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86章 双管齐下(下)

刘主任不知道李冬梅是谁,但是他知道袁珏,这是他的上上一任的主任,混到老干部科去的才子,却是又被陈太忠赏识,带到欧洲去了。

“谁让你们乱传这些没屁眼的消息来着?”刘小宝大怒,他虽是教委办公室主任,但却是个村俗的家伙,不但长得村俗,说话也村俗。

事实上,他也听说过这个传言,毕竟是学校门口死人了,案子至今没破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些相关的风言风语?

但是,刘小宝对陈太忠的反应有点吃惊,“这种小道消息,也能惊动这家伙?没搞错吧,警察都还没发话,他着急折腾什么?”

他这是一般人的正常反应,护短的领导很多,姓陈的也很护短,可是这八字没一撇的消息,哪个领导也不会在意,这也是他听到类似传言后,无动于衷的缘故——陈太忠怎么可能闲得蛋疼,来计较这种破事儿?

“但是已经有不少老师受到类似骚扰了,”郭校长在电话那边苦笑,他有个远房的乡下亲戚在干门房,平日里最爱八卦类似事情,好借此彰显自己已经充分融入了凤凰市。

门房也受到了警告,总算还好,仅仅是警告而已,但是校长很头疼,“现在学校里人心惶惶,刘主任,您跟陈主任关系好……”

我跟他好个屁!刘小宝人虽村俗,心里却是有杆秤,自家的老大见了陈太忠都要装孙子呢,猛然间,他意识到一个问题,于是,声音在瞬间就变得严厉了起来,“你们学校有些教职工,素质也太低下了,你知道不知道咱们教委还在等科委的拨款?”

考虑到这个问题,他实在无法再坐视了,“你要负领导责任,现在,我去找钱主任汇报,你最好……哼,你最好能控制住相关言论,要不然,生气的就不止是陈太忠了。”

钱自坚听闻此事,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,最后才疑惑地问了一句,“小刘你的意思是说……陈太忠为一点风言风语,就帮袁珏的爱人出头了?”

“就怕还不止这个,主任,”刘小宝知道,自家的主任眼光比较高,盯的也是比较上层的东西,但是他级别低,整天盯着下面或者平级的一些风言风语。

刘主任太清楚陈太忠和许纯良的关系了,不得不提醒一下自家的老板,“陈太忠跟许纯良一歪嘴,咱想从科委弄到钱,那就太不现实了。”

“嗯……啊?”钱自坚正心不在焉地琢磨后果呢,猛地一听这个注解,又是一愣,说句良心话,这个提示来得太及时了。

凤凰校园网和素波校园网原本就不在一条起跑线上,素波不但是省会,学校也多,仅就教育资源来说,强出凤凰不止一点半点。

同样是校园网一期,素波花了多少钱?凤凰才多少钱?结果就是素波那边已经见效了,凤凰却是搞了一个二吊子,二期工程势在必行!

钱主任对科委的两百万,那是势在必得,若不是考虑到许纯良身份特殊,他都想请乔小树直接发话了,当然,事情的关键,是乔市长也没直接下令的胆子。

饶是如此,他对要到这笔钱,也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,一直以来,教委和科委双方的配合一直不错,他又有意让对方指导采购——你不给两百万,也得给一百万意思一下吧?

如此一来,他理论上筹措的资金就能达到七百万,有这砸锅卖铁的七百万,二期就可以开干了,而且干一期的商人里,有不少人是能跟上面说上话的,上面一点钱不拨也不可能。

但是现在出现的这个变数,直砸得他有点眼晕,钱自坚足足呆了有一分多钟,才轻叹一口气,“这个情况,为什么你以前没有提醒过我?”

“我也没听说啊,”刘小宝赶紧地将自己摘出来,表示他从未听闻过,“这些八卦的东西,下面人说一说,谁还会当真了,来跟我说?”

“你……你代表教委,去看望李冬梅一下,”钱自坚吩咐一句,想到这个小刘平常有点势利,眼里不怎么有旁人,就又强调一下,“一定要客气,把组织的关心送到位,听见没有?”

这时候我敢掉链子吗?刘小宝颇有一点无语,事实上,他平日里的骄横,半是本身素质不高,半也是钱自坚逼出来的。

刘主任很清楚,在人才济济的教委里,他真的不算什么,那么,既然钱老板给他个办公室主任,那他就是老板的一条狗,坏人他来干,人情老板来卖。

虽然他为此在外人面前,吃过老板不少排头,但是这位子还是稳稳的,这就充分说明,老板就希望他这么做——要不然那么多人才,我凭啥让你个粗人当管家?

今天这任务的性质,刘小宝怎么搞得错?他心里有点悻悻,顺便请示一下领导,“跟我反应情况的郭跃进……有意报警,您看?”

“有胆子他就去报警,看警察有胆子受理吗?”钱自坚气得哼一声,不过,想到郭跃进真的报警的话,事态就再也无法挽回,禁不住大怒,“陈太忠还没报警呢,他报警……你问他想不想干了。”

这是流言蜚语,陈太忠也没办法报警啊,刘小宝悻悻地压了电话……

钱自坚在家里左右坐卧不安,索性心一横,抬手打个电话,要自己的司机来楼下等着,“去素波,带上点随身用品。”

钱主任不摸许纯良的意思,但是眼下他又不能直接去看李冬梅——身份有差距是其一,关键是陈太忠一呲牙他就现身,难免有原本就知情却不肯理会的嫌疑。

所以,派刘小宝去表示关心是最合适的,而钱主任自己,是要先看看许主任的意思,但是他本来就是在求人,贸然打电话又不合适,等到明天许主任来,又有点态度不够端正,索性就现在直奔素波了——该做的我都做了。

司机的反应不算太快,毕竟教委最近真的很忙,好不容易周日了休息一下,还被领导拎过来出长途。

所以,等钱主任快到素波收费站的时候,就已经是五点半了,他打个电话给许纯良,“许主任,我来素波了,有点事情要跟你解释一下,晚上一起坐坐吧?”

“哦,我已经快到凤凰了,”许纯良回答得很直接,没客套也没什么情绪,正经的纯良态度,“陈太忠找我有点事情,咱们回头再沟通吧。”

“什么?”钱自坚听得登时就是一皱眉,见对方挂了电话,他忙不迭地命令司机,“调头……啧,这事情可是……”

“调头?”司机听得吓一大跳,他下巴冲车外的隔离栏扬一下,接着很无辜地看着自己的领导,老板,这是高速路啊……

许纯良着急往凤凰赶,一来是科委大厦施工已经到了尾声,二来也是对手机生产线做出安排,这都是要紧的事儿,耽误不得。

当然,更要紧的是,他不想跟钱自坚说那么多废话,什么袁珏的爱人受委屈之类的,没必要提,他只是跟陈太忠商量好了,去袁珏家看一看。

这个态度一表现出来,别人就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——若是钱自坚连这点眉高眼低都看不出来,那也就不用再说什么了。

许纯良性子比较懒散,搁在平常也未必愿意这么赶路,但是他听出来陈太忠的愤怒了,都说不插手科委的事儿了,这次居然打电话给他。

再一盘算,他也明白了太忠这么搞的意思,甚至他想到了,李冬梅被风言风语包围,难免是驻欧办那边有人惦记——再次强调一下,纯良的人未必愚蠢,混官场的就没个简单的。

要是这种下作手段,他就必须站出来支持陈太忠了,陈某人觉得他够意思,可许纯良心里明白,太忠对自己更够意思,权力说撒手就撒手,单位有事马上又站出来。

反正他确定,章尧东做不出这种事,章书记出名是强势而不是龌龊,强势的人偶尔会阴险,但绝对不会下作。

等到他和陈太忠来到袁珏家的时候,这才发现,一个猥琐的小个子也在那里坐着——教委办公室主任刘小宝。

许主任对此人有印象,但是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,只知道这厮是教委的,总找自己签字领钱,就没理他,陈主任却是不干了,皱着眉头看他,“你这反应挺快啊。”

“是我工作疏忽了,”刘小宝一见这二位,马上站起身子赔笑脸,“许主任,陈主任,那个啥……我这不是正跟李老师解释呢?”

“就一个解释?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你知道袁主任现在办的都是什么大事儿吗?他可还是教委出去的人呢。”

“钱主任也高度重视此事,”刘小宝可不敢跟这狗脸叫真,忙不迭推出自己的老大来,接着又可怜兮兮地看着许纯良,“许主任,陈主任,二位有什么指示,尽管说。”

“哦,没什么,我就是跟太忠过来看看,”许纯良随手摸出一叠钱来,塞到一旁李冬梅孩子的手里,“来,许叔叔给你的见面礼。”

“许主任您这是……”李冬梅就要上前推辞,不成想许纯良已经拽着陈太忠往外走了,“我俩难得一见,要去喝酒,嫂子以后有什么事儿,去科委找我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