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80章 甲方建筑师(下)

“嗯,我听说了,”段卫华对陈太忠倒是很客气,事实上,段市长认为此事必须通过相关程序来解决,“小丁那孩子太小,这件事,晚上咱们见面再说吧?”

“下午六点是晚餐,学校十点关门,”陈太忠回答得也干脆,“具体的时间和地点,老市长你指示吧,我按时赶到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他正要抬脚向宿舍走去,猛地见到假山一侧一前一后走过两人,正是罗汉和葛天生,葛区长目不斜视地走了,倒是罗处长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你在给哪个市长打电话?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又看一眼消失在远处树丛的葛天生的背影,嘴角禁不住微微抽动一下:我说你小子怎么火气这么大呢,合着是嫉妒……

下午下课之后,依旧是课后活动的时间,二班的科技厅宋处长找到陈太忠,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,陈主任只能报之以苦笑,“换个时间吧。”

段市长直到七点钟才腾出时间来,也懒得再往远处走了,就到离市政府不远处的一家叫做“烧卖大王”的饭店就餐。

饭店的名字不怎么样,面积也不大,但是里面的装饰很雅致,陈太忠和丁小宁等了一阵之后,段市长带着秘书施施然而至。

烧卖大王并不是只卖烧卖,不多时秘书就娴熟地点了菜,只是最后一道菜有点犹豫,“干煸鸡皮……太腻了,来烤鱼吧?”

“要鸡皮,”段卫华哼一声,他的血脂偏高,在凤凰的时候,一直被人管制得紧紧的,来了素波,在私人场合总是愿意饱一饱口腹之欲,“我少吃点就行了……烤鱼,还得是白凤溪的小黄棒子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看得就笑了起来,他可记得在凤凰市政府吃饭的时候,段市长被那个大妈管得死死的,“老市长你要黄棒子?回头给您弄几斤过来。”

“好啊,最好是活的,熬汤香,”段卫华点点头,扭头看一眼丁小宁,“小丁你这速度挺快,太忠在党校学习,你一眨眼都能把他拽出来。”

他当然知道陈太忠和丁小宁的关系,不过他还是有意将两人的密切关系忽略,至于说为什么,可能是因为他不想直面小陈糜烂的私生活,抑或者是别的……

这次吃饭依旧是很快,放下饭碗之后,段卫华端起手边的半杯曲阳黄轻啜了起来,回味许久才感喟一下,“啧,曲阳黄也让你卖得大火了,当年……小陈你没用心啊。”

“当时我忙着科委那些事呢,”陈太忠也放下筷子,端起手边的啤酒喝了起来,“您也知道,我一直在忙。”

闲扯几句之后,话题才落到了京华房地产的问题上,段市长在了解情况的过程中,面带雍容的微笑,不过那雍容的笑容很快就变成了尴尬的笑容,最后居然是苦笑了。

这种表情,在段市长脸上是很少能见到的,不过这也没办法,因为丁总说了,“下午我去素波理工找权威人士看了一下图纸,人家都没看第二眼,就说了‘胡来’两个字。”

“你打算让我做点什么呢?”段市长看着她,得,他也来这一套。

丁小宁才待张嘴,陈太忠手一伸,不许她说话,而是笑眯眯地看着段卫华,“老市长您认为,在哪一方面能帮到丁总呢?”

“办法多了,”段市长微笑着看着他,心说你想这么轻易地套我底牌,可能吗?“我就想知道,你俩商量了一个什么结果出来没有?”

“我打算从其他单位聘请有资质的专家,来置疑设计方,”话是丁小宁说的,陈太忠作为官场中人,不好太偏帮她说话,就教了她两句。

她一边说,一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段市长,“我是希望市里协调一下,让设计方肯针对我们的置疑,做出明确的答复。”

“专家置疑?”段卫华沉吟了起来,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要求,没办法,小丁被人折腾得有点惨,工程成本太高不说,关键是那设计真如她所说的话,就太不合理了。

不过,关于专家的资质,他还是要问一下的,结果,在他搞清楚相关证件之后,提出了一个建议,“不要从省内找单位,直接从北京找单位。”

“就这几栋楼,从北京找单位?”陈太忠憋不住了,出声发问,“北京那边找人办事,价钱可真的不便宜。”

“而且,时间也来不及啊,”丁小宁跟着大点其头,“这一来一去,耽误多少功夫?”

“省内找人……关系不好协调,”段卫华缓缓地摇头,他坚持自己的观点,“小丁你要能容忍这样的设计图,那不找人也行。”

丁小宁张嘴还待发问,陈太忠手一伸,又拦住了她,“何必找单位那么麻烦,直接从北京聘请一个注册建筑师过来就行了,老市长……这样可以吧?”

“嗯……可以,只要有证书就行,”段卫华沉吟一下点头,一边说他一边看陈太忠一眼,笑着摇摇头,“甲方建筑师……就知道你花花肠子多。”

在这个注册建筑师还相对稀缺的年代,“甲方建筑师”终于登台亮相,段市长没有意识到,这又是天南省一桩新鲜事物——甚至在全国都算得上新鲜。

谈成这个结果,陈太忠和丁小宁就可以满足了,陈某人在京城能量极大,饭后八点钟,他一个电话打给了南宫毛毛,南宫一听就应承了下来,“好说,北京这边,找几个建筑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?”

九点半的时候,南宫毛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好了,找到了三个一级建筑师,两个二级建筑师,不过一级的只挂名,不常驻天南。”

一级建筑师,在京城也很俏的,这么说吧,手里有这么个证件,每个月啥都不干,只将证件放在某个设计公司,也能轻轻松松地到手三千——一级建筑师的数量,就表明了该公司的实力。

尤其是现在的一级建筑师,大都是名花有主的,特别是在国企或者事业单位的那些主儿,政策上不允许搞第二职业,甚至有的单位直接将证书收起来,单位保管。

也就是北京上海这些地方,有那些胆大的主儿因为重重缘故,辞了职来找机遇,不过不管从哪方面讲,这都是买方市场——南宫能在一个小时内找到三个愿意挂名的主儿,已经是相当地强悍了。

而且人家不但有工资要求,对差旅费、单个项目费用,都有额外的诉求,南宫毛毛略带一点歉意地解释,“没办法,现在这些人就是俏,谁让人家有证儿呢?”

“跟个人谈,总好过跟单位谈,谢谢你了啊,南宫,最迟明天一大早……算了,明天中午吧,你这阴阳颠倒的,”陈太忠笑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

十点半之后,他出现在了锦园大酒店,今天的人实在太多了,确实不合适再去军分区招待所了——田甜、雷蕾、张馨、丁小宁、刘望男……还有李凯琳,莺莺燕燕地一大群。

当然,陈太忠跟他的女人们在一起,也不是只做那种事的,一边酗酒取乐,一边就将跟南宫毛毛协商的东西说了出来。

“钱好说,”丁小宁当即点点头,个人你再怎么收费,还强得过单位去?“明天中午我就落实这事儿,你说我外聘两个一级建筑师好不好?”

“得了,先打电话让三个都来吧,”雷蕾手舞足蹈地插话了,她今天晚上已经喝了不少,来了之后又喝,酒意有点上头。

不过她的话,还是很有道理的,“来了之后,再谈聘用的问题,大不了报销机票的同时,再给点出场费嘛,一级建筑师……呵呵,再俏的人才,也是认钱的,谈不拢的就不签嘛。”

“嗯,没错,蕾姐这建议很好,”丁小宁忙不迭地点点头,“签了聘用合同,当场就可以工作,还节省时间了呢,太忠哥……现在合适给他打电话吗?”

“合适,那家伙就是夜猫子,不到三点不睡觉,”陈太忠拿起手机,走进了商务间,不多时笑眯眯走了出来,“谈妥了,报销路费,出场费两千……我说,你们这是商量买什么呢?是雷蕾看好房子了?”

“我是说,你该在素波买套别墅了,”田甜微笑着看着他,凤凰的这三位还不知道陈太忠党校学习之后,就可能留素波了,结果不小心被素波的这三位将真相曝了出来。

既然还可能在素波留一年,这就不能总在宾馆了,刘望男第一时间指出了这一点,这不是费用的问题,而是说在宾馆住,实在太容易出事了。

紧接着,下一个问题就摆在了她们的面前,这套别墅用谁的名义买,雷蕾不合适,她容易被老公抓住把柄,张馨是干部也不合适,田甜是主播要考虑影响,算来算去,大家觉得丁小宁买房子比较好——别的不说,大家都知道她有钱。

丁小宁却是有点不甘心,我本来是卖房子的,现在要我买房子,这不是……有钱烧得慌吗?

“啧,”陈太忠真是无语了,他的工作动向不怕说给素波人听,却是不想让凤凰人早知道,听到大家激烈地讨论这房子该买在哪里,一时间禁不住暗暗叹气:我怎么就忘了,这女人们在一起,基本上就没有秘密可言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