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74章 驾驭之道

陈太忠感叹一句之后,沉默了好半天才又抬头看高云风,狐疑地发问,“那么,这个杨向阳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“他就是知道得多一点,能有什么问题?”高云风的嘴巴,都快咬到陈太忠的耳朵了,满嘴的酒气扑面而来,“有问题也不是大问题,当年我都在厅里占不了多少便宜,他凭什么乱伸手?不过他要留在厅里,也不好。”

原来是知道得太多了啊,陈太忠有点明白了,不但杨向阳不想在厅里呆,其实高胜利也不想让他在厅里呆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所有领导的秘书,在领导走了之后都呆不住,关键还是交通厅太肥而高胜利曾经太强势,太强势就意味着领导的仇家多,和秘书知道得多。

等崔洪涛一转变阵营,这风险系数陡然就加大了许多——杨向阳不出事则已,一出事就容易发展至不易控制甚至不可控制的局面。

可是,你们既然知道是这么回事,为什么又不主动上门找我,一定要杨向阳冒昧打扰呢?陈太忠略略一思索,就猜出了一点,高胜利可以找自己,但是那样不利于撇清。

陈某人一直不怎么鸟高胜利,不管是高厅长的时候,还是高省长的时候,这次高某人求到门上倒是好说,但是求人的同时,想再提点要求就难了,比如说“小陈你别说这事儿是我托你办的”——这话不好说出口。

没错,陈某人只是处级干部,而高某人是副省长,但是这个处级比一般的处级牛太多了,更关键的是,陈处级对上高省级的时候,从来没什么心理压力。

“因为想撇清,所以你就让杨向阳主动来找我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觉得自己眼光很敏锐,头脑也很清醒——尤其是在喝了这么多酒之后。

他的声音不是很大,但是高云风喝得有点多,耳朵就有点失聪,他不得不对着对方的耳朵大声重复一遍,当然,他会注意控制声音的走向的。

“如果他觉得是自己办成的,也有利于树立他的信心,”高云风听清楚之后,吃吃地笑了起来,“我老爸不想让他知道,他在密切关注他的成长,这会带给小杨压力的。”

“狗屁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关于领导和秘书的关系,他知道得不少,“你老爸是不想让杨向阳反应过来,他挺着紧他的,以免多生出枝节。”

“哈,你连这个都发现了?”高云风端起面前的啤酒杯,一饮而尽,连着几个酒嗝之后,舌头越发地大了,“怪不得老爷子说,你的悟性比别人都高。”

那是当然啦!对于自己的悟性,陈太忠是从不怀疑的,不过再想一想,他又纠结了,高胜利放任杨向阳乱闯,其真实的用意,是让曾经的杨秘书暗暗减压,不想让其充分认识到身份的敏感性——这也可能导致一些不可控行为的发生。

意识到这一点,陈某人不得不对这些老官油子生出由衷的佩服:这些副省级干部,对人心的算计和了解,真的已经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——起码对他来说,是这样的。

搞清楚高家的真实心理,陈太忠就没什么需要太在意的东西了,喝到九点十分,大家站起来散场,这时候,其他人已经知道,雷蕾是天南日报社的记者了。

省党报是很牛的,但是一个职衔都没有的记者,也就是那么回事,不过,看到她喝得醉醺醺的,还要去开那辆捷达车,何振魁拿胳膊肘轻触一下罗汉,“老罗,去帮人家开车吧,一个女人家,怪可怜的。”

“你怎么不去呢?”罗汉挺恼火的,瞪他一眼,处级干部未必都会开车,但是还是那句话,青干班的处级干部里,不会开车的极少——大家都还年轻嘛。

“我开个铲车、挖机的没问题,开小车……我老婆都不敢坐,”何振魁回答得振振有词,“我是建委的……很多时候在野外施工。”

眼瞅着陈太忠要坐进驾驶室了,旁边蹿过来个小年轻,却是金色年华的小老板,“哥、姐,您二位后面坐,去哪儿?我送了。”

“算了,还是我来吧,”罗汉走上前,何振魁麻利地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一路上,雷蕾哭个不停,前面那两位交换个眼神,却也没多想,只是心里暗暗感慨:女人啊……还真是麻烦。

到了天南日报社的宿舍,祸事就出来了,雷蕾居然拽着陈太忠不让他走,“让他们先走,我要跟你开房间去。”

陈主任有点着急啊,外面等着的那二位不比旁人,传出去事情就大发了,但是他又知道她今天心情不好,需要人安慰,于是轻拍一下她的肩膀,“你联系一下张馨来接你,再去开个房间,等我安置好这帮同学,就过去陪你俩……警告你,不许开车啊!”

不得不说,陈太忠是个相对比较体贴的情人——起码现在的他是,陪了自己的同学回了党校之后,等十点半大家都睡下,他留个分身在床上,自己却是捏个隐身术的法诀,一个万里闲庭溜了出去。

张馨胆子也比较小,索性又扯上了丁小宁,丁总最近正好也在素波,她的胆子那是一等一的大,找了一家不错的宾馆开了房间,等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连田甜都来了。

“要不把那个家伙撸下来算了?”张经理听雷蕾说得凄惨,索性提这么个建议出来,她现在也变得狠了一些——当然,陈太忠的支持才是她的信心所在,“看他再怎么欺负蕾姐。”

“意思不大,”陈太忠摇摇头,睡了人家老婆还要毁掉其前程的话,有点过了,说不得微微一笑,“要我说,不过就是个房产证,给就给他了,雷蕾,我再给你买两套房子,你一套,孩子将来一套,成不?”

他的眼光,已经不放在这点小事上了,一个正科级的小干部,为了一套不大的房子弄得鸡飞狗跳的,还真是不够丢人的。

“我不能……”雷蕾缓缓地摇摇头,却是欲言又止,好不容易才苦笑一声,“他就是不想让我住那套房子,他就见不得我过得好,我就是要争这口气。”

“切,那你活得比他好,才是对他最好的报复,”田甜插话了,她也看不上为这点小事儿叫真的主儿,反倒是苦恼地叹口气,“这人要结了婚,还真是麻烦啊……”

“那就不结呗,”张馨和丁小宁齐齐地答她,这俩一个是离婚了的,一个却是没打算结婚,丁总只要能跟她的太忠哥在一起,就不想计较别的了。

“是我不好,让姐妹们这么晚都出来了,”雷蕾的情绪已经稳定一点了,是啊,只要跟太忠在一起,活得肯定比那死鬼强,感情都破裂了,还计较个什么?

“我们倒是无所谓,”张馨柔声劝着她,抬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就是太忠有点麻烦,啧,夜不归宿,被党校的人查到,那麻烦就大了。”

“无所谓,我有办法,”陈太忠伸个懒腰,抬手看一看时间,“呀,这就十一点半了,早点休息吧……”

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偷偷地溜走了,不过在走出宾馆的时候,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琢磨一下一时也想不出来,索性就不想了。

接下来,青干班的日子就那么一天一天地过去了,陈主任的圈子慢慢地又有所扩大,只是在省政府上班的王玉婷,跟他保持了适当的距离。

她跟他一起去过伯明翰,虽然接触不多,交情却是不错,不过,正是因为交情不错,就没必要在党校显摆了——反正,她若是有事找他,别说直接上门,就是跟荆紫菱歪歪嘴,陈某人也不能不管。

倒是葛天生越发地跟宿舍里这三位处得淡了,上次陈太忠一行人遇到唐东民,结果唐班长没听葛区长继续白活,而是走上去跟陈主任打招呼,这让他心里生出了一点说不出的悻悻。

后来何振魁和罗汉都看出来了,葛天生对陈太忠有点小不满,大家走在党校内,迎面撞见的时候,若是陈主任也在场,葛区长连头都不会点——真的就是那种陌路的感觉。

第一个周末很快就到来了,唐班长原本是要组织一场篮球比赛,由一班的篮球队对阵二班的篮球队,但是响应者寥寥,终于不了了之。

“要是你组织的话,我一定捧场,”罗汉笑嘻嘻地跟陈太忠说,“至于他嘛……切,我还想回家安生呆两天呢。”

“不是吧?”陈太忠讶然地看他一眼,两人现在正坐在他的林肯车里,前往万豪酒店,“我怎么不知道,你还会打篮球?”

“我一米八呢,怎么可能不会打篮球?”罗处长笑着答他,两人现在是去赴许纯良的饭局——万豪酒店嘛,何振魁晚上有应酬了不克分身,“打得不算太好,但是玩个三步上篮什么的,也是没问题……不比葛天生差。”

“你这么搞,可是不太合群哦,”陈太忠笑着看他一眼,心说这家伙可以啊,为了跟我表示决心,居然不参加班里的活动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,那是花心男人用来找借口的,可用到此处也不无不可——谁会为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?老罗若是跟着学员们打球,总能有几个建立起感情基础的,这就是将来的人脉,是资本。

这世界上,站队真的是无所不在啊。

“合群不合群吧,将来一毕业,还不是各奔东西?”罗汉微微一笑,他当然不能说因为你不去,所以我才临时改变主意的,反正他是铁下心跟陈主任搞好关系了。

不过,说到毕业,他就又想到了另一个话题,“太忠,你们这些地市来的,有没有可能也要搞干部交流?”以前这话不合适问,现在大家关系近了嘛。

“我的情况……有点特殊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不是信不过对方,而是说确实不好说,现在大多数的选派名单,恐怕在组织部已经出来了,但是别人往下挂职,一个地市多少名额的,那都正常,没准很多人都知道了。

但是他是个另类,不但是上挂,还是点对点的这种,不经过组织部委派,虽然他心里未必喜欢,可现在要是大嘴巴嚷嚷出去,别人怎么看他?

然而,面对罗处长刻意的巴结,他也不好就这么淡淡地敷衍,只能反问一句,“你呢,下挂的地方定了没有?”

“没有意外的话,是去通德,那里水资源丰富,”罗汉笑一笑,“下去容易,想顺顺利利地回来,说不定还得太忠你帮忙了。”

省直机关干部下去锻炼,万一被放到一个偏僻地方,不容易出政绩不说,如果活动不及时或者有什么变故,被厅里“遗忘”在那里,可就蹉跎了。

这种情况并不多见,但也不能说没有,这年头好事变坏事的例子也不鲜见,反正求稳一点总是没问题。

“通德啊,臧华的地盘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“不过我在那儿也跟个把人有交情,到时候再说吧……老罗,你还是该先琢磨,在下面能不能搞出点名堂来。”

“那是当然,谁嫌政绩扎手?”罗汉听得就笑,太忠居然肯答应帮他介绍通德人,这就是意外之喜了,这家伙真是全省都有熟人啊……嗯,好像对头也不少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