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84章 纯良扣钱

陈太忠回了横山宿舍区,果不其然,自打上周白市长来了一趟之后,真没什么人上门了,就是门房跟着上来了,“陈主任,你的水表好几个月没抄了,我过来看个数,登记一下……”

事实上,这也是因为他今天回来得晚了,起码杨新刚就给他打个电话,说是自己在外面吃饭呢,否则的话,一定要来老主任家坐坐,“您那儿有什么要拾掇的没有?我让白洁过去。”

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忙不迭挂了电话,心说你小子对我放心,这很好,但是……这流言蜚语真的太可怕啊。

于是,白洁没来,所以,张梅来了……

因为庞忠则也算出来了:有吴市长这个警告,估计大家去陈主任家走动的概率,要大大地降低,小梅你现在去,正经没事。

看到张梅一身警服上门,陈太忠真的挠头,尤其是张警官坐下之后,双颊泛红眼波流转,身子一个劲儿往上凑——批斗大会她都参与过了,单身的时候,那更不算什么了。

那个啥,现在八点半……你不能太迷信吴市长的权威!陈主任真是想解释都难,说不得犹豫一下,低声吩咐一句,“在这儿太不安全了,我的名声不算啥,但是你还年轻不是?”

“告诉你个地址,你明天晚一点过去吧,晚上可以不回,就是阳光小区的2号B座……这样,给你一把那儿的钥匙,她们就肯相信你了。”

张梅才面红耳赤地离开,吴言就推开衣橱走了出来,她穿着一套白色紫花的丝绸睡衣,才走进客厅,她小小的鼻翼就不住地翕动着,“有香水味,这是……纪梵希的金色年华,谁来过?”

你这是长了一只什么样的鼻子啊?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想一想也是,他平日里虽然不抽烟,但是只要一回家就有客人,家里总是乌烟瘴气的,今天难得没人来,张梅衣服上的香水味,就真的很刺鼻了。

“门房秦大爷身上的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站起身去拉住半掩的窗帘,“又不是别的味,不知道你紧张个啥……等我打个电话。”

他还没拿起电话,手机就响了,来电话的是蒙晓艳,“这两天忙高考忙得头大,我问了一下李冬梅,她说不知道谁是幕后主使,就是教委的人传得比较多。”

教委?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沉吟了起来,还真是因为眼红吗?他正琢磨,吴言见他不语过来一问,登时就提建议了,“你们科委手里不是有教委的校园网资金?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眼神怪怪的,忍了一忍还是叹口气,“唉,你就拼命地把章尧东往外摘吧。”

“嗯?”吴言愣了一愣之后,站起身去冲茶,嘴里也是叹了一口气,她猜到陈太忠的所指了,就觉得自己有点冤枉,“我就没听说尧东书记在琢磨驻欧办。”

“不跟你说了,”陈太忠摸出手机给许纯良打电话,事实上,他觉得吴言的建议,也是个不错的法子,袁珏远离家乡在欧洲尽心尽力工作,家里有什么谣传,他这个正职不出手一下,真是要惹人耻笑了。

起码这是一个态度,于是他打通许纯良的电话之后,就问教委的钱是不是拨付完了,纯良告诉他,一点没为难教委,尾款都拨完了。

不过,倒不是没有变通的法子,许主任在那边又报个新料出来,“教委那边正跟咱们协商拨款呢,乔市长答应考虑了……”

敢情,这只是校园网第一期,还有第二期呢,钱自坚在一期没完的时候,就打上去二期的报告,遗憾的是有若石沉大海,最后才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:省里先要他们自筹一部分,才会考虑拨款。

凭良心说,素波的校园网,二期都才刚刚展开,哪里顾得上考虑凤凰?好多地市连一期都没展开呢,而且,上次凤凰的钱能批下来,完完全全是陈洁看在蒙艺的面子上。

陈省长在蒙书记走后,还能把钱按时拨到位,那就算做人相当厚道了,当然,这里面有林业厅长李无锋的因素,也有陈太忠的因素。

钱自坚一听是这么回事,不管这话是真是假,也只能在凤凰张罗钱了,在所有的主意都打得差不多的时候,就盯上了科委。

凤凰科委是市政府机关里一等一的大户,而教委本来就是跟科技沾边的,其他市的科教文卫,一般都是同一个分管副市长呢,也就是这凤凰市特殊一点。

当然,不管对上许纯良还是陈太忠,钱自坚都不敢乱来,只能依足规矩跟市里打报告,说是科教仪器要大批更换,需要科委的大力支持,也希望采购的时候,能得到科委的指导。

田立平一看是这种事儿,直接就丢给了乔小树,他可是半点儿不想跟许纯良沾边,乔市长一看单子不算大,就是两百万,就跟钱自坚说,你找许纯良商量去吧。

许纯良接到乔市长的电话之后,知道姓钱的是走通乔市长的门路了,而且钱主任也依足了规矩来办事——我要你们拨款,但是你们可以指导采购不是?

这……有点不合规矩,许主任就有点纠结,没错,科委肩负着向相关单位和企业拨款的重任,但是给教委拨款,双方本来就是平级单位,又没什么名义,这个头不能乱开啊。

当然,真要说的话,教委报的是科教仪器类的项目,不是直接拿校园网报过来,这就没有一而再再而三那种讹人的意思,而且这理由也勉强站得住脚。

至于说以后教委跟科委的交往中,会不会出现校园网的项目,那倒也真不好说,起码眼下看起来,钱自坚是没这个念想的。

凤凰科委手里的钱,真的太多了,省里和市里本来就有倾斜性的政策支持,而科委自身的造血机能又异常强大,按说,他们对外的拨款,已经远远大于其他同级的科委了,但是手里……还是钱多。

所以,科委在不停地找项目——手机项目都敢上,但是你这么肥美,一点都不支持兄弟单位,也不是做人的道理,甚至现在大家在讨论,是不是该将来自香港的投资还一部分回去了,没办法,钱太多了,扎眼啊。

而教委跟科委的关系,虽然有过波折,但是基本面一直很好,尤其是这科教仪器一项,教委那边一直紧守规矩,就是在科委集中采购——科委现在不怎么看得上这点小钱了,但是毫无疑问,人家教委的态度是端正的。

这些情况,许纯良两句话就介绍完了,然后很不见外地发问了,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你告诉我一声,我回绝他没问题。”

许主任人是纯良,但是做事也不含糊,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要问出来,反正这哥俩关系好。

陈太忠自然是哇啦哇啦地将事情说一遍,说到最后不忘强调一下,“两次了,都是拿李冬梅做文章,这是他们觉得我好欺负?”

“那好说,钱不给了,欺负你不就是欺负我吗?”许纯良哼一声,立马做出了决定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又改变了主意,“不行,不给的话,没准钱自坚反倒不管了,嗯……只给他五十万,还得让他先管住自己人的嘴巴,没效果就真的不给了。”

事实上,陈太忠遇到的事情,也给了他一个解决问题的机会,许纯良是这么认为的,反正我是给不了你两百万那么多,把我兄弟的事儿处理好了,就给你五十万!

他挂掉电话的时候,吴言已经端着冲好的茶水坐了过来,她满足地吁一口气,欣慰地扫视着大厅,俨然就是一副家庭主妇欣赏家居的模样。

看得出来,她对这种感觉异常满足,“早知道是这样,半年前就该过来撵他们一趟……嗯,许纯良这么帮你,就不怕章书记不满意?”

“你不是说,跟章尧东无关吗?”陈太忠笑着呛她一句,又开始查找号码,他对纯良的态度也很满意,但是他还是不能满足,因为这力度还不够。

哥们儿不出手则已,出手就不能这么轻描淡写的,尤其是即将去省里挂职了,越是这种时候,就越要表现出强硬来。

他在号码簿上查了半天,最终是放弃了通过黑道来处理问题的想法——马疯子还有四个月能拿到绿卡,到时候再用也不迟,于是,联防队员小董的名字,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看着这个名字,他有点感慨,官做到了他这个地步,终于是有点明白干脏活的人的重要性了,黑道手段太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了,所以得有这些灰色人群的存在。

要不要找一找张智慧呢?他沉吟一下,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,找小董就不错,尤其小董还是老王的贴心人,他也能借机表示出一些不满来。

小董所在的地方静悄悄的,也不知道是在哪里,不过,当他听到陈太忠交待的事情,马上拍胸脯保证了。

“行,陈哥,这事儿交给我了,对那些管不住自己嘴的,我先让人上门警告,他们不识趣的话……反正保证让您出了气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