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70章 熟人太多(下)

“哎呀,是你啊,杨秘……杨处长,”陈太忠想起来了,昨天他看到班里的名单了,其中有公路局一个杨副处长,他想一想,却是对此人没印象。

陈主任在交通厅认识的人真的不少,有一次高胜利请他吃饭,由于做出了暗示,下面的干部轮流进来敬酒,然而,必须指出的是,自觉有资格进来敬酒的,都是有点身份的。

所以,他认识的交通厅的干部,一水儿的都是正处以上,也就是办公室里,还认识两个副处级别的副主任,不认识这杨副处长,真的是很正常的。

但是这一见面,再一想这就是交通厅的,他终于反应过来了,这不就是……高胜利以前的秘书吗?

“我还说公路局的杨处,这个名字我看得有点眼熟呢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挺不错啊,看来是把你安顿好了。”

“好什么啊,我那儿啥情况,您也不是不知道,”杨处长苦笑一声,“叫我小杨就行了,实在不行叫我向阳也行,不敢叫杨处。”

杨向阳这岁数,看起来也是奔三十的主儿了,却是一口一个小杨挺谦虚的,一边的何振魁和罗汉看得继续咋舌,这个陈太忠,手伸得不是一般地长啊。

几句话的工夫,上课铃就响了,大家走进教室,开始上课,有人注意到了前两天没来的某个高大年轻的男人。

除了专门针对女性干部的培训班,所有的干部培训班里,女性干部都不多,青干班也是如此,一班三十二个学员,却是只有九名女性。

花华是班里最年轻也最漂亮的女性,而她在组织部工作的性质,让其他年轻的男性干部有了正大光明接触的借口,然而就在吃中午饭的时候,她很奇怪地发现,班里又多出了一个小团伙。

由于才是开学第三天,她甚至没有认全班里的所有同学,所以她并不知道那个高大年轻的同学是谁,但是她认识那个年轻人旁边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接待处的高处长,于是讶然地问身边的毕冉,“这是谁啊?”

“陈太忠,”毕处长却是认识此人,两人关系很好,她也就能多说一点,“凤凰科委的副主任,蒙书记的人。”

毕冉跟一般的女干部一样,也不算消息灵通的,但是尚彩霞以前在人事厅挂个巡视员,不管她乐意不乐意,总是要多在省委书记夫人的面前转一转,这是个态度问题,甚至,她还去过省委书记家一次,那么,知道陈太忠就很正常了。

“蒙书记都走了,这个人行情还这么好?”花华表示不能理解。

陈太忠也暗自惊讶着呢,才到了食堂打了饭,科技厅的宋处长就很不见外地挤进了一班的三人组里——现在要说四人组了,因为多了一个公路局的杨向阳。

食堂的桌子多是长方形的小桌,坐四个人比较合适,要是长条两边再多挤两个人,六个人就有点挤了,结果倒好,他们这桌子瞬间就坐了五个人。

第六个就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高处长,高处长一坐下,就挺不见外,“太忠你好,早就听纯良说过你,没想到有缘做一回同学。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先是一愣,接着笑着点点头,“原来是许主任的朋友,那就不是外人了。”

他原本想着,自己来青干班,肯定是有熟人的,却是没想到好多根本不搭调的主儿凑了过来,可细说渊源,倒也是在情理之中的。

如此一来,他们这一桌就是相当地扎眼了,青干班里不可能没有小团伙,甚至非常多,但是在食堂里公然挤做一桌的,还真没有,他望着远处冲自己点头微笑的王玉婷,遗憾地耸一耸肩膀,没办法,哥们儿这儿的熟人……真的太多了啊。

当然,午饭依旧是很快吃完了,走出食堂的时候,六个人一道也确实有点扎眼,不过还好,管理局的高处长先回去休息了,毕竟这么多人走在一起,实在不成个体统。

但是他试图敲定一桌饭局,“等周末了,纯良会回来,到时候大家一起坐一坐?”

“尽量吧,”陈太忠苦笑一下,很夸张的那种,“那家伙很忙的,而且……我也是才从国外回来,家里还没安置好。”

何振魁和罗汉交换个眼神,心说这家伙也未免太忙了一点吧?不过,想到大家是同宿舍的,心说咱们的机会肯定比别人多一些,于是就说要回去午休。

这一下,陈太忠身边就只剩下二班的科技厅宋处长,和公路局的杨向阳了,三人站在那里聊了两句之后,宋处长被二班另一个主儿叫走,临走的时候,他冲陈太忠歉意地笑一笑。

杨向阳却是实实在在有话要跟陈太忠说,“唉,高厅这一走,啧……真的很想念他啊,早知道就跟他去省政府了。”

“你这也不错吧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跟聪明人说话很容易,“能来青干班培训,证明老崔也挺看好你的。”

“我是冲着选派干部去的,”杨处长倒还真不见外,直接就点出了话题,这个选派是青干班都知道的事情,但是谁都不说,是个禁忌话题,能直说的那都是自己人,“当年跟高厅跟得太紧了,现在日子不好过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听得也叹口气,心说这领导秘书确实不好干,你要卖人情,那就容易得罪老板,不卖人情又容易被人记恨,“其实怪不得你,是高省长当年在厅里太强势。”

“问题是,办事的是我,”杨向阳叹口气,其实他现在也别无选择,跟了高老板,那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,所以在陈主任面前,他还得继续维护老板,“这一下走了,也不知道下一步发展方向在哪里。”

“高省长现在也挺低调的,没想到还能帮你张罗选派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非常确定,凭着杨向阳本人的能力,是玩不过培训和选派这两关的,“杨处,你得懂得感恩哪。”

“那当然了,”杨向阳听得就笑了,他一直在找一个机会说出这样的话,“老板对我挺关照的,对了,下一步我挂职的地方是青旺,老板让我跟你拜一拜码头。”

“青旺……找我拜码头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接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临铝吗?”

“去哪儿还没定,到时候由青旺市委分派,”杨向阳微微一笑,“反正就是县区的副职,范如霜能当了青旺半个家,到时候就都要仰仗陈主任你关照了。”

不在青旺的人,不知道临铝的厉害,那里是农业为主收入不高,范如霜在青旺真的可谓是呼风唤雨,不管哪个县区,要是能跟范总搞好关系,临铝随便漏点活儿就盆满钵满了——至不济,跟临铝化点缘,那就能解决相当的财政问题。

范如霜很注意跟地方上保持适当的距离,化缘可以,但是每年都有定数,临铝会支持地方建设,但是你想狮子大张嘴,那做梦去吧。

“……”陈太忠默然,他可没想到杨向阳这要求提得这么直接,心说这事儿倒是不大,不过你跟我说不合适,就算高胜利不打招呼,也得高云风出个头吧?

不过转念一想,他也释然了,人家杨向阳是想拜范如霜的码头,而不是他陈太忠的码头,多了一层关系,高省长怎么合适跟他说?

倒是高云风合适说,但是丫挺的现在正哗啦哗啦地从范如霜介绍的厂子赚钱呢,一年不多也是六七百万的流水,没准是不好意思再张这个嘴了。

反正这杨向阳是从交通厅跑到地方上去了,看高胜利维护的架势,估计也不可能再回厅里了,想到这个,陈太忠决定不跟他打听高云风的态度了。

总之,这杨处长下到县区,一个副县长或者副书记是没问题的,此人很年轻,又做惯领导的秘书,眼力价也可以,又有高省长的支持,往上走一走是可以预期的。

于是,陈太忠决定将此人收归己用——这人来历很明白不怕用,起码他是要卖个大大的人情,所以说话就不藏着掖着了,“我回头给高省长打个电话,没有问题我就帮你引见一下,不过,难听话我说在前面,我这人很要面子的。”

他这话说得太直接了,而且隐隐是领导吩咐手下的那种味道,不过杨向阳还真没生气,他跟高厅长那么些年,见过的领导不知道有多多少了。

虽然做领导秘书的,多半也有点傲气,但是自打崔洪涛投向杜毅,交通厅里的巨变,让杨处长一夜之间就明白了,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。

倒是陈太忠的强势,是有人家强势的道理,这一点上,他非常地佩服和羡慕陈主任,别的不说,就连高云风这省长公子在此人面前都乖乖的,他这做秘书的又凭什么不服气?

所以听到这话,他不怒反喜,因为陈主任说得很明白了——人家是要面子的,这是什么意思?这就是说对自己有预期,会关注自己以后的发展!

“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希望,在我权责范围内的事儿,您直说,绝对没问题,”杨处长这回答,也是下属对领导的口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