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71章 复杂(上)

应承下杨向阳的请求之后,陈太忠才愕然地发现,自己的心态有些变了,不再拘泥于凤凰或者说欧洲什么自己的地盘,而是对全省都有了一定的欲望。

青旺,原本是跟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除了临铝,最多再算上是张馨的老家,其他的还真就没什么了,他居然有兴趣在那里布子,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极为明显的变化。

也就是说,他开始试图尝试放眼全省了,很显然,这是学习之后的选派岗位下意识地影响了他,他开始接受现实了。

这个发现让他有点欣慰,同时又有点纠结,一个小小的凤凰,就把我折腾到忙得要死,布局天南,这个任务还真的艰巨吖~

下午课上完,就是四点多钟,唐东民纠集了一帮人去打篮球,陈太忠则是去人工湖那里看风景,他的身边,自然还是何振魁、罗汉和杨向阳。

这是难得的休闲时光,不过几个人的手机一开机,电话就是此起彼伏地响起,其实也消停不了多长时间。

陈太忠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,王处长已经从孙处长那里得知他回来了,而且青年干部处的处长貌似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,“为了避免在学员中引发不必要的猜测,我建议指派陈太忠为青干班副班长,部长同意了。”

这么一来,王启斌自然要给他打个电话,说是邀请他出来小坐,陈太忠犹豫一下方始回答,“同学们都挺热情的,可能一时半会儿抽不出时间来。”

“……”王处长沉默一阵,又微微一笑,“要都是自己人的话,那也不用太顾忌,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王启斌是个念旧的人,同时也是个有担当的主儿,想当初戴复被放到市工会冷冻的时候,他时不时地前去探望,甚至被郭宁生抓住这个把柄,打算调整他。

其实郭书记这也是个典型的例子,王处长在还是王部长的时候,由于戴复淡出了凤凰官场,他就跟上了郭书记,后来朱秉松失势,朱系的郭宁生行情不看好,但是王部长无怨无悔地追随,也没有什么势利的表现。

倒是郭宁生为了照顾更亲近的人,就要下手调整王某人这贰臣,王启斌甚至被弄进了纪检委,幸亏有陈太忠力保,他才得已翻盘,而且从区委组织部直升省委组织部。

所以对上陈太忠,他是什么账都肯认的——哪怕小陈和小那两个小家伙,硬生生地在私生活上将他拉下马来。

“不用了吧,你在场的话,大家都会不自在的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婉拒了他,开什么玩笑,一个花华就搞得大家围观了,再来一个综合干部处的处长,哥们儿这是想低调都不可能了,“等周末了好吧?”

他接这个电话的时候,正好何振魁刚挂了电话,听到这厮跟一个叫“王处”的人通话,居然说那人来了大家都不会自在,禁不住又是一阵胡思乱想,而且他居然就这么……婉拒了?

能让我们都不自在的主儿,你拒绝了?何处长实在按捺不住心里这份疑惑,看一眼罗汉,却发现罗处长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,于是心一横,大大咧咧地发问,“太忠,这是哪个王处啊?”

“一个处长,”陈太忠笑一笑,答了一句废话,他已经知道,这何振魁的鲁莽,都是装出来的,心说我可不能配合你的演出,于是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他要来大家吃不好饭。”

这就是不叫我再问了,何振魁自然听出了这一点,不过下一刻他又禁不住思索一下:能让大家吃不好饭的……莫非是纪检委的处长?

“晚上去皇家保龄球馆打球吧?”罗汉开始为大家张罗活动了,“余仁开的球馆,新球道,搞个包间咱们玩。”

“余仁……”陈太忠听得又翻一翻眼皮,心说我跟这台湾商人的情人薛薇差点动了手,还打过她的姐姐,说不得清一清嗓子,“咱找个地方喝酒就挺好,不用打球了吧?”

“你不会是想去唱歌吧?”何振魁狐疑地看着他,接着微微一笑,“我是老粗,对这些东西还真不在行,不过警察厅信息处张清平是地头蛇,跟我关系很好,那是三班的,让他安排?”

他这话,明显就带了一点引见人的意思,这是人之常情,识得了陈太忠这种牛人之后,谁也愿意跟朋友介绍一下——当然,赵华是反例。

“三班的啊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他当然省得对方这话的意思,不过在省委党校,何必折腾得那么狠呢?“外班的就算了吧,其实我就不喜欢那些娱乐场所。”

“既然大家都想出去玩,还是喝酒吧,”他沉吟一下,目光扫过杨向阳的时候,想到自己还没给高胜利打电话,就决定改变一下探听消息的途径,“这样……杨处联系一下云风,叫他请客,大家都去。”

“好嘞,没问题,”杨处长当然知道这话的含义,说不得站起身打电话去了,何振魁和罗汉对视一眼,却是因为总碰钉子,连打听这“云风”是何许人的兴趣都没有了。

——云风肯定不是个简单人物,但是陈主任不是那种嘴上没把门的主儿,该知道的大家迟早要知道,不该知道的……你问人家也不会说。

不多时,杨向阳打了电话回来,说是高云风答应了,陈太忠知道就是这个结果,云风这家伙虚荣心太强了,总喜欢彰显自家的优越感,而丫挺的手上,其实一直挺缺钱的。

当然,这个缺钱是相对而言的,不过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相对而言,高省长的公子也绝对不会介意跟一帮处级干部混到一起——说实话,这青干班也是干部培训班里响当当的旗号了。

进得了青干班的干部,未必一定会有出息,但是不进青干班的干部,真的不容易有出息,虽然这次的培训班,还是短训班——当然,效果好的话,也可能是轮训班,真要是三个月以上的那种青干班,不能出人头地,那都只能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了。

又聊一阵,时间就不早了,大家决定去食堂吃饭,不成想走到宿舍,又撞到了打球回来的几个人,葛天生正微笑着跟别人说着什么,见到四个人迎面走来,表情微微一滞,冲自己的舍友点点头,又张嘴说了起来。

看到他这表现,陈太忠心里的反感就越发多了一点了,跟室友没话,跟打球的几个人倒是有说有笑——没错,打篮球是一种很好的锻炼身体的运动,但是这是干部培训班,不是你大学的班级,不能只讲喜好不讲交际!

不过,他才一张嘴,那唐东民已经紧走两步,迎了上来,笑嘻嘻地发话了,“太忠,你这身材和个头不打篮球,还真有点可惜,下次一起玩吧?”

“哦,我不会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摇一摇头,他才懒得找那么多借口,直接就是这么一句,何振魁面对葛天生的时候,要找个肩周炎什么之类的借口,可是他陈某人做事,何须在意这些人的感受?

别看大家都是处级干部,但是他有底气不买这些人的账,这唐东民的班长也就是那么回事,再加上已经有人说此人行事稍嫌功利,热衷向上,那么他先冷眼旁观才是正经,以决定跟这个人的交往尺度。

这话是罗汉说的,而罗处长说这话的时候,跟陈太忠认识了也没有半天时间,这两者之间截然不同的待遇,充分地说明了先入为主的影响力。

“不会就学嘛,”唐东民的交际能力,那绝对不是盖的,他听出了陈太忠的话里隐约有点傲慢的意思,但是人家的回答也是中规中矩,没有很明显的倾向性。

所以,他就要厚着脸皮争取一下,人在官场想钻营出一番局面,必须学会在必要时忽略自身的不适感——他认为陈太忠是个值得拉拢的主儿,若不是开学时此人不在,他现在这个班长的位子,十有八九就是眼前这位的年轻人了。

开学时不在还被指定为副班长,而才来一天之后,就迅速地纠集起一个小团体,这让他不得不强烈关注此人,青干班不缺少弄潮儿,但是像此人一般耀眼的,还真的不多,于是他微笑着发出邀请,“重在参与嘛,主要还不是想锻炼身体?”

“最近比较忙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点一下头继续向前走去,一时间弄得唐东民略略有点尴尬,不过陈某人不会在意这些——既然你无事献殷勤了,那么,吃点小瘪也是自找的了。

走出好远之后,何振魁才叹口气,“这也就是太忠,‘不会’两个字,别人哪儿能说得这么轻描淡写?”

他这是有感而发,赵某人自己的肩周炎就是典型的例子,面对班长的热情邀请,就算真的不会的主儿,解释起来也得诚恳一点,否则万一被人误会,那就没意思了。

所以陈太忠这轻描淡写的拒绝,是建立在绝对的信心之上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