。

“是郭校长啊,”许统社讪讪地将手上的墩布放下,“您找我有事儿?”

郭跃进跟那猥琐的小个子的交换一个眼神,接着叹口气,“小许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教委的领导刘主任,你这一惊一乍的,搞什么呢?”

“我……”许统社还真是有点尴尬,不过,他知道郭校长也是很赏识自己的,也没有多在意,“最近有社会上的人威胁我,我有点精神紧张,请校长包涵。”

“哦,他们为什么威胁你啊?”刘小宝发问了,不过,他问话时的表情,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,因为他脸上,就明明白白地写出了四个字——明知故问。

这时候,隔壁的老师们也听到了声响,纷纷打开门探头出来,发现郭校长站在这里肃穆地环视着,又渐次地将头缩了回去。

“进来说吧,”许统社反倒是横下心了,摸出钥匙打开了门,心说我是教学骨干,这刘主任是来难为我的,但是郭校长你要拎得清楚轻重。

不成想,三人才进门,就听得身后有人阴阳怪气地发话了,“年轻人,火气还是太大啊,老郭,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让他支教去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