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81章 强硬

周三中午的时候,三个一级建筑师走下了飞机,陈太忠正说这年头果然是“有钱使得鬼推磨”,却是几乎在同时,就接到了南宫毛毛的电话,“总算送过去三个,老哥我不辱使命啊……”

合着这三个不是那三个,这买方市场的行业还真不是吹的,其中一个宁可不挣这出场费也不来,有兴趣的话你来北京谈,要不就免谈……知识无价,别拿两千块钱来侮辱我。

还有一个,却是接了活儿不克分身,也不知道是不是借口,不过说实话,这些人的买卖很好,谁都不敢说此人说的是托词。

第三个倒是来了,不过有意思的是,他不要钱,就是带了老婆来,要求京华把爱人来回的机票报了就行,敢情夫妻俩有兴趣在天南玩两天。

多出的那两位,是这两天南宫毛毛临时找的,这次,他也不说天南有专业问题要求助了,就说有个外地的房地产公司要外聘建筑师。

中选的,可以得到一份额外的工资收入,平时也不用去上班,公司遇到问题需要你出面的时候,不但报销来回路费,节省下的项目资金还会按一定的比例返还。

没中选的,也有两千的红包可拿——天南是落后了一点,但是人家京华公司,对真正的人才还是很尊重的,不能让大家白跑。

这跟那个“朝三暮四”的典故何其地相像?同样的条件,用不同的方式陈述出来,那意思就是大相径庭,一个是江湖救急,一个是要诚心搞人才储备,怎么能一样?

而南宫毛毛从来不缺类似的语言技巧——其实,这就是营造了一个小范围的、针对“买方市场”的买方市场罢了。

这两位一听,一时就觉得,天南的京华公司很注重人才啊,对咱们态度也不错,既然是闲着就走一趟呗,落选了都有两千块可拿呢。

虽然老话说,态度决定一切,但是语言的魅力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双方谈得很顺利,在下午晚些时候,丁小宁就跟三人基本谈妥了相关条例——京华不差这一点钱,而建筑师们虽然是出来赚钱的,但是这只是他们收入中的一项外快,而不是根本,也没有必要过于纠缠细节。

然而,还是出现了一点小问题,三人中最年轻的建筑师不过二十九岁,本来在单位也是前途无量,不过年轻人心高气傲,嫌单位待遇低,决意去京城闯荡,同在事业单位的妻子表示不能理解,然后这个家庭……就杯具了。

年轻的建筑师见到美女老总的时候,登时就觉得自己的第二春到来了——甚至,他觉得自己那个第一个春天,简直不能叫春天,或者叫冬夜似乎更恰当一些。

是的,他被长腿厚嘴唇的丁小宁迷住了,尤其是那清澈得似乎可以见底的眼神,蕴藏了太多的清纯在里面,虽然他也知道,能搞这么大一个房地产公司,这女孩儿一定简单不了,但是……他就是不可自拔。

倒是那俩年纪大一点的,行事更稳重一点,不说带了家眷的那位要顾忌夫人,另一位心里也清楚得很,这种级别的女人,是一般人惦记不得的。

美女固然好,但是钱更好,有了钱,什么样的女人找不上?是美女就行,老总什么的那都是浮云了……老总下面就镶钻吗?

不过,丁小宁本来就是玩仙人跳出身,对异性异样的眼光最为敏感,那位就算掩饰得极好,但是架不住……丁总原来就是靠这个吃饭的。

于是,周三晚上,陈太忠原本打算万里闲庭回凤凰,找小萱萱去践约的时候——他答应每周额外回去一次的,但是面对这种情况,不得不将计划推迟。

当然,他的出现,就是要表明丁小宁名花有主,那位倒也是明白事理的人,见状登时就死了那份心思。

原本他就猜到这样的美女老总,背景注定不会单纯,但是总还存了一点侥幸的心思,然而很遗憾,世界上大多数事物的发展,总是尊崇着必然的规律——小概率事件,真的很少发生。

总算还好,丁小宁安排的酒席规格极高,显示出了对知识分子的充分尊重,酒桌上的气氛还算活跃,喝的酒都是她特意跟太忠哥处弄来的洋酒,82年的拉菲——必须的,谁让这酒名气大呢?

二十九岁的那位心情有些灰暗,很快就有点高了,既然高了,说话也就不怎么讲究了,于是就问丁总,你只是个房地产公司,要这么多一级建筑师做什么?

丁小宁沉吟一下,还是将自己面临的问题报了出来,当然,她也学乖了,不说救急,而是说她着眼于未来。

“……随着公司的发展,类似问题必然会不断地涌现出来,相信其他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迟早也会意识到这一点,注册建筑师这个职业,必将迎来发展的春天。”

什么发展的春天?纯粹是……年约四十的那位听得暗暗好笑,我们这一行肯定的热门,我比你清楚得多,小姑娘年纪轻轻,套话说得倒是纯熟,看来果然是身后有人。

二十九岁的这位一听,却是大起知己之心——他为了实现自身的价值,都跟妻子离婚了,于是不住地点头,“丁总这话说得在理,你遭遇的事情,其实已经有人遇到过了……”

这些人都是建筑设计行业里的佼佼者,接触过不少的事情,他略带醉意地说出一桩往事,是业内前不久发生的一桩事情。

那也一个带点对公性质的建筑,抗震七级的要求,结果设计方没命地加高参数,气得甲方跺脚大骂,“这楼要是八级地震倒不了,我告你们去!”

八级地震倒不了,就要打官司,这话怎么听怎么有点冷笑话的感觉,这位说得津津有味,陈太忠却是心里苦笑:你就糟蹋我们公家人吧。

年纪大一点的那位,就相对稳重一点,听了丁小宁的话之后,沉吟一下发话,“要是这样,丁总你要多留意一下结构方面的工程师……这两年,国家也在搞注册结构工程师。”

“注册建筑师不是也要考结构的吗?”丁小宁奇怪地问一句,又看一眼自己的总工,“马工,是这样的吧?”

马总工点点头,年轻的那位建筑师见状,也赶紧点头,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对结构也有了解,他是想提醒您一下……要是想有更权威的声音,以后要注意聘几个专攻结构的。”

杜教授就是那位四十岁的工程师,听他捧自己,少不得谦逊两下,见他俩说得兴起,那位带了妻子来旅游的主儿也凑着说了起来。

其实,他最清楚丁总的初衷是什么,就是因为要救急才生出了招聘的念头,原本他是觉得,自己是买方市场,大可以矜持一下的。

可是眼见两个同行说得热闹,这印象也就慢慢地扭转了过来,他并不在乎这点小活儿给了谁,关键是他觉得,自己或者是有点曲解了丁总本意,人家对建筑师也是很尊重的——要不说这三人成虎的说法,还真的有点道理。

第二天,三人跟京华签了聘用协议之后,马总工就带着三人找上了门去,那边一见京华来了三个一级建筑师,登时就毛了,“不是吧,我们设计的是楼啊……还是很普通的这种,你们这这这,这是什么意思嘛。”

听对方置疑这楼的参数,这边也是心知肚明,但是显然,这是层层把关批下来的,你让我推翻我就推翻,那我多没有面子——好吧,事实的根本在于,那我怎么跟领导们交待?

这个时候,段卫华所允诺的协调就奏效了,下午的时候,市里派来了一个副秘书长。

秘书长先是面无表情地提出要验看对方的证件,待看过证件之后,登时面皮一转,笑靥如花,“嗯,一级建筑师,很厉害啊……难得的是,三位都很年轻。”

他这前后巨大的转变,落在有心人眼里,就明白了一些事情,于是设计方就婉转地提出,那个啥,你们觉得那些数据不妥,把你们计算的过程和结论给我们看一看,行不行?

按说,这个要求就是很上路了,你们算出来的结果,我们往上一报,这是来自北京专家的算法,接着层层审批下来,领导找不出毛病的话,就按你们的要求改动参数了——正是所谓的你好我好大家好,程序也正确,所有人的面子就都有了。

马总工也觉得,这是最好的结果了,但是,他虽然尚未考到注册建筑师,可经验和见识都相当不错,知道这个主是自己不能做的,于是就默不作声,看那三位如何说话。

“这不可能,”杜教授微微一笑,笑容里带着若有若无的鄙夷和不屑,“我们不管算,只管提问,我们就是想知道,这个钢筋你们是怎么算出来是十二个的,请拿出你们的计算公式来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