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264章 干私活露馅(下)

陈太忠是上午十点半受到蒋省长接见的,从蒋世方办公室出来,又跟天南轴承厂的二位聊了十分钟正经事再加十分钟闲聊——省长引见的,这二位再着急走,也得把情况了解清楚了,这是个态度问题。

这就十一点多了,按说这二位接下来该请陈主任吃个便饭什么的,不过既然蒋省长留客了,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。

令陈太忠郁闷的是,就这二十分钟,蒋省长就又出去了,等到中午十二点都没回来,后来他才知道,省长大人去一个会议结尾致辞,然后……被留饭了。

这叫个郁闷——蒋世方不让他走啊,一点钟的时候,他弄个面包弄点矿泉水胡乱吃了,就躺在林肯车里打盹,外面还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。

直到四点钟,蒋世方才再度出现,他跟着上楼之后,省长也没啥不好意思的表现,反倒是不动声色地问他,“小陈,你这搞人才引进是好事,不过……怎么都引到别的地方了?”

其实,这就是蒋省长的歉意了,要是没耽搁这几个小时,他都未必会这么直接地表示不满,眼见小陈一直等着自己,这态度挺端正,他就不怕说得直接点。

“我主要是奔着引进别的人才去的,”陈太忠心里还不爽呢,你是省长你大,可是你晾我这么长的时间,一回来就指责我,有意思吗你?

“凤凰的重工业更不行,”于是他的回答就是绵里藏针,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我是凤凰驻欧办的主任,不是天南驻欧办的主任!

这家伙果然是……桀骜不驯!蒋省长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这话一听就明白,说不得皮笑肉不笑地一呲牙,“嗯,看来是嫌我在落宁帮你出的力少了?”

啧,陈太忠登时就没话了,没有蒋世方伸手帮忙,想拿下落自还真不容易,不过对你堂堂一个省长来说,这也是小事吧?

做点小人情你就要挂在嘴上,你这不是一省之长的气度!他心里还真是有点不服,却是没想他当初用蒋省长,用得也是挺顺手的——省长是那么好使唤的吗?

“好了,这曼内斯曼没拆分呢吧?”蒋世方见这厮不说话,心说我也给你留点面子,过去的就过去了,“给你个任务,再给搞上二三十个工程师过来,嗯……还要有专家!”

“呃,”陈太忠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这十七个人都是用尽我的力气了——凯瑟琳的力气了,你以为中国有美国那种吸引力?“二三十个……这么多?”

“这不算多吧,曼内斯曼不是很大吗?”蒋省长不动声色地反问,他何尝不知道大陆的吸引力弱?不过,想到这家伙居然费心费力地帮蒙艺找人,却是一点不记得家乡,他心里真的是很不舒服。

蒋世方可以肯定,从曼内斯曼挖人绝对不会那么容易,但是你的胳膊肘已经向外拐了,现在你得给天南也弄点人才回来——就这短短的几个小时,他已经了解过了,曼内斯曼确实还没拆开卖,也就是说认真一点还有机会。

“那边我接触的,就是这么多人,”陈太忠苦着脸看着他,“还被何保华截留了一些……就是小雨朦她父亲,听说前一阵还给您打过电话。”

“看看,是个人就知道这是好东西,”蒋世方气得拿笔戳打桌子两下,他还真没想到,小陈说的北京留了点人,居然是被黄家的女婿劫走的——当然,这话在天南轴承厂的人面前是不合适说的,这一点他能理解。

听说不仅仅蒙艺得利,黄家人也插手了,蒋省长就不想追究这家伙吃里扒外的行为了,毕竟小陈说得也没错,那是凤凰驻欧办而不是天南驻欧办——要不说领导们愿意讲道理的时候,多半都要有个前提呢?

但是正是因为何保华也插手了,蒋世方才更加痛心了,能引得何保华动心的人才啊,你小子……你小子怎么就不知道顾念点家乡呢?“我不管那么多,你能弄到那么多人才,就要给天南也弄到这么多人才,我……省里可以配合你。”

“其实吧,当时我真是想弄回省里的,”陈太忠叹口气,一脸沉重的样子,“但是……想了半天,才发现……我没有跟省里沟通的渠道,万一……别人认为我不务正业怎么办?我是凤凰市的市管干部,要考虑组织上的反应!”

你小子不务正业的事儿干得还少吗?蒋世方真的是无语了,当然,陈某人这个理由确实也是很强大的,市管干部操心到省里——这也确实太那啥……违反组织原则了。

不过,理解归理解,蒋省长才不管这些,他在意的是,原本是十七个德国佬,现在只有一个了,这是不行的!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那这个叫……叫霍夫曼的,你就有勇气联系我?”

“只有一个,所以影响不大,”陈太忠的回答,好悬没把省长大人气得吐一口血出来,“而且,我听何院长说,咱天南轴承厂确实用得上,才敢联系您的。”

我就是想造成大影响啊!蒋世方的手轻抖两下,好悬没再次把笔戳到桌子上,于是他索性将手里的笔往桌子上一丢,身子向椅子上一靠,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,“你是说,完成不了这个任务……是吧?”

“曼内斯曼的人已经被瓜分得差不多了,盯着那里的,是整个世界!”陈太忠淡淡地迎着他的眼睛,目光里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,非常平静的那种,“我怕辜负了省里领导的信任。”

好小子啊,有胆色!蒋世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面前这个家伙了,不过,想到自己的初衷,他终于决定不跟这家伙一般计较,“好吧,算你有苦衷,但是这件事你要用心去办,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?”

凭良心说,蒋省长一开始还真没把一个德国工程师放在心上,人才引进他是支持的,但也就是那么回事,远远不如引入资金的印象分高。

但是引进一个外国人是一回事,引进一堆外国人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尤其是这帮德国人居然能引得京城的研究院心动,那可就是数量和质量都有了——唯一可能剩下的这个,都得到了天南轴承厂的高度认可!

十七个人啊,保质保量的人才,想到自己居然错失了这种机会,蒋世方真的太不甘心了,这帮人若是能引进天南,该造成多大的轰动?

蒙艺何其荣幸啊,能得到这家伙如此高度的效忠!他不得不心里暗暗感叹,姓蒙的你都走了,人家还把人才巴巴地给你送到碧空去。

不过在感慨之后,蒋省长心里还存着一份侥幸,他想复制一下碧空那里的热闹,既然这家伙不吃诈唬,那他索性敞开天窗说话了,“小陈,曼内斯曼还没拆分,没到最后关头,那就咱们还有机会,尝试一下吧……啊?”

陈太忠心里就算再腹诽蒋世方,也不能对人家现在的态度不满意,堂堂的一省之长,如此语重心长地跟他交流,传出去估计要掉一地的眼镜。

是的,他无法拒绝这么个要求,于是沉吟一下,“既然省长您这么说,那我就努努力,不过我需要得到您的支持。”

“嗯,你说,”蒋世方微微一扬下巴,这一刻,他这个动作像煞了蒋君蓉,陈太忠这才有点明白,这遗传基因威力有多强大了。

“那就是千金买马骨,既然这个霍夫曼的去向还没定,”他缓缓发话,“那我把他邀请到天南来,咱高规格接待,让他回去之后多做宣传……或许还可能吸引一部分人过来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他一来我亲自接见,”蒋世方当即拍板,小陈这个要求提得很合理,一边说,他一边扭头看一旁的穆海波,“海波,记下这件事,小陈什么时候有消息,你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

穆海波默默地点头,下一刻,他看向陈主任的眼中,流露出一丝无法掩饰的艳羡:这家伙真是做什么都牛逼,引进一个人都能让省长高度关注,啧,怎么就这么好的运气呢?

还是我联系?陈太忠有点愕然,不过,还没等他发话,蒋世方就又做出了指示,“这件事赶早不赶晚,你抓紧时间尽快去德国一趟,霍夫曼要请,其他人的工作也要做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陈太忠又皱着眉头发话了,他实在太纠结了,“省长,我参加的省委党校青干班,六月五号开课。”

“啧,”蒋世方一听这话,都禁不住啧一下嘴巴,你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多事儿呢?于是他沉声发问,“这个青干班是……是省直工委组织的那个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今天五月三十一号,就剩下四天了。”

“直工委……你是地级市的,”蒋世方点点头,随便摆了一下手,“好了,回头我跟邓部长打个招呼,你晚去两天吧。”

“我这不是搞特殊化吗?”陈太忠的脸色,是要多苦有多苦了,老邓不知道会怎么看我了,蒙艺打完招呼,又是蒋世方打招呼。

早就知道不能做好事,以后啊,蒙老板那边我也不做好事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