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85章 双管齐下(上)

许统社一觉醒来,已经是早上九点了,作为一个年轻的教师,他有远超同侪的教学水平,但是也有一个不良爱好,就是喜欢熬夜,每到休息日,晚睡晚起是必然的。

“糟糕,又是下雨天,不是说阴天的吗?”他欠起身子向窗外望去,一时有点恼火,看来今天又邀不出冯宝宝了——宝宝不喜欢下雨天。

自打一年前在韦妆诗的小店里见到她,年仅二十六岁的许老师就疯狂地爱上了她,不可自拔的那种,他的年纪虽然比她大了点,家庭条件也不如她,但是他也有他的强项。

许统社在毕业前实习的时候,为了保护自己所在实习班的学生不受侵害,被那些收保护费的小混混扎了两刀,一刀在腿上,一刀在肚子上。

由于他在学校是学生会干部,学习成绩也很出色,又有这样的壮举,于是就被教委定为重点培养对象。

来了学校之后,他又成功地将两个成绩不怎么好的班级水平拉了上去——习惯熬夜的人,多半都是精力旺盛的主儿。

按道理来说,新老师是不能带毕业班的,但是他连续带好两个初二的班之后,就带上了一届初二到初三的班,还是班主任,中考成绩依旧耀眼,现在已经开始带高一班了。

这就是对他能力的肯定,别的年轻教师住的宿舍,都是两人一间的,但是学校里分给他的宿舍,自打上一位在三年前搬走之后,就再没有第二个老师搬进来。

这是大家都知道小许得领导看重,就不肯煞风景——好吧,其实也是有些老师知道他有熬夜的习惯,跟其住在一起难免受到影响。

眼下这个高一班马上要高二了,领导已经答应了小许,你带的这个班如果能出了好成绩,就可以排号分宿舍楼了。

许统社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,而这些都是他赤手空拳打拼到的,又由于他也是仪表堂堂相貌英俊,所以他认为,自己有资格追求冯宝宝。

但是很遗憾,冯宝宝对他一直不冷不热,尤其是他作为一个工作没几年的教师,口碑虽然尚可薪水却不是很高,玩不起太多的风花雪月。

甚至,他连冯宝宝报名竞聘驻欧办保洁都不知道,只是在她落选的时候,他才得知了消息,并且有机会安慰她,“没啥,不过就是五万美元嘛……国外的生活压力比咱大。”

那一刻,他甚至有些感激驻欧办,因为有了这个机会,他才得以接近冯宝宝,否则的话,下一个契机都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出现。

但是随着两人逐渐地熟悉,许统社发现,自己对驻欧办表示出鄙夷时,能更加获得佳人的好感时,他立马就转变了立场——本来也是,他跟驻欧办八竿子打不着的,何必为了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东西,得罪了自己的心上人?

当然,要说彻底不相干,也不尽然,起码冯宝宝是去那里应聘过的,而学校里的李冬梅李老师,老公就是驻欧办的副主任。

再然后,就是发生了韦妆诗惨死的事件,这让他接触冯宝宝的机会又少了一点,不过就在事发当天,他就听别人说,此事或者跟李冬梅有关——韦妆诗很爱护冯宝宝的,她为此不怕冲李老师恶形恶相。

冯宝宝对表姐韦妆诗的死,悲痛欲绝,于是许老师就发现了一个讨好宝宝的新方法:在人前人后诋毁李冬梅。

一开始,他有点不太适应做这种事,一个大老爷们在人背后嚼舌头,实在不成个体统,但是在得到冯宝宝的嘉许之后,他很快就能以一颗平常心来做这种事了,并且,他为自己的行为找出了理由:我是为了爱情,才这么做的——谁能保证李冬梅是真的无辜的?

都两天没下雨了,今天又下!许统社厌恶地皱一皱眉头,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牙缸牙刷,我讨厌下雨!

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,轻柔的三下,等了一阵之后,又是三下。

许老师一听,基本上就能断定,这十有八九就是学生,或者是学生家长,住单身的老师们可不会这样,敲门声不会这么轻柔,而且多半还会伴随着“小许开门”之类的声音——宿舍的门板,并不是很隔音的。

所以,他端着牙缸和牙刷,大大咧咧地打开了门,一眼看到的,是两张年轻的脸庞,不过很遗憾,虽然是年轻,却也过了学生的年纪。

来的人一个高瘦,一个矮小一点的,却是比较粗壮,那粗壮者见他一脸懵懂,微微一笑,“请问是许统社老师吗?”

“是我,你有什么事儿?”许老师下意识地觉得,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,这是老师宿舍,他嚷嚷一嗓子,大家都听得到的——他都被小混混拿刀捅过,天底下,还有什么事儿是会吓住他的?

“是这样,我们听说,你对李冬梅李老师有些误解,”粗壮走进来之后,态度依旧很和蔼,只不过说话有点自顾自的意思,“陈太忠主任希望,你能克制一下自己。”

“我对李老师有误解?”许统社听到这话,就有点气急败坏了,当然,也可以说他是做贼心虚,一时间,他就想撕破面皮了——捉贼捉赃捉奸捉双,你说话负点责任好不好?

然而下一刻,他就呆在了那里,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凤凰人,又是在教育系统工作,他太明白某人的淫威了,“什么,你说是陈太忠陈主任?”

“没错,是陈主任,”粗壮点一点头,还是面带微笑慢条斯理地说话,似乎就没见到对方的震惊一般,“李老师的爱人是他的副手,陈主任一向胸襟宽广,愿意以理服人,不过呢,他也不想袁主任被国内的事情分心,你明白吧?”

“可是……”许老师真的有点不甘心,心说我是为了我的爱情,不是针对你陈主任去的,但是嘴巴开阖半天,死活是不敢将这话说出口,陈太忠那是什么人?是凤凰市大名鼎鼎、黑白两道通杀的五毒书记啊。

人家会跟他一个小教师讲道理吗?

他怎么可能注意到这种小事呢?一时间,许统社觉得嘴巴有点酸涩,不过,他终是有点胆气的,又是对学生颐指气使惯了,于是鼓起勇气回答,用的居然还是老师们常用的祈使句式,“我很尊重李冬梅老师,无关的事,不需要你们瞎操心。”

“尊重就好,”瘦高的年轻人发话了,这人进来之后,一直是冷冰冰地面无什么表情,听到许老师如此说话,眼中一道寒芒闪过,“要不然你家人也会为你操心的,操碎心……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许统社一听,脸就是一沉,事实上,他明白对方的意思,但是人要是顺风顺水惯了,胆子就要大一些,更何况,原本他的胆子就不算小,不过饶是如此,他的声音也不是很高。

“什么意思?”高个儿冷哼一声,眼睛一眯,粗壮却是伸手拽他一把,不让他再说,接着又扭头看一看许统社,“许老师是聪明人,话我就不多说了,陈主任这人护短,不过一般他总会给别人一次机会,下一次来,就不会是我俩了。”

威胁的话说完,两人扬长而去,只剩下许统社呆呆地站在那里,好半天之后,他才关上房门,摸出了新买的手机——他的经济能力确实差一点,也就是单身宿舍不好扯电话,只能咬牙买个手机了……

类似的威胁,不住地在一处又一处上演,这就是小董做事的风格,招呼打到礼节尽到,这是为了让李老师不至于交恶同事,要是有人不识趣的话,那就是给脸不要自讨苦吃了。

他并不怕报出陈太忠的名号,这也是黑道和脏活之间的区别,黑社会上门断不敢随便报名号,堂堂国家干部跟小混混搅在一起,那算怎么回事?

但是小董就不怕,他是联防队员,有个介于正式或者非正式的身份,就有报陈太忠身份的资格,别人找过来的时候,他大不了将事情全揽到自己身上。

他可以说是听陈主任抱怨了,就生出了帮领导出气的想法,是的,他有资格认识陈主任并且交往,虽然双方身份的差距略略大了一点。

但是黑道人物显然不具备这种优势,他们连顶缸都只能是硬撑,而不是迂回的这种——国家干部怎么可能认识黑社会呢?

上午晚些时候,市教委办公室主任刘小宝就接到了告状电话,一听陈太忠的魔影再现教育系统,刘主任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,“我操,是谁把姓陈的招来的?”

凤凰市教育系统里,最明白陈主任能力和秉性的,非刘小宝莫属,他吃陈太忠收拾也不止一次了,一听说此人卷土重来,真是腿肚子都转筋。

“啧,这不是有些关于李冬梅……关于袁珏他老婆不利的传言吗?”打电话的这位,是李老师所在学校的校长郭跃进,他确定刘小宝会听到过一点风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