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77章 三得

“我是代表尧东书记来看望你的,”吴言才刚刚坐下,就曝出了猛料,她用略带点威严的目光扫视一圈,“下午的时候,章书记跟我强调了一下,要关心年轻干部的成长。”

这话就说得大家恍然大悟了,对吴市长为什么到访,众人心里自然也有好奇,不过大家是不敢去问,而不代表他们不会去琢磨。

听到她这话,再联想到陈主任培训完毕将要高升的传言,别人要是再猜不出点什么来,那才叫怪事。

不过陈太忠心里,却不这么想,他总觉得章尧东未必会有这样的气度——真有那气度的话,也不会不打招呼就动我了,所以,他隐隐觉得,这或者是白市长在撇清什么,反正别人也不可能去找章书记落实这话。

然而事实证明,他想错了,在不久之后,吴言就告诉他,章尧东还真有心思安抚一下陈某人——这其中的区别只是在于,她是自告奋勇来的,因为她不但是他的“老书记”,现在又分管着招商办。

总之,吴市长往桌上一坐,直震得满桌鸦雀无声,不过美女市长也不是没眼力的人,知道自己吓住大家了,于是喝了一听果汁又扒了半碗米饭,就站起身走了,也是领导们自顾自吃饭的那种派头。

钟韵秋一听吴言要米饭,就知道领导打了什么心思,也弄了一小碗米饭,三口两口划拉完,白洁还要给她再填,她却摇摇头,“饱了,不用了”。

见到吴市长站起身,她这做秘书的自然要跟着起身,她是凤凰市官场中众所周知的陈主任的情人,见她这么老实地跟美女市长走了,有心人心里禁不住就要咂巴一下这味道。

吴市长今天上门不奇怪,那是章书记指示过的;钟韵秋来陈太忠家也不奇怪,当众走人那更是为了撇清,毕竟是在宿舍院里,行事不能太荡漾——但是这两者结合起来,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呢……

由于吴言的出现,大家说话的声音就小了许多,不过,并没有人因此而离去,没错,吴市长刚才说这里热闹,似乎是有不满之意,但是紧接着,她也坐下吃饭了,这就一种变相的肯定,证明她纵然可能有所不满,可那不满也就是一点点。

倒是白洁收拾完碗筷,重新坐下之后,才后知后觉地嘀咕一句,“太忠主任的房子,好像跟吴市长的房子……是隔壁啊。”

“白洁,帮我盛一碗米饭,”杨新刚及时笑眯眯地发话了,眼中却是没有半点笑意,嚼谷领导们的房子挨着——你这是嫌你老公升得太快?

凤凰市官场里关于吴言的风传很多,第一美女嘛,其中章尧东一马当先,远远领先于其他人,其他人的行情,加起来也不到章书记的一半。

陈太忠也是男配角之一,但是基本上属于垫底的那种,倒是有人发问,吴书记的秘书跟陈主任有点那啥,美女市长总不能跟他再那啥了吧?

不过,这世界上的人从不缺想象力,就像蒙晓艳中午说的那样,有人就反驳说为什么不能市长和秘书……那啥飞一下,秘书可不就是帮市长干活的?个人生活上帮一下忙,那也是正常的——你没帮领导家洗过黄瓜吗?

这种传言,市场就更小了,但是可以肯定是存在的,杨新刚就听过这么一个说法,说陈太忠总是在半夜的时候,悄悄地通过阳台爬到隔壁,私会吴市长和钟科长——大家都知道,陈主任的身手非常矫健。

更有离奇的说法,说五毒书记夜御百女而不倒,是因为腰间之物不但伟硕,而且奇长,没准啊,人家在墙上打个洞,那边将身子凑过来,就能那啥……嗯,大家都懂的~

这说法真的有点过于聊斋了,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主任和吴市长的宿舍背靠背,只有一墙之隔,才催生出了这么多版本的谣言。

杨新刚听说过其中的一些,而且他非常确信,在座的不止他听说过这些,因为这些谣言将文章做在两人的住房位置上,应该就是住在横山宿舍区里的什么人炮制出来的,所以一听自家老婆这么说,那真是有点恼火……不会说话,你可以不说不是?

不知道是否喝得兴起,大家都没有接白洁这个话茬,反倒是热热闹闹地说起了别的,吴市长已经走了,大家注意控制好音量就可以了。

不过,有了吴言的提醒,别人倒也不好完全地无视,于是九点钟的时候,众人就告辞了,陈太忠送人的时候,心里暗暗地嘀咕,姜世杰没来,张梅两口子也没来。

张梅和庞忠则没来,这个很正常,他们家的电话IP超市要开张了,不存在什么变数了,而《廊桥遗梦》的女主角弗朗西斯卡,也跟他交流过其他的联系方式了,不过姜世杰没来,似乎就有点市侩的意思了。

他心里正琢磨呢,就听得卧室里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声,走过去一看,果不其然,衣橱正缓缓地移动着,推开一条小缝之后,停顿了约莫两分钟,再次缓缓地移动。

“你刚才是不是故意叫了一声‘小白’,来吓唬我?”吴言在试探过后,第二次走进了陈太忠的房间,一张嘴却是表现出,她还记恨着某些东西。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,于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前仰后合的那种,“白洁她……她就姓白嘛,好吧,我说白市长,今天怎么想起来上门了?”

“现在有一些对你不利的传言,我来就是暗示一下,”吴言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章书记对你确实没什么成见……对了,在青干班有什么收获,说来听听?”

“不仅仅是暗示吧?”陈太忠看着她就笑,好半天之后才叹口气,他已经想到了,小白这是打算正面介入他的政治生命中了——人家都说了,过两年希望跟他结婚,结婚之前……还不得搞一搞对象,耍一耍朋友啥的?

“你每次回来,他们都过来,”吴言偏偏不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,而是不耐烦地指出了另一点,当然,这个理由确实也是成立的,“折腾到半夜才走,等你等得瞌睡……我现在是市长,事情真的很多,休息不好怎么干工作?”

吴言刚才警告陈太忠的话,很多人都听到了,当然,他们可以把这话当作是套话,但是权力之所以吸引人的魅力,也就在这里了,吴市长可以说“套话”,但是谁若敢不当真,等待他们的,可能就是被“弱化”。

这一顿大家可以挺下来,不过可以想像的是,陈太忠的房间,在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,会是比较冷清的了,吴市长这次登门,起到了一举三得的作用。

一来是帮陈太忠辟谣,证明陈某人并没有一蹶不振;二来就是减少别人登门的次数,小白同学愿意跟他多腻一些时光;三来嘛,借这个机会,吴市长介入陈某人的生活,为即将到来的红地毯,做一些前期的扫撒工作,正是所谓的磨刀不误砍柴工。

这个局面,似乎有失控的危险了!陈太忠体会到了这些微妙,心里一时有点为难——小萱萱在等着我辞官,而小白在盼着领证书……

搁在三十年前,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,谁不听话就直接毁灭,但是显然,现在……事情是不能那么做的。

周日,凤凰依旧是小雨,陈太忠一大早就驱车驶向阳光小区,妙的是,钟韵秋打着一把碎花小伞,步行到街口等他,搭了林肯车同来,也没计较别人看得到看不到。

其实,很多东西戳穿了,就是那么回事,在别人的眼中,钟秘书不好当着吴市长的面跟他交往,可是去某些地方,也不必那么忌讳。

陈太忠一边开车,一边探手在她丰腴的大腿上轻抚着,六月的天气,已经很暖和了,虽然车外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但是身着灰色短裙黑色网格丝袜的双腿,还有些微微的冰凉。

钟秘书的身材,在他的众多情人中算不得突出,双腿虽然曲线迷人,大腿却稍嫌丰腴了一点——属于那种比较符合古希腊审美观的腿型。

她最美的时候,还是粲然一笑之时,细碎贝齿鲜艳红唇,眉眼间生动无比,那一瞬间的灿烂,无限的风情和妩媚无人可及,就算是唐亦萱和荆紫菱,怕是也仅仅只能比肩,陈太忠时常想到,褒姒的一笑也不过如此了。

不过,他很喜欢抚摸她的大腿,尤其是她将自己的腿套入丝袜中的时候,那份丝滑和弹力之间,又偏偏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肉质感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陈某人的丝袜情结始于她。

是的,虽然他也喜欢葛瑞丝或者伊丽莎白的丝袜,但是其他人种的女人着上丝袜,不过是掩饰粗糙的皮肤、硬直的毛发,或者是疏松的毛孔。

抚摸几下之后,他觉得有点不太过瘾,就将手探入了丝袜中,需要强调的是,钟秘书的肤质也是很好的,远远强过伊丽莎白或者贝拉这些,手感……真的不错。

“别摸了,反正最后都要流进别人的里面,”钟韵秋被他摸得来了一点感觉,禁不住悻悻地抱怨,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,最后都是吴市长得了男人的精华。

不过这也没办法,她一个秘书,还能争得过领导?虽然她也很喜欢享受男人释放时那种暖暖的、胀胀的感觉,但是……领导就是领导!

“呵呵,那等一会儿给你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里却是在琢磨:若是跟小白走上红地毯,小钟该怎么办?她总不能当一辈子领导秘书吧,一旦外放了,将来又该如何相处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