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75章 冷汗

许纯良这次请陈太忠吃饭,并不是通过管理局的高处长,而是说哥俩有段日子没见了,要在一起坐一坐,顺便就科委最近的事情沟通一下。

陈主任表示对科委的事情不感兴趣,但是许主任还就认住这死理儿了,而且很难得,比较中性化的某人居然释放出了王霸之气,“别说你还没去挂职,就算你去挂职了,只要关系不动,你就是科委的副主任,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歪嘴?”

这话都放出来了,陈太忠也就只能舍命陪君子,官场里能交到这么个朋友,那也真的是足以令人欣慰了。

有意思的是,他打听一下接待处的高翔,才知道许纯良跟高处长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,比一般人强点罢了,不过,许主任继续卖陈主任面子,“既然跟你是同学……嗯,同一届也算,那就叫过来一起坐一坐吧。”

再加上从落宁赶回来汇报工作的李天锋,一桌人也就不少了,酒桌上的气氛不错,许纯良和陈太忠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主角。

罗汉并不知道凤凰科委的一把手是许绍辉的儿子——这也很正常,没有人能了解到官场里的所有关系,而许纯良虽然算不上特别低调,却也不是高云风那种喜欢卖弄的主儿。

这么一来,终于有好玩的事情发生,许主任要陈主任去北京,找信产部活动手机批文,陈主任坚决不答应,还说纯良你在那儿又不是没人。

许主任坚持自己的意见,因为他知道太忠在信产部有人,说你可以选择周六去周日回来,看到这厮如此“欺负”陈太忠,罗汉觉得自己有必要出个头——你不好意思直接跟自己的正职顶,那么换我来吧。

于是,罗处长轻咳一声,“许主任,容我插句嘴,太忠开学的时候就报到晚了,这已经让他很被动了,而且我得强调一下,他现在是处在培训期间。”

单从字面上看,他这话说得并无不妥,但是,这是一个副处跟正处的交流,而此正处的副职又是该副处的同学,这就是大大的不妥了,其中指责的味道,非常浓厚。

许纯良都被他这话说得愣了一愣,不过还是那句话,许主任做人原本就很纯良,当初是副处的他,就能撇开身份交好正科的陈某人,没错,他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。

然而,不管怎么说,眼下他级别涨了一点,又是一个部门的正职,掌控一方局面了,所以这脾气也多少有了点——这跟心性无关,纯粹是成长的代价,是随着他一步步融入体制之内,而一点点酝酿出的必然心态。

于是,他很不满意地看了一眼罗汉,“我说罗处,你根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,科委的业务,你真的不熟,你还是多琢磨一下你们厅里……嗯,水利厅……咦?你是水利厅的?”

“没错,我是水利厅的,”罗汉点点头,心说这下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?建福公司还得看我们厅里的眼色呢,不过,他正暗自得意呢,冷不丁看到陈太忠递来一个白眼,不由得心里一抽……你,你这是什么意思?

“哦,水利厅的,”许纯良点点头,不再跟此人说话,他明白水利厅跟陈太忠的关系,就像陈太忠明白他从振鑫挣了多少钱一样,当然,他是不会多解释的,许某人是纯良,但是他身上也有官宦子弟的傲气。

陈太忠却是有点哭笑不得,心说老罗你维护我,维护得也太紧了……当然,哥们儿不是说这不好,但是你多少有点眼色成不成啊?

所以,他就捡个时机,悄悄点化一下罗汉,结果罗处长听到他的话,登时就石化了,“什么,他他他,他是……许书记的儿子?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罗汉再没有说话,而许纯良也自动忽视了他,直到饭局结束的时候,罗处长才悄悄地拽住自己的同学,“太忠,许主任他……心眼不会很小吧?”

他不着急不行,葛天生能因为自己说话没人听就恨上别人,而他冒犯的许主任,人家老爹不但是省委副书记,还是纪检委书记……那是省纪检委书记啊!

“哦?他啊……”陈太忠却是没想到,罗汉能将这两句言语冲突记到现在,略略一沉吟就笑了起来。

说实话,他也承认,省纪检委书记给人的压力太大了,而官场中人的心思又比别人深沉一些,于是微微一笑,“没事儿,你刚才是帮我说话呢,他要有反应,那就交给我了。”

罗处长这才暗暗地松一口气,干部们听说纪检委,就像升斗小民听说警察一样,心态能正常了,那才叫奇怪,不过他的嘴上还是要硬上一硬,“你学习期间,确实没时间去北京。”

事实上,手机的执照并不是陈主任考虑的重点,他头疼的是李天锋说的那些事情,落宁那边的收购,进展得不是很顺利。

落宁的曹进喜市长还是非常配合凤凰人的,但是这世道就是如此,只要想做事,总是要面临这样那样的麻烦,某些官场小说写的那样,常委会上举一举手就万事大吉的事情,断然不会发生在现实社会中的,行政命令是行政命令,具体困难不会因之而消失。

李厂长没有遇到特别过分的事情,但纵然是这样,各种常规性的麻烦也搞得他头大,就拿全员下岗来说吧,这是一个得罪人的事儿,但是既然是凤凰去人了,也不怕得罪人——连本地人都不是,有什么情面可讲?

全员下岗可能遭遇的人情阻力就不说了,只说程序阻力也够人喝两回的,比如说:你让我下岗?可以啊,我也要求不高,先把厂里欠了我两年的医药费报了,这是厂里欠我的,走之前你不得给我?

能报医药费,那差旅费更是得报了,差旅费一报,门口小饭店的接待费不得考虑?人一下岗这账谁认呢?这一件件一桩桩,都是正当要求——起码从逻辑上讲是正当的,倒不是说无法解决,但都是腻歪事儿不是?

偏偏地,李天锋还就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占公家便宜的主儿,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据理力争,这固然是凤凰科委能放心派他去独当一面的理由,但是同时,不得不承认,由于他的固执,也人为地凸显出一些矛盾。

不过,不管怎么说,这是放假了,两天的假期呢,陈太忠在周五晚上打一场告别赛,第二天一大早,毫不犹豫地捏个法诀,就直奔凤凰而去,那里还有一帮女人在等着呢。

这次回来,他的动静就很小了,青干班是周六周日休息,但是陈某人毕竟是培训去了,而且培训之后的去向,也有些风言风语的。

没人猜得准他会去精神文明办,对深明五毒书记口碑的凤凰人来说,这样的猜测未免有点过于匪夷所思了,大家只是乱猜罢了。

陈太忠回来,第一顺位看的还是唐亦萱,上次她擦石头的那一幕,在他脑中久久地挥之不去,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小萱萱将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。

这次唐亦萱选的是东山湖,此湖位于金乌和湖西区的交界处,湖西也是因此湖而得名,面积大概有五六平方公里,跟静河相通。

两人也没有跑到湖心岛这些地方,而是在湖中央弄了一小块陆地出来,陈某人现在还没有移山倒海的能力,不过微微把土地调整一下,弄个十来平米、略高过水平的平台还是没问题的。

六月中,梅雨已经进入了尾声,但是凤凰最近依旧在下雨,偌大的湖面雾蒙蒙的,浩渺的烟波中,偶尔有一两艘小木船划过,远处岸边的树木和建筑在雨中朦朦胧胧,正是一副难得的美景。

“我感觉……越来越离不开你了,”唐亦萱拿着小手壶,身子斜倚在他胸前,惬意地翘着二郎腿,浅蓝色的凉拖鞋挂在白皙的脚面上,在空中懒洋洋地一荡一荡,顽皮而又闲适。

看着远处碧绿的湖水,她幽幽地叹一口气,身子又向他靠一靠,似乎是要寻找更舒服的姿势,“你的胸膛……很暖和,如果能每一天都这样,就是神仙的日子,也不换。”

“会有这么一天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伸手去环一环她纤细的腰肢,又低头轻嗅一下她的发香,“好香……呵呵,不过现在就给你,怕你得到得太轻松,不知道珍惜。”

这是一个借口,也是实在话,小萱萱现在只能窝在家里,将青春和美貌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掉,所以就觉得有他陪伴在一起的日子,格外开心了。

然而,陈某人非常确定,如果这种日子成为常态的话,那么小萱萱必然会追求更多的东西,就算是真的仙人,也有自己的欲望和追求——作为曾经的仙人,他非常确定这一点。

某人为什么在冲关时期,被众仙人围殴,还不是平日里得罪人太多?而由于他实力强悍下手无情,那些被得罪的主儿,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——对这些仙人来说,干掉陈某人解气,也是他们朝思暮想而不太容易实现的梦想。

“也许吧,”唐亦萱有气无力地笑一笑,坐直身子端起小手壶向樱唇中送去,其实,她完全可以斜靠在他身上完成这个动作,而眼下双方的肢体稍微脱离了一些,不那么亲密了,这代表她的心情不是很好。

“我说的是实话,”陈太忠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,手上微微用力,又将她揽了回来,轻笑一声解释,“人的欲望总是难以满足的。”

小萱萱轻轻挣动两下,以示她的不屈,不过很快地,她就放弃了挣扎,略带一点怨气地回答,“没错,连你这个奇人,都要进官场里胡混,还有谁的欲望能是容易满足的?”

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,几公里外的科委大厦显现了出来——在湖西这一片建筑普遍矮小的欠发达地区,它实在太高了,陈太忠望着那栋楼出神:我的办公室,我还有机会入驻吗?

心里是这么想的,他嘴上却还得安慰怀中满是怨怼之情的佳人,“给我一点时间,好吗?不会很久了……大家都觉得太长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