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76章 吴言上门

“不会很久,那是多久?”唐亦萱不依不饶地发问,她真的不能理解陈太忠的心态,“如果说想学人情世故,我认为你已经学得差不多了……人心是最难把握的,老狐狸也有算计错误的时候,能是普遍水平就很好了,以后可以慢慢提高。”

“这个……两年吧,再给我两年,行不行?”陈太忠叹口气,听到她肯定自己的情商,他是很欣慰的,但是同时,他也有自己的苦衷,“现在放不下的东西太多,去省里挂职一年,回来再巩固一年,怎么样?”

“再过两年,你就不得不跟吴言结婚了吧?她年纪可不小了,”得,合着小萱萱的怨气,也是有出处的……

一番亲热过后,两人回到三十九号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四十了,令人震惊的是,蒙晓艳居然回来了,钻在厨房里切她买回来的卤牛肉。

蒙校长切得极为专注,居然没注意这俩人是怎么回来的,不过,看到他俩携手走进厨房,她就将刀一丢,“累死我了,唐亦萱……妈,你帮我切吧。”

“这也叫累?”陈太忠看到那厚度几达一厘米的牛肉片,真是有点咋舌,“你这切的是……牛肉豆腐干吧?”

“好了,你俩出去聊吧,我来,”唐亦萱柔声发话,她对任何人都能不紧不慢不卑不亢,偏偏是拿这个女儿没辙,倒也正应了那句话:这世界上,天生就是一物降一物。

陈太忠和蒙晓艳走回客厅,一问才知道,蒙校长是知道他今天要回来,又猜到他必然先回市委大院,才抽个时间赶回来的。

没错,真是赶回来的,现在马上又是一年的高考了,蒙校长作为一校之长,事务繁多,虽然是周六,也不得休息,不过,她还算好的,任娇更惨。

作为一个政治老师,任老师每年猜题就是工作量很大的任务,再加上政治这东西不比别的学科,那是要紧跟时代步伐的,题库里不少题要裁撤,同时又要补充新元素。

“晚上我俩都要加班,你去阳光小区,有时间的话,我就和阿娇过去,”蒙晓艳说话挺豪放的,“不过今天中午你得管饱……错了,你晚上要回横山区给吴言交公粮吧?”

“那个啥……你说吴市长?”陈太忠作大惊失色状,“晓艳,大家熟归熟,你要乱说我也要告你诽谤……好吧,是小心吴市长告你诽谤。”

“好好好,就算吴言跟你没瓜葛,钟韵秋总是你的情人吧?”蒙晓艳不屑地哼一声,“秘书都跟你睡了,市长跟你睡……也就不远了,那是凤凰第一美女呢。”

“她怎么能美得过我家晓艳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,将她揽入怀中,大手轻薄地上下抚摸两下,“呀,小了一点……看来没我的滋润,这发育就是跟不上了。”

“唐……我妈的发育很不错哦,看来你下了不少工夫,”蒙晓艳冲着厨房努一努嘴,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,“你既然能跟母女睡,跟市长和秘书睡,那也是正常了……啧,你别瞪我,外面有这传言,又不是我说的。”

“我感觉……这是一种变相的鼓励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,偏偏是嘴上不肯认输,“那我就尝试一下这个挑战吧……好了,你消息这么灵通,最近有什么关于我的传言没有?”

“他们都说你要进省里了,”蒙晓艳脸上的笑容一整,看得出,她现在可不是在开玩笑了,“袁珏都打电话回来问我,说你是不是要调到省科委……科技厅了。”

“调到……省科技厅?”陈太忠听得颇为咋舌,一句话里居然就出现两个错误,可见人民群众的想象力是多么地丰富了。

紧接着,他就微微地皱一下眉头,略带点不满地发话了,“这个老袁也真是的,我从德国回来的时候,都要他安心工作了,他这是……想这个正主任的位子想疯了?”

袁珏是他的人,办事也得力,而且是经过蒙晓艳推荐的,按说走一走夫人路线,吹一吹枕边风也无所谓,但是他猛地听到这种话,还是不爽了,在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,你小子旁敲侧击的,是要搞什么?

“你这是说什么呢?”蒙晓艳一见他有翻转面皮的趋势,赶紧出声解释,“老袁就是怕你多想,才不敢问你,他说了,在跟市里汇报工作的时候,田市长说要他主持好驻欧办的工作,不要辜负市里的信任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接受了这个解释,这话他是没跟袁珏说过,原因很简单,一切还没定下来,提前说出来,除了扰乱人心之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。

而且他也有心借此考验一下袁珏,看以后的驻欧办,是否能放心交给此人。

不成想田立平直接将人情做了过去,不过这也正常,驻欧办那边关联着凤凰两项重要的“走出去”项目,关系到田市长的面子和政绩,正职既然被弄进了省委党校,为了维护驻欧办的稳定,给袁主任吃一个定心丸是很有必要的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倒也好推敲了,他沉吟一下发问,“袁主任是从老田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,对不对?”

“那是肯定啊,本来就有人猜你好端端地上这么个培训班干什么,”蒙晓艳如此回答,别的干部进省委党校培训,都是提前就在活动了。

而陈某人远在欧洲,没声没息就直接上学了,这个情况就有点诡异,“甚至有人都算出来了,你这两年的红线时间到了,学历拿到手,就该提拔了。”

“这些人真是……闲得蛋疼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对某些民间组织部长做出了中肯的评价,下一刻,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,“都是说我要去科技厅?”

“也有人说你要去省招商局,还有人说你去团省委,”蒙晓艳如此回答,不得不说,这些猜测都是中规中矩,事实上,她的好奇心也很强,“你到底要去哪儿?”

“我哪儿也不去,最多就是挂职锻炼一下,”陈太忠觉得她的口风似乎有点不紧,就懒得多说。

不成想,蒙校长八卦起来,也是很执着的,她盯着他的眼睛,小心翼翼地发问,“那挂职也有个去向吧?你告诉我会去哪儿,你放心,我绝对不跟别人说。”

“去……省精神文明办,拟任副主任,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回答,不过下一刻,他就震怒了,“我说……你这是啥表情,笑什么笑?”

“哈,我没笑,我去帮妈端菜,”蒙晓艳一溜烟地跑向厨房,不过她剧烈抖动的双肩,说明了她正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中。

“毛病,”陈太忠冲着她的背影恨恨地嘀咕一句,心说我倒是没想到,素波风平浪静,凤凰倒开始暗流涌动了。

意识到这个问题,他决定多接触几个人,来看一看是不是有人觉得变天了,就要蠢蠢欲动了,他正琢磨下午的路线,唐亦萱过来喊他吃饭,眼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,就出声问一句。

“你多虑了,”听完他的话之后,她微笑着摇摇头,“官场里就没几个傻的,薛时风的下场已经明摆在那里了,除非能确定你确实无法翻身,才会有人跳出来。”

“我也知道是多虑了,不过这年头……”陈太忠才想强调一下,说官场里再小心谨慎也不为过,可是想一想她并不愿意看到自己如此蝇营狗苟,于是笑着摇一摇头不再说话……

晚上回到横山区宿舍的时候,陈太忠想像中的冷场并没有出现,看到林肯车停在那里,又有不少人上前敲门,尤其是对门于主任的老妻,过来跟白洁一起帮着做饭。

其实,就算横山也有个把人听到了风声,不过,陈主任现在的眼界和局面,已经是他们不可企及的了,有机会巴结这样的潜力股,谁又会放过?

甚至,在吃到一半的时候,吴言都出现了,当然,白市长是不可能从卧室里走出来的,她走的是正门,敲了门进来的。

见到吴市长进来,一屋子人登时就安静了下来,这凤凰市鼎鼎大名的第一美女,对年轻男性干部从来不假辞色,今天怎么就上门了呢?

负责开门的白洁呆呆地站在门口,连门都忘记关了,还是跟在吴市长身后的钟韵秋反应了过来,抬手将门碰上了。

“老书记来了?快请坐,”陈太忠倒是比较冷静,忙不迭站起身迎上去。

“很热闹啊,”吴言扫一眼屋内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听说小陈你从青干班回来了,我过来看一下,也是想跟你强调一下,抓紧这次难得的机会,认真地学习,提高自己。”

“老书记的指示,我记住了,”陈太忠一脸郑重地点点头,又伸手向桌边延客,面对一屋子人,他自然要态度端庄,“来都来了,就坐一坐吧。”

“不坐了,”白市长淡淡地摇头,又看他一眼,语重心长地发话了,“机会难得,你也不要整天想着往凤凰跑,要沉下心来。”

不往凤凰跑……你答应吗?陈太忠心里苦笑,脸上依旧郑重无比,“吴市长您来都来了,就坐一坐吧,要不大家觉得您……有点脱离群众。”

听到这话,一屋子人都是汗颜无比,心说都说陈主任胆子大,果然是这样,居然敢跟出名冷傲的吴市长说这样的话,真是……不服不行啊~

甚至,已经有人在琢磨,以什么样的方式开溜,比较不引人注目了——估计是大家的喧闹吵到隔壁的吴书记了,而吴书记上门,不但是关心青年干部的成长,也隐隐有指责陈太忠学习不认真的意思……“不要总惦记着往凤凰跑”。

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吴市长犹豫一下,居然点了点头,“好吧,你们吃你们的,我喝点果汁就行了,吃过饭了。”

众人的眼镜再度掉落了一地——合着吴书记上门,不是来兴师问罪,而是来示好的?

下一刻,陈主任再度向大家表明传言不虚,他的胆子不是一般地大,只见他笑着摇头,“老书记您这不是开玩笑吗?这才七点,您哪儿有机会吃饭?小白……给吴市长拿一套碗碟来。”

白洁闻言,应一声去了厨房,没有人发现,在某人喊“小白”的时候,冷傲美艳的女市长的腿,微微地颤了一下……

张新华最是会察言观色,见状赶紧推一把杨新刚,“快把烟掐了,吴市长不喜欢别人饭桌上抽烟。”

“哦哦,”杨新刚忙不迭地点头,紧跟着就站起了身子,向阳台走去,“我去开窗户,这两天空气挺清新的。”

屋里一共八个人,挤在客厅已经是满当当地一桌了,白洁见状,就不能再上桌了,于主任也机灵,“中午吃太多了,我坐沙发吧……钟科长来,你坐这儿。”

看到吴言款款地坐到陈太忠让出的上首位,大家都明白,她这次是真的来示好的,大家在惊讶陈主任发展潜力之巨大之余,也禁不住暗暗叹口气:吴市长您这一坐下,大家还怎么说话啊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